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09月30日

请务必阅读说明与FAQ,否则一切后果由读者个人承担,一个人抗着吃不了兜着走。

·公示结果(之二)·

入选东东:

    老头子:阿笨精神系列 (网址为 1 或 2

入选说词:

    坚持不懈地记录童趣,可资现任父母会心会意几度莞尔、潜在父母觉得挺哏儿。比较狗仔的人可以从中窥探老头子的性格操守。

入选后果:

    拓展视野计,评委同时阅读了庄秀丽的“都都的问题”,新近的是这篇,去年有一篇同题文章。“为什么很多东西里都有小虫子?”、“时间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火有不同颜色?”“传说是从哪里来的?”……在评委的强烈要求下,主办方拟邀相关部门发言人开办讲座详细教授如何糊弄天真儿童。

额外说明:

    1、经评委考察,阿笨精神系列在歪酷的版本为删节本,在敏思的版本为未删节本。
    2、阿笨精神连载满11篇后,已改变序号标注形式,易以阿笨精神之啥啥的。原因不详

本次公示就到这里,休息、休息一会儿。谢谢各位,顺祝婚育自由、儿女满堂。晚安。

啊,国庆节快乐,祖国风调雨顺,人民幸福安康,博客一律得奖。

(2005.9.30)

2005年09月29日

·必要之说明·

☉“中国华文博客大赛”系’Chinese blog darkside’之中译。

☉本“大赛”(darkside)意在罗列评委所选出之blog(含blog[含单篇网志文章和网志整体]、blogger[s])。

☉入选本“darkside”(大赛)之blog,坚决不排除在某领域甚至全球知名或著名者。盖因blog之杂芜众多,任何blog相对而言都处于某特定视野之darkside。

☉“大赛”结果,除评委明确表明意见者外,概不代表“大赛”主办方对其文章、网页、相貌、性格、性取向、业余爱好以及怪癖等等之赞同、反对或暧昧意见。

☉本“大赛”主办方、评委、制作人、设计者、见证人、撰稿人,均为keepwalking(不排除在适当时候与其他blog联合办理之可能)。

☉涉选之blogger或其fan或其foe如有不满,尽可申诉,本“大赛”主办方和评委保留不予理睬或冷嘲热讽之全部权力与权利。

☉本说明及一切未尽与未及事宜,本keepwalking拥有持续之补充权与最终之解释权。

·FAQ·

☉请问你有什么资格称“中国”啥啥的?
你个十足的势力眼!新浪范围内的博客赛都敢称中国、华文啥啥的,我如何便没了资格?这个问题有功夫你问新浪搜狐去,我懒得理你。

·公示结果(之一)·

入选东东:

    老探戈:祭孔唱的是哪出戏?

入选说词:

    明确的历史感,通透锐利而绵实的梳理与数落。在评委的阅读视域中,是迄今为止最及时、最具可读性的祭孔题材的随笔。

入选后果:

    被主办方与评委细读了一遍。

额外说明:

    结尾一句值得推荐、值得思量:“孔子说,祭如在,祭神如神在。今年这样的祭孔,孔子似乎不在。”

本次公示就到这里,休息、休息一会儿。谢谢各位,顺祝文化昌盛、文脉脊续。晚安。

(2005.9.29)

《参考消息》28日14版有篇译自法国一个什么《周末三日》的报道“垃圾飞机黑名单”,眉题是“严重老化、超期服役的飞机已经成为航空事故频发的罪魁祸首”,列出的一拉溜儿飞机中,瞅着品牌比较面熟的,是这么几个:

存在隐患的飞机:波音727-200、波音737-200

需要严密监视的飞机:空中客车A-300、波音737-300、麦道81和82型

正在使用“垃圾飞机”的航空公司,我仔细找了找,没发现国内有染……

(2005.9.29)

增补:

猛禽说了,空中客车A-300、波音737-300、麦道82型这三种机型他在国内多家航空公司坐过,10月4日晚上就是坐的A300。呵呵。;->

(2005.10.7) 

《参考消息》28日编译法国《新观察家》周刊文章“被剥光衣服的美国”,文中有这么几句:

    一旦涉及公共基础设施,这个国家就没有作出长远打算和行动的能力,这才是美国的敌人。富人和穷人之间缺乏团结,这才是美国的敌人。对无法直接带来好处的事情(如环境问题)不加以考虑,这也是美国的敌人。

仅仅是美国的敌人么?每个敌人,都这么脸儿熟。

《参考消息》另拟的标题比较雅致,叫做“裸露在飓风中的美国”。

(2005.9.29)

2005年09月28日

昨天看《瞭望东方周刊》的文章“游戏中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接班人”,读到了关于上海盛大推出的《中华英雄谱》的几个细节,兴致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

这些细节,摘录如下:

    当你看到郑成功和雷锋亲切握手,也许会以为这是一幕历史荒诞剧,其实,这是大型系列爱国主义网络游戏出版工程《中华英雄谱》为观众做的一场精彩演出。

    新手入门期间,缝补袜子成了增长经验值的惟一途径。当缝补的袜子到了一定数量时玩家才能升级。与当下流行的网络游戏不同的是,玩家每升一级,身上的衣着不是更华丽,而是更朴素。

    如果收到了当事人的表扬信,玩家的“声望度”将得到提高。

    游戏中的“宝物”恰当地体现了时代特征,脱离了兵器、财宝之类的俗气,以《毛主席语录》代之。并根据语录的不同版本显示珍贵度。设置分为平装本、精装本、限量精装本、签名精装本等。获得《语录》可以增加玩家的“忠诚度”。

    当玩家的HP(生命值)减少的时候,可以通过与党支部书记“谈心”来增加生命值,俗称“补血”。当玩家在游戏中顺利地完成了各项设置任务后,玩家的最终成就即在天安门广场受到毛主席的接见。

    为了更好地让广大青少年喜爱上这款爱国游戏,《中华英雄谱》里也设置了‘打怪’环节,都是大规模的场景,不会有过于血腥的一对一的PK行为。

仅这些零星的细节,就太吸引、太刺激了。是不是推荐给孩子玩,我还没拿定主意,但我自己一定要玩玩这个游戏,非玩不可。

想想都让人激动:玩家我一遍遍地脱去华服、换来满身朴素(应该不会补丁连片、破衣垃挲吧?)、左手擎精装本《毛主席语录》(为什么不是毛选?)、右手攥一大叠表扬信,坐在虚拟书记跟前一谈心,眼瞅着生命值噌噌地往上涨……哇噻,写到这儿我就激动亢奋。

隆重跪求《中华英雄谱》试玩版!

(2005.9.28)

2005年09月27日

娴人建议我阅读子曰一篇解读李敖北大演讲的文章。这里,就再扯两句李敖,这个颇能调动舆情的老家伙。

可能有人会说,李敖在台湾已经过气了,跑到大陆来哗众取宠。其实,在别处过气的东西到咱们这里成为热点甚至滚滚洪流,新鲜么?过气的李敖还能挑动了这许多神经,只能说明我们少见多怪,说明我们“缺练”。

李敖到底是学者,还是斗士,或是个辩士?李敖的观点新颖吗、“正确”吗?李敖“神州文化之旅”贯穿以金刚怒目、菩萨低眉和尼姑思凡,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有效地推销观念、在多大程度上是为了秀出个精彩?等等,这些,真的很重要吗?对于不少人来说,很重要。或者,为了宣示倾泻自己的情感,怎么也得让它们重要起来。

在我看来,李敖的这个“之旅”,更像是带给内地的一场精彩的“传播考验”。

对于叫好的、或至少是不反感的多数人而言,在感受了李敖的口舌之利,近距离领教了李敖的狡黠、急智、博学及刻薄以外,对从插科打诨中滋漫出来的那些观点,听懂了多少、赞同了几何?比如,试想一想,在未曾浸淫于“自由主义”理念的人群中,在布满裂痕隐含躁动的社会里,真的能衍生出以“自由”为旨归的比较完美的操作智慧么?

