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4月30日

从keso的网摘看到了“RSS必是下一个垃圾 拒绝使用RSS的十个理由”。“十个XX”或“N个理由”是这两年最惹火的网络标题语言,这样的文章,一般来说点击率都很高。后来发现从“阿诗玛”那里过来一个pingback/trackback,竟然与这篇文章有关,原来是“阿诗玛”觉得“十个”后面的留言有趣(并称文章作者是“博客中国一狂人”),整理转载了一下。这些留言大体分两类,一类是痛斥作者的,一类是很认真地向作者做“科普”工作的,比如mimiqiao,他不仅逐条辨析,还推荐了在线阅读的网址、推荐了客户端软件,也向作者提及了我的那篇“RSS不是用来吓唬人的”

这促使我认真地读了“十个理由”,也认真地觉得尽管这篇文章在阐述其中心思想时虽然价值不大(这包括其中一些观点和语言是见识过的了),但作为一个阅读与解读标本还是很不错的。一方面是因为我一厢情愿地觉得作者与我同是基于科盲的立场和视角,所以心有戚戚;另一方面是因为作者在斥责RSS时涉及的一些具体问题值得扩展思考。所以,就很自私的感受而言,这次RSS被当成垃圾,倒也不冤。

首先,作者表达的一些意见,包括其中透露的一些个人行为特征,基本上可以印证我在这两天所谈及的,RSS目前与“大众”颇有一些距离(作者这样的专栏作者当然也是大众一分子),如一提RSS就觉得只有客户端,一提RSS就联想起邮件式的推送(“铁锅的困惑”中联想起的是新闻阅读器),再如心疼起自己的电脑,担心不适应软件运作方式而造成感官的淆乱并导致“神经质”,这些反应都是RSS在走向大众化时必定面临的市井问题,很现实。所以,我赞成mimiqiao的做法,对类似思维路径上的观点,可以多做科普工作,只要那位作者虚心好学,不是想用“垃圾”“十个”哗众忽悠就成。

其次,关于作者提到的某些具体问题。

一个是海量、个性、“冲浪”问题,这我在前两天的文字中谈了谈看法,作者的观点、提法也与我当时分析的对象是相同的,这里不重复了。

一个是“信息秩序化”问题。“秩序化”是作者有关“信息”的一以贯之的观点,也是具有代表性的观点。尽管作者在此将秩序化同个性化、同即时全面对立起来十分不伦不类,尽管他没有理解“聚合”同秩序化的关联,也没有细细分辨“网摘”非秩序化属性的一面,甚至无形中显得失落了主体意识、无知觉地忽视了自己“选择信息的能力”(mimiqiao语),但毕竟,作者在表达认识的时候提示了信息受众某种或某几种可能的强烈偏好(如追求秩序的价值),以及这种偏好所反映的应作更深入解析的信息素养。

一个是国内新闻网站内容同质化问题。这一点我尤其要与作者握手,在乱侃盛大与新浪事件时,我就基于类似的观点,表达了对新浪传播价值的谨慎乃至不屑。尽管作者在贬斥国内新闻网站同质化的同时、又匪夷所思地贬斥了“有特定价值信息的媒体”的作用,尽管作者将两极化的信息源泛滥与信息源偏狭武断地视为RSS阅读的全部可能,但他毕竟在不经意间碰触着RSS发展前行中所面临的紧要题目——RSS阅读服务应从何处切入?RSS推展在国内传播语境中应采取什么对策?

