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5月31日

很多人在梳理读书的timeline,我非常羡慕。能拎出自己读书的时序线索来,对于我来说是简直是一件非常伟大的事情——其实,对任何事情的timeline的标定,都令我感到伟大。我的时间概念奇差无比,某件事情发生在3天前、还是3周前,是发生在1个月前、还是2年以前,是5年前、还是15年前,统统搅和错杂在一起。举例来说,每到写简历的时候,我都要掰着手指头才能倒推出我上小学的年份,而之所以找到倒推的依据,全因为学制是很
固定的数目字儿,而且我没留过级。我的记性也特别差,而且好像越来越差。比如,一旦向同事临时借了几块钱,我都一定要用很白的大张的纸,写上大大的
字,摆在桌上最醒目的地方,不然的话,我肯定会忘记还钱。


所以,不论什么事情,我能挖掘出来的记忆,大多仅仅是残缺的碎片,无法连缀起来。关于读书,也就没有timeline,只有散落的点滴,有点像渣子、碴子。


《鱼龙坝》



我的“小人书”(连环画)肯定超过千册,曾经。后来流失殆尽。小时候,小人书基本上是见一本买一本,到书店就要买。有一次妈妈带我去王府井,在东风市场,
很多人挤在那儿买小人书,我非要买不可,妈妈奋力为我挤回来一本,我一瞅就发现买重复了,妈妈恼得够呛。现在还记得东风市场北段朝西的那个门,对着百货大
楼的,进去就是新华书店的一圈柜台(南端的那个门,拐进去进屋的柜台好像是卖裤子的;北端的北门,有卖小吃的,小时候觉得那里的红豆粥和奶油炸糕是最美的
美味)。


小时候,读书习惯比现在强多了,买一本就看一本,然后还不断复习。就是生病的时候,也读书不止。有次感冒发烧,烧得肯定不轻,头又晕又疼的,还要看小人
书。看的是《鱼龙坝》,好像是新农村里的故事,有阶级敌人的那种。发高烧的时候看书不是找难受么,结果看得直犯恶心。打那以后,只要看到《鱼龙坝》的封
面,我就头晕恶心,落下条件反射了,现在想起来,还能找到感觉呢。所以一直特别清楚地记得,这本小人书是个绿乎乎的封面,画中的阶级敌人正在被擒。网上查
得,书的初版年份是1972。


我固执地认为小人书的式微在某种程度上妨碍了儿童对文字的感受。现在的幼儿读物,热热闹闹,故事情节动作化、简单化,文字全面退却,孩子们读图与
理解能力大幅提升的同时,文字阅读的欲望得不到什么诱导。关键是,幼儿长大为儿童乃至少年的时候,图画的影响力依然显得那么强势,有时似乎成了文字的抵抗
力量,拖延着阅读的成长。对比一下,当初的小人书成人化的色彩比较浓重,掺和其中的意识形态话语也会固化儿童的思维,但就阅读而言,文字和图画是“均衡”
的、互补的,恰到好处地藏着种诱导文字阅读的力量。

“门争”

我感觉,从识字到阅读,升华的关键就是囫囵吞枣;能感觉到囫囵着吞下的是枣,阅读的过程里也就悄没声儿地多少发生一些理解了。


小时候,我酷爱囫囵吞枣,一本接一本地看书,看的都是小说。只要是小说就看,不论是否名著,不论厚还是薄,不论是否看得懂,通吃。看书的习惯是拿起来就不
放下,不看完不愿撒手,没家长管着,肯定要大肆废寝忘食。小说的来源是父亲工厂的图书室,开始是父亲给我借,后来他记不得我看过哪些没看过哪些了,就带我
去自己选。我清楚地记得图书室的管理员是个白头发的老太太。再后来,父亲转告说人家有意见了,我看得太快,借书卡片还没来得及倒腾,书就往回还。


有段时间父母限制我看课外书,他们一概称之为“闲书”。数学成绩下降是父母反感“闲书”的主要原因,我当时也因为数学而苦恼,就是学

不好。现在回想起来,
数学成绩不好和“闲书”没什么关系,我的脑子不走那根弦才是关键。我只要一碰见应用题就抓瞎,什么俩车对开啊,什么弄个水槽一边排水一边注水啊,现在想起
来还头大。越努力,头越大。


