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3月31日

将个性化的信息筛选寄托于科学的技术手段是否可行,是否可以达到相对比较理想的目标,作为科盲,我无从判断。就我自己而言,在blog阅读方面,“管理”或筛选的标准只能是老白所提及的“印象分”。  

rss阅读的频率统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是“真实”的?当初常用greatnews的时候,觉得“Most Visited Channels”很有趣,但显然这个技术化的“排名”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我对这个软件的使用方式或习惯——比如,keso、老白、按摩乳等等我最常访问的blog都不会列在top 10当中,因为在我最为关注、几乎一两天肯定要拜访一下的blog中间,有一些是直接输入网址跑去看的。对于新“结识”的有特点的blog,我也常常在一段时间内采取这种方式。此外,在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我也会选择直接输入网址访问,像老探戈筹备星岛环球网时的纪事与慨叹流水系列,我每天都跑过去看。这么做没有什么道理,仅仅是个人习惯。或许是因为网页方式依然是我进行互联网阅读的主流习惯吧,或者这么说,互联网上的多数阅读素材还让我们离不开浏览器,所以浏览器已经成为默认的主要阅读视窗,它对我们的控制是无形而有效的。

我当然可以“约束”一下自己,让自己的阅读方式“统一”起来,以便于rss feed的统计;可问题在于,凭什么这样把自己绑起来?我有一个感觉,这类技术化的计算和判别,有点像主要是给他人提供研究自己的量化论据,而对自己的“指导”作用并不明显;至于为订阅或阅读的“管理”发挥重要的效用,我有点想象不出来。这种很可能不科学的、无理的感觉,大概同阅读的目的有关:我并没像keso和老白他们那样,“把Blog阅读已经当成一种研究性质的事在做”,所以,阅读通常可以是无序的、没有重点的、心血来潮的。想了想,我现在最迫切需要的一种技术手段,就是帮我统计一下所订阅的哪些blog停止更新了多长时间。

需要说明一下,相关问题的讨论,牵涉的面已经很宽;技术层面的诸多研究,其价值也肯定远远超过了我上面提及的范畴。我只是从老白那里获得了一个阅读线索,学习之余,十分自私地联想到了自己的阅读习惯。

精彩文献:
老白:给别人打分“给别人打分”的后话
未完成:RSS阅读排序与过滤的7种方式
老华:Blogger Rank的实现Blogger Rank :与老白一起再合计合计这个事儿
lovelock:对老白打分法的看法
娴言闲语:RSS订阅的无序增加是因为有价值网摘太少了

(2006.3.31)

2006年03月29日

通过学习新闻,我发现为了贯彻三个代表、分清八荣八耻,北京的公交、地铁、出租,要强制推广、或提倡实行IC卡消费了。除了IC卡产业链与利益群落将龙腾虎跃,巨额IC卡押金的分利团体将兴高采烈外,广大群众也将获得巨大的实惠。为了促进IC卡运动的顺利开展,使公共交通分外和谐,我自愿为北京公交IC卡贡献一点微薄的宣传力量。

首先启蒙一下,北京即将实行的公交IC卡分两种,一种是月票IC卡,一种是普通IC卡。在这里,我着重宣传普通IC卡和地面公交月票IC卡。

为什么我不着重宣传地铁月票IC卡呢?我认为,地铁月票的持有者们原是一小撮特权阶层,广大人民群众对他们早就心存嫉恨。通过前次更换底板,和此次置换为IC卡,尤其是今后的不许过户、不许挂失,这一小撮特权阶层将越来越小撮化、变成一小小撮,最终逐渐消亡,或至少不再拥有可以影响舆论的话语力量,地铁月票也就最终走向灭种。这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我们当然没有必要为了一个走向灭亡的东西作宣传。

需要着力宣传的是普通IC卡,以及地面公交月票IC卡。如何推动广大群众踊跃购买、使用这些卡,是IC卡事业/运动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抛砖引玉,我想,至少可以从以下两个思路大肆宣扬IC卡:

● 拥有一张IC卡,你就是主人翁/妪呀。

通过交纳20元押金,从低层次看,IC卡持有者将分外珍视手中这一方不可挂失的小小卡片,强化勤俭持家的优质品德;从高层次看,IC卡持有者为IC卡利益关联方注入了巨额资金,而这笔资金的运作将直接促进经济社会的发展、人民的福祉,无形中提升了持卡者主人般的神圣感。

● 给你一片IC卡,赠你一堆奇迹吧。

不论上下班高峰多么高,上车刷卡程序将督促人们顺序排队上车,北京公交的拥挤杂乱将被一片IC卡轻松化解;自觉耐心地履行刷卡流程,有助于在拥挤喧闹的市井中澄澈心境、不急不躁,社会面貌、人们的精神风貌会随之焕然一新;考虑到高峰时段刷卡所占用的额外时间,乘客必定会留出出行的提前量,更好地进行时间管理,个人素质能力在潜移默化中得到提升;公交售票员既要监督顾客刷卡,又要出售、查看纸质票据,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快速反应能力得到锻炼,上年纪之后不会罹患颈椎病和老年痴呆……

综上所述,拥护IC卡、使用IC卡,能够提升个人、造福社会。所以,有必要在全社会营造一种以使用公交IC卡为荣耀、以不使用公交IC卡为羞愧的氛围。

(2006.3.29) 

2006年03月28日

老白平白地撺叨我一起关注keso的未来。显然,他是想再整一个“未来门”。

要知道,老白和keso不约而同地、以不同的方式对未来大肆制造烟幕不会是没有来由的。

keso说他围着google总部转了一圈,其实并不确切。他前半圈是顺时针转的,而后半圈是逆时针转的,所以,从覆盖率来考察,他只围着google总部转了半圈。

当keso位于顺时针与逆时针的交叉点上时,我问他:回去?他答:不。追问:还回去吗?答:还用问吗?问:加盟?答:谣传。

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keso和老白把google给买下了。

(2006.3.28)

2006年03月27日

老白在最近的两篇文字中,都闪烁其辞地谈到了“未来”,他自己的未来,以及商业模式的未来。他非常喜欢keso的一句名人名言,说是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可知。未来显然包括在一切之内。

这种屡屡谈及未来之不可知的频繁和重复,我猜想是老白在有关其个人未来的问题上有了什么动作或征候。问了问,老白的回答更玄妙,他命名说:“未来门”。

嗯,“未来”和“门”的搭配倒是很有点意境。

上周末,儿子带回来个作文题目,请教他爹我该怎么写。老师出的题目是“我的未来不是梦”。儿子不知所措,大概是觉得这种表述太抽象。而且儿子没听过张雨生的歌儿,连“我认真地过每一分钟”、“我的心跟着希望在动”之类的“语境”都没有。

“我的未来不是梦”,这样的题目可以写得很励志,而励志肯定是最大众化的路数,我也是照这个路子“指点”的。尽管我内心里很困惑,:对孩童来说,他们心目中的“未来”,是比梦更真实一些、还是更虚幻一些呢? 比较现实的考虑是,我已经在担心是不是在不经意间流露了太多的质疑和冷思考,成长中的孩子潜移默化中受到影响,会不会怀疑心太重……所以,励志为上罢。

我非常喜欢看有关时光旅行的故事,有一段时间还把这方面的影碟收藏专门分出一类来搁着。大凡时光旅行,就少不了相对的未来。这类影片挺好看,但也就是娱乐一下、满足我的怪癖而已。我觉得,几乎所有涉及未来的故事,走极端的多,基本上都不够悠远、深邃和沧桑;或许,弄得太深太远太复杂,就没人愿意看了——我也不喜欢深远和复杂。 

就像问永远有多远一样,也可以问一问多久之后才算“未来”?对于一个小孩儿,媳妇刷碗还是自己刷碗是未来,还是地球上的水被耗光了怎么办才算未来?又或者,考不考得上TMD什么鸟重点中学是未来?对于我们成年人,未来是不是梦还重要吗?没准儿现实这些梦醒来的时候才算真的到了“未来”?或者,我们许个愿吧祈祷未来不是噩梦……

