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07日

昨天中午妇女同志们论说家长里短,都盘腿坐沙发上。嗡嗡抖着头发凑过去,不声不响地翘着二郎腿,面色深沉。听了一会儿,他仿佛是作总结发言,说:

“可以是老公关系,也可以是母女关系;这跟本质没关系,跟联系有联系。”


妇女同志们谁也说不出话来,都张着嘴瞪着眼睛,净等着往下听。嗡嗡却不言语了,径自站起来往外走,头发一根一根地飘落,掉了一路~~

(2006.7.7)

2006年07月06日

大头杰感冒了。

俗话说,感冒就是不潇洒了。可大头杰还是比较潇洒的——一端起水杯就咳嗽,一咳嗽就哆嗦,一哆嗦,就洒。

大头杰急了,喝令英子、萍子把空调开关砸进墙里去,然后又亲手把窗户缝给糊上了,说是在这种康复小屋里才能好得快。

大家伙儿都心疼大头杰,纷纷探视,一进康复小屋就给蒸明白了。丹子顶着毒太阳到农贸市场买了七、八只老母鸡,青子让快递送来60多斤红皮鸡蛋,莉子让老公驾驶奥迪专程送来一车红糖……

艳子年轻啊不知道送点什么好,急得围着大头杰多转了两圈,结果被传染感冒了,说话声相当浑厚,把小嗡嗡吓得只掉头发。

(2006.7.6)

2006年04月05日

崔得罗维奇娜很苦恼,她总觉得自己的脑门儿太亮了,忒出众。用手心擦,还亮,用手背擦,更亮。周大头很嫉妒,他一直觉得自己的脑门面积最大,本来应该是最亮的。

佟掌柜出了个主意,说崔得罗维奇娜可以临时扮演红十字会或红新月会大使,义务为大家测试体温,脑门碰脑门那种。这样一来,大家都沾上光,崔就不那么典型了。

大家都说这主意好。周大头最兴奋,嘀嘀咕咕地要求当第一个被测的。

(传说中崔得罗维奇娜的童年脑门照,点击可看大图)

2005年11月08日

昨天下午,郝mm的新婚老公来了,背一大堆钳子改锥斧钺钩叉,来给老婆修电脑。郝mm赶紧削了一大堆苹果鸭梨围着老公翩翩跹跹。

没多会儿,社里中年以上的妇女们就受刺激了。张头儿、杨二管家、庞家妹子,走马灯似的,有说来摸暖气的,有说来借十六大报告的,乱找借口过来瞧。瞧完了,走的时候眼睛全都亮晶晶,疑似热泪盈眶。后来她们悄悄说,激动,想哭,因为想起了她们家里那位年轻时的影吱。

2005年10月14日

“超级女声”火了,地球人只有一个不服气的,北哥。他外出寻么了好几天,终于从长安街街头上扯来几个扛DV的,非要排一场“超级社员”。

DV往楼道里一架,社员全都炸了窝,纷纷描眉画眼。宝儿把手链项链全挂耳环上,说这样容易被特写。小庞mm动作最快,一趟一趟地在楼道里来回走,拽都拽不住,把扛DV的晃得直哆嗦。她嘴里一遍一遍地念叨说,平日里光动手敲键盘了,今儿可用上脚了。鲁菜是明白人,告诉大家说,小庞mm这是人格分裂啦。

按照北哥定下的规则,必须俩人儿俩人儿地PK,谁说话利落谁胜出。小庞mm一甩头发,说“分裂让我更精彩”,鲁菜就被PK掉了。周大头说“扣你税”,小莉呀就主动败走。轮到嗡嗡和小刘mm的时候,嗡嗡说“超级社员,想胖就胖”,小刘mm说“超级社员,想烫就烫”,一下把当评委的老大为难住了,后来嗡嗡和小刘mm还一遍遍地拉手,眼泪汪汪的,俩手拉在一起去捂DV镜头。老大一心软,就算他俩双赢。

梁子一早去张家口采购破棉袄,等回来PK赛早结束了。他不忿,满楼道里嚷嚷,说“要是我在,你们谁能有戏?不就是说话嘛我张嘴就来:超级社员,想浪就浪;超级社员,想傍就傍;超级社员,想忘就忘!”

