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2月28日

今天读到了周大平“治理教育乱收费:官方结论与民众感受为何不同”一文,我想,教育圈内外的人们如能细细读过,应该能够感觉到一点震撼。“教育乱收费”早已是上上下下的“公敌”,但我们依然需要一种力度,去洞穿某些或隐或现的纱幕——那背后有多数社会公众所难得一见的半公开的丑陋,侵夺着公共利益,污染教育和社会的公正。

超越公共利益:金权的较量与共赢?

治理教育乱收费,有关方面宣称的结论是:“2004年的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稳步推进,教育乱收费得到了有效遏制。”周大平的文章首先以教育部主要负责同志当初对教育乱收费的分析,与现实状况进行了对照,明确表示:“有效遏制”一说难以让民众接受,“不过是一种自说自话罢了”。文章继而明确指出,“官方话语与民众热点不能对接”:

由于政府以重点投资、重点师资、提前招生的政策赋予了公办重点校以市场化的竞争、筛选及淘汰功能,使其享有了超越公共利益之上的特殊利益。这部分中小学从最初的小心翼翼到后来的明目张胆,谁也不甘做大肆掏民众钱袋子的“旁观者”,造成迄今专门针对高中教育阶段择校的“三限”政策形同虚设。至于从未见政策支持却极为盛行的义务教育阶段收取高昂择校费是否应按违规处理,教育行政部门却闭口不谈。

连续多年在多项关于城乡居民储蓄目的调查中,子女教育费用均被排在第一位,这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种不正常的事情在很大程度上源于上世纪90年代末掀起的创办“示范校”热潮。短短几年工夫,政府动辄投资上亿元打造一所“示范高中”在各地全面开花。目前这类学校硬件的豪华程度不仅超过了国内的许多大学,而且超过了发达国家公办中小学的水平。它在误导中小学建设无限攀比,造成严重的教育资源浪费的同时,还极大地抬升了这类学校的教育运行费用,于是,这类学校利用政府搭建的收费平台,将所有债务负担无情地转嫁给家长。

随后,文章在分析“治乱”政策为何得不到完善时尖锐指出:

为什么政府的改造薄弱校的口号少见行动,而扶持重点校的制度却日渐牢固,只要从重点校通过贿赂有权者(即有权者子女进重点校的费用可以减免)从而达到共赢的结果,就不难看出目前“治乱”政策的局限性。

显然,高昂的择校费使得进入重点中小学日益成为金钱和权力的较量。重点中小学里的各级领导干部和高收入人群子女的比例甚高,被民众称为有权有钱者子女的“私立学校”。……可以说,政府以扩大优质资源的名义推出的重点校政策,既是政府能短期奏效的“政绩工程”,更成为让子女享受优质教育资源的有权者的既得利益。

无奈与惊憾都是数字……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林崇德举例说,为办好重点校,上一届政府曾给北京五中投资两亿元,给八十中投资三亿元。事实上就北京一般中学的标准,三亿元可以办30所初中了。在很多学校基本建设差强人意的情况下,这样的决策有什么科学依据呢?北京理工大学研究员杨东平也认为:“政府多年来大力扶持重点校,已成为复制现实社会差距的利器。”

重点校的教师收入一般是普通校教师的一倍左右,高出的部分不会是财政拨付的,肯定来自收费所得,而按现行的“三限”政策收取的费用,不可能维持教师那样水平的收入,结论自然是重点校无一不是在超“三限”收费。

据对华南某市一重点中学初三班50名学生的调查,家长为厅局、县处和科级干部的有28人,占学生总数的56%。

什么样的对策才不绵软?

文章最后提出了四条对策。说实话,我怀疑这些对策的可操作性,尽管其中一些内容带有某种无奈的绵软……但是,现实如斯,有操作力度而又真正可以推得动的对策,我们找得到吗?

