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3月31日

人民网社区访谈观感

昨天上午人民网社区的文化论坛有个嘉宾访谈,请房地产大亨潘石屹谈企业文化(访谈实录)。

人民网社区经常搞在线访谈,以强国论坛居多,算是那里的一个特色。应时的话题不少,每次访谈之后经整理编辑,会是很成型的一篇,对网站内容无疑是一种丰富,或显示对热点的敏感,或显示对主流话题的跟进。访谈成果的大模样与访谈过程的引导很有关系,比如虽然在线的提问五花八门,但总有些提问比较照顾嘉宾的情况,也能符合成文后主流网站、主流媒体的文章“范式”,像概况啊、意义啊之类。所以有的访谈,看结果不如看过程有趣,一些提问(虽然已经过滤)看起来很好玩。也有些访谈整体内容是不错的,比如某些相对比较具体一些、不那么宏观庞大的话题。

这次在文化论坛搞的潘石屹访谈,话题没那么宏大,也非关政治,所以访谈过程中的帖子放得比较利索,一些多少带点“刺儿”的提问,还被加上了星星,不知是肯定其精彩,还是提请大家注意。

潘石屹的企业文化观

这个访谈的话题,在我看来比较无聊。潘是大亨中比较活跃和出彩的人物,房地产现在又是舆情纷涌中的一处热闹的漩涡,如果话题个人化色彩更重一些,或者干脆奔着房地产去,应该更热闹刺激。企业文化这种题目,倒像是拿个泛泛的题目当幌子,反正把人招来热闹热闹。大概是因为我不懂“企业文化”,所以有关企业文化的问答,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况且,潘在访谈开场就说他的企业没什么自己的特殊文化,这个题目对他来说不那么对路。当然,潘还是交待了他的“企业文化观”,摘录如下:

企业是社会的一部分,是不可分离的,不能够脱离整个社会的文化,谈单独的企业文化,把自己的企业搞成像一个土围子一样。

我们的企业没有我们自己的文化,我认为一个企业不应该把自己的文化搞得特别突出。因为,企业是社会的一个整体,应该是跟这个社会的文化息息相关的,也应该适应社会的文化。

 一个企业不应该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应该同这个社会的文化息息相关,是这个社会文化的一部分。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想负责任、互相关心、互相尊重、给社会带来好的产品,公平、创新,应该是我们企业的文化。

一个优秀的企业文化,应该是当代的,是和这个时代息息相关的。当前最大的两个趋势,一个是城市化,另一个是国际化。这是影响我们当今生活最大的两个趋势,谁也不能阻挡,谁也阻挡不了。如果是要阻挡,就会受损失,我们就会走弯路,就会给我们造成浪费。作为一个房地产公司,我们要顺应这两大潮流。在城市建房子,搞房地产开发,实际上也是中国城市化发展的一部分。


潘石屹与按摩乳的隔空“对话”

这个访谈也有我感兴趣的部分。

我是访谈进行中跑去看的,因为我一看见“文化”这俩字,就想起前些天看过一篇按摩乳那里的好玩的文字“关于潘石屹”。那篇文字中,按摩乳说了一句让我感觉特经典的话:“搞房地产的人都是破坏文化的,像潘石屹这样既破坏文化又疑似有文化的人实在不多。”

按摩乳文中提到了他所领教的潘的艺术“造屹”。一是看到一册关于西部的照片集,“发现这本印刷如此精美的画册里面竟然没几张能看的照片。再看,哦,原来是潘石屹的作品《西行25度》。我在想,他有一架很好的照相机,然后就可以把那些拍摄水平跟我差不多的垃圾出成精美画册。垃圾再怎么包装也是垃圾”。二是到潘的博客看了看,感觉是“怎么这么土,亏丫还是搞房地产的,也不讲究讲究。有个模版居然用他的那个‘西行25度’,真是太自恋了”。三是最好玩的,“有一次,丫跟朱伟说,我们《三联》的文化版面可有可无,朱伟回来就给我们文化部的同志开会,说要取消文化栏目,没有文化内容的《三联周刊》,还有人看么?大概后来朱伟也明白了文化版面对《三联》这本杂志的重要性,没上潘石屹的当,起劲写起了‘有关品质’”按摩乳最后感慨说:“有钱人就是这样,想干嘛就能干嘛,钱越多他们就越想标榜自己有学问。操,学问这东西是标榜出来的吗?”