儿子的作文一会儿就完成了,没给我看。而我却意犹未尽,上网搜“作文+我的未来不是梦”,很大一坨结果,都相当的励志。其中有一类写法我觉得可以提炼为最简便的“模板”:先说我经常畅想未来,用20字;然后说我做了个大梦——一个造福人类知荣明耻雄伟壮丽奇思妙想的梦,详尽描写,用数百字;最后说我要珍惜时光把握现在刻苦努力我的未来就不会仅仅是个梦,用30字。

(2006.3.27) 

2006年03月26日

偶然从人大复印报刊资料上读到一篇比较学术的论文“新闻搜索中的‘舆情峰值’——中国近年来重大矿难报道WEB页面数分析” (作者秦州,发表于《新闻界》[成都]2005年5期)。论文认为,“通常情况下,一条新闻在网上发布后,通过对这一条新闻的关键词的查询,能够迅速找到所有发布这一条新闻的WEB页面及其数量”,而且,“通过对有关新闻事件在搜索引擎中所搜索出来的WEB页面数量的统计,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网上的舆情”。

作者具体论述说:

  从网络受众的层面看,一个新闻事件的影响主要反映在BBS或论坛里就此事件讨论的人气上,这种人气可以由BBS里同一主题的发贴数与跟贴数反映出来。从网络媒体的层面看,如果一个新闻事件的影响越大,新闻网站与其它内容网站就这一新闻事件所做的“新闻专题”与“相关新闻”的页面通常就越多。无论是BBS里的贴子数量,“新闻专题”与“相关新闻”的页面数量,最终在搜索引擎中都表现为可以搜索到的页面,并构成这一新闻事件在网上的主要内容资源。因此,通过对某一新闻事件在主流搜索引擎中的WEB页面数的科学查询、搜索与统计,可以大体反映出这一新闻事件的网上舆情……

引文中的着重符号是我加的,因为我发现这些限定用语实在是非常关键。不管论文作者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使用这些语汇都使得文章的立论基础增添了一些严谨性。 

我不通媒体与传播的学术,从普通用户的互联网应用经验中知道,第一,某些新闻事件在搜索引擎中所搜索出来的结果有可能是不被允许显示的;第二,某些新闻在BBS论坛中是有可能不被允许讨论的,发出的帖子有可能不被放行,或有可能被删除;第三,某些新闻是不被允许评论的。这三个因素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新闻搜索web页面数量的统计必然残缺不全,统计学上的意义很可疑。

当然,这里不是质疑作者对近年来重大矿难报道所作的WEB页面数分析。我只是认为,如果用新闻搜索来研究“舆情”或其“峰值”,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担子是很重的;研究的课题或许是很微妙的;除了量的分析,恐怕质的分析也极重要。

获得新闻搜索相对完整的统计学意义,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搜索引擎们在搜索结果中明示“据当地法律法规、政策或职能部门通知,共xx条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新闻评论页面或BBS论坛也给出明示,告诉我们涉及什么话题的多少个帖子没有被允许显示。我想,这么做比较有助于学术论文的撰写,比较有利于社会科学研究的繁荣。

引述的论文在网上也可以找到,作者的blog上有

(2006.3.26)

2006年03月23日

……通过不闻不问地接受了那个巨大的国家政治,她接受了自己53岁人生的现在、过去和未来——而且可能要被说成无怨无悔。

还有那些永远留在农村的知青……一些人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生活轨迹,也不知他们有没有怨,有没有悔?

关于那一代知青的一切,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人其实知之不多,而“无怨无悔”、“青春无悔”是较多听到或见到的话语,似乎有那么点知青标识的味道。这种“无悔”不管浸透着多少沉重,总是有意无意地显现一副向前、向上的姿态或心态。

今年第7期的《南方人物周刊》(3月21日出版)做了个专题“1976-2006知青沉浮录”,一篇篇的人物故事。粗读的时候,打动我的,先是专题中那组图片故事所蕴蓄的沉重悲欢,然后就是行文中对“怨”与“悔”若隐若现的清醒追问。

