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7月12日

小刘mm爱上网,一上网就能遇见自称骑着白骏马或开着白色宝马的疑似王子,情真意切地说能捎带来最幸福的那种幸福。

中午,小刘mm迷迷瞪瞪地上网转悠,忽然发现白马王子都不见了,网上到处吵吵着说,从太阳上落下来6152个大火球,不一会儿就要燎着地球了,号召大家逃命,往地底下钻。小刘mm着急了,不为自己,为诺诺。是啊,小诺诺可怎么办呀。

小刘mm跑到楼道里,大楼里人都跑没了,连三个社的社长也都下了地下室。小刘mm真着急,一着急,一下子就站到马路边了。柏油马路全裂开了,都是大缝子,小刘mm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了干旱的非洲大地上。

小刘mm看不见一辆车,就要跑步。忽然一辆公交大巴就开过来了,还是空调车。真是空调车呀,小刘mm一看,车身上都沾着冰棱子挂着霜儿啊。小刘mm想,肯定是北京市政府启动紧急预案了,想得真周到。

车门开了,一团团白色的冷气倏地喷出来。小刘mm要上车,可先迈哪条蹆呢?平时是先迈的哪条蹆呢?小刘mm仿佛听见诺诺在叫,心一横,说,就迈右腿了!

右脚刚踏上车去,就听见有人暴声暴气的喊她,是北哥。

北哥开着车回来了,车顶都拆了,车上驮了三口大缸,像是从故宫弄出来的。北哥说,要搁地下室去,灌上水,让社长们躲进去。北哥让小刘mm一块儿卸车。

小刘mm心里真急啊,上车回去还是下车帮北哥呢?怎么办啊。就这么一脚上一脚下地犹豫着、焦急着。然后,就马上觉着,右脚被冻伤了。哎呀,这可怎么办。

小刘mm一觉得憋屈,就一晃悠,一晃悠,就醒了。原来,是个梦。诺诺没事。

诺诺没事,可小刘mm自己有事了。右脚真的冻伤了。冻得真厉害。满杂志社的人都觉得奇怪,走马灯似地去看、去猜。

董大夫巡诊从楼道里过,杨二管家一把给薅了过来让给瞅瞅。董大夫看得可细了,可她把耳朵后面的皮都挠下一层去,也没琢磨出来是怎么回事。是啊,大伏天里,怎么就冻伤了呢?

好几天了,小刘mm脚缠纱布,站起来,只能单腿立着,像鹤,亭亭玉立,楚楚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