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批人,是专门写公关文宣的,他们只贡献文字,思想由别人来定。这是一个行当,是一种谋生的职业,可以叫撰稿人、写手,也可以叫公关枪手,考虑到公关的整体业态,我觉得叫公关撰稿员更合适些。他们需要面对的东西比较单一。只要自己有点文字功底,略略积累一点相关行业的信息,粗粗晓得相关的语境,剩下的,就是对现成材料做一做拼合、粘贴的事情,至多算是低层次的整合。绝大多数工作,也并不要求拿出多少创意,除非有的写手高度热情,酷爱写作——但还得当心别出了圈儿,发钱的不认可。当然,这样的撰稿员基本上都是隐姓埋名的。他们不图出名,只挣稿费。他们只对文字的逻辑负责,思想层面的冲突、纠葛,他们可以很“麻木”。

有些人创意频生,也积累了一些名气,他们参与公关文宣,我称之为枪手评论家。成名成家的枪手,待遇不同,常常是要名利双收的。同样作为一种谋生的职业,要比公关撰稿员风光些,而常常表现出一些思想上的创造性,显然对公关文宣工作具有特殊的贡献。面对广大媒介受众,他们常常有意无意地显摆一点独立自主的架式,其“客观”立场比起公关撰稿员的“官样”公关,至少具有某种个性化的色彩。

不过,枪手评论家是有思想负担的,他们需要根据公关文宣的大政方针,构造自己的话语体系、完善自己的思想逻辑,全身心地应对可能来临的思想交锋。作为以评论家面貌公示天下的枪手,他们还必须有小骂大帮忙的功夫。此外,枪手评论家既要达到公关文宣的较高境界,又要兼顾爱惜自己的羽毛,隐现其间的尴尬,可想而知。更要命的,是他们为了及时地贴近、附和公关宣传的口径,很可能会常常处在很难堪、也很难看的境地。

有段传统相声,叫“扒马褂”,说的是为了借穿别人的马褂、去人前显显尊贵,只好仰人鼻息,随声唱喏,人家说了大话、吹了牛皮,得上赶着去圆谎,要把诸如烤鸭会飞、风把井吹走、骡子掉到茶碗里淹死之类的“主题”,演绎得貌似有理有据。马褂所有者上嘴唇碰下嘴唇,“宏大叙事”一个接着一个,圆谎者就得绞尽脑汁,发掘、补充、编造,一定得连缀起相应的“情理”。

不论枪手评论家的动机或动力与借马褂的人是否相同,那种尴尬难堪总是不好消受的。所以,如果不甘于默默无闻、小富即安,那还是拼了命去当个真正独立的评论家好了,哪怕素养欠火候,哪怕观点太肤浅……好歹图个不憋屈,不让人当笑话说。

(2005.7.13)


1条评论

  1. “扒马褂”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