我一直对所谓的“无怨无悔”或“青春无悔”抱有某种反感——这当然可以作为个体励志的姿态或心态,但如果是有意无意地用来替代对那场运动的定性或概观,尤其是试图将其提炼、固化为一代知青的群体话语,就实在太荒谬了。

在知青群体中,与享受了“劫后辉煌”的人相比,“更多的人是普通的人,非常普通的人,甚至是有些悲惨的人,他们的总体状况低于任何一个年龄段人群的平均水平。其中最突出的是那些下岗和内退的工人。”,而其不幸,“更主要地表现为他们的主体在生活道路上不断遇到的挫折和无尽期的低质量生活,……他们在关键时刻错过了一趟班车,后来就趟趟被落下”,“还有那些永远留在农村的知青,他们活得更沉重,也许沉重到了这个地步,以至于不再能感觉沉重的分量”。

在专题中鄢烈山的故事里,有一节的标题是“赞美苦难是‘受虐狂’”。里面提及,“已经找到了人生的位置和还在生活中沉浮的知青们都开始怀旧,欣赏和抚摸伤疤有了隐隐的‘快感’,一股以‘青春无悔’为基调的缅怀之情悄然而至”。而鄢烈山认为,反思知青生涯的理性和逻辑应当是:“如果事先有人问我,是否愿意为塑造和求得自己的个性接受这样一个学徒期,我的回答将是否定的。事实上没有人征求过我的意见”(德国政治家施特劳斯语)。我想,反思的理性和逻辑或许不应仅限于此,但如果连这样的逻辑都不承认,就实在让人不好意思多说些什么。  

我并不是《南方人物周刊》的热心读者,偶尔买上一回,如果没记错,前次买的是讲小崔那期。看过知青专题,我想我会更多地关注这本杂志。做这个专题的一帮人,在你的视野中码出一个个生动简洁的故事,你可以仅止于大概齐地领略一下知青沉浮的原生态,也可以经由不动声色的叙事,约略看透那些附着于“知青”的政治、“文化”或情感的乌托邦。

“随着时光流逝和利益分化,共同的感情、语言已不复存在,‘我们曾经都是知青’不再是自我认同的重要因素,取而代之的是精英意识或弱势群体意识的对立,满足于现实、顺应现实或不满现实的态度差异”。而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热乎起来的缅怀与回顾,“主要是精英的声音,他们自觉不自觉地成了‘我们这一代’的发言人,而没有发言权的整个‘我们’也乐于让自己被人想起和提及,只是在今天,这种大一统的关于‘我们’的幻觉才开始消失”。我相信,更多的人们会越来越乐于赞同这种富于现实感的冷峻的梳理和思考——不论是观照知青的沉浮,还是面对更多的现实。从某种意义上,有关知青的精英话语对知青“一代”的蛮横代表与潜移默化的吸附,会令人觉到隐隐的颤栗。

专题中有一个细节:谈到“农民声音的缺失”,“小芳”这首歌的抒情浪漫被斥为“知青对村姑的始乱终弃”。我赞同这种“申斥”。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曲,其中“度过那个年代”后那几声“谢谢”与“今生今世我不忘怀”,就令我有点恶心。这首歌曲的朗朗上口,以一种过分的轻佻,若干年来一直在舞台上或KTV中侮辱着那道深深的伤口。同精英话语一道,“小芳”们所呈现的意境,不断地擦涂模糊着从我们视野中渐行渐远的一代人悲欢交集的沉重身形。同时被虚化扭曲的,自然还有我们的思维方式。

这个篇幅比较庞大的专题,从网上可以在新浪看到。顺便要提一句,开篇概述性质的文字,我很喜欢、很敬佩,但要除了结尾的那一小段:“但无论是浮出水面的幸运者,还是永远沉默的大多数,他们在努力改变个人命运的同时,也在推进时代的进程,从而改变着国家的命运。人们有理由向他们表示敬意,一代知青!”

