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2月31日

1987.7 黄果树 1987.7 乐山 1987.7 瑞丽

1991.6 山西左权县十字岭左权纪念亭  1991.6 山西左权县十字岭

1987.7 黄果树 乐山 瑞丽 /  1991.6 山西左权十字岭

(2005.12.31)

增补:

1987年暑假,师兄师妹三个人,一个月,1000元,贵阳安顺黄果树龙宫—昆明大理苍山洱海蝴蝶泉瑞丽—峨眉乐山成都青城山—重庆三峡武汉,北京站下车时还剩1、2块钱。这一行程的处处秀美与壮丽,让我对西南一下子充满了好感。

1990到1991,仨小伙子,沥沥拉拉一年,在河北涉县,走马观花了几乎全部数十个乡镇,还南过漳河看河南林县红旗渠,西至山西黎城黄崖洞、左权十字岭。印象最深的是在十字岭上体会太行的重峦叠嶂,享受山间独有的静谧,眺望远方晋冀村落的袅袅炊烟。

(2006.01.01)

《新京报》2005.12.31 A24

《新京报》2005.12.31 A24 “城市表情”

(2005.12.31)

(2005.12.30)

增补:这是个误会

(2005.12.31)

2005年12月30日

图片来源线索:http://spaces.msn.com/members/mranti/Blog/cns!1pnO639rFr97m8ie7eTTDIqA!3137.entry

(2005.12.29)

我不太喜欢从邮局订阅报刊,因为不管你花多少钱,他们也不给你什么优惠。每年我都得费劲巴拉地趴在邮局的桌子上填半天汇款单。直接从报刊社订,是为了点折扣。

折扣于我是很重要的。比如每年年末我都给《三联生活周刊》一位女士打好几次电话,刨根问底地打听老订户能给打几折、为什么不能多打折。她每年给的答案都不能让我感到特别的温馨。

不过,有的折扣是有风险的。2003年末订《财经》,连订两年好像是打7折,我跟拣了便宜似的赶紧订了两年的。今年续订的时候得知,订阅3年给打6折,可我最终还是汇了一年的款,只有8折。当初连订两年,我就心里不踏实,心想如果人家半路换了路数,可怎么办。记得那次《商务周刊》出事,给停了大概是小半年还是大半年的,说是可以选择退款或等待。当时我是订户,嗖地一下跑到他们论坛上打听主编是不是也给胡撸下去了,他们特梗梗着脖子似的说,都好好活着呢。这样,我才没退订。说起来,《财经》的6折还是挺有诱惑力的,能省好些钱呢。可是,这3年得有多大的变数啊,别说杂志“出事”,要是胡女主编玩别的去了,我还会追着这本刊看么?虽然我追着看的这些年,《财经》上78.67%的内容,我看不懂。

总的感觉是,订阅的风险越来越大。2005年我曾新增订阅了《国际先驱导报》,以前不定期零买的时候,感觉还成。半截儿地,人家改成小身子了。怎么瞅怎么别扭——总觉乎着不光是身子小了,我想看的东西也少了。明年我不订了,想看热闹,可以随便买份《环球时报》或《世界新闻报》。

今年给儿子订了本《赛车》,心里有点打鼓。这种杂志,读者数量有限,对办杂志的那个公司,咱也不摸底细。杂志编得马虎,拼来凑去的那种,比如同一页面上,一个老外能被命名好几个中文名字。儿子经常大呼小叫、嘻嘻地嘲笑那些“干什么吃的编辑”。这些错误儿子都能容忍,他看本质。我却想的是现象:他们要是关门走人,估计我也没精力去挽回损失。

这两天,安替在那儿招呼着退订《新京报》。他已经用现金预支了自己的信任,现在变天了,难免抓狂。我也关注这份每天都看的报纸,但至少不用考虑退订的事情。有些报刊,给折扣也不想订,我零着买。每天早晚在地铁里猫着的时候,必须得有的看。我乘坐的方向和区段,美女资源比较匮乏。《新京报》倒掉也好,我可以稍微舒缓一下颈椎——一份《参考消息》,一个单程不到就翻看完毕了。

(2005.12.30)

2005年12月29日

至少短期内、他们那个IT业界的大小环境没什么恶性突发事件的话。

为啥呢?近期之内,donews多长根汗毛或少根汗毛,舆情的涌动都可能会把donews弄散了架、伤了元气。至少keso那篇post后面的留言,能让人感觉到那种舆情的“前兆”。

那长期呢?地球儿人都不知道,不可能知道。

(2005.12.29)

增补:

vazi说:全部联合起来被包装成一个中国最大人气社区网站后被收购或推上市

外星人vazi告诉你远期的Donews吧,首先是广告的融合,你会在Mop和Donews见到相同的广告。之后是内容链接的融合。然后全部联合起来被包装成一个中国最大人气社区网站后被收购或推上市。