如遥相呼应一般,人民网的访谈中,有些话题跟按摩乳记叙的事情还真对上茬儿了:

我是希望别人把我的当一个普通的人看待,既不是商人,也不是明星,也不是文化人。

我还是挺喜欢看书的,前天朱伟送给我一本书叫《有关品质》,我现在看了一半,我认为写得挺好。朱伟在送这本书的时候,先交给了我的同事,我的同事打电话告诉我,说朱伟写了一本书《有关品味》,我突然想,朱伟这个文化人怎么也赶时髦,谈什么品位、穿什么衣服、喝什么酒。我收到他这书以后,一看是我的同事说错了,是《有关品质》,看完之后,我是非常感动的,确实作为一个人品质比品位更重要。

像我们这样年纪的人,小时候受《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保尔·柯察金的影响,从心理看不上小资的,也看不上小资文化。


204条,一边呆着去

潘的答问中还有几句也挺有趣,是谈对律师秦兵的看法:

秦兵是一个非常偏激的律师,他出了一个几百条的《合同范本》,基本上对房地产发展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任何一条要达不到,都可以退房。我记得有一条是购买房子500米之内的,不得有电磁波,有电磁波就要退房。也就是说,在购买这些房子500米范围之内,任何人都不能打手机。所以,我想没有任何一个客户和发展商按秦兵的这个几百条的合同去签。这几百条合同的《范本》,唯一的作用就是表达的一个情绪,一种客户对房地产发展商不满的情绪,其他的没有任何建设性。


首先,这段话的语气中表露出这次访谈中几乎是惟一的一次“激动”。我感到好玩的是,我国当代的房地产大亨们平时都是好堂皇、好绅士的,但一遇到秦兵的那个204条购房合同,就爱冲动。同样的说法,潘至少在一年以前就说过一次

虽然我和秦兵个人关系很好,但秦兵拿出来的这份合同令人不能接受,就说其中两条,一条是购房后在居住区500米以内不能有电磁波,否则开发商就要承担违约责任。手机信号就是一种电磁波,谁能避免呢?还有一条是一打开水龙头,水温就要达到四五十度的规定温度,这是可能的吗?消费者是上帝当然没错,但它的基石应该是双方是平等的民事主体。


而秦兵在他解说其204条时,也话中带刺地提及:

有一次在开会时,一名比较伟大而且知名的开发商当场骂我是骗子,说我让买受人因为水温不够就退房,其险恶用心于搞乱市场。


我查了一下,那个被潘斥为没有任何建设性的秦兵204条,关于电磁波与500米的部分,主要内容似乎与潘的“引述”不大一样:

出卖人承诺不在房屋室外500米内及本商品房楼上建造或允许他人建造任何电磁发射装置,包括寻呼台发射台、移动电话发射台、广播电视转发台或其他有辐射的装置;如果有此设施,无论是否影响人体健康,买受人均有权解除合同要求退房,出卖人将承担违约责任。


当然,不论谁的解读最正统,气粗的只可能是大亨,潘就曾对秦直言不讳;毫无疑问,这种直言不讳也是说给所有购房者听的:

我敢肯定,没有一个开发商敢用你的“204条”。秦律师,你如果到我这里来,我只能说,“请先喝杯茶,然后请走吧……”


(2005.3.31)

2005年03月29日

周日逛街,不经意地行至“跨车胡同13号”。小儿嘻笑:这儿哪儿有胡同呀?

