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1日

先通报一下,冯骥才徐静蕾韩寒韩乔生已经新浪blog了。

也要重点通报一下,新浪blog的虚拟目录名,依然没有无条件开放。有人用“南瓜灯”的ID试过吗?

我没接没完地念叨新浪blog的虚拟目录名,说实话,自己都烦了。那何苦来呢?原因只有一个:我把这种小零碎儿看作具有象征意义的事情。

不论是把blog当作“私人日记”还是“公共客厅”,blogger需要享有的是“自主”,被编上一堆号码蹲在那儿,算什么?blogger不是你的记者、编辑或发稿机器,凭什么付出你所期待的那种辛勤?作为BSP,当然可以对你“属下”的blog作一作采编、整合的勾当,树了当幡儿幌子也无可厚非,但剥夺最基本的自主性、妨碍最基本的互动便利,这还是在做blog吗?

为什么说“象征意义”?因为新浪blog在虚拟目录名上耍的鸡零狗碎,比较有代表性地反映了blog大潮中或呼风唤雨、或攀附逐流的不少人,从根本上就没有脱开互联网第一波泡沫时代的思维,急功近利之心过分地绰绰有余。不少人之所以对web2.0嗤之以鼻,抑或简单地披挂上一副2.0的皮毛,也恰恰是希望延续web1.0时期的掌控与汇集。

裴有福谈新浪blog时指出,网民们“要玩 Blog 的时候,可能首先想到的恰恰是新浪”。这无疑正是新浪们所希望的。从现在的态势看,如同当初建个人主页找网易一样,玩blog去新浪,很可能成为一种大众化的趋势。但我们是不是还记得当初的个人主页是怎么衰颓下去的?

没人会说用户无足轻重,用户和流量是拿到资本面前显摆的至关重要的道具,但从用户和流量中怎么也淘不出“赢利模式”的时候,当资本不耐烦了,BSP或其他什么P们会怎么干?用户们会是什么下场?免费个人主页和免费邮箱曾经的遭际,似乎还是比较说明问题的。

当然,谁也没法预测到blog的未来,也不能说新浪blog将来会像倒垃圾一样把海量的blog扫地出门。更现实的是,谁也别指望商业牟利的屁股上能生出个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脑袋来。这里,我只是想从些许蛛丝马迹中,印证一下web2.0的真正繁荣尚且遥远的判断

像我们这样的普通用户,blog玩得正高兴,其实也被必要顾忌那些远虑近忧。10年来,谈及互联网的繁荣与颓唐,喧嚣为焦点的一律是商业运作的成败,因了广大用户的创造积累而日益浓重、弥漫开来的文化成果及其意义,很少进入社会舆论的关注视野。寄居而被操弄,基本上是互联网用户的原生态,大家也全都习惯了,宿命。

(2005.10.31)

⊙ 关于怒江建坝的争议,你弄懂了么?

那是一件完全超出我判断能力的事情。里面牵扯了太多的民生、环境、尤其是各种各样的利益纠葛。只有两句话好说,一是,环境保护这种事情,是不是宁可极端一点;二是,因百姓太穷所以修坝,这种逻辑我不相信。

怒江大坝突然搁置幕后的民间力量
“怒江保卫战”逆转?
凤凰10月27日社会能见度 方舟子看怒江水电开发
对凤凰卫视“方舟子看怒江水电开发”的一些说明

⊙ 某部委官员卸任后,有表“叹息”,有诉“悲哀”者,你有什么反应?

贫困大学生遭遇困境,是地方政府失职,高校高收费,责任在高校——就某部委是好人?某部委中苦大仇深的某官员拍案一怒,引发无数崇敬式关注——此间仅只某官员是好人?想必没人会觉得这种推理正确。那么,是其他好人没有“暴露”出来、还是压根儿就没一个好东西?我搞不懂。

⊙ MyIM让腾讯告死了,你怎么看?

