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1月28日

“百度、google谁更优秀?”的比较有意思吗?肯定有人不以为然。但真正有那么点意思的事情“终于”来了。lqw0205和dowei在留言中告诉我说,我用来比较的百度“结果”是不存在的。——现在我可以说,这就是为什么我要在那篇“比较不研究”的文末特别注明所有截图均完成于1月27日9点以前的原因。那么,这里就放上另一个“比较不研究”罢,那个时间和现在这个时间,在百度搜索同一词句得来的结果。这就叫与时俱进,够不够优秀?

1月27日上午9时许:

1月28日晚上22时许(当然,lqw0205和dowei两位留言的时候是在下午,那个时候就是这个结果啦):

(2006.01.28)

2006年01月27日
1、定性为又一轮“姓社姓资”争论的轮回,正误岂不已然先行判决,那锤早已“定音”,后面可以无话矣。
2、贫、富、效率、公平的解说,不能压富、仇富的高调放话,颇具象征意义。
3、将那一面的意见,挖根溯源于传统、计划、意识形态。复杂推至简单的极致,树个烂靶子一举击倒,好法子。
4、既已明示涉诸多“体制”的改革,则“大势”“众望”“必由”者,应不唯经济、社会、思想。
相关链接:http://opinion.news.hexun.com/detail.aspx?lm=1779&id=1505396
(2006.01.27)

这是一个搜索个案的简单比较,没有结论,也不作研究。 

今天(1月27日)早晨,我忽然想检查一下昨天收录为网摘的一篇媒体专栏停刊的文字是否还在,结果是原有网址的内容没了,网摘的网页快照,也没了。

我百分之百地相信这篇文字不可能从网上消失,所以,搜索,用那篇文章的标题……

尝试新近上线的google中国,google.cn,搜索结果首页情形的示意截图如下:

查不到。当然,有那个提示“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图中模糊掉的,是一个坏人办的网站,上面没有直接的搜索结果。这个网站国内是禁止访问的,看来google中国还没有过滤得很干净。

再用google中文(简体),http://www.google.com/intl/zh-CN/,首页依然查无结果。被我模糊掉的,还是一些坏人办的网站。

最后换用百度,baidu.com,搜索结果如下:

that’s all,这次比较不研究就到这里。所有截图,完成于今天9点以前。

(2006.01.27)

2006年01月26日

夏天演出,无论多热,他只是前后胸、腋下的衣服有些湿,脸上却无汗。等到演完了戏,卸了装,这一身汗才“哗”地下来。功夫,绝对功夫!原来尚小云把汗都摄含在体内,什么时候松弛了,才叫它排出体外。否则,舞台形象能好看吗?瞧瞧现在的大歌星,还没唱上两首,就青筋暴涨,大汗淋漓,难怪大型舞台演出和天字第一号的电视台晚会都要时兴假唱了。

从尚小云的功夫,顺带刺跶“假唱”,这种捎带脚儿,在文章中不止一处。比如,讲到尚小云的“荣春社”,文章说了:

一个艺人办的科班,比我们众多的艺术院系不知高明多少。现在教育部门的那些这“长”那“长”们,有几个能像他——又如父母之于子女、农夫之于土地般的抚爱后生?有几个能比得了他呢——以人格、资格、教法、身体、精神、才干、技能和感化力去有效地达到预期的育才目标?

没有了,永远地没有了。因为五十年来,凡是我们意识到要保存的,都已经失去。

上面摘抄的是章诒和作品中的段落,都有点按捺不住的讽今的味道。不过,作品的绝大部分内容还是往事,书名是《伶人往事——写给不看戏的人看》。我看的这段“尚小云往事”,写得生动、写得恣肆,很能调动兴趣和情绪的笔法,读后不得不感慨。以前没读过章诒和女士的东西,只知道那本《往事并不如烟》在出版时有删节(在网上,能够查到被删节部分的整理,我下载的手机电子书中,最后一部分就是标注为“网友整理”的删节内容;而在网上查到的电子书中,有些“版本”附录了更为丰富的内容,像这里的电子书,附录达十二篇,其中还有安替的文字)。从看到的这部分尚小云往事,我大胆地推断这本“伶人往事”的可读性一定很强。