读“闲书”,接受繁体字很重要,这意味着阅读视野的大扩展。我已经记不得最初接触繁体字是读四大古典名著、还是苏联小说,但繁体字对乐于囫囵吞枣
的我来说,一点也没有构成障碍。印象中,读得最多的繁体字小说是苏联小说的中译本,看了好多打仗的,也看了一些不打仗结果没看懂的,可惜现在想不起来哪怕
是一本书的书名了。我只记得有一个词困扰了我不短的时间——“鬥争”。我没瞅出“鬥”和“門”的差别,但从上下文知道是斗争、战斗、对抗的意思,弄不懂为
什么要叫“门争”,暗想这外国小说就是用词不同。(先写到这儿)



(2006.5.31)

前段时间就有人提醒我,打我手机的时候,有时是一个女的接电话,彬彬有礼地说:“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开始没在意,后来渐渐发现,如果我的手机不在服务区,或是关机状态,我的号码就一直是“空号”。

这会耽误事啊。比如,留的联系电话是“空号”,人家会拿咱当骗子的。

昨天给北京移动发了封询问邮件,刚才收到回复,让我查看一下是否设置了关机或不在服务区状态的呼叫转移,说取消了试试。

的确是设了啊。我一查,敢情转移号码错了,全球呼的13800100309,成了868613800100309,这可不是货真价实的空号嘛。

应该是这样的:填入全球呼号码后,系统自动给加上了个86;后来不知是怎么复制粘贴来着,把带86的号码贴上了;系统很敬业,叠着来,依然冠以86。

估计还没人当我是骗子。改正后,直接洗掉的是我的手机的不白之冤:几个幸灾乐祸的同事非说“空号”是因为我的手机是水货。这帮歧视水货的冤大头。

(2006.5.31)

2006年05月29日

⊙ 最近好像很少写blog,为什么?

可能是进入懒惰期了。阅读量小,不论是纸的、还是网的,思路上没得依靠。当然,孩子的小升初太牵扯人。


⊙ 那……为什么不写写小升初?

这事情毕竟比较小众,而且写了也不足以说明我渊博啊。最重要的,这事不能多掰扯,说得越多、越详细,骂得越狠、越悲怆,往后赶上小升初的家长、孩子遇到的麻烦可能就越多。正在撰写宏观论说文“不可言说的战争”,敬请关注。


⊙ 你开始弃用google了?

还不会,因为google的一些服务还找不到理想的替代品,比如gmail。我现在开始抓虾,google的rss reader暂时扔一边了。我希望抓虾这个网站能够持续地开下去。目前google的连接存在极大问题,现在上网自言自语骂街的频率急剧增多,都与此有关。我现在就要骂:不论是谁造成的google连接不畅,他们都没好下场,死都死不痛快。


⊙ 好像有点撒野的意思可别像窦唯那样失控啊。窦唯事件没什么要说的吧?

挺窦的有人多少有些为亲者、友者、圈子者讳的意思,什么艺术家气质啊啥的蛮不着调,人格不健全、心理有异常,该承认就直接承认好了;挺媒体的有人更不地道,拽什么监督公众人物啊媒体责任呐,冠冕堂皇得都沐猴而冠了,恨不得把个狗仔精神做成八荣八耻。


⊙ 咱不说大事行吗说点具体而微的吧?

那就学习老白,说俩小花招吧。当然比老白要小儿科多了。

第一件事,关于抓虾。改用抓虾的时候,google rss
reader导出的.xml文件抓虾不认;只好先导入bloglines,bloglines在对待opml导入方面表现一贯特好;然后再从
bloglines导出,这样抓虾就认了。所以,我现在有三个rss
feed仓库,bloglines、google和抓虾。基建工程摊子太大,或者叫“狡兔三窟”。

第二件事,关于搜狐blog。不知是记错了、还是我眼睛不好使,搜狐把rss订阅给“藏”起来了。记得原先点进那个rss订阅图标,可以找到明确的rss
网址,现在没了,直眉瞪眼地让我下载搜狗工具条。后来我才发现,那个订阅图标的链接,尾巴上就是一个有效的rss
feed,像这样:http://tb.sogou.com/rss?ch=it&desc=%CB%D1%BA%FC%B2%A9%BF%CD
%B6%A9%D4%C4&url=http://keepwalking.blog.sohu.com/rss。我要找feed,狐狸遥指狗,却在狗尾上。


(2006.5.29)

2006年05月25日

我不再依赖google的rss reader了,与google的网络连接太不稳定,已经连续几天没能正常阅读所订阅的blog。依然弄不清楚是哪儿的问题,但我终于把feed们导出,抓虾去也。

这是放弃google的第一步吗?rss reader的取舍还是一件比较容易的事,邮件应用怎么办?我不能想象我会弃用gmail。而除了google的网络连接问题,还有其他的零碎问题很令人恼火:单位的邮件系统不时地把gmail转发过来的信件当成垃圾邮件!靠,google是网络公敌么?!