MyIM算是个搞“互联互通”的玩意儿,目前的版本,对希望跨IM平台的、只需文字联络和文件传输等基本应用的人来说,非常实用。腾讯告死MyIM,是非曲直是专业问题。我从中得到的是另外的启发:如今的天下,“知识产权”保护和“信息安全”管制是两根特有份量的棒子,组合使用,效果更佳。

⊙ keso说,又遇贼了,其实,是一块儿吃饭的其他人遭遇的事情……

请注意,事实证明,keso周围总是有贼盘桓,与keso同行的人,要小心了——贼不走空,偷不到keso,他就偷你。珍爱财产,远离keso。

(2005.10.31)

前几天cathayan在一篇post中提到一件有趣的事说的是一位仁兄不懂给别人发email,而只会把自己的信箱当成公用信库——把发给别人的信件、资料全发给自己,然后让别人来取。

说实话,这事我常干。原因很简单,因为信息化这东西,经常任重,经常道远,必须有个适用的解决方案。

在网上传文件,邮件当然最方便,它最普及,上网的科盲,98.5%都会。但一旦遇到信箱容量的限制、文件类型的限制——我所在的单位,信箱容量、附件大小就比较严苛,曾经有段时间,不知出于什么弱智的考虑,竟然在接收和发送的关口,把.txt后缀的附件也都给杀掉。当然,我科盲资历老一些,发育聪明了,知道跑外面申请个别的来用,但发育慢的人多得是,他们肯定会常常束手无策。用IM软件传,常常会碰到互不联互不通的问题,有QQ的不知道MSN是啥,用MSN的说没QQ号,传半天传不动的情况,也屡见不鲜。

结论很简单,用邮箱,设个“公用”账号,齐活。这种信息化的方式,最喜闻乐见,而且可以解决任“重”的问题——标榜超大容量、超大附件的服务商多的是,也可以解决道“远”的问题——可以筛出个公认的“速度快”的地方。

所以,我猜cathayan提到的那位仁兄,很有可能是曾经撞见了像我这样发育聪明的科盲而学到了靓招儿,从而用得乐此不疲。呵呵。

p.s. 本文可供网易为网盘作文宣。

(2005.10.31)

2005年10月29日

“行走在此间”那边参加了万圣节的串联游戏,点我参加。这一点,促使我学习,因为此前只知道万圣节是西方的什么鬼节,但不清楚来历,这次搜了一眼,原来如彼也忽然觉悟到,去年11月初去香山,在香山别墅的一角瞅见的那个南瓜灯,定是过万圣节剩下的。

万圣节化妆,一是为了吓人,追求恐怖打扮。而我觉得越是在外形上整蛊,就越没了恐怖感。现代都市里,最多“见鬼”的,应该是电影莫属了。可那些充满了夸张变形的、粘乎乎的东西的鬼片,我最觉无趣,因为一点不让人害怕,顶多有些恶心。最觉恐怖的,还是在“日常”环境中营造出来的某种氛围。涉鬼题材的影片中,这两年印象最深的是“小岛惊魂”,几个中译名其实都没什么意境,还是英文原名比较贴切,“The others”。曾有一个胆小的同事借盘去看,我告诉他里面没有可怕的鬼怪,第二天他恨恨地骂我,说这片子节奏慢悠悠的,可太吓人了,一味怕鬼的妮可·基德曼,原来竟不自知——自己也是个鬼……

万圣节化妆的第二个目的就是讨甜头了,西方小孩子们在街道上游走敲门,为的是向邻居要糖果吃。这是游戏,也是风俗。

那么,假如我在万圣节装扮一番,那是为啥呢?吓人的愉悦、还是口头福?我已经很胖了,不能多吃甜东西了,况且,一把年纪的人了,多没出息。至于吓唬人,化妆属于既麻烦又没意境的。我的经验是,最好的吓人法子,不是装神弄鬼,也不是冷不丁跳出来大喝一声,而是啊,悄悄走到某人背后,在他脖梗子后面耳根子旁边轻轻地叹息一声……警告:严禁对心脏不好的和心理生理脆弱的人使用这招儿;此外,这法子对耳背的人,无效。