这篇“尽大江东去,余情还绕——尚小云往事”,我是在一种系列历史文化读物《温故》上读到的。这套书的主旨,从稿约上可以约略得知,唤作“以今天的视角来追忆与审视过去,并为当下的生存与未来的发展提供一种参照”。哲理而笼统。再看其对内容的概括:对人类以往生存状态的追怀;对历史的审视与反思;对历史文化遗迹与遗留文本的重温。概括而宏阔。说实话,如果如此介绍这书,恐怕我是断断不会买来看的。幸好我先入为主循的是目录的情境。

“温故”应是出了六本,我先翻的也正是“之六”。首篇文字是尚小云往事,一气读罢。第二篇最初吓到我了,从21到92页,简直就是一本小册子。我想我没耐心细读,但一定会留作一篇史料专辑——这篇文字是“《苦恋》风波的前前后后”。对那场风波的翔实回顾,如今感兴趣的人大概不会多(即使其中有那么多波诡云谲的国情、政情、人情)。那就找点有趣味的,“温故”(之六)后半部分有一篇“我们当年的文化呼吸”。

“当年的文化呼吸”,第一部分是“古诗佳句错位流行”,归集了一些那个年代里“上稿率”(批判稿)和“见报率”(大字报)很高的古诗章句,略述其当代“典故”,权当搜奇把玩亦可。像“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等等。比较能令人莞尔的,如谈及王安石的《元日》中“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因张春桥曾引这两句诗发泄对抢班夺权受挫的不满,而粉碎“四人帮”后再版《宋诗三百首》时,王安石竟受“株连”,《元日》被删掉。再如“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曾被毛主席引用,流布甚广,以示革命友谊,有知青竟在致父亲的信中也知己比邻一番而被传为知青点笑谈。

第二部分是“手抄情诗别种滋味”,回忆了几个关于手抄本的笑话。比较好玩的一个,作者读初中时摘抄郭沫若《炉中煤——眷念祖国的情绪》中“啊,我年轻的女郎,我不辜负你的殷勤,你也不要辜负我的思量。我为我心爱的人儿,燃到了这般模样”。工宣队女师傅得到线报,痛斥这种搞什么什么“女郎”的行径。作者申辩说诗中“女郎”乃指祖国,师傅大怒:祖国岂是女郎,流氓!作者又辩解,说诗是郭老郭沫若所作,师傅依然愤慨:郭老、郭沫若几个老婆,是什么好东西?!

摘录和引述的内容或取向,用以概括整套《温故》的话,肯定是以偏概全了。但某种现实感下“知新”的“视角”,自属明晰。像“之六”的“编辑絮语”,从《苦恋》还就扯到了“超女”呢:

所不解者,近来又有所谓“超女”,仍然难逃“泛政治化”的毁誉。毁之者以其没有担负起“教化”的功能,而谓之媚俗;誉之者则以其引入了某种选举的形式,而褒其为“民主选举”的尝试,激赏有加。

“超女”者何?不过一新创娱乐游戏耳!莫非不唯“文章”,连娱乐连游戏也要披挂上阵,承担起“经国之大业”,以成“不朽之盛事”了么?

看来,真要彻底摆脱“泛政治化”的固习,在我们这样的国度里还真不那么容易。

(2006.01.26)

2006年01月24日

在上一篇post“我对‘小强历险记’的终极态度”里,提到了卸载万众传媒专用阅读器的问题。今天一位署名decare的朋友在留言中问,“从控制面板里删除万众传媒阅读器之后,它会显示有些程序必须手动删除,是哪些,该怎么做呢? ”我非常乐于见到这样的问题,因为这说明把我裹胁其中的科盲队伍是庞大的,同时也给了我一个好为人师的好机会。

万众传媒的这款专用阅读器,在经由控制面板中的卸载程序项卸载后,的确有一些东东是需要手工删除的:

