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6月29日

标题很哗众取宠吗?其实,如果宋祖德买下了央视,黄、张主持"新闻联播"就不算新鲜事。张靓颖海豚音清唱开始曲,黄健翔嘶声呼万岁,然后再预报主要节目内容,收视率高得啊不把人吓死才怪——当然,个把月之后得再换冯小刚和李宇春当主播。


黄健翔不枉为名人一场,世界杯,央视,大概还有宣宣,更重要的
,是互联网。粉丝情结,书生气,正义感,辩诘才情,政治意识,恶搞风采, "解说门"事件再一次带来了网络舆情以及操弄舆情的狂欢。

老白的一个态度具有相当的代表性:"如果就事论事,我站在广大网友一边,如果就台里很可能发生的争斗,我肯定还是站在黄健翔这边的。"其实,这种"两分法"的态度,是这次事件,以及类似的许多事件中最有趣的部分。譬如超女,对于不少人来说,无聊归无聊、恶俗归恶俗,但管控与高压,是更让人瞧不起的事情。

既然说到"新闻联播",就扯扯它。前些天的《南方周末》刊文分析"新闻联播",我觉得里面的许多分析很无聊。比如,批评"新闻联播"有相当一部分报道没有遵循新闻的基本规律",这就非常莫名其妙。我认为,从"新闻"的视角去解读这档节目的改革,压根儿就是错掉了。再看看下面的说法,我们用什么表情来回应比较合适呢?

"虽然两位新主播表现很好,但千万别把罗京、邢质斌顶下来,他们是无可取代的。"邢质斌的身上显示了民族风格和民族气派,能够给予人们国家媒体的权威感; 罗京稳重、沉静的主持风格更是体现了一种忧国忧民的新闻良心和人文精神,而不像现在许多民生新闻的主播完全是一种无关痛痒的"看客"心态。"《新闻联播》 是中国面向世界的窗口,罗京、邢质斌是’台标’也是’国标’,仅凭一个非专业的提案就否定他们是不公平的。"


文章中还提及央视领导对"新闻联播"收视率下滑也很心焦
。这多么滴没有必要哇,打个比方来说,路口的红绿灯需要收视率么?

再扯回到解说门。有人煞有介事地批评黄的解说是"滥用公共资源",我很不认同。这个说法太过模糊而蒙人,央视是何种意义上的"公共资源"呐?黄健翔至多也就算是赶上情感心绪淤积得难受,逮着个缝子泄了一回,没准还揣着央视和央视大腕的骄躁——要么拗造,要么骄躁,这就是央视,以及所有的类央视。

此外,有人喜欢另一种"两分法",比如:丑陋的央视 、美丽的黄健翔。这基本上是拿"个性"的张扬来说事,宣泄憋屈,表达憧憬与向往。我想问个问题:在央视这一类地方混久了,真的还有那么美丽的个性吗?在央视及其上级同黄健翔之间选择正误,是一道很伪很伪的判断题。有意味的,是人们热衷于这种判断题背后的心理状态,乃至社会状态。

(2006.6.29)

会场屋顶:

住处楼下:

上海博物馆:

更多上海=>>

(2006.6.29)

2006年06月28日

美国人的足球或许真的很纯洁,但这样的情怀一定不是凭空而来的,美国老妈们也不会天然地领悟了"体育运动的真正含义";或者换个角度来说,抱持一种纯洁的情怀、践行那些真正的含义,仅凭心气儿是不成的,那算唯心主义。


非洲穷国大概没有那么棒的公园,公园里也不会有多达20个的球场
,非洲妈妈们好像也开不上SUV,但人家也至少"几乎每个社区、每条街道、每个村庄都有好几块"哪怕是简陋的球场。

真是很奇怪,富饶的美国和贫穷的非洲国家,人家的商业足球和非商业足球好像都玩得不错。我们呢?