对于精英们而言,尤其是对自诩为自由派的精英而言,他们为什么如此的同仇敌忾?这些精英当中的许多人,为什么乐于接受超女,而对这个被他们定位为俗、秀、娱乐、商业的李敖,却那么愿意用“学者”的标准来从高处衡量他?说实话,这里恰恰映照出了新精英们的旧僵化,所谓新锐与激进的观点,越来越掩饰不住“宁要不要甲草乙苗”的思维逻辑的翻版。

对于有关部门而言,还有多少无奈比这次的措手不及更无奈呢?李敖的北大演讲,究竟在实质观点上有多大的杀伤力、究竟是否包藏了些许未作明言的机锋,都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横飞的语句中,竟有那么多的敏感词,折射着那许多敏感的意象;同样重要的是,并不新鲜的观点外面,披挂了这么多的戏谑嘲讽或仅仅是过于随便。所有这些,都似具有了耐人意会的“颠覆”劲道。其实可以预见,来自李敖式话语系统的大肆冲撞未必遥远,唉,遮挡一天算一天罢。

对于媒介传播而言,互联网又一次发挥了那种有人欢喜有人愁的“互通有无”的功能。合集、高清版、完全版、未删减版、学生自拍不完全版、凤凰版、TVBS版、rm、wmv、rmvb、avi……三次演讲,除了视频,当然还有自发整理的各种“全文”文字稿本,此外,李敖大陆行程视频新闻汇集也在持续更新中。在这样的态势下,类似“通稿”这样的指令,不过是标识一下态度和立场,于事件传播的深度和广度,影响力还能有多大?

(2005.9.27)

崔永元说“中国电影已经死了”,因为他觉得中国导演的很多作品已经在一味地迎合外国人的口味。这是小崔最近下的诊断。

同样的诊断,2003年的时候,陈佩斯也说过“中国电影已经死了”,诊断一字不差,而重点在“市场”,认为发行搞垄断,还把自己的电影市场拱手让给外国人,国产电影没有良好的生存土壤。

(2005.9.27)

2005年09月26日

蚂蚁很认真严肃地在提问“你眼中的北京”。我相信会有许许多多blogger将作严肃认真的回答。我在这儿就比较多地不正经一回,有益无益的,权当补充罢。

蚂蚁关心的问题是:

    我想知道,北京人的飲食、他們最常去哪裡、哪裡最容易找到新青年、哪裡最多文化人聚集、哪裡最多少數民族聚居、小型書店在哪等等。愈細緻愈好,所以希望各位北京與非北京的朋友說一說,說說北京除了故宮還有什麼。

这些问题,我觉得都相当高难度。比如,“北京人”这个范畴已经很难界定,父辈即居京、自己生在北京的,都算不上“老北京”,况且,地道的“老北京”,他们的生活,早不是主流形态、而且更多地融合杂芜了。就“北京人”这个词儿而言,现在居住或漂流在京的,其实都算“北京人”(不管自己是否愿意承认)——这个说法,我觉得比较符合当今的人群生态。但如此一来,饮食、常去哪里,也就多元散射,不好说了。

豆汁、焦圈、麻豆腐、炸灌肠、卤煮火烧……算是老北京特色的饮食,从里面依稀能体会一点老北京的老韵致——如果你能忍受它们的味道的话。

故宫必须去,这样的地方,票价再高也得去,它太标志了,宰的就是你这样远道而来的。另外建议你去三个地方,原因是,一来它们被我个人定义为北京的疮疤,比较有特色,二来它们附近另有地方可去,有辐射效益。

一是琉璃厂。这个北京文化的著名标志区域,现在是一片拙劣的仿古建筑群,街道上基本上算是停车场,有的店面里偶尔会探出个宠物的脑袋来——大概是因为反正没什么买卖,养着解闷儿。琉璃厂西街一直走下去,仿古建筑结束之后,是一串小摊位,文房四宝、毛选像章、解放军帽子……倒是显得更有趣些,不过,应该是骗老外的?