 一是划定合理收费的范围,明确在合理收费以外无政策依据的所有收费都属于违规,以解决多年来“治乱”政策一直回避的初中和小学的择校费问题;二是规定高中突破“三限”的收费如何清退,以及如何保障交纳了这笔费用者的子女的就学权利;三是必须向民众如实公示收费的一切信息,规定拒不公示或不如实公示者应该承担怎样的责任;四是规定举报违规收费属实后如何清退违规收费,以及如何保障举报者的子女的就学权利。

“治理教育乱收费:官方结论与民众感受为何不同”(周大平) 全文阅读

 

[特别推荐]
[blog与网际传播]
  • TOPKU TOP CUE: 下一站,是什么?有什么! #
    这是个信息泛滥的年代,接收来的相对容易,人们因此产生的疲劳感会让他们对太多的事物保持惯性的缄默/漠然,而不愿意过多地发表看法,他们往往转向了自己感兴趣的事物,倾注于更多的热情和精力;于是乎,潜移默化地吸收/关注,积极热切的探讨/谈论,在虚实交互的联网世界中变的愈发重要。今时今日,对某一个人、某一个名字、某一个事件的提及至谈论,都可能获得如花儿般地“Keso式”串红效果:)
  • The Way We Web:BLOG新闻朝花夕拾:BLOG的精神教父自杀了? #
    是的,总是缺乏理论支持的BLOGGER们真的可以在这些论述中找到自己的立足点,完全不必都将兴趣放在“新闻”的制作和传播上,还有更多的事情可做,它比新闻更加真实。我不知道这种真实的来源是什么,为什么虚构的东西可能更真实,我只能通过自己的阅读体验来说,本来就没有一种标准用于衡量真实,而你在阅读中体验到写作者的真诚,这个就是真实。这个也许就是这篇文章中说的:是为读者写作,还是为媒体写作。写作是一种东西,我们需要学习和创造的还很多。
  • PhilColumn:keso ‘related’ blogs #
    keso的blog常常能引起众多blogger的关注,并由此带来持续的讨论,类似于对牛乱弹琴读后感(rss)。而痛扁和Play,这两个直接针对人的Blog,倒是让我吃了一惊。
[人文万象]
  • Paradise regained:被骗:被动还是主动? #
    对大学学习的最初接触让我产生很深的质疑:知识的习得是不是不断定义又不断推翻的过程?每一份新的知识收获都会对之前深信不疑的概念产生些许的触动,联想起以前传授这些知识的人或媒体斩钉截铁的态度,就会有些许被欺骗的失望。
  • 安替:看上海三联的混蛋学术译作是如何通过层层审阅出版的?(旧文) #
    特地揭露一下上海三联出版的最新混蛋学术译作《联邦主义探索》是多么地混蛋,希望读者千万不要再去买彭利平翻译的这本臭书。……奇怪不奇怪?在帮助、指点、通读、审阅、审稿之后,这本猪狗不如的革命都成为决议的译作还能光辉上市,这是不是姜琦教授、倪为国责编、黄理平副教授乃至整个上海三联的耻辱?说完这本臭书之后,我得出一个血一般的教训:学会一门外语真的很重要,因为起码不会给人骗。
  • 刀行天下:为什么不尊重你 # 
    文章发表后第二天,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我是某电视台一个节目组的,看到了你关于活佛的那篇报道,觉得特别感人,想联系活佛做一次采访。’我问她是哪个节目组的,她说了一个节目名字,是当时在北京很火的一个栏目;然后又颇为自豪地说了一个名人的名字,’她是节目的主持人,就是她让我跟你联系的。
[网络:技术与趋势]

Paradise regained:告别IE,迎接Firefox #
IE作为作为“先进技术前进方向的代表”彻底击溃Netscape时,也曾前程锦绣高枕无忧。到后来成为巨头的垄断工具,普及率更高了,可始终背着“垄断”的恶名,加之频报漏洞,真可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到今天,微软疲于应付之态让越来越多的人相信,美人迟暮英雄末路,居然真的会发生在IE身上。

  • dowell自言自语:值得关注的互联网“服务业” #
    有了需求就应该有业务。跟因为客户“不愿意做”的而请家政公司来解决问题不同,互联网的服务业更多的是客户“不会做”或者“不知道怎么做得更好”的事情,因为客户不会做,所以有一些技术含量。
  • 冷月无声:邪恶的虚拟社会时代的前奏 #
    网游,以及随后要到来的虚拟社会,正在势不可挡地向我们走来。而这正是因为有真实社会在提供着坚实的基础。但正如生命离不开水,但同样不能承受滔天的洪水。而这一势力就像洪水一般,不是靠把它定性为“邪恶”就可以阻挡得了的。鲧虽然盗来了能不断生长的息壤,但终于治水失败,他用生命换来了一个教训:堵,是不可能堵得住的。
[见闻随想]
更多blog focus,点击my blogfocus@365key…

