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学凌感慨说,“Web2.0是强大,但是千万不要放纵这种强大”,因为“ 瞬间窒息,对一个企业来说,损失太大了”。他的感慨,源自网易新闻跟贴的被干掉,而且,他的感慨,在刚刚过去的无雨的清明,抒发得很煽情。

确切地说,网易对新闻跟贴的处理,不是干掉,是改版——把原先直接挂在新闻后面的网民评论,归拢到论坛里。对读者来说,表面的、直接的影响,“不过”是多点击一次鼠标。但有趣的是,现在网易上对新闻的评论,有相当一部分不是针对新闻,而是抱怨或抗议这种“改版”的。更有趣的是,抱怨或抗议基本上都是冲着网易去的,有人“威胁”说如果不改回去,就换地方看新闻了。网易能辩白、能解释什么呢?

前两天新华社发了一篇报道,在《参考消息》上的标题是“新媒体‘火候’谁来掌控?”,在《新华每日电讯》上的标题是“网络捧人太快了,谁来掌控‘核裂变’”。这篇文字以“馒头”为事由,通过“专家”“学者”之口,感叹“新媒体”的威力已经升级,担忧“新兴媒体日渐主流化,正在考验我们对‘火候’的控制能力”。报道认为:

  随着数字化和互联网的兴起,手机报纸、网络电视、网络广播、个人博客、车载电视、楼宇电视等新兴媒体迅速崛起,并逐渐呈现主流化趋势。而各项新媒体业务尚未完全纳入我国的宣传管理体制,监管缺位已带来巨大隐患。

未纳入宣传管理体制和监管缺位的隐患在哪里呢?从现象上看,那就是有些经由新媒体“炒”起来“事件”,监管部门瞅不见征兆,视野里没没。报道引述上海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信息管理部主任乐迪的话说,新兴媒体可能“导致一种严重的无政府状态”,所以“政府通过一定的方式对新兴媒体言论进行引导和调控就成为一种必要”。报道还引述著名的李希光的话说,“应该改善媒体布局,加强内容引导,增强政府对新兴媒体的‘议程设置’。可以从‘引流’和‘开源’两个方面来加强政府对于社会舆论的引导能力”。

回想起来,网易新闻“改版”前的新闻+跟贴的形式,仿佛很以网民为本,仿佛很2.0,但无疑有点另行设置议程的味道,“调控”一下,很自然。

新闻可以2.0吗?前述那位乐迪主任说了:“人人都可以参与传播,但并非人人都具有职业道德,他们所传递的信息很难说是真正的新闻还是无知之见,非理性、情绪化的言论得到传播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多,这让信息传播难以监控。”

(2006.4.7)


8条评论

  1. 国内的博客录正在做新闻的互动投稿,很WEB2.0

    http://www.bloglu.com

  2. 同学们玩过头了,班主任出来收骨头了。

    偶们国家一向的方针政策就是:新闻是党的喉舌。哪轮的到草根七嘴八舌。

  3. 网易新闻跟贴改版?!

  4. 就一个"点击" 操作 体现出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按<媒介等同>类比一下 之前跟贴讨论如大学课堂上的讨论 虽然老师是主导 但我们间的观点还是可以平等地展现出来 而现在躲在论坛后了 类似于受父母教训后 我们在背后小声讨论似是 实在不爽啊

  5. 我就烦!!我就烦,GOOGLE一下“拆迁”都被断线!!

  6. 我痛恨这个世界.痛恨所有的人,我觉得我都快疯了,和他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没办法沟通,住在他家就像是住在一个租来的房子里一样,不愿与任何人沟通,我不会去讨好人、巴结人、我洗个澡就像是作贼似的,如果可以我希望天天洗,但她们家人看不习惯,我不愿被人说闲话,我一直希望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只有我和他,但不可能。新房子买了,但我不想参合装修的事,因为我们意见不统一时没人会听我的,而我会很难受,我不想成为姐姐那样的人,但我觉得现在的我越来越像她了,也许这些事在别人眼里没什么,但却是我的心病,像噩梦一样缠着我,挥之不去。也许真的是我错了,每次冷静下来后,我就劝自己放开些,何必那么难为自己呢?你难受得撕心裂肺的疼却没人会知道,真的要崩溃了,每次气极时都有一种想拿刀割开自己的冲动。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知道我有心理障碍,我想克服,我也知道谁也帮不了我,我只能靠自己。但我当发现连我自己都救不了自己时,我只会越来越绝望。。。。。。。。。。

  7. ???????????? ???????????? O(???_???)O??????~ – YangTx ?????????-IT,German Philosophy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