我们和美国不一样,和非洲也不一样,属于我们的,是中国特色
。比如,我们的每片空地可以卖出好价钱、盖上大高楼、然后再卖大钱;比如,我们是发展体育运动培育绿茵大款,增强人民体质哺育红包大夫。

远离商业的足球更纯洁

我家后面的公园里有20多个足球场,却只有几个橄榄球和棒球场,每天,足球场上都有不同年龄层次的球队在那里练习和比赛,到了周末和赛季,几十个足球场更是踢得热火朝天。

在职业体育与商业已经完全联姻的今天,许多美国青少年以及他们的家长对足球仍然保持着一种纯洁的情怀,即体育运动的、重要目的之一就是锻炼身体、培养意志。因此,尽管没有成为职业运动员的愿望和可能,孩子们和他们的家长对足球也是一往情深。事实上,将孩子送上足球场上的美国家长们并非只是为了满足孩子踢球的爱好,更是在孩子的身体、意志以及品格上有很大的投资。

美国孩子的课外足球队大多是由家长们自愿组成的,而城市有足球联盟组织比赛,家长们组织的球队一般都是由家长自己担任教练和领队等球队的职务,孩子们的运动服装等都是由家长们自己出资购买,交通运输也由家长们提供,美国郊区的一些开着大SUV车的孩子妈妈这些年来在美国已经获得了一个新的词汇SoccerMom(足球妈妈),因为她们经常开车拉着一队踢球的孩子们东奔西走。

美国人的足球情结并没有满足国际足球界的商业需要,因为那是一种不带多少商业味道的比较纯洁的足球情结,那其实才应该是体育运动的真正含义。


别搞错了非洲足球成功的原因

非洲许多国家经济落后,基础设施欠帐较多,像多哥、安哥拉这样的国家,全国也没有几块像样的草皮球场,甚至甲级联赛也多半在黄土地上进行,一般青少年和业余爱好者更只能望草皮而兴叹。但几乎所有非洲国家都无一例外地拥有无数大大小小的简陋场地,有的建在旷地,有的建在河滩,几乎每个社区、每条街道、每个村庄都有好几块,尽管场地条件恶劣,大小不一,甚至形状往往都不规则,但都有像样的球门、球网等设备,由社区学校和孩子们自行组织维护,平常免费对全社会开放,不论是刚学会走路的孩童,还是脚步已有些蹒跚的老者,谁都可以呼朋唤友,在球场上过一把瘾,甚至买不起球的穷人,也可以跑到场地上蹭球踢,或自得其乐地踢一踢用破布缝制的"土足球"。

每个周末,从社区、乡镇开始,几乎每一块简易球场上都会有"正规"的联赛或杯赛,参赛队多为本社区、本乡镇的青少年,球衣、球鞋自备,没有鞋的就光脚,观众都是社区里的父老乡亲,裁判、边裁、角旗、红黄牌,一应俱全,如今在欧洲大俱乐部踢球的非洲球星,当年几乎无一例外地踢过这样的"正规比赛"。

(2006.6.23)

2006年06月21日

我当然是个伪球迷。真正的球迷都是历史学家,当你提及一名队员、一支球队,或者,一种球袜的颜色、一场瓢泼大雨,真球迷的滔滔不绝,都能成就一部鸿篇巨制,不论是编年体还是记传体。伪球迷呢,只懂得啥叫越位,只晓得小贝和辣妹,只喜欢张路挤巴着眼睛说体会。


不过,伪球迷也是很有主见的,因其孤陋寡闻,就还很坚持。比如,头里几场比赛,轮到澳大利亚和日本,央视的嘴嘴们就一遍一遍地说什么这俩国家的球队都是咱
的对手,尤其是澳大利亚,足球归堆儿到亚洲玩儿了,需要咱如何如何的。我就实在很不以为然——中国足球已经无耻地堕落到而今这步田地了,还有什么脸面以
韩、日、澳这样级别的球队为“对手”呐?