齐白石故居,跨车胡同13号在辟才胡同(宽畅的大道,其实应该叫辟才大街了)西端路北,有一处院落。标称为北京市文物保护单位,乃是齐白石故居。从院落附近环视四周,一派现代气象。这里是声名远播的京城金融街的腹地,光灿灿的商业写字楼和崭新的高档住宅楼鳞次栉比,拆除与营建也在持续着、延展着。

故居的院门在院落东侧,对着附近小区的一排铁栏杆。门楣上有醒目的门牌号:“跨车胡同13号”,紧闭的斑驳院门上更醒目的标牌是“谢绝参观”。在周围的林立的住宅楼和写字楼中间,这个院落显得格格不入;由于临近路口,北面有一片挺大的空地,所以更显得孤孤零零。从周围走过的人,只看见严严实实的围墙、错落的屋顶和几丛树梢。当初,在周围脚手架纵横、高楼大厦平地而起的时候,不少人曾无比伤怀地叹息说这处人文故地已经沦为都市中的“孤岛”跨车胡同13号”窥视“如今,门牌上“跨车胡同13号”几个字更是颇有些苦涩中搞笑的味道——胡同早已被夷为平地,孤零零地竟然还有个编号。

今年年初曾有文章梳理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北京的危改历程,声称是“在摸索中不断积累经验教训,也在摸索中不断走向成熟”,而金融街正是危改之初所谓开发商主导的十年中的一个代表性工程(今天依然是北京现代化建设的亮丽成就),其经验教训被字斟句酌地归纳为“推平头式的商业开发带动危改的模式,给原有的胡同肌理、城市传统风貌带来了影响”。齐白石故居这座“孤岛”自然就是那种“经验教训”的鲜活孑遗。
”孤岛“

从网上翻拣出相关的几篇文章,意外地发现其中两篇堪称相映成趣。一篇是“跨车胡同——跟随水墨流淌的画韵悠悠”
是在跨车胡同“基本不存”、附近的丰盛胡同刚开始拆迁的时候写下的,追述了这里和齐白石渊源,通篇溢出的是孤单、落寞,“伴随了水墨流淌的跨车胡同,是逝去的尘埃,齐白石老人的画室孤独地立在那里”。

金融街:发展中、建设中……另一篇是“中海凯旋――文脉深处的静巷私邸”,关于楼盘的文宣,主打人文传统的精彩主题。文中充盈
金融街:发展中、建设中……着娓娓道来的熟稔,告诉人们“二环以里,每一条粉驳的老巷,都有故事”。其中特别提到:“中海凯旋往北,西城区跨车胡同13号,是齐白石老人的故居,故居是北京典型的一处四合院,三面平屋,一面围墙,院落里几处花台,几棵老树,不禁想起老北京人向往的那种生活,‘鱼缸影背石榴树,肥狗胖丫头’,让人回味回穷。”看来,“搞房地产的人都是破坏文化的”(按摩乳语),恰恰是因为他们深谙“文脉”的可贵罢。两篇对比读罢,一种荒诞感不禁油然而生……

北京的都市化凯歌行进至今,反复感慨叹息文化传统的凋零已经有点矫情可笑的味道了。这不仅仅因为许许多多的传统高楼大厦脚下不伦不类的仿古建筑,倒是够鲜亮风貌已经无可挽回地逝去,更是因为某些文化遗存的“孤岛化”形态。既然人文情怀超级浓郁的人们不停地呼天抢地,那么就把你们所热爱的文化给你们留下吧,留下一座座失却人文环境与氛围的人文“孤岛”。——这是对全社会多么公然的愚弄,却多少年来做得轻车熟路、顺风顺水。

回首“跨车胡同13号”,环顾周遭,我由衷地觉得,这座“孤岛”,拆了也罢。在金融丛林中,我们还需要领略什么悠悠的画韵么?这类“孤岛”的惟一功用,恐怕仅仅限于让人们记起那些“文化”与“传统”名义下的公然愚弄,以及居于庙堂之高的那些甘心或主动的被愚弄者们。

(2005.3.29)


2005年03月28日

《辽沈晚报》有篇报道“初三女学生离家出走投河自尽,目击者报料不报警”,说的是一名初三女孩离家出走后投河自尽;在花季少女投入冰水的时候,一名目击者急忙拨打手机……

他当时急忙拨通了一家电视台新闻热线电话,拨完后,当他准备拨打110报警时,手机已经没电了。

以往遇有人命关天的事件,现场目击者的见义勇为或袖手旁观,常常是后续新闻舆论聚焦所在。这次似乎有所不同,目击者的第一反应是向媒体爆料——他不仅仅自己旁观,还要召唤摄像机来“旁观”,大概是非常希望更多的人来“旁观”一个年轻生命的垂死挣扎。他倒是真有新闻敏感度。当然,这种新闻意识的养成,应该与我们周遭新闻与传播的狗仔化、庸俗化分不开罢。

