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岁,哥哥十三岁,和他一起去地里挖红薯。我蹲在地上拣,他用耙子从土里抛,结果一下子我的头顶中标了,我到没什么,没感觉特别痛,哥哥吓坏了,过来捂着我头顶,我一摸流血了,吓得哭了起来,赶紧回家。爸一看:“不要紧,就伤了头皮”。就此搁下,自己慢慢长好。外婆还为此专门来探病。想想后怕啊,地干要用很大的劲才能把耙子插进土里,要不是哥哥手下收了力气,估计我就一命呜呼了,有惊无险啊。

    十岁,我们那里的风俗就是有红白喜事,邻居都去帮忙,我们家没有老人做饭,孩子就也去吃饭,加之那家是本家,就理所当然的去了。邻居有个大妈刚好煎了一大勺油,我想从她手底下钻过去,结果一下碰翻了,那么多油全部浇在了我背上,周围人都在叫,妈赶紧跑来给我脱衣服。所幸是冬天,我穿妈给我缝的棉袄,油全浸到棉花里去了,感觉背上热乎乎的,棉袄外套报废了,呵呵,要不然我的背现在估计都是疤痕。

    十三岁,晚上家里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看,我回房间拿凳子,没开灯,一下撞到了开水瓶,热水浇在脚上,妈听见了赶紧跑来给我脱袜子,生怕粘上了脱不下来,还好脚只是痛,冷敷就好了,没有起水疱。原因是水是昨天烧的,放到今天已经不烫了,我又躲过了一劫。

    十七岁,已经长大了。有一次吃饭,是面糊糊,这种饭温度高又粘稠,很多小孩被烫伤。我吃饭时,用五个手指顶着碗底,边玩边吃,一下子撒了一身,妈让我赶紧去脱下衣服,粘上了皮肤稠稠的就不好弄了。呵呵,又吓了一次,依然无事,因为饭已经凉的差不多了。妈说我,你看你,吃饭也不小心,这要是烫的非烫的你起泡不可。


1条评论

  1. 兄弟,咱们差不多啊

    8,9岁的时候我和堂妹发动拖拉机,把弟弟的手夹到皮带和传动轮里了,我们都以为弟弟的手废了,吓的都哭了,所幸,我们力气小,只是虚惊一场。

    14,5岁有一次,我提着一壶刚开的水,急急忙忙,在台阶上绊倒了,一壶开水全洒在我手上,疼得我一宿没睡,至今还有瘢痕

    更悬的一次,我骑着三轮车戴着两个弟弟两个妹妹,从一个坡上冲下来,翻车把他们全盖在车斗下面了,竟然没有伤到他们,可实现在想起来还很后怕

    呵呵,回想起来,似乎冥冥之中有什么保佑着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