打开新浪所呈现的专题页面,最抢眼的是12位各界名人的故事。这些很能吸引多数人眼球的名人故事,其实也在《南方人物周刊》上占了绝大多数篇幅,可读性也不错。对于一本杂志而言,这肯定是刻意打造的营销中的卖点。不过,在我看来,“云南知青失却在橡胶林里的青春”、“重访北大荒知青部落”和图片故事小辑“北京知青悲欢交集”(新浪的专题中没有收录图片故事),才是这组专题中更能击中心灵的叙事亮点。

(2006.3.23)

2006年03月22日

黄老邪的文章,一般来说读着不累。新近他弄了一篇,结果弄得他自己觉着累。“以大见小的规律证明,实事求是、脚踏实地不仅是一个国家、民族前进的必要条件,也是一个集体能否成功的基石” ,这是他在结尾部分说的,也许,是他不习惯这么正儿八经罢。

其实,他的这篇文字从立意到文字,读来很是通畅。在文字方面,我最喜欢的一句就是“太八荣八耻了”。我已经准备把这句话作为我今年的口头语之一。

如果把“太八荣八耻了”当作我的年度口头语,就必须熟知“八荣八耻”,这必须学习。那么,啥是“八荣八耻”呢?

以热爱祖国为荣、以危害祖国为耻
以服务人民为荣、以背离人民为耻
以崇尚科学为荣、以愚昧无知为耻
以辛勤劳动为荣、以好逸恶劳为耻
以团结互助为荣、以损人利己为耻
以诚实守信为荣、以见利忘义为耻
以遵纪守法为荣、以违法乱纪为耻
以艰苦奋斗为荣、以骄奢淫逸为耻

“八荣八耻”提出之后,有七旬老翁积极谱曲“荣辱歌”受到了欢迎,更多新童谣纷纷被编创出来。我搜集了两首童谣。一首是:

你拍一,我拍一,八荣八耻要牢记
你拍二,我拍二,为了祖国要出劲
你拍三,我拍三,铺张浪费要揭穿
你拍四,我拍四,做人不能自顾自
你拍五,我拍五,好逸恶劳是耻辱
你拍六,我拍六,我们尊老也爱幼
你拍七,我拍七,崇尚科学属第一
你拍八,我拍八,诚实守信人人夸
你拍九,我拍九,法律法规要遵守
你拍十,我拍十,争做文明小卫士

(keepwalking注:拍二句,“出劲”很别扭,是方言吗?改成“为了祖国用心劲”,或者“争当祖国好孩儿”,会不会好一些呢?拍四句,“不能自顾自”,好像是借鉴“闲人马大姐”的词儿)

还有一首是:

你拍一,我拍一,八荣八耻要明晰
你拍二,我拍二,爱国爱校爱伙伴
你拍三,我拍三,服务人民记心间
你拍四,我拍四,崇尚科学立大志
你拍五,我拍五,团结友爱讲互助
你拍六,我拍六,做事诚实不能丢
你拍七,我拍七,参加劳动要积极
你拍八,我拍八,自觉遵纪又守法
你拍九,我拍九,克服困难争上游
你拍十,我拍十,知晓荣辱会做事

(keepwalking注:拍六句,“做事诚实不能丢”比较机械,有凑韵脚的嫌疑,且“做事”二字在文中有重复,不如改成“忠厚实诚乐悠悠”)

我认为,谱曲很好,只要曲子不抄袭就成;编童谣立意不错,但得有点讲究。比如说,“八荣八耻”本来是8个正反两方面,却用从一拍到十的形式,这会不会把孩子搞晕?是不是可以考虑拍到八就可以了。再比如说,“八荣八耻”是很系统、准确的整合与表达,“拍”成十句话,不论是阐释或具体化,似乎都不到位,这不仅不利于准确、深入地理解,更现实的后果是,少儿们很可能被要求背诵“八荣八耻”,而从一拍到十多拍出来十句词儿,会不会干扰孩子们的背诵思路呢?而且,从更高一点的要求看,为什么一弄童谣就非得你拍一我拍十的呢?怎么就不知道来点自主创新呐?围绕“八荣八耻”编写童谣,除了“八”,我以为最好不要搀进更多的数字,否则有点像搅局。

