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对王斌余杀人一案,有什么厥词要放么?
要搁四九年以前,有可能叫“一把尖刀闹革命”;现而今,必定叫维护法律的尊严,所以他被判死。

⊙ “怪癖”游戏余波乍起,平媒跟进,《南方都市报》称“自曝怪癖风行博客 游戏火爆程度赶上‘超女’”,你认为呢?
毫无疑问,一年之内,泛滥臭遍传媒大街的两个词儿,一个是“超女”,一个是“PK”。

⊙ 北京正在紧锣密鼓地修改鞭炮条例,你是放派、限派,还是禁派?
我希望对燃放地界的划定精确到寸、对燃放时间的设置精确到秒,从而催生一个操作性剧差、很可能沦为笑柄的条例典范。我正准备求购最暴烈的鞭炮,放过之后就回家掐表听动静,过了规定时间就开始连续拨打110,不断进行正义的举报。

⊙ 老白正在促动一个新游戏,设想200万创业互联网,你的答案是什么?
200万太少了,不够创业、只够养老。比如原来我早上喝一碗豆面丸子汤、吃一个烧饼,一旦200万到手,我就给烧饼夹上酱牛肉……当然,可以考虑网上购买。

⊙ 你今天有印象最深、或觉得最重要、或最希望拎出来说说的事情吗?
最觉震惊的是老白
分析豆瓣的传播力度不足,他说在豆瓣的同城查询中,北京的用户只有700人左右。豆瓣不应该这样“冷清”。我很气愤,像我这种买书不看书的人太多了。

(2005.9.6)


4条评论

  1. 那个数据可能有些误导,根据阿北的Blog说,只有1/5的用户登录了自己所在的城市,因此,北京的用户应该在3500人左右,不过即使这样,和我想象的也有差距,这个数字大概只等于每天通过Rss参观keso的流量

  2. 豆瓣“不热闹”的情况不知是否值得“业内”人士分析一哈。从一般用户的角度,我非常喜欢豆瓣,跟喜欢flickr的那种喜欢差不多。除了传播、宣传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因素?

  3. 爱书之人爱安静而已。

    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高谈阔论的市场吧,豆瓣像个悠闲自在的小咖啡馆,如果非要跟keso那里一样热闹,它的魅力也就少了很多了。

  4. 据我的亲身经历

    买了书到看书之间有一个巨长无比的响应时间

    所以我现在都去图书管借书看

    需要在一个月之内归还可以大大减少这个响应时间

    而且因为这个书以后不再身边了

    为了记住还必须好好的做笔记

    最重要的是

    还省钱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