 

2005年10月13日

……

这让我想起一个在音乐圈里流传了一个很广的笑话。说黑豹去东北演出,唱完《无地自容》后,坐在下面的一个家伙冲着天上放了两枪:“我操(chao4),唱得真好听,再(zhai4)唱十遍。坐在旁边的大哥不动声色地说:老三(shan1),素(shu4)质,素(shu4)质。”

还有一个段子,说王志文去东北演出,牛逼烘烘的王志文唱了两首歌后下场,这时候过来个马仔,让王志文再唱两首,王志文一晃脑袋:“不唱!”王志文是谁呀,你就给那么点钱,凭什么要再唱几首?马仔不动声色地把枪顶在王志文的后腰上,轻轻说了句:“你要是不唱,从(chong2)今往后就没有叫王志文的人了。”

还有,刘德华去沈阳演出,开价300万,负责演出的人恰好是后来案发的刘涌。演出结束后,刘德华的助手向承办演出方讨要剩下的150万,对方拿出手枪,指着刘德华的助手说:“你想让刘德华躺着回香港么?”

有位东北的穴头,打算请北京的一个歌手到东北演出一场,出场费比他公开开的价高一些,照理说是件肥差,可是这个歌手一听说去东北演出,就拒绝了。没想到,穴头干脆拎着钱跑到这位歌手家里,把歌手逼到一个角落,苦苦哀求他去东北演出,这位歌手就是不答应。为什么?歌手明白,去了之后,这些钱指不定让他唱几天呢。

……

原文地址

2005年10月12日

莉呀配了付新眼镜,中午汤足饭饱在前厅看电视,兴奋地告诉路过的每个人说,她终于把白岩松和水均益给区分出来了。

老大听了很郁闷,说他的眼镜已经不行了,俩仨女的站跟前儿还能分清楚,要是男男女女站一起,就瞅不明白了。

神六发射成功,举国欢庆,举社雀跃。

老大神色悠闲地看了直播,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杨二管家说:

“好好干,不要总是整天不着四六的,一定要神五神六才是正经。如果你把帐作好了,明年我发射一‘神叨’,把你搁里头送上去。”

杨二管家万分激动,从那时起直到现在,她都斜躺着把自己绑在椅子上一遍一遍地高呼“感觉良好!”,说是为了明年上“神叨”做准备。



2005年10月11日

9月20日
八月十五云遮月

 去年八月十五云遮月,结果今年正月十五果然雪打灯。这充分证明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现在劳动人民的智慧都转型了、现代化了,能成功提炼地沟油什么的。

今年八月十五也是云遮月,等着看来年正月十五能有多大的雪花飘。 八月十五之前几天,社里领导纠集全体人员吃团圆饭。团圆饭的最大亮点是鲁菜不点鲁菜点江南一带的菜——油炸臭豆腐,把宝儿给熏得够呛,一个劲儿地吸溜梁子冒出来的二手烟,搞以毒攻毒。

饭局上最大的卧底是嗡嗡,他太能喝了,眼瞅着要晕要吐,一晃悠自己的马尾巴,立马又明白过来了。最大的遗憾是老中青三大美女缺席,杨二管家、小莉呀、郝小mm,中和青杀奔乌鲁木齐,老的去向不明,也没人敢问。

昨天下班在地铁上,小莉呀坐在那儿掰着手指头算了半晌,若有所思地抬头仰望着围站着的一群老同志,说:

我算出来了,社里基本上都是将近50岁的人了,也就我还年轻,而且,我这个人简单,很纯。

今天一早,小郝mm大婚送糖,小莉纯子担心喜糖不够分的,就张罗着要求大家两个人分一块糖吃。

嗡嗡吃糖过敏,指了指嗓子,就一下歪在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