(2005.4.30)

2005年04月28日

RSS肯定有前途,但祈望着大范围内的“主流化”,好像心比天高了一点,除非IE马上改成IRSSE。阅读方式的迁移,必定源于特定的需求,明确的、或潜在的。一部分受众的新闻阅读习惯从纸媒阅读转移到对网媒的浏览器阅读,大容量的综合梳理,所谓“新闻超市”,满足的是人们集纳、追踪多方面新闻消息(而且还免费、而且还简单易用)的需求。那么,如果RSS阅读所“定制”的依然是那种新闻门户式的集纳和梳理,从浏览器迁移到RSS,动力够劲么?何况对于广大普通用户而言,不论多么简略的奇技淫巧,都是令人困扰的技术屏障。

不论是意欲传播RSS内蕴的理念,还是图谋推动RSS的广泛应用,切入点或关节点在哪里,要费些思量。尽管RSS资源当然是越海量越好,但歌颂RSS、为RSS辩白,似乎都不宜自此切入,其海量聚合与新闻门户网站的综合相比对,在多数普通用户看来,同质性仿佛大于异质性,吸引力自然也就成问题。

RSS的应用,从“理念”到操作,被认可、弘扬,走过的大抵是一条水到渠成的路,顺应的是面对海量信息汪洋的日趋多样化、个性化的需求,比如,自主阅读的聚合需求。没必要否认RSS应用现状的小众色彩,也不必拼足了力气描画RSS的未来壮景;更好的办法,可能是从满足不同群体的小众的需求出发,搞一点特色供应,让RSS的理念与实惠,鲜亮地摆在那里,与此同时,也就让RSS应用对受众的影响力,鲜亮地摆在了那里。

苦咖啡豆的“浏览器阅读与rss阅读”,还是挺值得玩味的——不过需要注意,他这里所说的“阅读”,应该基本上是特指“新闻”的阅读;这时,他的另一篇文字“rss的困惑——零散的思考(三)”其实表达了带有承续性的意见——我不完全赞成他的分析,同时认为这篇文字在意念上前后似有矛盾,但他对RSS同blog关系的分析,无疑具有强烈的启发意义……

(2005.4.28)

我很高兴有人“拒绝RSS阅读”,或发出“我们真的需要RSS吗”的困惑;我也很高兴马上有人跳出来反诘质问,或者谆谆地指出“RSS不是因为存在而需要,是因为需要而存在”

好像确实有人判断说RSS阅读会成为互联网的“主流”阅读方式。那么,是不是因为明确或下意识地分辨、附庸“主流”,所以才会有目前褒贬RSS的各种论调?你说RSS阅读易导致“偏食”、不利于摄取综合信息、妨碍了冲浪,我就说RSS不但不偏食相反还杂食、说RSS新闻源不是不足而是会过量。

RSS会导致偏食、营养不良吗?吓死人了。不过有可能,假如我整天守着我的一小撮feeds蹲井底下不挪窝的话——我就那么一根筋么?

万一,我就乐意偏食呢?干嘛需要那么多“综合信息”、那么多以至于过量的新闻源?我一定要知道各级书记是如何指点不同面积的江山么?一定要知道新任教皇的简历么?我要是没偶遇撞见那41个光溜溜的艺术家爬成一串会觉得饥饿难耐么?

个性化需求不用“夸”,它天然就“大”,一直“大”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眼。聚合工具应该就是为了应付那么多“小”而出现的吧。不愿意使用RSS工具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信息聚合方式——而且,只有依赖症患者才会把RSS当成心中、眼中和手中的惟一。

此外,从普遍意义上来说,妨碍自由冲浪的,不会是个性化的“定制”动作,只可能是个性化的限制与遏制行为(其中就包括遏制RSS的应用)。

RSS是否主流,或是否即将主流,于我不甚重要。我将RSS作为阅读互联网的一个自主工具,用它来帮助我实现一部分个性化的聚合与阅读。这足够了。非得梗梗地说RSS全知全能,也挺吓人的。

(2005.4.28)

2005年04月26日

在我omyblog的blog镜像处,“与博阅在一起”曾留言打问我使用的是在线或客户端阅读器,征询对博阅的看法。我当然有看法,因为就在不久以前,博阅客户端还是我最主要的RSS阅读工具。此前,我使用过简简单单的sharpreader,试用过一堆已经记不得名字的工具;此后,我用FeedDemon或Greatnews;同时,我还会将从客户端提取的opml文档导入bloglines,以供不时之需。