《生活报》的一篇报道“公交月票带有计划经济色彩,取消将成为大势所趋”,看得出来是为哈尔滨市取消月票打“舆论前站”的。给月票个什么样的下场,这件事可以装模作样地讨论讨论,也大可制造些堂皇浩大的舆论——我们许多涉及百姓生计的改革或剥夺,其实也都这么过来了。这条新闻的路数并不例外,惟一的败笔是报道中特别强调公交月票“带有计划经济色彩”,是计划经济的产物。

以“计划经济”之名制造“公敌”,是多年前特别流行、也特别有效的招数,当然现在也有人在用,比如质问一句“难道要回到计划经济去吗?!”就显得特有说服力度特代表历史洪流。但为了论说月票已经过气了、已经阻碍公交事业发展了,就拿来“计划经济”笔笔划划一番,这就使得新闻工作者的技巧和语言实在显得过于贫乏。难怪搜狐转载的这条新闻后面第一条留言就是:奇怪,月票也是计划经济?吃饭、拉屎是否也是计划经济的产物。

(2005.3.28)

2005年03月27日

 


艳亮

建设号角持续吹响

崛起源于拆拆拆

孤独的齐白石故居
2005年03月26日

1、一位看车的哥们儿

崇文门饭店东面有个圈起来的日间存车处。早上我要把自行车存在那儿,去换地铁。周五下午,偶然发现车钥匙不在身边,回忆起来,依稀是没锁车。心说坐骑危了,存车处的人流量挺大,而且就在当街,虽然是辆破车,但钥匙晃里晃当地挂着,跟招牌幌子似的。我已经在琢磨着得再去买辆车了。记不清丢过几辆,比较有“纪念”意义的,一辆是大年夜里被人弄走的;一辆是刚买的七成新,刚骑了两次就被偷;一辆是自己忘了锁车放在楼下……

到存车处那里,老远看见坐骑安然无恙,走近一瞅,钥匙没在上面——哦,如果是我把钥匙丢了,还得回家找备用的,再跑一趟。绕到入口处,看车的哥们瞅见我,脸上没啥表情。这哥们是那种比较蔫、比较随和的人,一脸的风吹日晒,一身绉巴巴一冬没见换的棉服。经常见面,也算半熟脸了,平日里也偶尔“来啦?”“走喽!”地寒暄几句。我跟他说,早上好像是忘了锁车。他绷不住乐了:哦,原来你还记得啊。说着,从装存车费的包里把钥匙拎了出来……

谢谢了,看车的哥们儿。

2、两套刚买的影碟

午后出去买了DVD若干,回家试了俩。一张是周杰伦去年的“无与伦比”演唱会(刚才上网查才知道音乐会是在台北开的)。很想领略一下Jay小天王的风采,琢磨猜度一下广大青少年的情怀是如何被激动的。31首歌,可惜少了那只爱国主义“蜗牛”。关键是,竟然没有字幕,害惨我了,甚至连天王唱的是哪首歌儿都不知道,还是D9啊较贵的。演唱会打造得很出色——当然这需要内行或“粉丝”来评判,我最近一次去演唱会现场是90年代初,上个世纪。

另一套是4张D5,“铁西区”。很早就听到、见到喝彩,一直没见,今天是偶然发现的。只看了几个片段。一种切近的“旁观”,一种深沉而不沉闷的悠长。“我们想创造一个世界,但最终这个世界崩溃了”……

对这片子的解读会不尽相同,导演王兵自己的“创作思路”与我的理解之间可能也将有区隔,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片子会撼动我。我说不出来为什么瞥见的几个镜头、听到的零星音响就让我有这种感觉。

补记:“铁西区”是USJ出的,不但盘片的品质比较糟糕(也就是所谓片基较烂),而且制作时兼容性有毛病,用我的碟机竟然没法看,只能在电脑上瞅。等有了好点儿的版,得换掉。