更多网摘:keepwalking’s 365key & netfocus

2005年02月26日

我的一个感觉是,从2月中旬开始,媒体上关于“教育公平”问题的评论出现了一个比较集中的势头。其缘由可能有二,一是国家教育科学“十五”规划课题之一—“我国高等教育公平问题的研究”课题组的相关研究结果被媒体所重视,并作出了综述和解读;二是教育部负责同志在访谈中特别谈到了教育公平问题。我收集了的一些评论文章,也大致通读了一遍。

这些评论文章,都试图对目前的教育公平问题上存在的矛盾做出根源上的分析、给出决策参考,可以看出,在相关问题上,人们的观点不尽一致,其中包括与教育行政部门观点的不一致。我想,综合了解科研课题的研究结论及其不同解读、教育行政部门的主导思路以及各类“异见”,或许能更全面地考量当前教育公平缺陷的现状,以及社会上对这一现状的认知水准。从某种意义上说,其中的认知差异可能更有意味。

下面零星陈列一些阅读过程中印象比较深的观点。

解决教育不公不能回避深层次问题

有文章认为教育部官员所提出的解决教育不公问题的措施,如在义务教育阶段对农村家庭贫困的学生免除杂费、免除书本费,并对住宿生实行生活补贴,加大对高校贫困学生的扶持力度和解决教育乱收费问题,在招生中实施“阳光工程”等,“只是真正的教育不公现实的表面反映,因为真正的义务教育不存在交学费问题,真正公平的教育环境根本不会产生教育乱收费行为,更不会让教育行业成为‘腐败的重灾区’”。这篇文章认为,“解决教育不公不能回避深层次问题”。

事实上,这一看法反映出,目前对所谓深层次问题的看法是不一致的。比如,一些文章就以“可怕的”和“最致命的”这样的形容词来突出自己与官方的不同看法。

可怕的是实施不公平的教育资源配置政策

有文章认为,“从一定意义上说,‘锦上添花’式的教育政策,正是目前教育不公平之根源”。针对“教育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投入不足”的说法,文章指出,“教育所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有投入方向上的偏差。”

文章认为地区之间、城乡之间“教育资源分配不公平”,政府的教育政策是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而“教育资源分配的结构性不公平”,使本来就不充足的教育拨款,大量被投向非义务的高等教育,政府的资源更多地投向好学校,学校之间的差距被人为扩大。

文章表示,“教育发展的失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实施不公平的教育资源配置政策”。

最致命的问题在于公共教育资源的配置结构

有文章认为,“教育投入不足固然是一个问题,比这个问题更严峻更紧要的问题,则是教育投入和产出的不对称”,而“教育投入和产出不对称,主要是说教育产出的社会效益没有做到最大化”。文章表示,“教育应该产出的诸多社会效益中,第一效益是公正,这方面尤其有改进空间”;“教育的第二个产出是效率。这里的效率依然不是利润指标而是社会效益,即整体国民素质”。

文章指出,“以公共财政支付弱者自身难以支付的教育成本,以公立教育保障弱者的学习权,是对弱者最重要的救济。从这个角度推行的社会公正,是最有效的社会公正。这就注定了公立教育的基本原则,应该是对弱者的救济原则;也就是说,是雪中送炭,而非锦上添花”。

文章也提及教育投入问题,认为“教育投入不足固然是一个问题,但不是最致命的问题。最致命的问题在于公共教育资源的配置结构。这个结构理顺了,钱少也能办大事。国家发展战略调整和公共教育资源配置结构的调整因此须齐头并进。而公共教育资源配置结构的调整,则尤其应该是当下教育政策调整的根本方向”。

从社会发展导向的视角来分析问题,是评论文章的一个共同点。其中有两个提法比较醒目:

21世纪的反公平的社会导向

有文章通过简略的历史回顾,认为“到了21世纪,中国的教育现状却从整体上形成了反公平的社会导向”。文章认为,“解决教育公平问题,首先是政府的责任。教育主管部门的主要精力用于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是个方向性问题。如果教育不是导向社会公平,而是扩大社会差距,那就只能是政府的失职”。

对教育投资、规划、政策、管理体制等动大手术

有文章认为教育部官员“有太看重跨越式发展成就而太看轻公平显失问题之嫌——视总量矛盾为基本矛盾或许没错,定位‘优质教育’在相对角度也无可非议,但这矛盾不仅永远存在,而且在现实角度,其缓解的紧迫性无疑远在结构矛盾之下”。

文章从科学发展观的角度论说教育不公问题的后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人们接受教育的差距对应着收入的差距,教育不公平的发展会使收入不公平不断马太效应下去,恶化社会的利益格局,埋下城乡、地区、阶层等人际矛盾、紧张、冲突的隐患,与以人为本精神和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

文章认为解决之道是“动大手术”:“教育公平是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石,改善现状应置于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首要地位,故需站到教育资源配置高度,对教育投资、规划、政策、管理体制等动大手术。”

评论文章链接:
新京报:“锦上添花”式政策加剧教育不公
中国经济时报:不可看轻教育跨越式发展中的公平缺失
新京报:教育要导向社会公平
南方周末:教育政策调整的两个根本方向
中国经济时报:解决教育不公不能回避深层次问题
工人日报:教育公平是和谐社会的重要基石
新京报:大学高门槛挡住农村娃
新京报:在公共财政框架内解决教育公平问题
新京报:教育领域可别“效率优先”

(2005.2.26)

在网上“直播”自己的想法后,我一贯喜欢被转载、“转播”,不管意见是成熟还是不成熟,也不论是否能得到一些回应来支持或反对,我都能觉得一点点虚荣,其中就包括“对不起,教育部,我们给您添麻烦了”——我认为,我的意见是比较成熟、也是比较中肯的。

商业化的那种转载确实比较讨厌,不过考虑到不可控的因素,考虑到虚荣中的“成就感”,尤其考虑到自己意见的质量和份量还不至于金贵到强硬抵制转载的程度,所以我也就并未对自己的文字被转载有什么特别的反感。

今天不同,偶然发现“对不起,教育部,我们给您添麻烦了”一文被境外某些带有特定政治目的的网站所转载(我没有看到是否如实转载)——这类网站的立场、动机和在传播方面的品位,包括它们以蒙昧信仰去利用善良、弱势人群的恶劣政治品行,为我一贯反感;我相信,这样的转载根本无助于对文章意见积极的理解和传播,反而可能起到妨碍作用。

我恶心。

(2005.2.26)

2005年02月25日

有消息说“看天下”站点关闭or被关闭了,转贴了“看天下”网站的公告;不知是巧合还是怎的,365key也去不成了,告诉说“服务器应用程序不可用”,技术故障?

“看天下”我一般不去,RSS阅读器用的是“博阅”,但新闻聚合类服务会遭遇如何的管理或管制,这是个需要关心的问题了;365key几乎天天都用,它的提供的输出共享功能比较好玩,科盲喜欢;据说furl会更稳定,可那里慢,需要的功能不那么顺手……

看天下是个意愿,可是真能看得到吗?365是个希冀,可谁能保证年年度过365?

权且去furl过今天。

(2005.2.25)

2005年02月24日

在北青的青年论坛上读到了罗林志转贴在那里的“博客中国挑战了谁?”,文章认为博客中国此次对盛大-新浪事件的报道是“博客传播经典之作”。我对博客传播很感兴趣,所以很看重这篇文章,拜读之后,再次引发了关于公关文宣评价方面的一些感想。略谈几句,也特地向大家推荐罗林志的文章(文章在博客中国的链接)。

我认为,博客中国对盛大-新浪的报道究竟是不是“经典之作”,大家还可以各说各话,如keso与康国平那样,掰扯个没完。但毫无悬念的是,这次博客中国利用盛大-新浪事件所进行的公关运动,的确堪称经典之作,值得公关咨询业者充分汲取营养。其经典之处在于,博客中国以一次鲜活的实践,探索了“如何进行议程设置、公关传播”这类重要的课题。

