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5月17日

我的老同学现在富得流油。他开创了一个软件公司,开发了一系列软件,生意越做越大。今天他来到这个城市后马上打电话给我。“是我啊!听出来了吗?是这样的,我到这儿的大学招毕业生,要在这儿呆上五天,咱哥们趁这个时间好好聚一聚。我做东!”

既然他要做东,我理所当然顺水推舟。人家是老板,不吃白不吃!

我来到他下榻的宾馆,看见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站在他面前接受面试。

“这样吧,”我的老同学说,“我这里有个魔方,你能不能把它弄成六面六种颜色呢?你看清楚,我给你做个示范。”说着,他扳起了魔方。不一会儿,那个魔方就扳好了。

“看到了吗?”他说,“你也来做一遍吧。”

那个大学生拿着魔方,面有难色。

我的老同学看了看我,便对大学生说:“如果你没考虑好,可以把魔方拿回去考虑。我直到星期五才走。”

等那个大学生走了后,我问老同学:“怎么,这就是你独创的考题?”

“咳!这个人有后台,我不好意思不要他。所以给他出个题考考他,以便到时候给他安排合适的职务。”

“要是我,”我说,“我可没有你那么聪明,我会把魔方拆开,然后一个个安上去。”

“如果他这样做就好了。这就说明他敢做敢为,就可以从事开拓市场方面的工作。”

“那其它的做法呢?”“现在的孩子都不玩魔方了,所以我不相信他能马上扳好。如果他拿漆把六面刷出来,就说明他很有创意,可以从事软件开发部的工作。如果他今天下午就把魔方拿回来,就说明他非常聪明,领悟能力强,做我的助理最合适了。如果他星期三之前把魔方拿回来,说明他请教了人,也就是说他很有人缘,可以让他去客户服务部工作。如果他在我走之前拿回来,说明他勤劳肯干,从事低级程序员的工作没问题。如果他最终拿回来说他还是不会,那说明他人很老实,可以从事保管和财务的工作。可是如果他不拿回来,那我就爱莫能助了。”

原来如此!

第二天晚上,我的老同学请我吃饭。在饭桌上,我又问起了魔方的事。

这一回,我的老同学有些得意洋洋。“那个大学生我要定了。他今天早上把魔方还给了我。你猜怎么的?他新买了一个魔方给我!他说:‘你的魔方我扳来扳去都无法还原。所以我新买了一个,它比拟的那个更大,更灵活!’”

“这说明什么?”我问。

我的老同学压低了声音:“他绝对是做盗版的好材料!”

今天讲到时间反演性,老师提到一个《北京晚报》上的笑话:

一个老汉向两个正在饭馆吃饭的人乞讨,这两个人给了钱后很关切地问老汉怎么会出来乞讨,问他这么大年纪,即使没有儿女也可以上敬老院。

老汉说上敬老院要符合两个条件:
(1)年龄必须大于60;
(2)必须没有儿女。

老汉说自己现在已经80多了,第一个条件当然是满足的,但是自己也有一个儿子。

这两个人听了后就很气愤,问他儿子怎么不赡养他。

老汉很无奈的说:“我儿子现在已经60了,却没有儿子,所以他现在住在敬老院。”

讲完这个笑话后,老师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现在的中国真是充满了黑色幽默。”

儿子的同学说,灰蝌蚪长成青蛙,黑蝌蚪长成蛤蟆。
现诚征天鹅蛋三枚。
实在没有,鸭蛋也成,比较丑的那种。

2005年05月16日

窗外是阴仄仄的天
屋里、楼道里全都
黑灯瞎火,影影绰绰
所有的门和窗户都打不开,但
总有凉凉的小风儿嗖嗖地
从裤脚边吹过
有人在楼道里伸着手胡撸
说要摸摸对面有没有路
听声音是小徐mm
小莉呀一点一点地
把口香糖揪下来
粘到触手可及的一切地方,说
等到周围完全黑下来
就能捉到鲁鲁鼻子里
冒出来的袅袅青烟