这些东东位于万众阅读器的安装目录下,默认的是c:\program files\emag。其中,包括有下载回来的“杂志”,也就是“小强”了,很大一坨子。emag和smag两个文件夹一下子就可以删掉,但smag.dll却不可以。也就是说,专用阅读器已经删掉了,但阅读器专用的smag.dll却不许咱动。这个玩意儿到底是不是碍事,它盘踞在电脑里还在起什么作用,科盲无从得知。我查到的方法是,重新启动电脑进入安全模式,这个dll文档就可以删掉了。

至此,万众传媒专用阅读器的可见痕迹,就算是消除了。借用按摩乳最新一篇post的标题,叫做“眼不见为净”

(2006.01.24)

2006年01月23日

不看“小强历险记”是一种选择,拒看“小强历险记”是同样的选择,态度更“强硬”一点。我的态度不同。我不“不看”、也不“拒看”。

我认为,这样的一部作品,以什么技术形式发布,是主创人员的权利,他们选择怎样的合作伙伴,是牛掰的还是臭屁的,更是人家的自由,这些,都与热诚或不热诚的观众无关。尊重这些权利和自由的基点,是这件事情、这部作品或这个玩意儿的性质。

现在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小强历险记”拍摄的初衷,并不是作为个体与公众广泛互动的娱乐形式,也不是一份大众化的网络共享资源,基本上,“小强”是媒体人的圈内自娱自乐的产物,是相对于主流精英的非主流精英产品。

一开始,很多人都把“小强”和“馒头”、“东方红时空”、“大史记”等相提并论,认为是一类东东。但瓜熟蒂落水落石之后来看,很显然,情形恰恰相反。“馒头”们的初衷,或至少是最初的或口头标榜的初衷,是自娱自乐,是圈内玩物,但现实影响却成了大众传播式的,是准社会性的;“小强”最初以blog作者与读者互动的形式发端,疑似大众化传播的路数,但现实结果是圈子化的自娱自乐,是非主流的精英叙事。弄明白了这个基点,那些怨愤就自然显得没什么来由。

“大众”所能做或应该做的,可能是这样一些事情:

首先,你可以选择是看“新闻联播”,还是看“小强”(这是按摩乳在如何观看“小强”2.0版中提及的)。

第二,要是急着看“小强”,那就用“万众传媒”的专业阅读器;如果不急,就等上半个月。

第三,使用了万众的服务之后,可以对万众的好或孬表达意见。作品的发布及其合作方式是一回事,读者或观众对服务的技术定位、服务质量的褒贬是另外一回事。

第四,当然也可以评论影片本身。

我倒是建议,不常看按摩乳及其附近blog的,不熟悉他们媒体圈子的,这个片子就不必看了,否则,片中大量典故,包括涉及人物之类的包袱儿,你抖落不开,笑不出圈内人那种会意的畅快。对于万众传媒的技术性评价,我基本赞同keso、virushuo与和菜头的观点,不多说了。

在这里,我对这个阅读器的使用,与同为科盲的朋友交流一下。

我相信很多人都是为了“小强”才硬着头皮、捏着鼻子用这款专用阅读器的。这款阅读器在安装之后,会把升级探测程序强制设为随windows的启动而启动,如果希望制止它,可以通过“开始—运行—填入msconfig后执行”,在“系统配置实用程序”中最后一个标签页“启动”内,将一个名为updater的项目(命令为c:\program files\emang\updater.exe)禁用。此外,万众阅读器安装后,在程序组中没有提供卸载的快捷方式,如果想要卸载,需要通过控制面板中的卸载程序选项。

如果你下载后希望观赏第二遍,但不愿再使用万众专用阅读器,可以通过下列途径实现:在最初用阅读器观看“小强”时,在c盘会形成一个目录“~tfiles”,其中你可以找到一个200多兆的文档“m_xq.flv”。如果你知道.flv这种视频格式可以用什么东东来播放,就可以不依赖于专用阅读器了,也就是说,你可以干脆利落地删除那个专用阅读器。如果你像我一样比较科盲,找不到合用的、不流氓的软件,那就可以利用一篇blog上的文章“基于html的简单FLV播放器”,那个页面上有一个现成的播放器。

