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12日

神六发射成功,举国欢庆,举社雀跃。

老大神色悠闲地看了直播,然后语重心长地对杨二管家说:

“好好干,不要总是整天不着四六的,一定要神五神六才是正经。如果你把帐作好了,明年我发射一‘神叨’,把你搁里头送上去。”

杨二管家万分激动,从那时起直到现在,她都斜躺着把自己绑在椅子上一遍一遍地高呼“感觉良好!”,说是为了明年上“神叨”做准备。



2005年10月11日

9月20日
八月十五云遮月

 去年八月十五云遮月,结果今年正月十五果然雪打灯。这充分证明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现在劳动人民的智慧都转型了、现代化了,能成功提炼地沟油什么的。

今年八月十五也是云遮月,等着看来年正月十五能有多大的雪花飘。 八月十五之前几天,社里领导纠集全体人员吃团圆饭。团圆饭的最大亮点是鲁菜不点鲁菜点江南一带的菜——油炸臭豆腐,把宝儿给熏得够呛,一个劲儿地吸溜梁子冒出来的二手烟,搞以毒攻毒。

饭局上最大的卧底是嗡嗡,他太能喝了,眼瞅着要晕要吐,一晃悠自己的马尾巴,立马又明白过来了。最大的遗憾是老中青三大美女缺席,杨二管家、小莉呀、郝小mm,中和青杀奔乌鲁木齐,老的去向不明,也没人敢问。

昨天下班在地铁上,小莉呀坐在那儿掰着手指头算了半晌,若有所思地抬头仰望着围站着的一群老同志,说:

我算出来了,社里基本上都是将近50岁的人了,也就我还年轻,而且,我这个人简单,很纯。

今天一早,小郝mm大婚送糖,小莉纯子担心喜糖不够分的,就张罗着要求大家两个人分一块糖吃。

嗡嗡吃糖过敏,指了指嗓子,就一下歪在地上了。

2005年08月31日

熬夜写过一个北京改地名的提案,想提交给联合国。结果“坟”字地名忽然不改了,提案自然死亡。节选如下,以兹纪念:

东便门、西便门:“便”字有不雅洁之意,可以考虑以“变”字代之,或直接改称东变革门、西变革门,更有时代气息。有个烤鸭店的老字号,估计也得跟着改改,没办法。要不叫“变革宜居坊”?

东单、西单:最初的来历,和单牌楼有关,牌楼拆了,“单”字的存留本来就莫名其妙;关键是,“单”有形只影单、孤独之意,尤其是在离婚率上升的历史阶段,导向不好,与和谐社会有些不和谐。都不和谐了,谈何宜居。可考虑更名为东双、西双。

黄寺、黄庄、黄村、黄亭子:很显然,涉“黄”。国际友人来得多了,难免产生歧义。可考虑“黄”改“橙”或“红”。红村、红亭子,好看、好听,会更宜居。

下岗胡同:位于西城二龙路附近。别的地方不改,这儿得先改。住这儿的人,出来进去的,多憋屈啊。已经下岗的,觉得宿命;还没下岗的,整天揪心。公然有这么个地名,不利于和谐社会的形象。在这儿就不是宜不宜居的问题了,简直一天都住不下去啊。

2005年07月12日

小刘mm爱上网,一上网就能遇见自称骑着白骏马或开着白色宝马的疑似王子,情真意切地说能捎带来最幸福的那种幸福。

中午,小刘mm迷迷瞪瞪地上网转悠,忽然发现白马王子都不见了,网上到处吵吵着说,从太阳上落下来6152个大火球,不一会儿就要燎着地球了,号召大家逃命,往地底下钻。小刘mm着急了,不为自己,为诺诺。是啊,小诺诺可怎么办呀。

小刘mm跑到楼道里,大楼里人都跑没了,连三个社的社长也都下了地下室。小刘mm真着急,一着急,一下子就站到马路边了。柏油马路全裂开了,都是大缝子,小刘mm觉得自己像是站在了干旱的非洲大地上。

小刘mm看不见一辆车,就要跑步。忽然一辆公交大巴就开过来了,还是空调车。真是空调车呀,小刘mm一看,车身上都沾着冰棱子挂着霜儿啊。小刘mm想,肯定是北京市政府启动紧急预案了,想得真周到。

车门开了,一团团白色的冷气倏地喷出来。小刘mm要上车,可先迈哪条蹆呢?平时是先迈的哪条蹆呢?小刘mm仿佛听见诺诺在叫,心一横,说,就迈右腿了!

右脚刚踏上车去,就听见有人暴声暴气的喊她,是北哥。

北哥开着车回来了,车顶都拆了,车上驮了三口大缸,像是从故宫弄出来的。北哥说,要搁地下室去,灌上水,让社长们躲进去。北哥让小刘mm一块儿卸车。

小刘mm心里真急啊,上车回去还是下车帮北哥呢?怎么办啊。就这么一脚上一脚下地犹豫着、焦急着。然后,就马上觉着,右脚被冻伤了。哎呀,这可怎么办。

小刘mm一觉得憋屈,就一晃悠,一晃悠,就醒了。原来,是个梦。诺诺没事。

诺诺没事,可小刘mm自己有事了。右脚真的冻伤了。冻得真厉害。满杂志社的人都觉得奇怪,走马灯似地去看、去猜。

董大夫巡诊从楼道里过,杨二管家一把给薅了过来让给瞅瞅。董大夫看得可细了,可她把耳朵后面的皮都挠下一层去,也没琢磨出来是怎么回事。是啊,大伏天里,怎么就冻伤了呢?

好几天了,小刘mm脚缠纱布,站起来,只能单腿立着,像鹤,亭亭玉立,楚楚动人。

2005年05月27日
三只蝌蚪,死掉一只,是那只进化最快的——除了四条腿成型外,尾巴已经开始萎缩了。
猜测是被水淹泡致死的,可能人家已经需要两栖了,我们却仍然强迫它困在“深水区”。
采取有效措施之后,发现其余两只已经不大在水里呆着了。
鉴于进化的先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和孩子决定结束观测,周末将他们放生龙潭湖。
2005年05月19日

       

小莉呀的老公今晚要回家,华尔街的事情搞定了。
小莉呀没扎红头绳,但穿了一件灰常漂漂的衣裳。
鲁鲁看见了,张嘴就夸,
说出一段本世纪以来最倾情的颂歌:
多像刚刚出水的莲藕,
而且还是嫩藕。

2005年05月18日

楼里有个5人社会,黑社会的老大人称“北哥”。
中午黑社会必须聚集一次,敲牌狂欢。
坏人总是极少数,所以黑社会要搞绑架,要凑6个人。
宝儿被绑架很久了,被逼无奈,参与狂欢多年。
宝儿终于钉不住了,身心疲惫,北哥允许她保外就医。
北哥是有计划的老大,杨二管家是下一个目标。
杨二管家先摆出一副誓死不从的架势,
躲在里屋缩在被窝里,哭干了眼泪之后还接着哭。
北哥先是差了周大头来办理绑架,
周大头只会动粗,蒙着被子一通乱揍,
杨二管家多刚烈,这回连哭都不哭了,改微笑了。
周大头吓得够戗,只能北哥亲自出马。
北哥不言不语,连鞭子都不拿,直接往杨二管家门口一跪。
杨二管家这回二话没说,整整头发,羞羞答答地跟了去。
两天牌打下来,杨二管家精神多了,
小脸儿也滋润了,饭量也大了。
她逢人便说:打牌啊真爽。

气色很好的杨二管家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