当然,拿世界杯说中国事儿的,也有另外的说法:

中国足球界:为何无人忏悔

世界杯一来,中国足球界人士忙碌不堪,中国足协照例组织相关的团体与个人出国进行考察;没有加入那个考察团的,在国内也有的是事情干,几张熟脸在电视台露着,一堆大名在网上报上挂着,指手画脚,口沫横飞。


“那些退役的足球名人,不管过去是疑似黑哨假球,还是兵败世界杯的‘罪臣’,即使连世界杯赛场的边都没有沾过,也一夜之间成了专家明星,对巴西、荷兰、英格兰人的比赛侃侃而谈,口水乱飞之际,浑然不知自己根本没有这样的资质。”

中国足协一干人马开始了为期十多天的德国考察……造拖拉机也要去“奔驰”取经?

毕竟都是世界杯,就如同拖拉机和奔驰轿车,用途完全不一样,但毕竟都是机动车,为了修建一个拖拉机厂而非要到奔驰公司的生产线上参观一下,可见建设者成功的决心是很大的,对自己的要求也是蛮高的。


可惜我们主办类似的大赛,善于自作主张,总是强调中国特色,譬如亚洲杯开幕时,就故意把直播信号延播一秒钟,结果大屏幕上的画面和声音对不上号,布拉特老先生的讲话有点驴唇不对马嘴,搞得全场球迷不断起哄。


(2006.6.21)

2006年06月18日

最近一期《三联生活周刊》有一篇尚进的文章“在Google上不去的日子:百度CTO刘建国如是说”


尚进对google和百度的“定位”是:“Google周围弥漫着强烈精英主义情绪,而百度则显得更民众化。”


尚进还提到中国有“数百万迷恋Google的互联网粉丝们”,我请儿子帮我算了算,在1亿中国网民中,如果数百万=200万,那么中国网民中的精英或怀抱强烈精英
主义情绪的人,约占到网民的1/50;如果数百万=300万,这个比例约为1/33;如果数百万=400万,精英比例约1/25……中国网民的精英比例,不知是算高还是算低?


百度CTO刘建国对两者特色的概括是:“与Google热衷不停发布稀奇古怪的产品相比,百度绝对是个实用主义的公司。……我们不会做稀奇古怪的产品,我们判断做不做,主要是从网民的需求出发的。”


我由此看到的推论是,google总是捣鼓些没啥需求的奇技淫巧,百度是正经为人民服务的。


(2006.6.18)

2006年06月16日

看到horse介绍网站,说是个在线的电视节目表,能查询能收藏,还有其他的扩展应用在开发中,就索了邀请来。曾一度是电视报的忠实读者,也曾辛辛苦苦地为自己制作过纸质的或excel质的节目表。要知道,所有统一提供的节目单都是不敷需求的,只适合戴花镜的老人攥杆红圆珠笔圈圈点点消磨整个上午的时光。


在这个叫"E准"
(没弄明白为啥叫这个名字)网站上玩了玩儿,就又翻回头去读hor
se关于E准的推介。说实话,我相信这个网站如果有实力发展下去,会是个很吸引人的地方。当然,目前网站所提供的核心功能,即收视查询和提醒,或许在用户面上还存在着horse所分析的问题,而用户价值也比较有限,但在向主题社区的发展上一旦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情况应该就完全不同了。何况,如horse所说:



"电视"产业正在发生变化,未来的电视节目会有非常多元的呈现终端
,电视、电脑、手机、PDA等都可能成为终端,而频道的概念也会扩展,节目的编排方式必然会多元和分化,在这种发展趋势之下,E准等于冲入了一个"夹缝",同时有机会扮演"纽带"
,不能不说具有良好的想象空间。


