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8月31日

熬夜写过一个北京改地名的提案,想提交给联合国。结果“坟”字地名忽然不改了,提案自然死亡。节选如下,以兹纪念:

东便门、西便门:“便”字有不雅洁之意,可以考虑以“变”字代之,或直接改称东变革门、西变革门,更有时代气息。有个烤鸭店的老字号,估计也得跟着改改,没办法。要不叫“变革宜居坊”?

东单、西单:最初的来历,和单牌楼有关,牌楼拆了,“单”字的存留本来就莫名其妙;关键是,“单”有形只影单、孤独之意,尤其是在离婚率上升的历史阶段,导向不好,与和谐社会有些不和谐。都不和谐了,谈何宜居。可考虑更名为东双、西双。

黄寺、黄庄、黄村、黄亭子:很显然,涉“黄”。国际友人来得多了,难免产生歧义。可考虑“黄”改“橙”或“红”。红村、红亭子,好看、好听,会更宜居。

下岗胡同:位于西城二龙路附近。别的地方不改,这儿得先改。住这儿的人,出来进去的,多憋屈啊。已经下岗的,觉得宿命;还没下岗的,整天揪心。公然有这么个地名,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形象。在这儿就不是宜不宜居的问题了,简直一天都住不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