风俗总是在不断地流变,八七年到云南,去瑞丽的路上,好像是在保山,赶上“火把节”。结果天黑上街一瞅,火把节竟然变成了街头混混点着火把追袭女孩的乐子了。同行的一位老师使劲后悔,说真应该提前到寨子里,县城的民俗变味了。如今是网络时代,风俗也上网。blog串联万圣节,就是之一。而我现在正在考虑,31号晚上注册个叫“南瓜灯”的ID,去新浪blog的升级入口敲敲门,看看新浪能不能把虚拟目录名当个甜头儿送出来。

万圣节送虚拟目录名,新浪blog,为什么不呢?新浪是网上老大,就把喜欢blogging的用户,当回嘴馋的小孩子罢。

(2005.10.29)

2005年10月27日

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我去支持那家小超市。出门时不经意地抬头看看天,感慨就来了。

城市的灯火已经点亮,但夕阳把光从高空中送过来,衬出一片明暗掩映的蓝天。被风荡涤过的那种蓝,真让人舒坦。竟然,还就轻易地比平日里多看到了好几颗星星。

为什么说秋天的北京最美?因为有不夹带沙尘的风,偶尔告诉我们什么叫碧空如洗、什么叫澄澈瓦蓝。今天我得了新知,知道秋风能让我们记起头上原是有片闪烁星空的。

不知何时起,这个城市夜晚的天空,只光凸凸地一枚月亮悬在那儿,星星瞅不见几颗。有一次,孩子在郊外对着漫天星斗发出惊呼,惹得大人们赶紧对儿时的夜空进行集体回忆——再不回忆,就该忘光了。

以前描述早出晚归,用个词叫“披星戴月”;如今,早晨披的是满大街的尘雾,夜晚戴的是周遭幻彩的霓虹、蛮横的车灯,自己,也不大仰望天空了。

(2005.10.27)

当然,这个秘密是我的猜测,如有雷同或测不准,就当作八卦好了。

前几天我为新浪blog“正名”,说个人升级无条件开放了,结果多人跑去升级并以失败告终,对我好一顿抢白,还有索赔的。这事搞得我很困惑。我去新浪注册了一个新的blog,有事没事就去“升级入口”处探头瞅瞅。我就纳其闷,我原先的blog,贴过两篇,然后又删了,现在一篇东西没有,更甭提好东西了,可怎么鼠标一点巴就升级了呢?新浪凭什么就友情赠送我升级呐?

最初,我猜有这么几种可能:一是临时的技术故障,升门洞开,那么一会儿的功夫,我撞上了;二是新浪逗你玩,随机地开放一些升级通道,就看你是否诚心升级、没事就去试试,被我撞上了;三是我在新浪有一卧底,就像个默默助我的贵人,让我撞上了。说实话,这几种可能我都认为不大可能——全是运气的事儿,而我的运气,举个例子来说,买5元以下的彩票从来不中奖,如果买10元以上,才偶尔会中个最低档的5元,里外里全是赔。所以,我从来不信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能砸我头上。

今天一大早,灵光闪现,我的新浪blog猜想有了新的成果。

成果一,缘起于我发现才女徐静蕾开始blogging了,自力更生地。人家说了,早就知道“博客”这码事儿,但没想写,后来新浪给开了一个,她就“听人劝,吃饱饭”了,来新浪品博客饭了。显然,新浪blog正在大规模地“围猎”各界名流。名流或其公司只要答应在新浪开设blog,虚拟目录名就会即刻开通——“围猎”名流是动态进程,在这个过程中一定得防止名流级虚拟目录名的流失。比如说,我现在有个新浪的通行证,ID是liyvchun(不是liyuchun);我也用这个ID注册了新浪blog;但是,我却不能轻易地拥有http://blog.sina.com.cn/m/liyvchun的网址——这个网址应该比通行证ID有份量。所以,我的猜想是:新浪的确曾无条件开放升级,后来一琢磨不对劲,就又给封了。这叫防患于未然。