这里的关键是筹划中的"主题社区"会是什么模样,靠什么来吸引更多
的用户,而且,是能对未来发展起到建设性作用的用户……

就目前提供的"节目表"相关功能来看,像同名节目搜索,时段
、类别、特定节目的筛选或组合式的筛选等,像自主拼合出自己的个性化"频道"与"日历"等,电视观众肯定会感到实用而快捷——尤其是,尽管电视受众与网络用户的整体重合度存在错位,但特定节目内容并未失去吸引力,而且,对传统媒体的网络口碑式传播效应越来越明显,在这种情况下,"新式"电视节目表的功能就不会没有"用武之地"。


对于这些功能的实现,网站提供了相应的操作方式,我的评价是
,第一,够用 ;第二,便捷。但是,还不够周密、精致。高标准严要求地说,在E准,还找不到类似在flickr或豆瓣那种很舒适的操作体验

自己编制的节目表是可以共享的,但分享发布的功能
,包括具体的设定(如哪些公开哪些私密),目前网站似乎没有多作考虑。我也拿不准到底有多少人会对别人在看什么节目感兴趣,但如果和主题社区的走向结合起来,共享似乎还是很有必要丰富起来的吧。


此外,网站对firefox的支持好像有些问题,有些页面的节目表
显示会乱掉。

从对内容的期待的角度,我希望E准能尽快地向主题社区迈出鲜活的一
步,同时,我也感觉这一步能给用户带来哪些体验,对网站的人气、口碑、前景,都可能至关重要。毕竟,未来空间的想象无法替代现实状况,下一个切入点是什么,有点利害攸关的意思。或许,需要一个大模样,也需要一点小噱头?

(2006.6.16)

2006年06月14日

买书不看的恶习还没克服,就又从网上买了几本。其中,有《笔底波澜——百年中国言论史的一种读法》,傅国涌放弃了百年言论史的写法,而采短文—编年的形式。现在看来,这种形式比大部头的“史”更具某种份量,说书中记述的每一轮笔底波澜都会撞击起读者心底波澜,可能有煽情之嫌,但我相信,大凡如今对中国言论史有些关注的人在翻阅这本书的时候,绝不可能心静如止水。书的前言在结尾部分提及了1945年《新华日报》上的一篇时评,我在新华网上搜到了原文,文笔真是不错,摘录一段,谨为笔记:

  悲愤的是我们“文章报国”的志愿和力量,在这长期的神圣抗战中因为这种不合理制度而打了一个七折八扣,有消息不能报导,有意见不能发表,每天做应声虫,发公式稿,替人圆谎,代人受罪,在老百姓中间造成了“报纸上的话靠不住”的印象,圆谎八年,把中国新闻事业的声誉和地位作践无余;而使我们羞惭的是在这么长的年月中,中国新闻记者竟默认了这种不合理的制度,不仅不能用集体的力量来打碎这种铐在手上的链子,挣脱缚在喉间的绳索,居然有不少自称新闻记者的人为这种制度辩护,用国情不同之类的话来替这种制度开脱,甚至有人由新闻记者摇身一变而为检查官,用剪刀和红墨水来强奸人民的公意。(为笔的解放而斗争——《新华日报》1945年9月1日旧记者节时评)

还有一本就是《读库-0602》了。拿到这本书我先翻开的是最后一篇文字“我们没有失忆”——这个标题太引人注目。作者是《甲子》的总编导。两页多的文字,说读后感到沉甸甸的,是不是又太煽情了?那么我们来看看作文献纪录片的人遇到了些什么:1994年的千岛湖事件和克拉玛依大火,搜集素材的时候几乎找不到一分钟的活动影像,“当年拍摄到的那些录像在哪里呢?天知道!”还有这么一段:

如果你做过文献片,一定对我的痛苦感同身受。每次说到“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我们都只能用苏联人1950年组织拍摄的艺术片;每次说到“文革”经济困难,我们还得把被自己批判过的安东尼奥尼的《中国》搬出来;每次说到“三年自然灾害”,我们都无从寻找画面支持,只好用荒芜的田园+龟裂的土地+三十年代的难民镜头来替代……