(2006.5.25)


2006年05月23日

现在时兴翻腾旧事么。IT圈内人,应该还能看到别的一些人的1996吧。

(2006.5.23)

2006年05月19日

民意的下场:

北京出租车价标准明起上调至两元/公里

延伸链接:

1、[臆测未来] 首都出租车业迎来2.0时代

2、王正鹏:一个北京出租车司机的不意外死亡

我就想买个车自己开。我们也是人,不是寇,照样会遵守国家的管理。为什么一定让公司来折磨我们呢。

3、新京报:18名黑车司机被刑拘

“现在距离2008年北京奥运还有两年多。这次机动车非法运营治理整顿将一直坚持到奥运会,绝对不会‘一阵风’”

3、孙立平:黑车与反制度式抗争

从有关部门出台的涨价方案来看,出租车公司的利益是必保的(甚至如果考虑到车价下降的因素,出租车公司实际是调价的受益者),出租司机的利益已是损无可损,于是只能由消费者承担汽油价格上涨的代价。

(2006.5.19)

google会成为我的网络应用中心吗?很有可能:我的email应用基本上以gmail为主体,并且这一应用早已扩展为大量资料的组织管理;通过gmailstore这个小玩意儿,gmail还充当了存储空间,多种类型的文档在不断上载;为了弥补writely.com(哦,part of google)某些情况下的连接不畅,gmail也是文本的撰写、存储区域。calender、chat的应用还不甚频繁,但因为同gmail“整合”得比较紧凑,它们早晚会充当更重要的角色。google的rss reader依然是我的重要的阅读出发地,不论信息如何过载,订阅数量依然在上升……此外,通过关键词,我还订阅着若干条google快讯。
 
打开电脑,是一定会上网的,上网是必定是要登录到google的,访问的首个网址一般是mail.google.com。
 
可惜的是,连接google通常是不太顺利的。在单位上网,教育网,我已经习惯于先行启动“穿墙”工具;否则,google的连接会遇到莫名其妙的各种困难——科盲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科盲只TMD知道邮件收不成、字写不了、资料查不到。在家里上网,网通的adsl,也同样会遇到google连接不畅的问题,科盲同样不知道毛病TMD在哪儿。
 
用gmail写这篇东西的时候,能瞥见旁边QuickContacks那里不断地闪动着“We’re experiencing technical difficulties....and, we’re back!”,然后还会“Unable to reach Gmail. Please check your internet connection.”
 
郁闷。
 
不用google拉倒?
 
弃用google,要么就放弃互联网——这叫什么混帐选择?
 
(2006.5.19)
2006年05月15日
只说把述说遗憾的游戏接龙传了一支给我,从语气上分析,他对我自称非IT人士印象深刻。很“遗憾”,我的确是非IT人士,也就是说,我真的不是IT从业者,也不是IT媒体工作者,和广大人民群众一样,我是IT的受益者,或是受害者。——这里的“遗憾”是什么含义呢?
 
网上网下随手翻查的结果,商务版《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①遗恨。②不称心;大可惋惜(在外交文件上常用来表示不满和抗议)”。啥叫“遗恨”呢?“到死还感到悔恨或不称心的事情”。显然,这里所说的遗憾是一种心情和感受,不称心、惋惜、悔恨,总之是感觉相当地不好。网上查到的一个遗憾的释义表述为“因未能称心如愿而惋惜”,语气略轻些,但大体意蕴是相同的。
 
老白通过词霸查到的遗憾的释义是“遗恨;由无法控制的或无力补救的情况所引起的后悔”,比起前述解释来,这里平添了一个“借口”,给后悔或不称心“找”了个理由,那就是不可抗力。造成不称心、惋惜、以及悔恨的缘由肯定很多,头两种解释并不负责分析缘由,只谈后果。词霸的解释由此而显得更热情一些,但肯定不免引发一些掰扯。
 