现在我基本不用博阅客户端了,就连博阅网站也基本不去了。对于在线阅读器而言,放弃bloglines或topim而转用博阅的理由是什么?我没找到感觉——作为科盲,同时也是最大众的那种用户,只能凭感觉说话,技术层面的东西,实在不懂。况且,从主页内容看,博阅仿佛是与人力资源招聘的内容粘合在一起了?偏偏我对这个内容没什么兴趣。最后还有一点特别要命——竟然不支持opml导入。

博阅无疑算是追随主流的,业界一致的音响是在线前途光明、客户端前途黯淡(其实更周至一些的表述好像是纯客户端没前途,许多人也在阐述两者的结合),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某一天当我登录博阅主页想看看客户端1.1是否升到了2.1的时候,发现相关的页面已经找不见咧。人家选择何种财路我管不着,但感觉就是不爽。从那时起,我就以FeedDemon为当家RSS阅读器了,身世雄厚一些的,该不会一转型就杳无踪影吧。

我用软件有些执拗的怪癖,同时还缺乏深度钻研的精神,博阅客户端最让我喜欢的,有一点就是它的分页方式,不仅文本内容阅读可以分页,不同频道的目录列表也可以分页,使用起来直观方便,多任务的感觉。还有就是它的“聚集频道组”的用法,使用起来比FeedDemon的group newspaper顺眼、顺手。就因为类似的因素,弃用博阅之后,FeedDemon这样的大牌玩意儿都一直没用习惯。

我相信bloglines模式的价值,从keso的反复论述中,就算是科盲也能品出些许滋味来。但对于大众化的应用而言,以纯技术主义的眼光去睥睨客户端,把在线阅读和客户端阅读截然对立起来,对头么?客户端的真正问题,或许是会从某些层面阻碍RSS的推展、妨碍相关方的积极性。在这个意义上,不看好客户端情有可缘。矛盾的是,从大众用户一方的普遍应用而言,我的感觉,客户端其实可能更加宜人一些……顺便说一句,被咬住不放的“移动”,真的能算什么了不得的应用壁垒吗?

RSS阅读之余,我还会点出博阅客户端来回味一下分页多任务的乐子,同时也“仇恨”一下一转眼就把这乐子给掐了前途的家伙们。

(2005.4.26)

自恋或不自恋,这到底是不是个问题,去各种搜索引擎搜上一搜就知道了。与blogger相关的,前几天Celia Pan就着“有/无聊”“形式”“真相”“立体”“深度”的话茬儿,在揣测顾非的“言外之意”时很敏感地提到了“自恋”这个词儿。在“边城狂想曲”那里,“秫”则曾宣言似的呐喊“Blogger要自恋”。他们说的是理念层面的东西,我则想说说技术操作层面。

自恋有许多种表现,如keso自曝的一种自恋方式就是不停地跑到八方去搜"keso",看谁说了他的“坏话”。这就是自恋的一种技术实现方式。当然,keso自曝其恋是因为他玩命把凡涉及keso的文字都365key一下,有人瞅着不太顺眼——运用365key来自恋,走的也是技术路线。

我实施自恋的技术解决方案是“备份”,不论是自己胡诹的、还是收集而来的电子文档,都要忐忑不安地随时备份,比如资料档案要存放于两台以上电脑并随时同步,在U盘上还得存上一份,最后,要刻录到光盘上。热衷于写blog以来,除了拿donews当主阵地之外,还在msn spaces、blogsome等处弄了“手工镜像”——是手工啊,难怪maomy昨天在msn上很委婉地问说这一定很费功夫的吧。显然,我的自恋,同时已经叠加了某种强迫症,并与信息焦虑症缠绕在一起(我会在不久的将来分析一下自己的信息成瘾与焦虑)。