3、三家附近的书店

附近有三家书店。规模最小的一家主要经营应时流行的各类图书和儿童图书(大概跟紧邻麦当劳有关)。这家店的中年女老板和中年女店员们总是很严肃的样子,感觉像是经营压力挺大,可周围一些店铺早就是流水的营盘,书店却一直坚守。印象比较深的,还有店主人有时热衷于在你刚刚翻阅图书离开不远时就过去整理,习惯性动作那样的,不论书籍是不是真的乱了。还曾有一次听见她们议论什么人看了半天不买之类的。这让人感觉很不好。

规模最大的一家在地下室,从类别和数量上都是最丰富的,工作人员也最多。昨天晚上去转了一圈,时间稍晚了一点,好几位小姑娘已经开始用拖把拖地了。一看这架势就知道是下逐客令的意思。在一个书架前刚刚站定,一个小姑娘就从拐弯处弓着腰、背对着我迅速地摆着拖把“退”进过来。唉,其实还不如直接宣布打烊清场呢。

第三家店随着附近的拆啊建的搬着家一直没离开。限于规模,这家店图书进货时显然花了些心思,虽然不那么丰富,但撑起个基本的人文小气势来不成问题。店老板和资深店员们都比较文气的样子,有时还同客人简单聊几句,很自然地谈谈书,不那么刻意地推荐一下,气氛比较宜人。可能是人手少、打理不过来,也请了几个小姑娘看摊儿——可也就是看看摊儿,和店里的小气候倒不很协调似的。

(2005.3.26)

一早看到央视“对话”节目,是上周的重播,“生死盛大陈天桥”,开始以为是翻炒盛大—新浪的事情,但很快发现是在谈企业成长的话题。这时又有了一点期待,那就是想听听会不会谈谈娱乐帝国的话题,另外,围绕网游的争论无疑也事关企业的成长与评价,我想看看这个话题怎么谈法。当然看过1个小时的节目之后,发现“对话”的重心更像是放在“励志”方面。嘉宾观众和普通观众的提问,多是给盛大提出企业成长中的忠告,如正确看待“诱惑”、“英雄”、“疯长”、“拐点”、“创新”,以及那么年轻就取得成就。显然,这些都是普遍性与特殊性完美结合的问题。只有一位观众委婉地触及了一点特殊意味较浓的敏感:“您的女儿长大以后,您是否也允许她玩类似传奇这类的网络游戏呢?”对这个问题,陈天桥的回答,从言语的切入到简略的阐述,都非常巧妙和得体,。

我上网简单查了一下关于这次节目内容的评论,比如“央视《对话》中的陈天桥”“也来说说陈天桥的拒绝诱惑”“看央视《对话》陈天桥”等,很多谈及或争议的是陈是否“真诚”、对他如何“理解”。我相信,这样的观后感应该是基本达到了电视节目“议程设置”的初衷——对于经济时代的电视受众而言,人们热衷于集成了商业故事的英雄传奇,尤其是耳熟能详的诱惑、拐点和创新同一位具象的年轻富豪合成为一个情节的时候。我同时相信,这次节目也应该符合盛大在大众舆论“议程设置”方面可能希冀的愿景——陈对“责任”的担当,对公平、公正的期盼,都具有相当的影响力。作为IT圈外人,我第一次看见活动影像中的陈天桥,他就给我留下不错的印象:镜头前敏捷思路和得体的举止言谈,对话题走向的掌控和分寸感,以及对女儿的温情,颇具人格魅力。有一个感觉,这次“对话”因了陈的言谈话语而具有非常好的整体感(不论是否有后期剪辑的功劳),相信依据这次节目的“议程设置”思路,盛大在公众眼中,就不会总被互联网上飞溅的负面色彩所遮蔽,盛大是一个坚韧成长的致力于主流化的建设性的企业。

所以,看罢节目后的第一个感慨是,在传播活动中,“议程设置”的确非常重要,而让这样的“设置”能够有效地运行,有什么样的媒体来介入,其导向性和影响力将会非常不同。

在“对话”当中,有一段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陈在表达藐视金钱追求的责任感时,所站立的层面是国家文化产业的高度:

在这样一个惟一一个可以和全世界的巨头同业竞争,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进行发展,我们现在为止这是我能看到的惟一的一次机会。我们电影我们跟时代华纳去竞争吗?动画,我们跟日本去竞争吗?音乐,我们怎么样走到全世界去?但是网络游戏是我们现在看到文化产业当中惟一一个我们现在和全世界距离最近的地方,如果我再不去伸手,我不再去往前走,我觉得当我六十岁的时候,我一定会后悔说陈天桥,你犯了最大的错误。