2005年05月13日

昨天宝儿兴高采烈地跑来,手里攥着张A4纸。
她说这纸上的字儿倍儿清楚,虽然是小五号,但跟浮雕似的,
黑油油地直接往眼帘里明晃晃地照。
她说她眼睛早花了,今天竟恢复青春了。原来,
打印机换了新硒鼓。
硒鼓能治老花眼。

小莉呀机器中毒了,死得很惨,
全部儿时的情书都葬在硬盘上了。
但小莉呀还要继续生活,所以重新装了MSN。但密码忘了,
把小学同桌的他的生日和结婚日都试了,没用。
重新申请了一个,但昵称叫什么犯了难,
觉得“小莉呀”是鲁鲁给起的名,直接就用有点羞涩。
她说想让网上的人一块替她想想,
她叫个啥好捏?她说,
谁给起的名儿可心,就请谁吃两个小麻花。

对了,有件事得通知一声:小刘mm的博客,
终于早在4月22号就开张了,这些天没注意,
她贴了一巨长的“面膜攻略”
其实,面膜那劳什子,50多了再用不迟。
只争朝夕狠倒饬的,该是宝儿、杨二管家那一代。
连小莉呀都扭扭捏捏没抹粉呢。

其实嗡嗡也弄了一博客。名字叫“草原放牛”。
草被牛吃了,牛走了,
所以,……啥东西也没有。

2005年05月08日

5月4日乘公交723路,在崇文门下车时发现裤兜里的银两尽失,好像是500元左右。
回忆起来,应该与一个大胖子有关。
车上较拥挤时,大肚子紧贴着,既遮挡了视线,也限制了挪动。
以后谁乘坐公交的时候,千万离肚子突出的大胖子远点儿。
对贼的整个身段连个轮廓印象都没有,只依稀记得个涉嫌的庞大肚子。
为证明绝无歧视胖子之意,我早已特地发育成为一个胖子,肚子不小。
注:该涉嫌大胖子为男性。

2005年04月29日

惠老夜生活粉丰富,比如昨夜他潜往各大MALL去目测季节流行风,然后今儿中午隆重宣布说即将流行蓝色和粉色——当然是指lady的服饰。

不过他马后炮了。今天一大早儿,宝儿、崔旅长和杨二管家这三位奇女子,就全都身着宝石蓝,袅袅婷婷,劲儿劲儿地来回来去转悠,弄得楼道里跟叽哩咕噜撒了一片蓝色弹球儿似的。

更奇的是,这仨人早就知道今年流行蓝颜色了——宝儿和崔旅长的小蓝衫儿是上个世纪预备下的,就等2005了;杨二管家备得晚点儿,去年12月落雪的某一天,但她会耍乖,用指甲挫把蓝衫衫磨出毛毛来,人工拉毛,老远一瞅,跟拔丝蓝宝石差不多。

那么有先见之明,她们不是女巫是啥。

附:参考文献
蓝色,是一种优雅的颜色。
嗯。深蓝,海蓝,苍蓝,冰蓝,宝石蓝,浅蓝,天蓝,湖蓝,水蓝,淡蓝……
用英语说是darkblue,seablue,icy blue,sapphire,lightblue,sky blue,lake blue,baby blue……
哈,英语中的颜色也这么多啊。
是的。每一种颜色都有着自己的情感。深蓝的抑郁,海蓝的忧愁,苍蓝的哀伤,冰蓝的冷寂,宝石蓝的璀璨,浅蓝的明亮,天蓝的和谐,湖蓝的恬静,水蓝的晶莹,淡蓝的旖旎……每个人都是一种蓝色。
那……我是什么蓝?
你?就是你刚才遗忘的那种蓝。
啊?什么啊?
呵呵,构成颜色最基本的三原色之一——普蓝。
——[纯粹小说] 八音盒上的跳舞小人儿

2005年04月28日

几只小猫几条腿?  一个星期大的猫

2005年04月27日

就跟鬼子要进村似的,全体大搞坚壁清野,准备迎接一帮具有超常洁癖的家伙。
他(她)们可能会每人拿一小瓶子,里面盛一只撕掉了翅膀的苍蝇,进屋之后把苍蝇放出来到处搁,苍蝇在那儿立住了,哪儿就不卫生,扣分。

2005年04月25日

西单文化广场的文化

         

什刹海:烤肉季 / 西海垂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