问题是,随后,作者还会用他的亲眼所见告诉你,有人在“摧毁”记忆……

《隐痛与暗疾——现代文人的另一种解读》我不太喜欢。当然,只是粗粗浏览几篇文字后的感觉。作者对隐处与暗处的“发现”还是比较有趣的,所作的“解读”属于见仁见智的事情,感觉有些矫情或者是我的偏见,目前的不喜欢主要是文字上,太琐碎、太拖迤,味道不佳。

   


前几天,也是在网上,还买了《最后的贵族》《一阵风,留下了千古绝唱》。真遗憾当初孤陋寡闻见识短浅,没有买那本《往事并不如烟》,现在“市面”上多是横飞的盗版了。于文笔的个人偏好上,今年印象最深的,一个是章诒和,一个是《午夜的幽光》的作者林贤治。

(2006.6.14)
2006年06月13日

看到赵福军的“博客网走向自我阉割的歧途”,知道博客网发布了一个“关于博客专栏文章变先审后发的通告”,大意是为了避免“违规政治内容”,而对专栏文章内容的发布先行审查。

博客网的“专栏”
道至今沿用着“博客中国”的名号,主题宣传语依然是“中国第一思维集散地”、“每天5分钟,给思想加油”。对“先审后发”这件事情,我立刻联想起的是前段
时间“博客中国”易帜为“博客网”时的那场不大不小的风波。当时博客网对原先博客中国主推的内容采取了某种“轻忽”的做法,导致很多读者的不满,而不少专
栏作者也相当地忿忿然。如今,先审后发对读者和作者的负面心理影响,以及对博客网公众形象的负面舆论影响,恐怕比那时尤甚。

现在博客网的资讯频道
本上延续着原博客中国首页内容的路数,继续“精选”国内资讯、网内精华,宣称“每天30分钟,网络生活第一选择”。这种路数一直被讥为新浪式的1.0。博
客公社的所谓“汇聚博客文章精华,展现中国博客风采”,也同样被视为1.0的,而且还是习惯成自然地庞大叙事。作为网络阅读者,我其实并不排斥这样的
1.0,如果做成偏重思想性的资讯集成,或把部分内容的建设向着如世纪中国
样读者面更为小众化的网站看齐,阅读价值自然是大大存在的。问题在于,博客网并没有想做内容相对主题化的网站,它摆出包罗网络万象的架式,还要标榜为引领
各种潮流的尖兵,结果不可避免地在易帜转型的过程中处处脚下绊蒜、目标失焦。从读者看内容的视角,我的观感是,易帜简单,转型太难,从精选资讯、加油思想
到“你我的网络”,博客网实在是搞得拖泥带水、尾大不掉。


还有一个感觉不知是否靠谱:新浪用1.0的手法做名人博客,内容的切入面基本上属于娱乐文化;博客中国搞内容的1.0,多多少少地有些刻意追求思想的锐
度。娱乐即便致死也可算得善终,攒起一堆思想的利刃就相当地找死了。作为商业利益体,新浪和博客网都很难说能有什么坚定的文化信仰,同为吸引眼球、笼络人
气的操作,博客网的内容风险显见地更大。“违规政治内容”的帽子集中砸在“专栏”头上,太够呛了。“先审后发”,博客网迫不得已地自找了个里外不落好的难
堪。


(2006.6.13)

2006年06月12日

星期天早上,天空非常晴朗,广袤的湛蓝中点缀着一些镶着灰边或黑边的白云。我说去看看□□吗?儿子说去就去吧,LP说怎么不早计划呀去就去吧。于是我们就乘坐城际列车奔赴□□了。出了□□站,我们想去参观著名的解放桥,结果发现解放桥被严严实实地围了起来正在修理。



我们原想沿着著名的海河漫步,但发现□□的骄阳比北京的还要似火,所以就直接去饭馆吃饭了。由于不习惯吃西餐,我们都用右手拿叉子。儿子对这顿饭比较满意,因为有许多肉。


吃过饭,向卖地图的问了问路,就走到附近著名的街道与建筑的风情区了。这里有很多近代名人或近代非名人的旧居。



在这里散步的时候,我发现这里和北京一样,对教育也是非常重视的。


而在大理道口,我们发现一些手持器械的人在聚集。在如此僻静的地方,有这么多人在烈日下聚集,是一件多么不寻常的事情呀!