前两天向从水-木全面搬移到blogsome的maomy询问blogsome的使用问题,是个技术问题。blogsome用的是WordPress,在写东西时没法像在msn spaces等等地方那样可以直接把写好成型的页面拷贝到输入区内。maomy教了我一招必杀技,ghostq(他给我留的链接连不上)后来也大老远地从maomy那儿追到我这儿指引了一条技术路线。昨天我要试吧试吧,但一访问我在blogsome的镜像,显示的却是空空的页面,和一行简陋的小字,说什么:

It doesn’t look like you’ve installed WP yet. Try running install.php

顺手连了blogsome上其他页面如maomy的,人家全都正常;请maomy连我的,却看不了。run了一下页面上所指向的install.php,告诉我说已经安装过了,重新安装需卸载原来的版本,其实却找不到要卸载的东东在哪儿;跑到blogsome首页登录,竟然说用户名是错的;重新注册试试,却说用户已经存在;索回密码,又说数据库中没资料。疑惑之极。

在blogsome的论坛上,我发现遇到同样问题的还有一大群,心下稍安,也凑热闹发一声问,却惊奇地发现叫喊有问题的,其中一些我却连上瞅着很正常,比如一个叫什么tinkertailor的,我抄了他的页面给他看,他在惊奇之余自己发力捣鼓了一通,摸着一条路:

Posted: Mon Apr 25, 2005 4:46 am
ok got mine works now. i went straight into one of my admin pages, eg:
/wp-admin/post.php
and as i was already logged in, it was no problem.
i went to the files section and refreshed my template.
then everything worked.
i’m not sure which step made it work though.

我照猫画虎,细节有差异,但结果是成功了。发了个消息在论坛上,多人受益,山呼感谢,就是不知其中有多少属于自恋的。

这一短暂经历,更让我不得不认为,自恋一定要有技术支撑,尤其是作为科盲,必须有正确的技术路线来做保障。而向他人无私提供的技术支援,很可能成为向自恋者发出的一声美妙的福音。顺便说一句,希望助长keso自恋情结,并且想借助keso的网摘增加文章点击率从而壮大自己自恋资本的,请一定在写作时加入"keso"这一关键词——就像我这样。

补记:今天blogsome那边好像是已经解决了那个strange bug …

再补记:文中提到的那位热心的ghostq又跑回来了,主要是为了声明他也自恋,嘿嘿。这次他留下了他的blog的正确链接

(2005.4.26)

2005年04月25日

问:这两天有个现象,人们普遍对keepwalking的融资情况表示高度关切,同时对“街头报道”本身似乎没有表达多少意见……

答:这算新鲜事吗,第一个问题就问这个?这种现象完全在意料之内。我想指出的是,不论注资形式怎样,甚至是否搞融资,keepwalking都会一如既往地在网际传播领域做实质性的耕耘工作,这种工作的价值不是多少多少美元、欧元或日元金钱所能衡量的。

我很高兴可以就此阐述一下keepwalking的发展理念。我们的理念可以简略地概括为:“合拍、合欢、合辙,全视角、全媒体”。全视角和全媒体就不用解释了。合拍,是说要合乎互联网与传播事业的节拍,与时俱进,适时跟进;合欢,意思是发挥自身特色,给广大受众带来欢快、欢乐、欢欣鼓舞的传播体验,有首歌儿不是唱说“咱们TM老百姓啊今儿个TM真高兴”,即便娱乐,也未必至于死嘛;合辙,一方面指的是坚持自身定位,坚定自身轨迹,另一方面是指要明确网际传播的先进方向,须臾不偏离,俗话说“合辙押韵”,keepwalking就是要压主旋律的韵,互联网业的主旋律、传播业的主旋律,也就是说,要讲风骨、讲韵律,这就是所谓的“风韵”了吧,有一个愿景:keepwalking希望能在互联网业界的变幻莫测中始终风韵犹存。