成果二,早就该想到,脑子没转过来:新浪blog的确是在随机地开放升级通道,肯定有人像我这样大呼小叫,然后大家就都跑去试;一试不灵,就嚷嚷。嚷嚷来嚷嚷去的,新浪blog、新浪blog的满世界吆喝,多热闹。注意力也是多层次的,多开发一层,只有好处、没坏处。所以,我这次的确是撞上大运了,为新浪blog大呼小叫的运。

我至今不明白,以新浪这么个大气的门户网站,为什么一定要在“虚拟目录名”上为用户穿小鞋。如果是真心提供blog,就应该尊重blog的特点,人家不奔着精华写,不往里灌水凑热闹,就挤兑人家?唉,这小心眼儿使的。

(2005.10.26)

2005年10月26日

我早就说过,枪手分雇佣的和志愿的。我给新浪当的枪手,就属于志愿枪手。新浪可以免责。

那200多常来我blog的朋友应该能发现,我最近没断了写新浪blog,虽然时而看似嘲讽,时而看似担忧,时而看似冷眼,但新浪blog只要有新名流加盟,我就通报;只要有点新动作,我就絮叨——甚至不惜以偏概全,用个人的个别遭遇来为新浪正名。这样当枪手,不仅“志愿”的境界比较高,而且效果是比较好的,我已经发现有人顺着我的文章,跑去新浪blog瞻仰新进名流。

今天,我还要通报新动向——吴小莉也来啦。在凤凰台的女主播里面,我最喜欢的是刘海若,但车祸无情,命大已然是万幸之中的万万幸。不管吴小莉瞅着多贫气,都是凤凰一姐。

与小莉blogging的同时,新浪又开始“诚征类型博客”。“你想不想让自己的心情感染每一位读者?你想不想让自己成为万众瞩目的文字英雄?你想不想在数以千万计的博客之中成为最博的一员?”“万千点击也许将改变你的生存形态”,“只要你够独特够典型,你就可能成为明星!”显然,新浪在不断挂出名流幌子的同时,也在直搔草根传播欲求的最最痒处。而且,你们不是成天精英精英地数叨么?咱要制造草根明星了……必须承认,这一连串的举措,都是重磅级的。

重磅之下,我的远虑是以往说过的,担心这种未必对web2.0有真情实感的强势运作,会在无形中扼杀掉一些什么,而近忧呢,则是博客网的前景。

新浪对名流blog的操作,显然吸取了博客中国的教训——“假写”的blog会招人扁,而那些很真实的blog,像张海迪的、郭敬明的,感召力却相当实在。最近的例子,吴小莉在她的公告栏里如是说:

    原本答應男性頻道的晁夕,女性頻道的李雲周末會好好寫日記,周一會啓用我的博客。結果,嘿嘿嘿,我太崇拜發明一周工作五天或六天,將周六、日訂爲周末的人了,周末不該是個將工作日未完的工作,帶回家的日子,它該是個Family Day。所以我帶女兒到迪士尼樂園附近的酒店,去享受了一下香港秋日下午的陽光、海水,和女兒赤足追逐在草地上的放肆。

怎么样?小莉的fans难道不会天天来新浪看她的日记吗?