老白懒得掰扯,直接宣告偷换概念,他给出的遗憾的定义是“本来可以控制或补救的事情,因为某些原因或判断失误,造成不想接受的结果”,从语义的角度,判断失误显然可以归入“某些原因”,老白在这里把某些原因和判断失误并列,估计是想多少突出一点主观因素,不愿一味地把发展的结果推诿到客观方面去。当然,偷换概念还表现在把“遗憾”所指向的感觉和心绪,更多地表述为客观结果的对比,相当于人生或事物发展轨迹的大异其趣。在我的理解中,他文中至少有一个方面的意思是说,人们感受到“遗憾”中,有一些基本属于扯淡——如果不“经常检讨自己和周围的变化”,到头来深表“遗憾”,那不是矫情么?
 
接龙游戏规则中的解说更宽泛些,比较不缜密地划定了这么个范围:遗憾可以包括当初可以做但没有做以至于今天都不能再做的事情,也可以包括当初可以做但没有做今天要努力做的事情。
 
如果不是这个游戏,还真不知道“遗憾”有那么多微妙的语义学层面的“歧义”。我因此而梳理出了我心目中的“遗憾”:“遗憾”一般用于两种场合。一种趋于真情实感,埋藏着或表达出对无可挽回的啥东西的某种失落感,没有悔恨那么沉重,而比惋惜来得绵长;一种属于虚情假意,刻意流露的是敷衍了事、规避责任、委婉指责、甚或成心气人,是一种即便不用于外交场合的外交辞令,典型的用法是“只能表示遗憾”。
 
说到这里,我就可以完成游戏的第一项任务——告白我的遗憾。我的遗憾就是由于以前没整明白遗憾的确切含义为何,所以已经混淆了遗憾与失望、惋惜、后悔、不如意,从而无法“选拔”出真正的“遗憾”来。对此,我深感“遗憾”。:P
 
(2006.5.15)

本来想写啥来着?从OCW视频课程想到大学课程在线的课程视频,掰扯几句ziki相关的这个那个的。后来呢……

1、宁波一趟,甚匆忙,keso在我的flickr相册那儿还胡乱分析说甚诡异,其实是干活去了,这活一直弄到现在没弄完,繁琐得紧。

2、小升初进入关键时期,刚刚过去的周末两天,儿子总共坐在各考场中累计9个半小时,高考都不这样吧?当然好像还没赶上科举。

3、在院子里产下7只小猫的流浪猫妈妈失踪,应该是出事了,七只刚满月还得哺乳的小猫成天叫声凄厉,乱蹿乱爬,我实在不忍心瞅着这些小生命活活饿死。(相关视频:视频1  视频2

(2006.5.15)

2006年05月04日
老白说,他在家,没跑出去参加熬人粥。我没闲着,每天都往外跑,但也比较内敛。我是比较敌视黄金周的,并且总结了自己拒绝黄金周远行的两大原因:
 
第一,奉行八荣八耻。二八的第一条就是“以热爱祖国为荣,为危害祖国为耻”。有本书叫“大败笔:中国风景黑皮书”,我觉得败笔不在开发的罪孽,而在旅游本身。没有旅游的欲望,就不会有祖国大好河山的被“败笔”。所以,为了热爱而不危害祖国,我拒绝黄金周出游,挤成那么大一坨子去践踏。选择黄金周出游,既热爱了祖国,又可能危害了祖国,亦荣亦耻,亦正亦邪,太复杂了,我受不了。
 
第二,信仰市场经济。我觉得,以准行政手段促成事实上的市场暴利,不符合市场经济的真谛。为了抵制逆市场化潮流而动的行径,我当然要拒绝黄金周旅游了。我准备作一名比较纯粹的市场原教旨主义者。
 
汇报一下黄金周前4天我的行程:
 
5月1日,天坛。从南门进去即折向西行,贴着西墙路过斋宫直至西门二门处,出二门北行,从天坛外围遛达到北门,结束游览。避开人潮,享受宁静。
 
5月2日,南极。到东方广场看了场“南极大冒险”,俩大人票一小孩票共计135元,相当地骄奢淫逸。
 
5月3日,戏水。下午4、5点钟入园,捋着华夏名亭园北行,再从山坡上东行,最后6点钟租船泛舟1小时,游船一点不如织,静赏落日余晖。
 
5月4日,感受人民满意的教育。到十一中学恭听小升初咨询演讲。
 
唉,好像也没能太八荣八耻?
 
(200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