问:……或者,我们可以从理念的天空,降落到实际操作的地面?比如,我们注意到在“街头报道”中似乎缺少一些深度的挖掘,甚至,有一些基本的新闻传播要素也比较……比较……,比如说配发的照片中,主持人和广播艺术团的歌唱演员都、都比较有气质阅读者却无法得知她们的名字……

答:她们的名字我哪儿记得住哇大喇叭里就说那么一回?人家在警察堆儿里我哪儿敢过去问啊?街头报道又不是深度报道,一定都要挖掘挖掘?你不知道,我出现在西单的文化现场有多偶然,周六上午孩子要上个培训班或叫兴趣班,我和孩子都认为这种班是万恶的班,可有什么办法啊想起来就想骂街骂教育部……孩子上课我只能在大街上穷转悠,仨钟头多难熬呀三味书屋没开门民族宫卖丝绸我也不需要,一到西单我乐了,有节目看有热闹瞧等马季一等半个钟头,时间耗过去了还弄出个“街头报道”,哇靠。新闻要素?是几个W、who什么的那套吧?太死性了不成,没的搞的。这些新闻要素的理解和呈现,在网络时代一定要具有创新意识。在缺乏互动或互动严重滞后的时代,传统媒体一定要追求“全”,这样,受众的知情需求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满足,这种满足比较追求一次性;在网络时代,新闻要素表面上、形式上的缺位,却恰恰可能是互动得以发生的契机,这难道不正是诱发传播效应扩大化的火种吗?你猜我猜一起猜猜猜,全球化网络化了,都可以来猜嘛。对受众知情需求满足形式的改变,会极大地改变传播的格局,强化媒介与受众之间相互联系的纽带。谁发现了因新闻要素缺位而出现的悬念,谁不就正是传播链上潜在的忠诚度较高的受众吗?这种传播效果,会自然而然地导致题材的深度挖掘;而这种深化,是一种摆脱权威或媒介羁绊的去中心化的深化,其结果是,涉及的“面”可能更加宽广,比传统意义上深度挖掘只涉及几个“点”的情形,应该说是更上层楼了。

问:既然“街头报道”的意义可以如此升华,那不妨把要求也更上层楼吧?在一个网络化、全球化的年代里,为什么没有考虑把“街头报道”做成双语传播?

答:抬杠是不是?要我说,不应仅仅局限在“双语”,况且,目前所说的双语中,英语的霸权地位太显著了。文化上的霸权必须颠覆掉。英语、法语、俄语、日语都可以搞么,但全球化和本土化的关系一定要处理好。这个问题提得很有价值,在全球化时代,利用网络传播来让世界真正了解中国实在是太重要了。这里有个鲜活的实例,“街头报道”中配发的一幅照片,是主持交通宣传现场活动的都市之声节目主持人挺小巧漂亮的那个,背景部分有一位做现场转播的交通警,我们中国人谁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可在flickr上有一位国际女友人Rosava在comments中就提问说“radio police?” 很显然,这反映了在国际传播领域中所存在的对中国的偏见是有消极影响的,是必须引起我们高度重视的。我们一定要通过自身的努力,让世界上一切善良的人们,了解真实的中国。

问:最后,让我们从国家、国际大事回到“家事”上来吧,关于融资、注资,真的没有更多的东西可以披露吗?keepwalking真的没有把金钱看得太重吗?