在这一波公关文宣攻势中,大至媒体的充分调度,中至自我解读评价的不厌其烦,小至遣词用语的趋于极致,博客中国都显示了不容质疑的实力和走向彻底的理念。从网上文案的海量铺陈,一直到“支配”央视的力量(比如就是死马对央视经济半小时做的节目大惑不解),成就了一次高度立体化的传播攻势。我想,这个攻势是有效的,一方面能在IT圈外的公众中产生巨大的影响力,产生尽量广泛的社会效应,一方面也可能使投资者对这种影响和效应的潜在价值,作出有利于博客中国的评估。

大的方面不谈了,作为编辑,就罗林志的这篇较新的文章,谈谈对其中一些细节的观感。当然,我不知道罗是否博客中国的关联人员,如我曾经评论肖容先生的文章时的看法,我的判断,罗的文章或者是专业文宣、也可能是志愿文宣。

先说个一般点儿的,供正在修炼文字能力的写手参一小考。罗先生的文章(一下简称“挑战”)中提到:

这条具有互联网发展历史意义的消息的率先发布,宣告了有着先天优势的博客中国在信息源的掌握上,已经走在了互联网的前列。

关键词是“先天优势”、“历史意义”、“前列”。历史意义和前列是俗套的语汇,但先天优势就不同了——以作为修饰用词的“先天优势”辅以其他,十分有助于对博客中国实力和地位的塑造,也有助于引发对博客中国实力的更多联想—— 一走就走在“互联网的前列”哦。

下面这段话要请心态较嫩的写手强烈关注一下:

纵观全局,所有的门户网站中也只有博客中国发布信息最多,滚动更新最及时,观点最全面。就连新浪网站,也是在大家炒翻天之后,才迟迟发布了一个声明。看客们都在纳闷了,新浪网站素来是以新闻发布见长的,这回怎么突然迟钝了,难不成不满意现在的新郎官?

写文章,俗词俗句是难免的,像这里的连续三个“最”字。作为广告,法规不许可;在“软文”里尽管可以用,但俗不可耐。然而,本篇文章中连用“最”书,却能收到不同的效果。奥妙在于后面用于补充说明的比对例证,使三个“最”的意义即刻升华:新浪是最牛的新闻超市了,且“以新闻发布见长”,这次怎么了——不管怎么了,反正都被博客中国给那怎么了。谁更牛,毋需赘言了吧?——不过,这还不算奥妙所在。新浪为什么“迟钝”,IT圈内谁不知道?谁不能猜到?这种比较的幼稚可笑本是滑IT天下之大稽的;然而,妙就妙在这里:文宣的终极目的是什么?曰社会影响和社会效应,社会上谁知道那么多幕后哇?能拎出新浪必然要吃的这个“哑巴亏”来比对,说实在的,比去傍CNN可有效多了。

写手们对这个例证一定要深刻领会,不论是否能较快上手。这是一种功夫,偏属内功一类,需要克服或无视某些事实和理智。

下面还有一段也比较精彩:

“博客式”信息传播的一大特点就是博客信息内容由博客自己撰写自己发布,基于这种独特的博克传播方式,使得拥有着大量博克用户的博客中国网站能对新闻源做到最全方位,最多角度的“博客式”报道,超越了传统媒介“采编播”式的官方一言堂报道,弥补了传统媒介的传播信息渠道狭窄,传播速度缓慢,传播方式单一的缺陷。也向同类网站证明了博客中国在掌握新闻,挖掘信息上的巨大实力。一个成熟的,高影响力的门户网站,将在不远的将来,问鼎互联网至尊宝座。

这里面的理念或主旨,是博客中国经常向外阐述的;而公关文宣必须坚持的一个基本点,就是不厌其烦地向公众灌输。网际传播与传统媒体的关系,对于公众来说比较专业化、但在接触过程中又有直观感受,作为写手,就是要捕捉这种具有专业面貌、同时又方便发挥导向优势的题目,一棍子就能把“传统”、“官方”、“一言堂”打个半死。

最后,文中也有比对,主要与“传统媒体”做比较,顺带比较一下“同类网站”。这里的细节还是语汇:“最全”、“最多”以及“超越”、“巨大”;而比对之后是展望,超越细节了——“问鼎互联网至尊宝座”。这个展望是最具震撼力的,不论互联网上是否有个“宝座”且居九五之尊。如果是专业文宣,这是理想与上进心的可贵写照;如果是业余文宣,这是激情与忠实度的感性袒露。