这段话带给我看罢节目的第二个感慨:盛大也敏锐地捕捉到了国家文化产业在所谓“走向世界”方面的软肋,从而切入国家文化产业发展的角度,营造着颇具感染力的舆论。不知道是这样的舆论打动了相关部门、还是盛大紧扣并依循了相关部门的思路而强化了宣传,至少从政策层面对网游产业的推动与支持、从强势主流媒体的舆论取向上看,盛大都证实了自己令人钦佩的“战略思维”。

(2005.3.26)

2005年03月24日

“狼牙山五壮士”惟一在世的葛振林老人谢世了,从病危的消息传出,祝福老英雄、缅怀那段抗战岁月的文字就在网上涌动。可能也正是因为老人的辞世,上海教育部门将“狼牙山五壮士”从小学语文课本中“除名”的事情,显得格外醒目,也显得格外具有“刺激性”。而这两件事情发生(或传媒集中报道)的巧合,令人很难不品味出一些象征性的意蕴来——那样一个时代的光彩正在慢慢褪去,不是在文件中、社论里、头版头条上,而是在心灵的深处。

小学课本不再讲“五壮士”的故事,很多人不忿(甚至有人会无端地把这件事和对日情感联系起来)。其实,上海市教材编写组主编的一句话,道出的是很贴切的实情:“学生从小生活环境与那时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些文章也越来越难勾起年轻的老师们的共鸣”。这个“生活环境”当然就包括社会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传播的氛围。当人们兴致盎然地重新厘定黄世仁与杨白劳的关系、重新解读周扒皮的半夜鸡叫、甚至认为当初把敌人称为“鬼子”都涉嫌丧失人性……周遭弥漫的是如此多元斑驳的氛围,那么,在孩子们的感知中,那个年代的血色还会那么鲜红,那个年代的硝烟还会那么呛烈吗?就事论事的话,一篇孩子难以产生共鸣、甚至连老师都不愿与之共鸣的故事,怎么学、怎么理解、而且还要领会意义、述说体会?

当然,编写组的认知逻辑不是这样的(尽管我深信这个逻辑显然更辩证、更唯物),他们认为新时期有了新的英雄,“在新时期,他们用新的方式做着付出,这些方式很贴近生活,与孩子们的环境接近,比如刘翔,他本身就是上海人,这对孩子们理解什么是英雄主义,怎么做到英雄主义有很大帮助” 。“五壮士”犹存于北京的小学课本中,课后练习中要求孩子们想想为什么称五人为“壮士”,要求有感情地朗读课文。或许,筛出一个北京籍的英雄来,孩子们可能更能体会“壮士”的内涵、朗读起来会更有感情吧。

不消说,这实在是一种以“传统”公式的面貌呈现出来的淆乱不堪的价值理念。联想不久前一曲“蜗牛”被鲜榨出“爱国主义”汁水的举措,我们就不难想象,所谓“爱国主义”、“英雄主义”以及各种“传统”的“主义”尚且被解读得支零八碎,如果再添加以生拉硬扯的“教化”企图,孩子们的小脑袋瓜儿里会被充塞成什么样子。

在“新”的时期,狼牙山于老师们的心目中已经失却了凛然的悲壮,共鸣匮乏的老师自然没有唤起学生共鸣的冲动——即便冲动依然,在“发生了很大变化”的环境中,力量怕也是无能的——那么,我们与课本中的“五壮士”就此别过,难道不是应当平和面对的事情么?恐怕并非全然如此,人们毕竟拥有历史与信念的记忆,令人心旌激荡的是,伴随着葛老英雄与战友的“重逢”,一个渐次清晰的声音告诉我们,“狼牙山”正在消逝远去。

(顺便提一下,多年以来,有人坚持认为语文课本承载了太多的负重,强烈的“教化”功能遮蔽了“语文”的本真,把语文弄得太“政治”。这样的看法有道理,但问题的复杂性在于,一些要求为语文课本减“负”的人,经常是立足于同此“政治”相异趣的彼“政治”的立场——如此对“语文”的回归,不过是以同样的思维方式跳到了另外的一端,我们需要吗?)