顺便说一声,我“分离”出了这个m_xp.flv,还有那个作为封面的flash文档“小强.swf”。跟我比较熟悉的朋友,可以找我要,通过msn、gtalk,或者留言在这里。注意,只是跟我认识的、知道我实名的朋友,我会像借磁带、光盘、书籍那样借给你。在“小强”制作方开放多种形式下载之前,我不会胡乱散布的。

(2006.01.23)

2006年01月22日

这两天看的影碟,一部是韩国的“欢迎来到东莫村”,“创意”不算特别新奇,带着些荒诞和浪漫、幽默与温馨,画面拍得比较漂亮。但开始和结尾部分显露的血腥气,也提醒观众这并不仅仅是个轻喜剧。而南北“联军”抗美,这个近乎是刻意挑拨出来的寓意,恐怕也是韩国民间意识的某种反映。

为了能更好地理解“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我今天上午斥5.5元巨资认购了碟版“无极”,又耐着性子通看了一遍。时值下午,我瞌睡过去两次,清醒后赶紧快退回去,恐怕错过了“馒头”的素材。

最近粗看或初看的书里面,就文字风格而言,我比较喜欢是:唐晓峰:人文地理随笔祁斌(译):伟大的博弈(华尔街金融帝国的崛起) 林贤治:午夜的幽光(关于知识分子的札记)。还有一本看的是手机电子书,吴思: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以前一直没看过,等想看的时候,印刷版的已经买不到。当当网上可以查到一本号称是“潜规则”和“血酬定律”合集重编的“隐蔽的秩序:拆解历史弈局”,标明是2~7日发货,但实际上没货。

(2006.01.22)

2006年01月21日

blog界万众瞩目的“博客电影”《小强历险记》终于上线了,据按摩乳的介绍,原先打算将那场隆重的发布游艺会也剪辑打包,一并在网上广为公映,但最终还是只上传了影片本身,这当然是个遗憾。不过,遗憾不仅止于此。从按摩乳及其附近的那群家伙的共同煽乎来看,影片从创意、筹备、拍摄、杀青到发布,倒还是一个充满乐趣的过程;但从发布到上线,却充满周折。不过,再一次不过,这些周折还只算是小遗憾,更大的遗憾是,上线是上线了,下载可是下载不了——连按摩乳自己都没下载下来。所以,他那篇“如何下载《小强历险记》”,其实应该唤作“如何下不了载……”比较合适。这几天,按摩乳的post基本上就是疲于奔命、絮絮叨叨地解释说明,好玩极了。

“小强历险记”这档子事,往大里说,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中挺有点典型意义,当然,这种意义不是宏大叙事般的,而是饶有趣味那种。这部小电影的诞生,天然地同互联网揪扯一起;种种八卦、细节,以及舆情的忽悠,鲜活地、历时性地在网上呈现着、在blog间传播着。迄今为止,关于“小强历险记”的生动记述、活跃反馈,已经构成了一幕丰满的blog行为艺术活剧。迄今为止,我甚至觉得影片本身看不看的,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按摩乳自己不是也说了么:“反正就是这么一个玩意儿,你不愿意下,觉得麻烦,就洗洗睡吧,我也没办法的”。

常看DVD的朋友都了解,比较“讲究”的影碟,正片之外,附赠丰富的花絮,bonus、Special Feature之类。照“理”说,“小强历险记”是正片,那些以blog形式发散传播的叙事属于“花絮”;现在的感觉呢,那部“博客电影”本身倒颇像花絮,成了附赠品,额外的惊喜。这情形,稍稍微微、隐隐约约地有点像“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和“无极”的关系。我要是碟商的话,一定要把“馒头”当正片,而把那个庞大的“无极”附赠为bonus。当然,“小强”肯定与“无极”不同,我相信至少好玩得多得多。

在“小强”的下载麻烦中,我觉得最受伤、最郁闷的还不是望眼欲穿却不得不一天接一天只得洗洗睡了的好奇观众和众多的三表迷,也不是制作方的主创人员,而是那家提供下载服务的号称“中国首选多媒体杂志平台”的“万众传媒”。这个网站原可以借势展现一下自己,但现在好像有点弄巧成拙了。