答:关于注资的事情,看过《牧马人》人吗?里面有句话叫做“那还不是看发展吗?”一切看发展吧。资金、资本当然是重要的,如果多说几句的话,应该指出,keepwalking不排斥任何方面、任何形式的注资,前提是切合keepwalking的“风韵”,要一切有利于keepwalking的风韵犹存,一切有利于网际传播事业的健康发展。keepwalking欢迎各方的合作,其中包括来自东亚经济强国的合作。自古以来,我们就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在互联网时代的地球村中,我们不妨一整套衣服都带水。就谈到这儿吧,我带你喝豆汁去。

(2005.4.25)

2005年04月24日

keepwalking(也就是本blog)推出了一篇“街头报道”,这篇以网志形式呈现在国际互联网上的题为“文化的春消息”的“街头报道”,使blogger正在影响媒介传播这一不争的事实变得更加不争,并趋于深刻。

“博击”文化达致高尚升华。blogger可以呻吟风花雪月,可以絮叨柴米油盐,同样也可以并更应该立于文化的潮头,以其“博”而“击”于文化的高端,提升网际传播中的文化品格。西单文化广场是北京城市建设的亮点,在寸土寸金的商业繁茂之地开辟了一方文化的热土,在这片热土上繁衍生息的文化事件,理应得到充分的关注。当对文化的深度关注浸淫于blog之风骨的时候,blogger所产生的积极向上的影响将使传播领域的面貌焕然一新。营造“高尚社区”已经在社会上蔚然成风,那么,打造高尚blog、高尚网媒,也必是blog乃至互联网发展进程中的必由之坦途。

现场意识触动社会神经。当blogger以网络生活与传播语境的视角重新审视“传统”生活空间的时候,他们无疑将会充分运用互联网的传播特性,使社会生活中的种种“现场感”以空前的广度、速度乃至深度,重现于虚拟实境中。这无疑将使媒介传播格局发生颠覆性变化;更为重要的是,与此同时,处处皆传播现场、人人皆传播角色的情形,也势必触动敏感的社会神经,使社会心理日益发生微妙的变化,使人们的社会行为逐渐产生应激效应。

全媒体一体化丰富传播体验。经由网际传播,blog可以充分调动多种媒体,对题材进行多侧面的挖掘。同时,更为可贵的是,blogger们已经意识到,为了更恰切地适应目前blog的特点,适应网络应用及服务现状,全媒体一体化并不是要搞脱离现实的花架子。文字表述依然是主体,同时必须根据题材的个性化特点,进行符合现实需求的多种媒体一体化设计、整合。“文化的春消息”就是在充分发挥文字功能的前提下,提供了丰富的静态与动态影像,最大限度地强化受众传播体验的烈度;同时,所提供的视频影像抽掉了音轨,使原先接近10M的文件缩减到仅4K,这不仅是考虑到互联网传输差异性而做的人性化设计,而且能使受众在体会文化题材报道的同时,品味回溯默片时代的文化感悟,拓展现实想象的空间。

资源整合延伸传播路径。在网际传播中整合各种传播资源,一方面可以充分调配与丰富媒体应用,另一方面更是延伸拓展传播路径的积极手段。keepwalking(也就是本blog)的“街头报道”,以使用donews blog的文本发布和相册功能为基础,同时充分整合了flickr的图片发布与共享、网络空间文件存储,以及Yahoo! 360°的blast通告,这就使得该“街头报道”延伸扩展了网际传播的路径,网络受众更能够以不同的媒介方式为阅读起点,切入、融进全媒体报道的全景体验。其中值得一提的是,blast通告的方式利用了国际知名的6度分割理论,于不动声色间使所报道的题材经由“小众”扩散到“大众”,能最大限度地收获传播效益。

散点透视成就全方位统摄。在同一时空范围内发生多个传播题材时,传统媒体(包括平面媒体、广播电视媒体和当今公认的网络媒体)往往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如职能分工、隶属关系等,无法进行全面平衡的全景式的多方位报道,造成传播内容与形式的事实上的条块分割,不符合受众对信息的多种渴求,在这种情形下,题材的湮没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blogger秉持草根视角出现在题材现场,天然地就摆脱了传统媒体所面临的制约羁绊。从“文化的春消息”一文中可以看出,西单文化广场方圆200平方米左右范围内的文化题材,组织者(或自发者)、特邀媒体等各不相同,由此产生的传统新闻产品也必将是分散的、失衡的,这就使得共时性的题材失去了统摄一体的可能,不能使受众全面领受文化广场上的文化气息,keepwalking(也就是本blog)的全景式呈现无疑使这种弊端泯灭于无形了。

