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4月19日)的《光明日报》在C1版“信息化论坛”中刊登署名南京陆军指挥学院陈克祥、向科元的文章“遏制‘网络情绪型舆论’负面影响”。我认为,这是一篇比较重要的文章,特做笔记如下:
 
什么是“网络情绪型舆论”?

“情绪型舆论”是一种由于自身利益受到影响或受外界不良信息刺激,网民在网络上散布的一种片面的、偏激的、个人主义色彩浓厚的言论。

网络情绪型舆论是如何产生的?

网络是“情绪型舆论”的物质基础。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网民隐匿的身份、虚拟的名字,可以使其无所顾忌地发布过激的言论;主观上,社会生活中的困难和问题是“网络情绪型舆论”产生的主要源头。当这些消极情绪没有得到及时化解时,便会产生“情绪型舆论”在社会上流传。而网络的存在为“情绪型舆论”充当了高效的传播媒介,“网络情绪型舆论”便应运而生。

网络情绪型舆论是如何泛滥的?

“网络交流”虽是一种不受地域、空间等诸多因素限制的一种较为先进的交流方式,但它存在不直接、缺乏形体语言暗示等弱点,有时也难以反映双方的真实想法,那么就不能替代人与人之间的“直面交流”。故此,鉴别能力弱的网民就很容易对一些错误思想产生“认同感”,最后导致一种非理性共鸣。这种非理性共鸣,通过网络很快就漫延开来,越传越偏离事实真相,导致“情绪型舆论”在网络中就像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一发不可收拾。

网络情绪型舆论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

如现在许多所谓的“网络热点”,集中于社会阴暗面、腐败案件、突发事件的一些负面效应,据此散布的种种偏激言论将会演变成各种谣言。如不迅速对曲解的事实进行澄清,不对“情绪型舆论”进行疏导,将会煽动更多不明真相的群众的非理性情绪,最终导致社会不和谐因素增加。

“网络情绪型舆论”的存在不只是国内的一个社会问题,也已经成为敌对势力实施心理战的手段之一。有关资料显示,某些敌对势力暗中雇佣了写作“枪手”和网络高手,在网上煽风点火,蛊惑一些不明实情的人,散布消极情绪,以引起社会混乱,造成社会的不稳定。

概观之,网络充当了情绪型舆论发生与泛滥的物质基础和高效传播媒介;因为不是“直面交流”,错误思想容易在网络交流中被认同,形成“非理性共鸣”的蔓延;“非理性情绪”被拨动,社会不和谐因素增加;敌对势力雇佣枪手和网络高手加以蛊惑,制造社会混乱和不稳定。

舆论上网易情绪,后果堪称很严重。

补记:

下面是我在去年12月22日收藏一篇文章的摘录,观点与前文似乎是不同的——当然,由于缺少“直面交流”,我不太清楚这篇文章作者的真实想法是否为我所理解了;同时,我也不知道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否有情绪,更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某种网络高手。文章署名[田嘉力],发表于人民网强国论坛:

虽然传统媒体也声称是“民之喉舌”,但在目前,传统媒体更多的是传达官方意志。中国的官场文化历来是排斥个性的。个性和情绪还是有区别的,但情绪往往是个性的载体。总是刻意掩盖情绪的文章,就说不上多少个性。网络文章的价值,最主要的不在于文笔怎样好,而在于有见地,有主张,视角独特,因此就要有个性,有个性就免不了带情绪。如果要看文笔好的文章,到作协去看,作协办的专业杂志,吟风弄月的文人佳作汗牛而充栋,无需到网络来看。鲁迅先生在《白莽作<孩儿塔>序》中说:“这是东方的微光,是林中的响箭,是冬末的萌芽,是进军的第一步,是对于前驱者爱的大蠹,也是对于摧残者憎的丰碑。一切所谓圆熟简练、静穆幽远之作都无须来作比方,因为这诗属于别一世界。”所以,相对传统媒体来说,网络文章也“属于别一世界”。网络文章必须要有个性,因此也必须要有情绪。没有情绪的网文令人读起来味同嚼蜡。不要指望网络文章都是持平之论,都是公允之作,网文就是要一针见血,即使是攻其一点不计其余的“缺陷之作”、不成熟之作,也比四平八稳的“稳健之作”有价值。(2004-12-22 12:09:12上贴)

(2005.4.19)


2条评论

  1. 有一句话:“谣言止于智者。”(是这么说的吧:-)

    如果相信普天下的中国人都是糊涂蛋,那么确实应该颁布戒网令。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