有趣的是,新浪所选择来为自己招摇的名流,至少到现在为止,多是具有一定文化品位的、但同时也非常大众化的星星。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它征集“类型博客”的启事中有这样的言辞:

    我们不要求你的文笔超群,当然更反对另类前卫到与社会道德相悖,只要你的博客生涯足够特别,你就将获得我们的鼎力推荐,从而获得一夕成名的机会。

如此表现出来的定位和选择策略,以及所昭告天下的“品格”,也许说不上多么冰雪聪明,但是不是至少比当初博客中国颠三倒四的混乱运作要明晰、确定的多?目前,或许博客网上陈列的名人要比新浪blog要多得多,但从号召力的“烈度”上分析一下,哪个更猛?从某种角度上观察,博客网要么打造“思想库”玩深沉,要么投机流行风耍芙蓉,没有新浪的日子里,或还好使,这以后,真难说。

(2005.10.26)

虽然我没查过《亮剑》到底有多少集,但每晚,我都差不多能看个一到两集。现在好像看到第六或第七集了。

像许多人说过的,挺好看。那么,吸引我的兴趣点在哪儿?一,李幼斌,那张脸很熟悉,但印象中都是扮装肃穆而凛然的正规干部,这回放开了,真TND生动,比孙海英的那种“本色”,要生动、丰富得多,值得一fan。二,打仗的“案例”,小时候最喜欢的题材之一就是“打仗的”,只要有飞机大炮枪声大作就觉得好看,《亮剑》里面的打仗,当然上层次了,枪炮声中,更觉鲜活、更显智谋。当家的情节依然很革命浪漫主义,但故事讲得好,“真实感”能感染你,觉得很振作。三,大大小小戏剧冲突的高潮总能在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状态下自然、酣畅地到来,这与相当数量、甚至可以说大部分国产影视作品的德性不同。不少作品,整体其实未必不可看,但那些个硬努的高潮,不得不让人躲得远远的,怕冷。

毛病当然也不少。一是国产连续剧的通病,视域内总是冒出许多粗糙的画面、语音来,像群众演员的呆板生硬,背景场面中诸多动作的“凑合事儿”之类,还是影响情绪的。说实话,一俊真的可以遮百丑,李幼斌和剧本情节的出彩,让那些粗糙变得微不足道了。二是在交代日寇的时候,一个重头儿的表现手法是大量的对话,几个鬼子官儿在那儿冗长地哇哩哇啦,动作、表情也死性得紧。这么弄倒是省事儿,但也忒多了点儿。听着仿佛很字正腔圆,铿锵顿挫,语速也很Special Japanese,估计初级水平的可以跟着练听力。

(2005.10.26)

2005年10月24日

人家都说blog能商业、能赚钱,我只知道玩blog会往里贴钱。贴钱,这还不是指要花上网费,万恶的网通每个月要剥削我一百好几十块钱;也不是说我准备买块虚拟空间自己架blog,虽然我注册过域名,但买空间太不值了,而且还不知道能不能玩得转。

玩blog如果只写不看还好些,自言自语的,应该也是一种爽。但凡阅读,就要受影响,一受影响,就免不了开销。

那部《亮剑》,原本没打算看,甚至都不清楚有这么部电视剧在放。好多年来,我一直坚持认为现在的国产战争片没法看,还不如五、六十年代的瞅着真诚,不如七十年代的瞅着好玩。后来情况起了变化,按摩乳先是在他的blog上煽乎,然后又化名王小峰,在“三联”周刊上忽悠。正好那天转台转到忘了是哪个省台卫视了,在播某一集,试看之下,当即决定买上一套。闻不到几十年前的硝烟,荧幕上的硝烟也飘不出来,但我喜欢那种味道,喜欢从硝烟后面浓烈弥漫开来的那种淋漓凶悍的气概。用李云龙和按摩乳的话来说,“他娘的,真好看”。这一喜欢,就耗资20大元。等瞅见小说打折,兴许还会耗资。据说,小说后面的部分,没拍出来。

