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的donews六周年纪念会,作为一个非IT人、非新闻人,跑去一趟的目的,其实有两个。一个达到了,另一个未遂。

第一个目的是看看keso是不是还烟不离手。大概是5、6年前,他坐在烟雾缭绕的办公室里接见我,得意洋洋地说他所在的公司里,只有他这儿可以当吸烟室。这次在香格里拉的前厅,他不断地被年轻的小伙子堵截、被妇女节前夕年轻与不年轻的女子围追,估计烟卷都发光了,手里只好攥着七八盒名片过干瘾。

第二个目的是想参观三个人。

一是周志农。想当年,我是自然码的狂热用户,也是大自然BBS的狂热用户,不断狂热地试用每一个beta版,并且为了这个码而放弃了此前使用多年的“四通双拼”方案。为了鼓励我的狂热,周志农慷慨地赠送给我一套6.0c正式版,令我自豪了很久,直到今天。当时,他在一个单元楼的家庭式自然码作坊里接见了我。

二是王俊秀。也是多少年没瞅见真的人影了。当然,网站的运作咱不懂,但他是个有思想的人,他所关注的某些领域,他搜罗的不少资源,还是挺值得玩味的。前些天换电话号码的时候,通话聊了几句,还是那么爽朗。

三是老白。想参观前两位是为了远远地判断一下他们是否风采依旧,想参观老白是想近距离地瞅瞅这个不同凡响的家伙。我相信我的感觉,这个家伙绝对是个了不起的家伙。可惜瞅遍全会场也没发现有谁仰着个秃脑袋瓢儿抽烟。keso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两声,说老白啊以前没当过组长今天就别让他擅离岗位了。

聚会的阵仗实在声势浩大,可也太嘈乱,全是晃来晃去的脑袋、全是飘来飘去的橙色徽标。台上是仿佛无穷无尽的嘉宾演讲,一个个相当地轩昂,也相当地陌生,IT圈外人站在那儿,晕得相当地厉害。这是donews的六周年聚会,也是千橡的一次广告会。我想参观的人,都淹没在脑袋和徽标里,所以我只呆了一个小时就跑回去写blog了。

补记:

有个事情我得声讨一下,这是因为看了偶尔思考lulu的文字提及donewsT恤,让我想起来了。

keso帮咱递了名片、索了个拎袋,回家大惊:里面的T恤,为啥是——女式的?!

(2006.3.8)


10条评论

  1. 我看你和老白俩都在大叫遗憾,你们为啥相亲前不先安排下接头暗号?或者每个参加者都贴个臂贴,上面可以用记号笔写上自己的名字。你举的牌子应该贴脑门上,哈哈哈~~~:)

  2. 聚会是他们的,我只有沉默

  3. laobai也在找你,呵呵

  4. 何止老白,我也在找你。可惜不向网志大会,能让我用一个大喇叭在现场找人阿。

  5. 我也想找你来着。可惜没找到。

    我和老白倒是老在一块晃荡呢。

  6. 北京没有去啊,遗憾哦

  7. 说来话长。。。啊

    关于CCED,关于自然码,也是因为用了两小时的自然码就放弃了用了很多年的四通双拼,也到塔园的那个单元楼里买了正版自然码6.0C。关于大自然惠多的BBS,我也曾每天狂热地狂拨那只有一条电话线唯一的号码,太难拨入了,所以后转奔了金山“西点的BBS”。。。说来话长,说来话长啊。。。十年。。。十多年了吧

  8. 号太小了么?可以转送给我啊……

    我都没抢上,唉,可惜了我的特权了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