琉璃厂东街走下去,能串到前门的大栅栏地区,你能体会到为什么多年前北京的平头百姓的一种称谓是胡同串子,虽然这地方现在租住的,没几个北京户口的居民了。不过,前段时间有人说那片地方像是贫民区,这么不光彩的地方我还是别多说了。

琉璃厂向北辐射,就是和平门,矗立着全聚德烤鸭店。我只在80年代初期进去过一次。听说现在烤鸭确实不错,也听说烤鸭确实贼贵,连快餐都贼贵。在北京的街头,凡是标榜实惠的饭馆都标明主营烤鸭家常菜,所以北京人现在吃烤鸭基本或根本不去全聚德。特向往全聚德的,一般都买本电视剧看:“天下第一楼”。

第二是平安大街,你能在这里瞅见数量更多绵延更长的仿古建筑,按摩乳曾经在“北京一日游”中提到过,我就不多嘴了。从这里的适当地方,倒是可以辐射到北海、什刹海一带。真要去的话,建议先从天安门而午门进去游故宫,然后从故宫后门进北海,再从北海后门到平安大街,再穿过平安大街到前海,从前海而后海……前前后后的,能累你个够戗。

什刹海非周末的时候,白天算比较安静,在水边遛跶,偶尔能碰见俩片儿警去没收钓鱼杆——什刹海的大部分地段不允许钓鱼,好像钓鱼的地界限定在西海。下午4、5点钟开始,这里开始喧闹(听说晚上更了不得,但我没去过),时常能瞅见一大群三轮车载着一集体的老外从胡同里呼啸而过,老外们乐呵呵的,全以为可知道北京了。

银锭桥附近是什刹海最热闹的地方,白天也是。“银锭观山”是北京很雅的老景致,现在没戏了,就算没楼挡着,也有如今的空气遮着。关于这桥的流变,网上能查到不少,知道了它的翻拆与重建,足够唏嘘一会儿。桥畔有个饭庄叫烤肉季,可以吃风味烤肉,临窗处正是银锭桥,但从服务到饮食,我倒是没觉得怎么好。

第三个是跨车胡同15号,齐白石的一处故居。当然这里是住户,标明谢绝参观。“值得”看的是,胡同早已不存,孤零零一院子,原来掩在街巷中的三面墙体大肆裸露着。我以前说过,现在还是要说,我觉得这是一处著名的、可耻的“文化孤岛”。

立在院墙处,一抬眼就是华厦林立、车辆飞驰的北京著名的金融街,气派啊。往东走辟才胡同(现在是辟才大街了),就到了著名的教育部。有兴趣的话可以站在教育部的原来的后门、现在的疑似正门外往里瞄两眼,教育啊教育,北京人民、全国人民,关心着呐。

其他的,少数民族聚居区域我不了解,要我指路,我就把你支到中央民族大学去,高金素梅都在那儿呢。

小型书店其实不少,西单三味书屋感觉已经凋零,平日里人气淡淡,书籍的品种也大不如前。朝外的三联读者服务部,80年代时还有一些作者沙龙可以混去蹭听蹭喝,现在早没了。北边大学区周边应该有一些不错的小书店,包括某些blogger经常说的那个“光合作用”。不过,不知道你希望逛的书店是奔氛围还是奔书,如果是氛围的话,我想大半会失望。都那么回事。

至于文化人聚集的地方,不在圈内,真是什么都说不上来。我建议你去找刘韧,他和文化人过从甚密,昨天是崔健、今天是余华的。

我这么不严肃地作答,一请蚂蚁原谅,二也请北京人海涵。

顺便说一句,我生在北京、长在北京。就在前天(周六),我领着孩儿闲逛,在永安里那边指着敦煌老马家牛肉面店铺旁边的校门说,孩子,这就是你爸念中学的地方,当年入学之前就听说了一歌谣:一一九、门儿朝北,不是流氓就是土匪……

(2005.9.26)

⊙ 你作没作那个MBTI职业倾向测验

我费劲巴拉地点了半天,发现竟然还有一多半没点,就烦了,没作完。测试结果于是很清楚,我干不了什么,可能啥都不合适。

⊙ 连岳把方兴东骂了一顿,你怎么看这事?

连岳火气太大了。我宁愿认为方博士的行径是由于博客网人力资源配置方面的技术性失误。他好像聘了一批txt1.0的编辑——他们连“超级链接”都没见过。

⊙ 崔健因为一场演唱会而召来好一顿怀旧和慨叹,你喜欢崔健吗?

老崔可以否定自己的“浪子归”“在远方”,但没“资格”否定或哪怕是试图超越“一无所有”“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一块红布”等等。没有这个社会,哪来的那个中国摇滚。他在玩他的“音乐”追求的时候,就老得不成样子了。受压制不是充分的理由。

⊙ 你的“首页依赖症”医好了吗?