(2005.3.24)

“春天”是颇为文学化的词语(比如在赞叹网络民意走向春天的时候),“BBS”、“IP”之类是技术辞藻。当浪漫的“春天”遭遇坚硬的“IP”的时候,网络舆情又是怎样的表情呢?领略着那些激动与伤感,不少人也述说了自己的一些更多的思考。

今天读到Paradise regained那里的“不堪重负的高校BBS”。文中认为“不堪重负”早已是高校BBS的“隐忧”,疑问在于“这样强势的高校BBS文化本身正常吗?” 这是一个比较切中要害的质疑。与此相关的很多话题,值得细细品味。但同时,我对文中展开的一些分析也有不同的看法。

关于“为什么是高校”,我想这里面既有一些顺理成章的因由,也有一些微妙的元素,或许日后有机会可作辨析。这里可资考究的问题,也包括假如“社会学者”的“缺位”和高校BBS成为“舆论中心”之说成立的话,其中“岗位”的缺席和“中心”的凸显是如何流变而成的……

关于为什么是BBS,我基本不赞成说BBS在表达观点和讨论问题方面逊色于包括blog在内的其他类型网站——表现形式和功能的侧重点不同罢了。观念传播与观点讨论氛围的形成,总是需要某些整合的手段,BBS在这方面的实现方式可能比较简陋,但其有效性还是显见的。blog所秉持的独立与自由,毕竟不是用来孤芳自赏;而blogger之间更好的交互与激发,大概也是blog发展中一个方面的重要取向。此外,BBS与blog的公共色彩,其实也是相对而言的,小众化的BBS或舆论中心式的blog,其间的区隔或演变以及人为的操作,应该有许多可变的因素。我不排除会出现“BBSer”向“blogger”的“迁移”,也倾向于认为blog应该是未来网络社区中的重要节点,但这其中的“成熟”,原应是有利于独立精神的阐扬、传播,而不是表现形态上的孤立或疏离。

Paradise regained的文字中提及了“去中心化”。几天前读到isaac很短的一篇随感“集中的可怜”,其中写道:

 集中的BBS,已经没有生路,即使是铁杆的用户也会醒悟这毕竟不是自己的产权,可以任人剥夺;集中的网志,虽然形式上似乎先进,好像还有机会为死去的BBS收尸,但也会遭遇于同样的困局。去中心化,则是唯一出路。

大概因为是“唯一的出路”,很多人在跟帖时热切地追问“去中心化”的具体实现路径。车东给出了一个他的理解:

我想Isaac说的有2个方面:1 备份:由于中心化会导致用户在网上的无形资产:知识,联系,影响力等有一定的脆弱性,如果能同时保存一份备份在自己的机器上,这些损失就能减少一些;2 分布式:而用自己的机器建WEB服务器,反而能充分利用本地的资源和带宽。

在这里,“备份”只是资料的保护性存储,而“分布式”的解决方案,其实也没有从根本上摆脱立足于统与制坚定立场的那种“中心”。即便不远的将来永久在线得以普及化、个人建立web server的技术门槛降到最低,以及安全问题达到较强的可控,分布式也依然在“中心”力所能及的维度之内。个体性地做个新时代崂山道士不难,但大家都想摆脱“中心”、跑到“化”外之地去撒欢,没戏。

“寄居”是普罗大众网络生活的惟一方式,其脆弱性不可避免——如果这种脆弱单纯源于技术层面,那么技术化的解决之道早就足以令网络生活达致宜居了。

(2005.3.24)