从“街头报道”蕴含的丰厚意义,人们不难想见,在blog商潮汹涌之际,在网络传媒谱写一个个春天的故事的融融春天,keepwalking(也就是本blog)获得某个方面的注资显然指日可待。

(2005.4.23)

4月23日,北京迎来了一个暖洋洋的春日。西单文化广场的上午,也是暖洋洋的。暖洋洋的空气中,浮动着浓郁的文化气息。

 
在西单文化广场的北半部,河北不同区域的方言在空气中震颤着、播散着——这里正在举办“新中国从这里走来——河北省红色旅游宣传周”推介活动,“发展红色旅游,弘扬伟大民族精神”的标语随处可见,格外鲜亮、醒目。临时搭起的舞台上,一会儿是红色旅游景区推介人员的宣读背诵,洋溢着羞怯、也充盈着热诚,一会儿又是载歌载舞的文艺节目,虽是业余水准,却也热闹红火。“河北省红色旅游资源展示厅”内人头攒动,一拨儿又一拨儿路人涌进去、涌出来,出来的时候,很多人抱着印制精美、不同规格的宣传品,脸上焕发着灿烂的笑容。

      
在广场的南侧,人们惊讶地发现交通警察特别多、交警的各色车辆也特别多。原来,这里正在举办“4.23北京市交通安全宣传高潮日大型活动暨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一周年的“交通文明伴我行”有发放材料的、有现场咨询的。中央人民电台都市之声还搞现场直播,广播艺术团的歌唱艺术家们引吭高歌,专业气派的演出引得路人纷纷驻足观看、热烈鼓掌,在潜移默化中接受着交通文明的熏陶。(视频下载:01 02 quicktime/mov格式)

    
西单图书大厦的大喇叭里,一遍又一遍地播送着《谁在说——名人成长启示录》名人签字售书仪式正在一楼东厅举办的通知。广播介绍说,这本书记录了白岩松、王小丫等等名人的事情,而来到签名售书现场的是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此时已是10点15分许,签名现场还只有马季先生的名牌,工作人员正在忙着用手机联络,并互相转告说马先生现正在黄城根儿附近参与堵车。这从一个侧面充分说明北京交通的文明建设是多么重要。近10点半的时候,身着黄色上装的马季先生来到售书现场,第一个有幸得到马先生亲笔签名并一起合影的是一位10来岁的小少年。一位老先生一边让马先生签名,一边激动地说,我这是第一次离马先生这么近,然后还拿出数码相机央求周围的工作人员给来张留念照。整个活动不温不火、井井有条,事先在现场内外布置的多位保安陆续整队离去。

    
西单路口过街通道的台阶上,一位弹吉他、吹口琴的盲人卖艺者正在往来不息的人流中演唱乞讨。在唱到《两只蝴蝶》的时候,很多路人驻足观望、聆听,并慷慨解囊。从地下通道一直到地铁滚梯以下,周围嘈杂的人声喧哗中,这位盲乞者的口琴声悠悠不绝于耳。

(2005.4.23)

2005年04月22日

一年半以来,我们见到过这只流浪猫的四批后代。
昨天一早,发现她在院子里产下了最新的这第四批孩儿。
数得出来么,几只?

(2005.4.21)

2005年04月19日

今天(4月19日)的《光明日报》在C1版“信息化论坛”中刊登署名南京陆军指挥学院陈克祥、向科元的文章“遏制‘网络情绪型舆论’负面影响”。我认为,这是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特做笔记如下:
 
什么是“网络情绪型舆论”?

