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11月26日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2004年11月25日






2004-11-24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2004年11月24日







365Key-天天网摘自动生成


2004年11月19日

  今天(11月19日)的《参考消息》有一篇文章:《摩天大楼给上海带来严重后果》,编译自11月8日英国《卫报》文章”银翼杀手遇上拉斯维加斯不夜城”(查到了原文地址,英文原文附后)。文中称:15年来上海向高空发展的速度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快,……上海的地基难以承受这个城市对空间如此贪婪的占用。在上海4000多座高于100米的建筑中,有2000多座是摩天大楼(即高度超过152米可供居住的建筑),这比美国整个西海岸的摩天大楼总数还要多。但许多都是愚拙之作,只能迎合喜爱摩天大楼在夜色中熠熠生辉的小孩子们的审美情趣。上海的特色正在被人们忘却。它成了各种没有内容的低级风格的大杂烩。国际顶尖的建筑师们常常觉得他们被上海拒之门外,因为开发商偏好的是廉价庸俗而没有创意和灵感的设计。

  多年来,上海求大求快早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深知;但这篇报道传递的一些讯息依然出乎意料,不知是我孤陋寡闻,还是英国媒体的看法过于偏激。

  出乎意料之一:太高太快太多——向高空发展的速度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快;摩天大楼比美国整个西海岸的摩天大楼总数还要多。

  出乎意料之二:那些崭新的风貌,竟然被指为幼稚、愚拙、低级、庸俗。

  两相映衬,难说给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对历史风骨的毁弃、对自然环境的摧残,这些并不超出合理想象之外——这是当下国内不可阻挡的一股滚滚洪流。但一个新上海的新建筑竟然是低级的么?那么,我们摧毁了一个地质面貌稳定和蕴含着丰厚历史的旧世界,却建立了一个愚拙、庸俗的新世界么?

2004年11月11日


CCTV严肃地指出,辛鸣博士在网上有一次不愉快的经历;辛鸣博士机警地告诉大家,有同一个人或同一类人在网上用相同的观点、雷同的情感对他的大作进行批判,颇有操纵舆论之嫌。

其实,辛鸣博士应该感谢互联网,因为互联网让辛鸣博士成熟起来了。

相同的立场与观点,集群式地围攻或鼓噪,这种舆论态势、这种批评或批判氛围,辛鸣博士作为理论界的博士,应该并不陌生,古今中外,这种情况数不胜数。仅仅是因为此种现象显现于互联网,博士便惊诧了,便甚至于对自己的大作不甚自信了。或许是有点夸张了,辛鸣博士该不是这样子的(网语曰:不是酱紫滴);或许是博士面对互联网这在国内新鲜了将近十年的新生事物有些发蒙、有些幼稚——不过没关系,这次博士可以成熟了,博士可以知道,网络不过是社会舆论的呈现平台之一;社会舆论的诸多情境,位于社会中的互联网,不可能游离于外。

博士的成熟还表现在他轻车熟路地知道去找真正的网络专家,并在专家的点拨之下知道了查看IP这一技巧,知道相同的IP很可能是同一个人、来自相近IP地址的可能是同一地域的同一类人。面对在国内新鲜了将近十年的新生事物,掌握一些基本的技能和常识,无疑意味着成熟;尤其是有志于开辟网络舆论阵地的博士、理论家们,在掌握真理之外也能掌握一些基本常识与技能,更意味着令人欣喜与欣慰的成熟。

辛鸣博士成熟了,让全社会的理论家与博士们都成熟起来吧。

2004年11月08日

中国网络教育:在转型途中半死不活?