2005年03月23日
[特别推荐]
新时代崂山道士
化身教授李希光和中国新闻的双重困境
柳青伯伯家事散忆
在“商”场观丁聪大师漫画
[blog与网际传播]
  • 自由空间:一个Pre-Blogger的话 #
    方先生的言论我不敢苟同,但是CNBlog的做法也不够理智,方先生把博客转变为其他的含义那是他的事情,我们要做的是为“博客”平反,而不是看着名字被糟蹋就改名叫“网志”了。凭什么曲解了博客精神的“博客”成了名正言顺的“博客”,而大力发扬博客精神的博客却大声地说“我不是博客”。I’m puzzled……
  • 安替:化身教授李希光和中国新闻的双重困境 #
    近日教育部一纸文件下达,各校封网、实名,和谐之声,不绝于耳。此时,我想起教育界提倡网络实民制的始作俑者——李希光教授。以此旧文表达我对他的努力终于得到党的承认的赞叹。
  • 播客宝典:“公厕”魅力日增 我心愁忧如焚 #
    窃以为这实在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情,因为维基百科是完全自由化的百科全书,谁高兴了都可以涂鸦几笔,“可以随便乱说,而很多持有正确意见的人又不一定发表意见”,这样的公厕怎么让人放心?更何况,“现在大部分的学生是不太看报纸和电视,主要得信息的途径就是网络”。其中可能不少就特别喜欢看象维基这样的国外网站,“不仅看了,还相信”,这样我们的青年还有希望吗?
  • 播客宝典:网上得来终觉虚 #
    昨天再读部长之讲话,感怀良深,无意上至Steve Rubel君的网站,发现维基公厕居然渐成气候,念我青年学生上网数量众多,而网上公厕陷阱密布,几不能寐!
  • keso:我的blog与读者关系 #
    作为一种个人出版工具,blog肯定是个人化的。这种个人化的基础,在我看来,就是你有机会直接面对读者。也就是说,你的blog是一个位于公共空间的私人空间,你可以与你的读者在这里交谈,就像在星巴克的某个角落跟朋友聊天。
[人文万象]
  • 飞刀侧畔千帆过:赵薇 #
    这就是成长的力量。就算她是赵薇,也逃脱不了这个规律。她经历的这些,比如被人喜欢,被人误解,被人欺负,被人遗忘,被人注意,哪些我们没有经历过?她不是偶像,却跟我们一起成长,所以,尊重自己内心,自由地活,虽然很难,但是这样才快乐。
  • PhilColumn:怀旧 #
    有时候我们怀旧不希望别人知道,比如怀念旧情人;有时候我们怀旧却唯恐别人不知,上海话叫“扎台型”。因此,怀旧有个不成文的规范——越旧越好
  • 老虎庙:在“商”场观丁聪大师漫画 #
    万万没有想到展览是在一家物业单位的售楼大堂里插足而展。不过氛围很好,没有太多的让我看到商人的交易,却在展板四旁站立着顶天的书架、舒适的阅读桌以及像似时常举办讲座的讲台。丁聪的漫画分四大类就于人来人往中突兀着大师的精彩。我问大堂经理这样做的目的。他说当然是销售楼房的策划行为。
  • 望月:网游与烟草 # 
    要通过对网游征高额税来减轻网游对青少年的危害,其效果是微乎其微的。
[技术与趋势]
  • keso:东拉西扯:RSS # 
    在线的好处是,可以基于RSS开发出更多的应用,比如RSS搜索、社会网络功能等等。在这方面,Bloglines已经占据了一个很好的位置,拿到了最大的市场份额(1/3左右),但它也没有穷尽所有的用户需求。
  • summer sun: 第一款’准’教育新闻聚合器 #
    不过不管怎样,现在能有这样的版本面世,已经让我感到非常地兴奋。其实在中国中小学的一线教师中,从来就不缺少有技术,有想法,有热情和有远见的人才。如果真的给他们更多的理论上帮助,配合明确的任务导向,不让他们的热情和声音抛出来后没有回应,不让他们的时间都磨灭在日复一日的繁琐日常教学中,不让他们的才干被考优,评级,职称,人事关系和薄薄的薪水袋扯得七零八落后,他们的光采会更耀人!
[记忆]
  • 24小时在线:柳青伯伯家事散忆 [之一] #
    就是这样一个有着著名成就的作家,由于他的文革中的遭遇,也由于马葳阿姨在文革中的含冤离世,这些都给他的家人带来了巨大的恐惧与无奈,柳伯伯的后裔也不再有人从文。1982年,我在西安文艺路邂逅柳伯伯的儿子小凤,小凤显出极其淡漠地问我一句:你现在写东西?听说已经发表了作品?我说是的。小凤沉默良久,只静静回道:无用……
更多blog focus,点击my blogfocus@365key…

更多网摘:keepwalking’s
365k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