围绕“八荣八耻”会形成很高的传播热潮。据说有本书特有名,叫“世界是平的”,借用这个句式,估计今后一段时间的媒体领域,“世界是8的”。

(2006.3.22)

2006年03月21日

今天(2006年3月21日)上午,教育部举行了一次新闻发布会。我是从网易上看到这个新闻的。新闻后面的评论不少,我想这同对新闻的处理有关。网易新闻首页的大标题是:“教育部:教育均衡发展不要拿北京和西藏作比较”;点击进去,新闻标题和摘要部分是这样的:

田淑兰:教育均衡发展 不要把北京和西藏相比
2006-03-21 11:13:58 来源: 中国网 收藏此页 网友评论 810 条

 3月21日上午,教育部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教育收费和治理教育乱收费的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会上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组长田淑兰表示,均衡发展是指义务教育阶段,而且是指区域内,不要把北京和西藏相比,也不要把城市和乡村比。 

这样的说法无疑会引起又一阵骚动,是下一轮解释阐述的起点。教育部那位发言人在这次发布会上刚刚解释了他引起轩然大波的那番话,说原来是媒体瞎编的。

我更注意的是这次发布上提及的一个“小”问题。

根据发布会的“实录”,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助理巡视员郑增仪针对记者关于“改制校”的疑问,作了这样一番回答:

  1993年国务院关于中国教育改革发展纲要实施意见明确提出基础教育由政府办学,同时鼓励企事业单位和其他社会力量按国家法律和政策多渠道、多形式办学,有条件的也可实行民办公助、公办公助等形式

  当然,教育部的政策是很清楚的,进行改革试点的学校必须是薄弱学校、新办学校和一些企业学校,而且对改制学校十多年来多次颁发文件进行规范,要求必须做到“四独立”。从教育部政策来讲是清楚的,态度是坚决的,但是这个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我个人认为主要是有些地方和学校没有严格按照教育部的政策办事,因此这几年来从教育部和七部委一直加大对这个问题的治理力度,同时加大教学力度,提高各地政府和学校依法办学的水平来解决这个问题。

关于中小学改制学校到底是不是“薄弱学校、新办学校和一些企业学校”,关于教育部所谓反复重申强调的政策究竟贯彻成了什么样子,这里不言语什么了。只引述另外一段叙述,立于此存个照:

  民办教育促进法及其实施条例的出台,为扩大优质教育资源提供了契机。他说,民办教育可以有多种实现形式,其中可以积极推进的形式是“名校办民校”,就是吸引民间资本、以民营的方式举办名校参与的“独立学校”。在这方面,部分高等学校已经进行了大胆探索。5年前,江苏、浙江等地的一些著名高校将名校优质办学资源与民间资本结合起来,在全国率先创办了民办独立学院。几年的实践证明,独立学院是一个符合中国特色的新的办学模式,完全可以在职业教育、高中阶段教育和义务教育阶段推广

  新出台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规定,公办学校不允许转制为民办学校,但可以作为出资人独自兴办或合作兴办民办学校。教学条件良好、师资力量雄厚、社会信誉度较高的公办中小学,都可以按照“名校办民校”的模式,在较短时间内扩充优质教育资源。

这条新闻是2004年的,标题为“周济:择校找民校 名校办民校”

(2006.3.21)

2006年03月17日

新闻说了,百代唱片再发公开声明 承认花儿乐队抄袭是事实。但前次的回应,还满不是这么回事。前两天看了那个先前的回应,也浏览了一下相关的内容,曾随手记了几句。

根本就不需要专业鉴定,把“嘻唰唰”和“K2G奔向你”对比着听一遍,就完全可以得出抄袭属实的结论。

偶然看到花儿乐队主唱和百代唱片的正式回应,里面使劲表白他们长久以来捧出的那颗努力让大家高兴的赤诚之心,用“瑕疵”来开脱,还忽忽悠悠地说什么脑海里偶然必然闪过的旋律剧多啥啥的。又看到有新闻说陈琳和羽泉为花儿乐队鸣不平,理由是歌曲有类似很平常,只要是对真实情感的写照就有价值。我这才好奇起来,专门跑去下载了puffy amiyumi的K2G来听。呵呵,还用TMD简谱对照、专业鉴定么?如此来写照真实感情,我直接把搜罗来的歌谱儿都署上我的名字算了。