11月8日的《北京青年报》就清华大学暂停现代远程成人专升本学历教育招生工作一事做出深度报道,再次将网络教育“砸牌子”论推送到社会公众面前。我曾于10月25日就《文汇报》在10月20、25日的相关报道写了《网络教育的“传媒冬天”》一文。就今次《北京青年报》以与《文汇报》基本相同的思维逻辑发表的深度报道,我也再次表达一点粗浅的看法。

一、媒体的“作为”与清华的“不作为”

【在这个据说是暖冬的冬天来临之际,媒体的“作为”与清华的“不作为”,为已经处于艰难境地的中国高校网络教育,缔造了一个严酷的“舆论冬天”】

从10月20日平面媒体开始大规模报道清华大学退出网络学历教育,“砸牌子”论——“不要让网络教育砸了清华的牌子”——就成了媒体之间转载过程中最为突出的语汇,被纷纷用作新闻标题。《文汇报》应该是“砸牌子”论的始作俑者,20日、25日的报道,几乎奠定了一段时间以来对相关事件的报道基调。媒体们似乎倾向于认为网络教育会砸牌子是清华大学退出网络学历教育的初衷与真实目的,从而多数对清华大学的“官方”解释并不在意(清华新闻网刊登了继续教育学院常务副院长康飞宇的正式说明)。11月8日,《北京青年报》的跟踪报道现身,更针对清华的“官方”说法表示“这个解释显然并非原因的全部”,再次引用清华大学远程教育上海教学站站长高波的“不要让网络教育砸了清华的牌子”来“直白”地阐述“停办的原因”。而网络媒体如搜狐干脆就使用了“远程教育砸了清华牌子”作为新闻标题。不用说,足够醒目了。

在各种媒体连续的、倾向色彩鲜明的报道过程中,清华方面一如既往地阐述暂停网络学历教育是“根据人才培养发展定位”,“此次只是暂停了远程成人专升本学历教育招生工作,今后还将集中力量继续利用现代远程信息技术手段开展研究生课程进修和各种职业培训,同时开展面向西部的免费教育扶贫工作”,“发展远程教育是国家的既定政策,从业人员利用远程教育手段接受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对构建我国终身教育体系,形成学习型社会有着深远意义”。除此而外,从媒体报道中,并未看到清华方面作出更多的具有针对性的解释或澄清。由此,媒介受众不难得出一个清晰的印象:网络教育这东西真的会砸掉如清华这般著名学府的牌子。

对于“暂停”网络学历教育的原因,媒体的“作为”和清华的“不作为”,除了给社会公众造成或强化对网络教育的某种认知或印象之外,会受到较大的影响的,一是其他高校网络学院。《北京青年报》在报道中称:“其实清华大学还是1999年教育部批准的首批试办网络学院的4所大学之一,其一流的课程体系、先进的教学理念、雄厚的师资力量、完备的培训层次、灵活的教学方式和良好的学习氛围在社会上颇受欢迎。但以目前网络教育的整体现状来看,一些高校网络教育的混乱已经给网络教育这块牌子抹黑,在客观上也影响到了清华网络教育的声誉。与其鱼龙混杂,还不如果断退出。”联系报道接下来的说法,如,“其他高校:目前确实面临经验不足的问题”,“专家:要么提高自身水平,要么转型”,人们会进一步得到什么印象呢?显然,清华是一个好榜样,“一流”、“先进”、“雄厚”、“完备”、“灵活”,而且还在“社会上颇受欢迎”,这样的好榜样都退出了,剩下的……不说也罢了吧,再到招生的当口,还会有多少人来报名呢?

还会受到很大影响的,应该就是那些正在就读的网络学历教育的学生了,尤其是清华大学“硕果仅存”的那些学生。我实在很为他们伤感。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保持正常的心态,在如此的社会舆论环境中去完成他们的网络教育学业,并在寻找工作时不被另眼相看——从一种会砸掉著名高等学府牌子的教育中出来的家伙们,会不会很另类?

媒体的“作为”与清华的“不作为”,在事实上完成了一个“共谋”,为已经处在所谓“转型期”的高校网络学院、为已经屡受诟病的中国网络教育,缔造了一个严酷的“舆论冬天”。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