(2005.12.29

今天早晨在地铁里看《新京报》,因为昨天blog上有这家报纸人员异动的传闻,所以注意了一下第二版的“版权页”。然后发现,报纸的“演职员表”不见了,只剩两位常年法律顾问了。

同时还发现,昨天提到传闻的有个blog,消息删除了。因为从donews的blog首页访问过去,页面没没。

(2005.12.29)

增补:

这里很直观,有图,新闻性教育的地盘上。

(2005.12.29)

2005年12月27日

对于秦尘的文章“微软垄断2.0 的开始:MSN大举入侵中国博客市场”,安替作出了强烈反应。他首先使用了一连串的问号:

博客网(Bokee)的方兴东、王俊秀,还都算我朋友,问题是今天他们发出秦尘的稿子算什么东西?……我难道不也是你们博客网的博客作者和专栏作者吗?你们这么搞是不是希望我宣布从此和你们博客网断绝往来?我把自己的博客迁到MSN,就成为中华民族的罪人了?

他的态度是:

我在此放下话来,方兴东、王俊秀,你们的博客网,我从来没有说过一个字的否定和负面评价,你们任何人是否对此荒唐文章是不是应该给个解释?否则我不但开始和你们断交,而且我会正式起诉你们损害我的名誉。

后来,博客网对安替的反应作出了反应——删掉秦尘的文章。安替就此表示“这件事情算是了了”:

文章给博客网的王俊秀看之后,得到他们的官方回应:此文是秦尘作者本人态度,不代表博客网官方立场,而且他们立刻删除了此文。这件事情算是了了,我依然如常支持博客网,因为我还是博客的专栏作者。至于秦尘他怎么说我,是他言论自由,我没兴趣关心。

秦尘的文章的确是删掉了,而且好像删掉这篇文章的还不止博客网。

(2005.12.27)

今天儿子回家转述的,记下来。音乐课考小常识,某同学的答案是:

1、写出本学期认识的两个著名音乐家(舒伯特、柴科夫斯基)
答:周杰伦、刘德华

2、“小夜曲”、“美丽的磨坊姑娘”的作曲是谁?(舒伯特)
答:张艺谋

3、本学期学过的歌曲,写下五首(白帆、摇篮曲……)
答:双节棍、童话……

4、举出舒伯特的两部作品(鳟鱼、摇篮曲、美丽的磨坊姑娘……)
答:酸酸甜甜就是我、七里香

老师一看答题纸,乐了。说,这位同学态度不好。给的分数是“待合格”。

回想起来,这种勾当咱上学的时候也干过。记得一次什么考试,有一道类似这样的填空题:

费尔巴哈是(   )国人。

这题我不会,就在空白处填了个“外”字。老师当然判我错。要搁今天,我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我真没填错啊。

不过正正经经地答题也会闹笑话。记得上小学或“戴帽初一”的时候,有道题问美国现任总统是谁(正确答案是“卡特”)。下课之后,一位女同学一本正经地问我:美国总统那道题,我填的是“姬鹏飞”,对不对?

(2005.12.27)

2005年12月26日

当然,我没能如愿,当当网没给我送来圣诞礼物

今天下午,为了12月16日订的那几本书,我第三次打电话给当当网的客服,请他们撤掉订单。

客服查了一下,问,是因为快递没有及时送到吗?我说,撤掉就是了,我等不起了。

客服问,不需要这些货物了吗?我讨好地说,如果需要,我会再下单子。

客服说,如果超出了您的期限,快递送去的时候,就让他们拿回去。我心里说,我的期限?当当真体贴人。

晚上,我在当当又下了一个单子,和那个标称已经处理完毕的老单子相映成趣。

没收到的那几本书,价格104块多,新订购的书;除了那几本,还添了新丁,140多块。我想,当当网的领导应该哽咽着瞅着这两张单子说:咱中国的消费者,真好。

(2005.12.26)

增补:动态跟进

现在是12月27日晚22点多,距我下订单26个小时,“等待发货”的状态也持续了超过24个小时。从以往的信息看(下面是我最近的订单情况),“等待发货”从来没有用过这么长的时间。当当在等什么呢?快递公司不仅不及时送货,连取货的事儿都给耽搁着?

(2005.12.27)

今天下午,快递送货员打来电话,说在我的单位附近,要来送货。我问了一下货物的金额,是那个被拖了12天的单子。我只好说,请带回去吧,这单子我已经撤掉了。他嘀嘀咕咕地说,这单子才转来……

(2005.12.28)

30日午后,140多块钱这张单子兑现了,快递在商品出库后的第三天把货送到。这基本上是在我可以接受的期限内。我说过,我是当当好客户。我会继续好下去。

(2005.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