后来我到百度的贴吧和花儿乐队的一个官方论坛转了转。我好像知道抄袭者和那么大牌的唱片公司为什么能梗梗着脖子厚脸皮了——群众基础肯定是一处重要根基,有一群那么痴情而偏执的“花蜜”呢,抄袭算个鸟。

谁说咱没信仰?你动动偶像试试,我们痴给你看。

(2006.3.16)

2006年03月16日

忘了是几年以前,看过一个电视访谈节目,像是韩寒与老辈学者或是什么家的对话。当时觉得这个小伙子怎么那般的讨厌,不论说什么都是刻意地呛着茬儿来,而遇到没考虑过的或不想回答的问题,一律用抵触式的反问或狡辩给拨拉过去。这情形搞得学者或啥家的很难受,既要表现出对年轻人的大度,还难以抑制心中的恼怒。

后来我觉得我明白了:韩寒们主要的是要宣示一种姿态。不是说他们没有观点或不想表达观点,而是说对他们来说,姿态始终是更重要的。不论思维方式或具体的论题,咱不尿你们,分析、批评,哪怕是吹捧赞扬,都不尿,尿了就没了姿态。这次同白烨、解玺璋他们的争端,我也是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这多少有点像那个“馒头”所折射出来的区隔和分裂。两股道上跑车,几乎没有相互理解、甚至真正交锋的空间。正是为了这类区隔和分裂,姿态或许比观点更为重要。

推而广之,在很多特定的情况下,姿态比其他的很多东西都显得更重要。当然,这些“情况”和韩寒们没有任何关系。

比如,“皇甫平”当年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人们普遍重视的是“他”传播的理念和观点,而前些时候的二度出现,或许就难免让人觉得姿态的象征意义更浓重一些。想当年,皇甫平的大作曾招致一些大批判,但旋即大批判者就感到很难堪。随后发生的事情当然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银山银海”——改革大潮雄浑无比。15年弹指一挥间,“皇甫平”重现,不论使用这个署名的来由究竟如何,人们大概很自然地会首先思忖这究竟代表了一种什么样来路的“姿态”。

3月15日,《新京报》刊发了一篇“专访周瑞金:再谈‘改革不可动摇’”。周瑞金所表达的一个很鲜明的观点是:警惕以“反思改革”之名行“否定改革”之实。这个观点当然也是一种极鲜明的姿态。周很辩证地解释说:“我的文章意图并不是反对‘反思改革’,也不是反对修正改革中的不足之处,而是主张在推进改革过程中反思改革”。所以,这个鲜明的姿态也很立体、很全面。

此外,在网易新闻中心,这篇新闻是不可评论的。不可评论是一种什么姿态呢?

(2006.3.16)

增补:

对皇甫平的“姿态”,有些好事者竟然还作了些调查统计的勾当。在强国论坛上,一个叫云淡水暖的根据新浪网上的留言评论,来统计归纳“皇甫平的认受性”,文中提及,“‘专访皇甫平:警惕以反思之名否定改革’没有设置留言簿,而‘周瑞金:改革不可动摇 我们都是改革的得益者’(2006年03月15日 10:34 新京报)是设了留言簿的”,而其实,这两篇实际上是同一篇内容。

另一个叫非不为的,受了云淡水暖的启发,紧跟着跑到新华网上去作了类似的统计。其实在新华网转载的新京报的访谈新闻后面,始终没有一条留言评论;但在新华网的论坛上,有人转贴了这篇文章,非不为是根据转贴的跟贴作的统计。

呵呵,这种统计自然也是一种姿态。

(2006.3.17)

增补:

3月15日,网易新闻就发了“专访周瑞金:再谈‘改革不可动摇’”,这条新闻至今都是不可评论的。呵呵有趣的是,今天(3月18日)网易在评论频道发了同样的新闻,和新浪类似,这篇仅标题不同(专访皇甫平:再谈“改革不可动摇”)的文章是开放评论的。

(2006.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