我发现我订阅的rss feed已经杂七杂八乱成一锅粥了,虽然常去看一眼的不足100个。我现在亟需一个能自己随时分类、调动、布局的首页。没发现一个好使的。

增补:

⊙ 李敖大陆行,内地精英一片叫骂之声,这是为什么?

李敖太俗,李敖太娱乐,李敖太作秀。我们的精英善于从娱乐作秀中发掘宏大叙事,其中包括政治层面的宏大叙事;但我们的精英不是没有原则、没有立场的。李敖的俗与秀,缺乏精英们所认同的政治正确。

⊙ 谢泳说,中国学界对李敖的来访基本不予理睬,是这样吗?

学界精英这么说,当然就是这样了。李敖很黄色,谢泳就批评他说,“一个正派的知识分子应当对女性始终保持尊重,而绝对不能炫耀自己玩弄女性的经历”,余杰也指出,李敖把裸照放进书中。我们的精英都是正经人,应该不愿理睬李敖。李敖还爱作秀,余杰就批评他跑到凤凰台当主持人。其实李敖此前还在台湾中天电视台主持“李敖大哥大”,秀得很早,骂来骂去的,被当局“柔性封杀”。李敖不珍惜台湾的民主进步,黄色以外还夹带着黑,精英不理睬他,比较正常。我们的精英都属于又红又专2.0的,人品忒好。

(2005.9.26)

2005年09月25日

王垠的长文,无疑会被当作掷向“中国的教育”的又一柄投枪,但我对这篇文字中最感认同的,倒不是反复表述的对中国教育的“恨”和对这个“系统”所说的“不”。

关于什么才是“研究”,关于机构的运作,以及,关于王垠的个性与理念如何评说,再以及,许许多多细节的“真相”,这些都或将成为争论点和展开辩解的层面,但我也认为这并不重要。

“启发我让我爱上物理的人,尽(竟)然对我说出这样的话”“Tsinghua students are all writers, not scientists”“他们只在乎paper”,以及一所“一流”或“一流”ing的中国头牌校园的老师,居然也没什么特别的分别,以及“培养计划”成为禁锢、博士学位成为“枷锁”,等等,从不同的角度,让我们窥见或透视那些荒诞与冰冷。但这些,我也不觉得特别振聋发聩。

我反复去阅读的,有两个细节。一个是王垠对计算几何课程的那么欣悦的津津乐道,这样一种个性化的、激发热情的氛围,在“一流”的环境中竟处于非主流化甚至边缘化的境遇了么?另一个是王垠从川大毕业时那位敬酒同学的冷锐,年纪轻轻,但他简直就像是位先知:

    “我知道你是怎样的人。我很仰慕你,你是真正喜欢研究的人。可是我要告诉你,清华的人并不会比我们好多少。大部分人也只是想混一个学位,将来找个好工作。没有多少人可以跟你一起研究的,你去了必定很孤独。我就很奇怪你这样的人怎么不出国呢!你会后悔的。”

对我而言,整篇文章中最夺目的是这么一句话:

    国家没有能力评价你的能力,当然只有看你有多少paper。

如果要找一段相对应的言辞,我拣这段:

    当一个侍者至少也让我感到对社会有贡献,看着顾客满意,我会露出笑容。可是做一个博士却没有。我感觉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一个是无能,一个是无用。当“无能”具有强势力量的时候,王垠们觉得自己很无用。

如果不是二傻子,谁不知道现如今环绕“paper”的弊端,但我们为什么不得不只看paper?还有,那神圣的高考,谁不知道它内在的与衍生的荒谬,可我们为什么只能无奈地把它当作“相对而言”最“公平”的一种玩意儿?以及,那位中学物理老师,他不可能不知道王垠纠缠的价值和意义,只是这孩子的问题“对考试没好处”……

王垠们所收获的,是对创造力远去的强烈焦虑。“国家没有能力评价你的能力”——这难道不是一件极为可怖的事情么?

王垠们很清楚,我们也很清楚,在通常情况下,制度决定行为。而当制度、机构、国家“没有能力”的时候,当无能的力量似乎拥有不可阻滞的惯性的时候,我们除了愤怒、或除了辩白,其实更应该觉到恐怖。

(2005.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