(2005.2.24)

2005年02月23日

教育部一位副部长在新华网接受助学贷款问题的网络访谈时,应网友提问,谈了他对应试教育的看法。从他的表态中,似乎传递出这样一个讯息:教育行政部门对应试教育的愈演愈烈已经无能为力,并倾向于将教育发展不平衡之责问在家长和社会身上。

现场答问,可能难免周全,比如就有前后文的矛盾:谈到应试教育,刚刚说完“小学、初中阶段应试教育就没这么厉害”,后面就说“好多家长非要把孩子,从幼儿园就开始,要上好的幼儿园,然后上好的小学,再上好的初中,这样就引起了一系列不必要的竞争,学校没办法只能通过考试,谁成绩好就要谁。”——这种在社会上影响深远的应试择校风潮,依然不算得厉害么?

部长同志在谈论应试教育的时候,念念不忘家长,语气间颇显无奈和埋怨。请看:

“现在高校和高校之间,地区和地区之间不平衡,差距很大。家长都希望把孩子往好的学校去送,一方面情有可原,另一方面就造成了竞争。” ——不平衡的原因、高等教育发展战略都不谈,敢情竞争都是家长的“希望”造成的。

“虽然我们这些年搞职业技术教育,搞教育观念的转变,但不得不承认现在家长望子成龙、望子成凤,很早就给孩子规定出一个发展道路,将来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上好的大学,这个导向也很厉害。本来小学、初中,教育部规定是就近入学,可是现在呢?好多家长非要把孩子,从幼儿园就开始,要上好的幼儿园,然后上好的小学,再上好的初中,这样就引起了一系列不必要的竞争,学校没办法只能通过考试,谁成绩好就要谁。” ——教育行政部门这些年很辛苦,搞教育观念的转变、规定就近入学,从观念到规定都忙乎到了,可就是家长不领情,所以呢,不必要的竞争发生了、中小学校的“准入”发生了。家长罪过大了。

“这种现象绝对不是教育部提倡的,但中国国情决定了不可能把所有学校的水平都变成一个水平。应试教育让我看大概会长期存在,但现在我们正在着手,本来搞了许多课程改革,本意都是想减轻学生的负担,结果却没有减轻。我举个例子,去年大家都说课外辅导很厉害,重庆市教委发了一个规定,中小学放学之后,星期六、星期天一律不准搞课外辅导活动,结果学生家长不干了,到教育厅去示威要求撤掉这个决定。这就反映一种社会现象,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的教育本身就存在很多不平衡、不完善、水平差异比较大的情况,再加上人们的观念是需要逐步转的。比如这几年发展高职教育,结果家长不同意,现在造成高职不去上,都去上大学。”——这段车轱辘话最典型。同样是教育行政部门的正确理念、正确决策被家长们冲了个稀哩哗啦。至于不平衡、不完善、水平差异大,全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那些毛病都是“本身就存在”的……

看来,人民群众不甚满意的那部分教育,是人民群众自己造成的。作为百姓,我们给教育部添麻烦了,对不起。

恭祝教育部各位部长元宵节愉快。

(2005.2.23)

相关:[今日三句半] 有一种恶心叫转载 —— 从“对不起,教育部……”一文的被转载说起http://www.donews.net/keepwalking/archive/2005/02/26/289224.aspx

2005年02月22日

“方兴东:盛大新浪事件又一次见证了博客的价值”一文引来了keso的一篇“blog与盛大新浪事件”,keso的解读又引来了康国平的回应——“对洪波对博客中国解读的解读”,来来往往。从keso那边将康的回应及时链在文章后面的举动看,大概还会有回应的回应。

博客中国近期以来围绕博客的文宣,我个人印象比较深的包括方兴东、康国平诸先生,还有肖容先生的文字,等等,都是在为博客中国造势,以期确立blog在中国的主导权——舆论主导权、或者是注意力主导权。如对译名之争的阐释,对博客出版时代的宣传、以“博采类网站”将网摘代而表之、以及关于BBS的一些说辞之类,都是如此。这次高调炒作盛大与新浪新闻的所谓首发,当然也是围绕着“主导权”这一基本点。

