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郝mm的新婚老公来了,背一大堆钳子改锥斧钺钩叉,来给老婆修电脑。郝mm赶紧削了一大堆苹果鸭梨围着老公翩翩跹跹。

没多会儿,社里中年以上的妇女们就受刺激了。张头儿、杨二管家、庞家妹子,走马灯似的,有说来摸暖气的,有说来借十六大报告的,乱找借口过来瞧。瞧完了,走的时候眼睛全都亮晶晶,疑似热泪盈眶。后来她们悄悄说,激动,想哭,因为想起了她们家里那位年轻时的影吱。


2条评论

  1. 我比从前更能体会到一些什么了:)

    人总是在变

  2. 嫉妒了吧?哼哼。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