老白最近有些蹊跷,不断地读书、不断地读后有感。这段时间里,我觉得最蹊跷的是他能踏下心来读学术论文,看了本《国史探微》,这一奇怪,我就买了一本,耗资22大元。

昨天为了捕捉街头报道,我从天宁寺走到西单,从西单又走回天宁寺,在图书大厦转悠的时候,偶然发现了刘韧同韩磊写的、号称仅印了5000册的《网络媒体教程》,这是一本在blog上总被提起的著作,它没摆在我认为它应该摆的一楼传媒类,而放在3楼还是4楼的网络文化类,我有些不以为然。这一觉得不然,就又掏了23大元。

这就是blog的影响力。以后,按摩乳可以去卖D版碟,老白可以当书贩子,一边写blog一边干,双赢。像我这样的,就是消费者了,有一定忠诚度的那种。

《亮剑》我肯定会看上一遍,那两本书却可能尘封起来。那是我的难改恶习。不过,事情不能说得太绝对。最近脖子和肩背不舒坦,想来,必是颈椎要生事。正别扭着,忽然瞅见报纸上赫然醒目的一行标题“40脖子50瘫”,是一则医疗广告。他娘的,这不是恐怖主义么!据说瑜伽治颈椎不错,我赶紧查了查,发现所有方法都像是受刑。看来,有必要把电脑和blog戒了,主动休整休整。那时候,就可以整天仰卧在床上,双手擎举着些书报来看。

(2005.10.24)

较早时候发现,新浪blog有点“势力眼”:名流blog可以天然拥有虚拟目录名,而草根则需要努力写blog、写好blog,才能荣获这东东。前几天,还曾和别人争论,说草根的blog只能拖着那一长串数字,不是“设置”的问题。

今天,瞅着叶子·G气愤地在留言中声讨我“讽刺”张靓颖(“威胁”说要把我纳入“愤青”之列)、强烈地表达love新浪的名人blog,又瞅见胜总提到升级啥啥的,我忽然想起,那天和人家争论草根与名流的blog地址差异的时候,只是直接用登录ID去试自己的虚拟目录名是否有效,没到“升级”页面瞅瞅。这个做法很不严谨。

结果,不试不知道、一试就知道:新浪blog的虚拟目录名完全开放了,而且应该是无条件的,因为我的blog上没贴一篇文章,更别说好文章了。也就是说,无论是精英还是草根,都不用拖着那串密码般的数字尾巴了。这算是新浪blog从善若流,还是算升级进程中的一步?呵,也不大张旗鼓地声明一下。

发布通告:我在新浪的blog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m/keepwalking,虽然我的登录名实际上是netfocus2005,但设定虚拟目录名的时候可以重新弄一新的——嘿嘿,不知原先用keepwalking登录的那位,虚拟目录名改成啥?

p.s. 郑重声明一下,我从没讽刺张靓颖的意思,何况在今年的超女当中,颖儿算是我最fan的一个了。为了证明这一点,可以透露一件事:前些天我特地新买了一张《贝隆夫人》,D9的,干嘛呢?要确认一下张靓颖唱的“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比麦当娜唱得好听。

补记:为新浪正名正早了?

根据留言,我到新浪申请了新的blog,然后,就碰见了以前碰见过的这个:

但是,我刚才为什么升级成功了呢?多闷些日子就可以升?随机地升?不知道不知道。反正我升过了,反正现在又升不成了。新浪blog真有创意。

(2005.10.24)

增补:

叶子·G在留言中谈到了对新浪blog的一些想法,当然,这其实也是对blog的一种理解和期待:

其实开始的时候确实和大多数人一样,不喜欢新浪的blog,先入为主的觉得大而全总归不如小而精,大张声势比不过酒香巷子深。但是当我在那边看到了真实的张海迪,写散文的余华之后,那种与名人贴近的感觉让我彻底改观。或者我们需要这样一个渠道,他们也需要新浪这样一个主流的媒体作为他们与读者交流的机会。在这一点上,不管形式如何,最终的结果是对大家都有益的。

(2005.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