“情绪型舆论”是一种由于自身利益受到影响或受外界不良信息刺激,网民在网络上散布的一种片面的、偏激的、个人主义色彩浓厚的言论。

网络情绪型舆论是如何产生的?

网络是“情绪型舆论”的物质基础。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网民隐匿的身份、虚拟的名字,可以使其无所顾忌地发布过激的言论;主观上,社会生活中的困难和问题是“网络情绪型舆论”产生的主要源头。当这些消极情绪没有得到及时化解时,便会产生“情绪型舆论”在社会上流传。而网络的存在为“情绪型舆论”充当了高效的传播媒介,“网络情绪型舆论”便应运而生。

网络情绪型舆论是如何泛滥的?

“网络交流”虽是一种不受地域、空间等诸多因素限制的一种较为先进的交流方式,但它存在不直接、缺乏形体语言暗示等弱点,有时也难以反映双方的真实想法,那么就不能替代人与人之间的“直面交流”。故此,鉴别能力弱的网民就很容易对一些错误思想产生“认同感”,最后导致一种非理性共鸣。这种非理性共鸣,通过网络很快就漫延开来,越传越偏离事实真相,导致“情绪型舆论”在网络中就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一发不可收拾。

网络情绪型舆论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如现在许多所谓的“网络热点”,集中于社会阴暗面、腐败案件、突发事件的一些负面效应,据此散布的种种偏激言论将会演变成各种谣言。如不迅速对曲解的事实进行澄清,不对“情绪型舆论”进行疏导,将会煽动更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的非理性情绪,最终导致社会不和谐因素增加。

“网络情绪型舆论”的存在不只是国内的一个社会问题,也已经成为敌对势力实施心理战的手段之一。有关资料显示,某些敌对势力暗中雇佣了写作“枪手”和网络高手,在网上煽风点火,蛊惑一些不明实情的人,散布消极情绪,以引起社会混乱,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概观之,网络充当了情绪型舆论发生与泛滥的物质基础和高效传播媒介;因为不是“直面交流”,错误思想容易在网络交流中被认同,形成“非理性共鸣”的蔓延;“非理性情绪”被拨动,社会不和谐因素增加;敌对势力雇佣枪手和网络高手加以蛊惑,制造社会混乱和不稳定。

舆论上网易情绪,后果堪称很严重。

补记:

下面是我在去年12月22日收藏一篇文章的摘录,观点与前文似乎是不同的——当然,由于缺少“直面交流”,我不太清楚这篇文章作者的真实想法是否为我所理解了;同时,我也不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否有情绪,更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某种网络高手。文章署名[田嘉力],发表于人民网强国论坛:

虽然传统媒体也声称是“民之喉舌”,但在目前,传统媒体更多的是传达官方意志。中国的官场文化历来是排斥个性的。个性和情绪还是有区别的,但情绪往往是个性的载体。总是刻意掩盖情绪的文章,就说不上多少个性。网络文章的价值,最主要的不在于文笔怎样好,而在于有见地,有主张,视角独特,因此就要有个性,有个性就免不了带情绪。如果要看文笔好的文章,到作协去看,作协办的专业杂志,吟风弄月的文人佳作汗牛而充栋,无需到网络来看。鲁迅先生在《白莽作<孩儿塔>序》中说:“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爱的大蠹,也是对于摧残者憎的丰碑。一切所谓圆熟简练、静穆幽远之作都无须来作比方,因为这诗属于别一世界。”所以,相对传统媒体来说,网络文章也“属于别一世界”。网络文章必须要有个性,因此也必须要有情绪。没有情绪的网文令人读起来味同嚼蜡。不要指望网络文章都是持平之论,都是公允之作,网文就是要一针见血,即使是攻其一点不计其余的“缺陷之作”、不成熟之作,也比四平八稳的“稳健之作”有价值。(2004-12-22 12:09:12上贴)

(2005.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