不过照我的理解,IT舆论中的大量文宣,包括博客中国的上述所有文宣,以庞大叙事、理念拔高来论证合理性、吸引注意力,是IT传媒的一贯伎俩或曰通行做法;在IT圈内人士看来,应多能知悉相关事态的实际份量——毛重多少、净重多少。记得多年前听到过一位IT传媒女记以与实际年龄不符的成熟口吻说,IT这个圈儿也“太圈儿”了。在这个圈儿里,大面上的情况,谁是半斤、谁是八两,难道各方不都是心知肚明吗?因此,作为IT圈外人,我一直认为这路文宣是立足圈内、面向圈外的;尤其是在互联网应用日益普及化的今天,在圈外受众还不甚了解IT传媒公关文宣各种圆熟、俨然的表现形态之前,强势的舆论“普及”是为了争夺大量的普通用户。

同样,我以为这次博客中国对“首发”的炒作,作为文宣的招数,圈内原不必过于认真——为了“主导权”,目前博客中国在能涉及的方面不都在塑造立于潮头的形象吗?有人跟个把贴子、戳戳点点一番也就罢了。不成想keso认真起来了,康国平很快也认真起来了。仔细阅读之下,觉得问题的关键是,如果只读康国平的帖子,还真的会以为是仅仅围绕“首发”在分辨争吵呢。

双方在文本背后是否另有深意圈外人无从得知,我倒是认为,keso文章中对blog及blogger的个人看法其实更值得IT圈内人士或关心网络传播的人士掰扯辩驳。围绕相关话题,最近已经有许多各式各样的看法了,博客中国炒作“首发”,不过是又一次树了个由头而已。我希望看到的,是就blog价值、草根传媒、网际传播等问题展开的论说,不希望面对IT圈内人士,争论的时候却还摆出一副公关文宣的架势,酸文假醋弯弯绕。说来说去,这不是吵给外人看、不又成了一次文宣作秀么?

读到陈世鸿的一篇文章“从洪波和康国平的观点冲突看博客的价值”,内有一段话我觉得有道理:

“……博客中国不是靠抢新闻取得的价值,因此也就没有必要刻意去抢新闻,得失自然,应该在博客价值上多多挖潜,深入研究博客价值,而不要基于求成,乱了阵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做好一件事情,胜过做一千件没有做好的事情。……个人认为,从当前看,如何与主流新闻网站合作,将博客文化通过合作共荣的方式,横向发展其影响力,可能是博客发展的一种方式。”

对于博客价值,显然值得见仁见智;而“挖潜”一说,大抵说中了博客中国的问题所在。博采也好、BBS也好、新闻也好、出版时代也好、以及博客是互联网新纪元的各种述说出来的表征也好,如果真的能有机地整合在一处,而不是平摆浮搁着占块地盘就摇旗呐喊,那真的会带来互联网事业的焕然一新,我等IT圈外人、网络普通用户将会深蒙惠泽。

当然,陈世鸿先生的“中立”意见如果不幸卯上的是只顾文宣社会效应的思维及运作方式,那就真的成了对牛弹琴了。我真的不希望康国平先生动用CNN来与博客中国的“首发”做比喻、比对,就算是对圈外的一种放话,那也太过了。

(2005.2.22)

补记:

刚贴上这篇文字,就看到博客中国已经围绕其“首发”事件隆重列出专题,专题序言充满了对博客中国先进性的阐扬,并宣称:“如果你以后登陆博客中国,发现博客中国在很多大事件上的报道深度和迅捷度以及全面度上已经赶上并超越传统门户,你将一定不会感到奇怪。因为博客中国的存在,将慢慢改变信息披露的方式,人民群众创造信息,将是未来绝对的信息制造模式。”没什么好说的了,博客中国已经实现了一种无法言说的超越——在传播一途上,博客中国矢志于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文本:“汪丁丁:走出‘启蒙与救亡的双重变奏’”

