昨天写了一点关于一财记者被告事件的法律分析,收到了一些反馈,在此一并回答。

1、一财记者被告案是史无前例的司法丑闻

早在1999年,我国即出现过企业直接诉记者的事情。当事双方是昆明卷烟厂和《沈阳晚报》的记者张晶。此案由云南省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案由是:1999年3月9日,张晶在《沈阳晚报》上发表署名文章,报道称:根据其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到的消息,王军霞已经向该院状告昆明卷烟厂在其生产的卷烟外包装盒上使用了王军霞的肖像,侵犯了王军霞的合法权益,王军霞就此起诉要求原告赔偿损失。但昆明卷烟厂认为自己从未在其任何产品的包装材料中使用过王军霞的肖像,该报道为《重庆晨报》、《成都商报》等全但昆明国数家报纸转载,给其名誉造成巨大损害。王军霞在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系认为1996年8月6日香港《大公报》上刊登的一则广告侵犯了其名誉权,而非起诉昆明卷烟厂在该产品外包装上使用了其肖像,故张晶编造昆明卷烟厂涉案的消息侵犯了昆明卷烟厂的名誉。因此,昆明卷烟厂请求:(1)要求张晶立即停止侵害,公开登报澄清事实,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2)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300万元;(3)判令被告承担一切诉讼费用。

看见了吧。企业告记者,早有先例。虽然300万的索赔比3000万还差得远,但也足够让记者倾家当产的了。而且,本案中,记者还败诉了。

至此,第一个问题回答完毕,以后就别跟我提什么第一丑闻了。本案在网上就有,也曾作为经典案例被收入多本著作。您不信,可以找来自己看看。

2、一财记者被告案的被告确认错误。

被告是否确认错误,这需要证明。

在上一篇日记里我就已经引用过法律条文:因新闻报道或其他作品发生的名誉权纠纷,应根据原告的起诉确定被告。只诉作者的,列作者为被告;只诉新闻出版单位的,列新闻出版单位为被告;对作者和新闻出版单位都提起诉讼的,将作者和新闻出版单位均列为被告,但作者与新闻出版单位为隶属关系,作品系作者履行职务所形成的,只列单位为被告。

这句话已经清清楚楚地说了,把谁选作被告,是原告的权利,只有在原告与新闻出版单位是隶属关系时,法律才根据“特别条款优于普通条款”的规则,要求只列新闻出版单位为被告。

那么本案记者与一财是隶属关系吗?

应该说,事情发展到今天,一财积极帮助记者应对诉讼的表现还是很值得我们大家尊敬的。只要本案记者没有把人事关系挂靠在别的单位,应该完全可以证明本案记者与一财存在隶属关系。然后,本案记者就可以向深圳中院表示“被告不适格”。即便这次输了,本案记者也有很大的机会在二审中把案子再赢回来。

但是,我在这里提醒各位同行的是——并不是所有媒体都像一财一样爱护记者。如果媒体想甩麻烦,记者的境况还是很危险的。下面我举几个案例,大家就可以知道,并不是有个名片就能证明记者与新闻出版单位有隶属关系的。

按照劳社部发〔2005〕12号文《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第二条规定:用人单位未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认定双方存在劳动关系时可参照下列凭证:(一)工资支付凭证或记录(职工工资发放花名册)、缴纳各项社会保险费的记录;(二)用人单位向劳动者发放的“工作证”、“服务证”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三)劳动者填写的用人单位招工招聘“登记表”、“报名表”等招用记录;(四)考勤记录;(五)其他劳动者的证言等。其中,(一)、(三)、(四)项的有关凭证由用人单位负举证。

条件一应对措施:在央视干活,没合同、没保险,工资也是不经过银行而直接发现金。如果央视想搞记者,它可以说我发给你的不是工资,而是稿费加通讯补助、交通补助、餐饮补助等。此时,你还有什么可以证明你与央视存在隶属关系呢?

所以,如果哪位哥哥恰好也在一个没合同、没保险的单位,那下次发工资的时候一定要记得跟财务要个工资条。别小看那个小纸片,关键的时候它能救命。

条件二应对措施:中央某机关刊在湖北有个记者站出事了,此刊不承认该记者站隶属于自己。虽然记者站的记者全有名牌、证明信什么。但此刊说,该记者站只是承揽了刊物的广告业务,与刊物的法律关系是承揽关系,名牌是记者自己印的,证明信也是为广告而开的。此案结果是,记者站自己承担法律责任。

所以,如果哪位哥哥恰好是只有个名片,那记得下次要求刊物在版权页上印上您的大名。关键时候,也可能救命。

条件三、四应对措施:考勤、报名表这些东西就更好作弊了。首先说,很多记者入职时就没填这些东西。即便填了,媒体说自己与记者是劳务关系,媒体也可以把记者刷开。而且考勤、报名表这些玩意又不是一式几份的东西,全在媒体手里。如果媒体想销毁,方法多了去了。

条件五应对措施:和条件四一样,只要媒体说自己与记者是劳务关系,而记者与媒体又没保险、没合同、没工资条什么的,那证人证言的证明效力就很小了。媒体完全可以说那个证人不清楚实际情况。

由此可见,说了这么多,中心意思就是,各位哥哥在今后行走江湖的时候,一定不要认为自己与媒体天然的就是隶属关系,媒体天然地就应该在出事时作为被告。如果哪位哥哥没有遇到一财这样的好单位,一招不慎,就要倒霉。所以,别骂法院滥活媒体滥,这改变不了事实。想自我拯救,就要注意自己收集证据。

3、我们需要反思法律

如果各位哥哥有时间对比一下中外发条,你会发现,中国法律实在是太好了。在RQ保护、 程序正义、公平保护等等方面,都有非常多的规定。多到比美国还多。

但是,为什么会出现一财记者的个人财产迅速被人冻结这样的事呢?关键是法律适用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法院总能背法行事。有句话我非常认同,但记不得是谁说的了——“无法可依是法律问题,有法不依则是政治问题”。

我个人觉得,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随便说一句,按照一财目前对记者的支持,记者最终应该不会受到什么损失。甚至,可以得到一些好处。因为按照法律规定,如果富士康败诉,富士康是要为自己冻结记者财产的行为而向记者支付赔偿的。

当然,前提是不要出现有法不依的问题。


 

相关阅读:富士康起诉记者索赔3000万启示:要善用法律规则

    http://lijunhui.blog.sohu.com/11533043.html 

现实一种:混乱的媒体人事关系是一财记者被告的根源

 http://blog.donews.com/jinhongwei/archive/2006/08/29/1021935.aspx

 


5条评论

  1. 我是觉得,一财记者被告的根源并不一定如你所说。但是,这些有价值的分析,确实是目前新闻界记者的窘境。很有见地。

  2. 谢谢您的评论

  3. 一直订阅您的博客,受益良多。感谢!

  4. 不错的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