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13日

大家正在稀哩呼噜地喝汤,宝儿从操作间里踱了出来,
浑身炒咸菜味,头发上还挂一咸菜丝儿。
因为她的自制炒咸菜闻名地下室,所以被结合到食堂当接应二厨师了。
宝儿笑得很甜,她说,总有一天要让炒咸菜冲出地下室,由前台小姐送给前来大楼的每位客人,免费。

阿宏喝了三碗汤才想起来上午没找到“小莉呀”问说藏哪儿了,
崔旅长插嘴说办公室空空荡荡的无论如何也藏不到床底下呀。
结果惠老一上楼就张罗着在办公室里安张床说一定要床腿比较高的那种。

4.7

“小莉呀”是个人名,是午饭后阿宏或曰阿杰(就是北北经常说的鲁菜)文思如饱嗝的时候给那谁定下的昵称。
“小莉呀”说,你得去开那个会,
“小莉呀”说文章后面那个空你得补上,
“小莉呀”说今天夜里你熬个通宵把稿子看出来……
“小莉呀”不光跟屋里屋外的人说,还跟飞在天上的主编说:这事情那事情你得抓点紧,不用等起落架打开。
这都不算严重,严重的问题在于她是不可以信任的——昨天信誓旦旦地说每当阳光晃到窗玻璃就会给大家买几根火柴那么粗的麻花来,可直到沙尘暴的前锋跟着夕阳的步履扑来了,我们连火柴都没见到,更别提什么麻花。
谁以后还信任“小莉呀”就必是大脑进尾气了。

据杨二管家炫耀,她午休时分没闲着,背靠着雪白的墙壁,劈里啪啦一通自拍,要把美丽留给手机。
我收回我昨天的话,看来她们不会糟蹋手机这东西——韶华飞逝,臭美只争朝夕,用拍照手机来珍藏好日子。
我打赌,把拍照功能整进手机的,必是一不算特年轻的漂亮姐儿。
赌一水萝卜的。

4.5

天儿刚暖和,她们的手机就全坏了,邪门儿。
杨二管家换了一个歪歪斜斜的糯鸡鸭;
崔旅长一换就换俩,一色儿膻腥,据说还有水道儿来的。
庞mm属于那种禁不住诱惑的,使劲把好好的手机往茶杯里泡——都知道有泡妞的,这回知道还有泡手机的——结果屏幕上的显示整成梵高了,全是印象,啥也瞅不出来。
到底换什么手机呢?庞mm抓瞎了,每天中午拽着小刘mm往手机店跑,弄得店员小伙儿们一个个芳心乱跳的。
小刘mm也挺烦,因为她最近要
当博客了,忙。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