万众传媒似乎试图将网络视听与BT下载整合在一起,技术方案上算不算找到了好的路径、是聪明还是累赘,我说不出来,但至少从服务的角度看,网站方面似乎更倾向于对用户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致力于将大家搞晕、弄烦。要使用专用阅读器,下载之后要在线升级,影片BT下载要分段(最新的消息是即将完整提供了),等等。最要命的是,我先下载回来一份第四段之后,不但在阅读器客户端上根本就不显示,而且下载其他段落时竟然提示说这个东东你已经下载过了。气得我赶紧去洗了洗然后睡着了还直乐。我看了看下载回来那个后缀是.emag的文件,仿佛是个加了密的压缩包(见附图)。我很羡慕地相信,解了密码的人已经先睹为快了。

(2006.01.21)

2006年01月20日

语言真是很有意思,就算不研究、没研究,也能体会出其中的趣味。比如这个“蛋”字,原是孕育生命的奇妙物件,但在汉语里,不知怎么就和骂人扯上了密切的关系。傻蛋、屎蛋等等,都特难听,还有“滚蛋”——就连配合动词用的时候也不是好话。记得小时候看过的革命小说还是电影的,里面有个人叫“二刁蛋”,“刁”还“蛋”,他能是好人么。小学有个同学,被人起了这么个外号,陌生人的第一反应就是问这小子是不是又坏又淘。

“混蛋”是很骂人的一个词,很通行,除了说被骂的对象忒坏,还说明他“犯混”,存心玩坏,不可理喻。有个意思相近的词是“王八蛋”,骂人也够狠的,尽管真正的王八或其蛋没什么不好。“混蛋”有时还和“王八蛋”连用,构成“混蛋王八蛋”,狠歹歹的,投入语气出声儿来念,真是火爆、铿锵、干脆,骂着解气。

“糊涂蛋”也骂人,但夹带的情绪就比较复杂了,有看不起,有嘲讽,很多时候,还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这人怎么就那么傻、那么二呢,脑子进水了、还是进尾气了?!

blog也真是有意思,个性化十足,还没有编辑、老师什么的在旁边督着,甭说形散神不散了,就是神儿给写散了,别人也管不着——反正我没指望着发表、没苦哈哈地等着人家给打分数。所以呢所以,说罢混蛋和糊涂蛋,我就忽然再来说说毫不相关的麦肯锡和耿素玲。

麦肯锡最近作了个关于医疗问题的调查,新闻一刊出就引发不小的争议。对调查结论咱作不出整体评价,但其中有些导引意图和利益取向很明显的说法的确令人侧目。比如,调查结果显示84%的被访者认为5年来中国医疗体系有一定或显著的改善,这同社会上对医疗改革的抨击显然大异其趣;比如宣称中国城市职工医疗保险体系已经“相对成熟”,政府可以撤出;比如高调门地渲染“增加商业保险覆盖率”,呼吁发挥“商业保险公司”的作用。我不清楚麦肯锡窜出来做这种调查的背景,我只依稀记得一些企业被“麦肯锡”了一下之后被搞得很郁闷。我不清楚医疗改革用全面辩证的观点来看是不是成功,我只知道在现行的医疗体系下老百姓活得战战兢兢。

区人大代表耿素玲是位有责任感的人,她反对炒房,不愿当地纳税人的利益受损,所以提出在京居住两年以下的外地人员在北京购买商品房应该缴纳北京地方税。结果,和当初主张“设限”的张惟英一样,被群起而攻骂之。中国的房地产业是最牛掰最强势的产业,房地产问题是大经济问题、大社会问题,甚至也够上大政治问题的格儿了。浮面儿上是房价飞涨、投机盛行,根子里是权贵集团和既得利益相关方的纵横捭阖。看到这一点,就知道耿代表跳出来“找骂”有多冤大头了。既然这么有责任感,多干点其他的事情不好么。唉。

(2006.01.20)

2006年01月18日

(2006.0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