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07月23日

2004年07月20日

北京大山子 798工厂 正门第一间的摄影吧

 

2004年07月19日

2004年07月06日
    今天是周末街道明亮太阳很好 / 我挺想出去走走喝点啤酒买件衣裳 / 可是摸摸兜里只有几十块这买什么都不够 / 看看别人满足的表情感觉沮丧又嫉妒 唉呦嘿 / 我怎么混成了这样儿/ 现在我知道/ 我是个失败者 / 卑微又懦弱 /杀了我 /杀了我反正我什么都没有 / 当爱情来到我才知道生活是荒谬的 / 那是一场关于金钱权利自由全面的斗争 / 每次她们对我说再见的时候 / 我都无比恐惧/ 因为我确实一无所有 / 爱情是我唯一的精神依靠/ 唉呦嘿 / 我觉得恐惧/ 唉呦嘿/ 我又失去了你 / 让我告诉你/ 我是个失败者/ 卑微又懦弱 / 要走就赶快走/ 反正我什么都没有 / 我是个失败者/ 卑微又懦弱/ 要走就赶快走 / 只需把手一挥/ 杀了我/ 杀了我 / 反正我是个残的人路很长 /走起来艰难 / 问题是找不着方向/ 过去拥有的东西现在都没了 / 我们是丧失的一代 /有一天疯狂的感觉突然进入我的生活 / 可是我无法适应 /眼看着自己渐渐衰老 /可是还没找到青春和美元/ 知道明天会身无分文甚至比死还可怕 / 为了活得好一点就得分裂到极限的极限 / 根本没有理想的空间 /根本没有幸福的感觉 / 再也没有时间考虑爱因为活着就是杀人或 /


多年后再听鲍家街的这首老歌,仍是充满动人的力量,特意翻出来,纪念工作两周年,纪念本命年,纪念死去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