这是一篇以王直墓被砸为背景的学者思考,颇有深度,发表在最新一期《财经》杂志上。我读后真的很有感慨。

两位教师跑去砸了王直的墓,还有各方的微妙态度,坊间评论多纠缠在理智冲动、王直史实、以及民族主义等比较老套、也说不出什么新意的话题上。我并不认同砸墓的举动,但希望看到有厚度的评说。汪丁丁一文,再度拎起当年影响深远、动静异样的“启蒙”与“救亡”之辨,更深层次、更有高度地探究启蒙的契机。从思想视角看,汪丁丁的眼光,无疑是敏锐别致的。

启蒙与救亡作为百多年来中国知识分子心路历程的概括,是否贴切,以及救亡与启蒙是否因高度概括而对峙得有些绝对,包括是否应该从更多的不同视角来观照、概括,好像都是没有定论、可资深化的题目。在不一样的讨论语境之中,如汪丁丁这样有分量的学者来旧话重提,肯定能带来新的启示。事实也是如此。

我认为,全文的内核是在这里:

“为什么我们只能在‘救亡’与‘启蒙’之间徘徊?追究历史,是因为在过去100多年里,我们只能在‘强权’与‘公理’之间求我们的生存。不仅中国人和日本人,而且欧洲人,或者主要是欧洲人,在过去几百年里,又何尝不是在马基雅维利的强权与康德的道德律令(公理)之间求他们的生存呢?”

救亡与启蒙相冲撞的心路历程,汪丁丁从历史深处找到了对应的现实源头,即所谓强权与公理的悖论式抉择(当然,汪丁丁的“强权”与“公理”的含义,需要仔细从文中领悟,“传统”的老套理解是不管用的)。同时,汪丁丁不仅将公理与强权间的抉择,视为中国百多年来的现实求索,而且还将这种两难抉择做了“全球化”处理,且上溯几百年,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意思罢。

这样的逻辑是否具有真正的历史感、是否“历史主义”的,想来必会见仁见智。

汪丁丁的一些文字,可能会拨动一些人的敏感神经,甚至“出离愤怒”。比如:

“历史数据表明,当年‘抵制日货’的国民运动确实对日本经济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同时,根据1939年公布的几份研究报告,我们相信,这一运动也对中国经济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害。双输局面,当然是因为‘救亡压倒了启蒙’。一个弱小民族,它用来抵御强权的,只有公理而已。惟公理之不昌,弱小民族才转而求强权——以强权对抗强权。然而,强权毕竟是双刃的。纵观历史,让人类走出双输局面的,还是交往和贸易。“

“我们当代的中国人,目前难得地享受着较长期的和平,难得地第一次不再感受到‘救亡’之紧迫,第一次可以倡言‘启蒙’,可以实行并且反思启蒙,可以深入到西方文明传统的内部去探求启蒙理性的种种特征与种种利弊,可以反省中国文化传统的种种特征与种种利弊,务求融合之、改造之、发扬之。谁敢断言这一历史契机不是“千载难逢”的呢?谁愿意虚掷这段时光,让昨日的情绪继续遮蔽今日的思考呢?”

“在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谨以此文,追思在那场惨烈战争中的死难者们——中国人、日本人、以及死难者当中其他国家的人类成员。又以此文,反省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中日关系事件——包括‘砸王直碑’事件。”

30年代的抵制日货行动,似乎被定义为“强权”,这应该是许多人所不解的;“让昨日的情绪继续遮蔽今日的思考”,这种看似早有中外同路人的话语,也应会撩拨情绪;至于特意表示追思在抗日战争中“死难”的所谓“人类成员”,估计汪丁丁是故意要强调着这么说、这么惹毛一干人的了。

这里不多做议论,只想指出,愤怒敏感的情绪可以止息了,那些老套机械的批驳逻辑或思路也可以抛弃了。我们应该好好地从汪丁丁所带来启迪的视角,去作一番观照和省思。毕竟,我们的“启蒙”,确实还太肤浅,一直在被耽搁着。

至于中国的知识精英们为什么滋生如汪丁丁这样的历史与现实的情感,又何以秉持着这样的历史观念与现实观照体系,已经无足轻重了。他们的面目和思想非常清晰,在佩服他们的学术底蕴的同时(如果是像汪丁丁这样确有学术底蕴的话),我们只需和这些“世界公民”们分道扬镳,求索自己的利益,哪怕使用“强权”。

(2005.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