后来,我们看到了一些马,是用来拉旅游车的。马们在吃草,儿子没有见过传统的马槽,当然也就不知道现代金属马槽了。他好奇地问,马是在吃草、还是在喝水呢?



看看时间还早,我们临时决定去南市食品街走走。到了这里,发现这条街原来是一个十字型的双层大厅,各种店铺鳞次栉比。LP在这里买了一瓶纯虾头虾酱。


然后,我们就到火车站买票回北京了。



(2006.6.12)

2006年06月11日

我相信对于在donews转悠的“圈内”人士来说,这个题目还是有些吸引力的。不过,就同我在玩inout时涉嫌违规地一度把我的交换链接命名为“破解马
赛克”一样,标题,通常是哗众取宠的,用近来大众传媒刻意“升华”并翻炒的一个概念来称呼,就是比较“凹造”(或“拗造”)。

上周五5G评论的录音,一时兴起下载来听了,因为标题中有两个我感兴趣的话题,搜狗输入法和google。


我曾经说过,对搜狗拼音输入法的技术细节乃至用户体验,我的兴趣不太大,从这个胚胎,还看不出超越自然码的迹象。所以,对录音中各位大侠对输入法的“微
观”意见,没什么特别的感觉。这次的嘉宾中有位搜狐负责或参与搜狗输入法研发的人士(恕圈外人不认得哦),他的发言让我精神一振。


首先,他表了个态:“保证不流氓”。这个承诺很重要,如果不兑现的话,搜狗以后再怎么打拼,估计该难逃“流氓”的定性了,所以,从这个保证至少可以部分地
看出产品的初衷是纯洁和远大的。
随后,这位老兄对搜狗输入法的阐发,我的归纳是谈了三条:第一,这是一款大众化的产品,是针对人民群众基本的、也是相当重
要、甚至头等重要的需求来服务的;第二,这是一款智能性的“泛搜索产品”,同互联网、搜索的趋势是附着在一起的、努力往头排站的;第三,这是一个塑造品牌
的产品,一来汲取“流氓”教训,除恶名,漂白搜狗形象,二来,则是进入桌面。(郑重说明,这是听了录音之后的复述,夹带了理解,所以或会有所歪曲)


结合后来的讨论,我感觉比较重要的是,搜狗输入法的推出,期待营造品牌效应;那么,在一定程度上重塑形象之后,这款输入法还准备走多远。或者说,在搜狐战
略一点的思路中,把输入法做成一种服务、向互联网发展的理念,所占据的是一个怎样的位置?看来搜狗打算在1.0正式推出的时候,能于用户体验方面造成一定
的震撼,这里还有一个很具体的目标,就是把网上玩的小孩儿吸引过来,让年轻一辈乐于使用、甘愿迁移),而我更看重的是讨论中提及的输入法的网上账号。


在一系列应用与服务同“在线”真正实现了融合之后,用户在获得便捷的同时,也更深刻地领会了互联网的优势与奥妙所在,像
del.ciou.us/furl.net/365key.com以及google的bookmark,
bloglines/zhuaxia/gougou, plaxo.com/365kit.com,
flickr,writely.com,还有新近的google browser
sync,等等,不论所侧重的是收集与备份、同步与“便携”、发布与共享,还是兼而有之,都使普通用户对互联网与“在线”的意义有了崭新的体验,而更多的
充满了想象力的需求也会被诱发或刺激出来。如果有一款输入法,不仅以其技术细节上的精致和体贴、以其对网民的特殊关照,成功地突入用户的桌面,而且,它可
以在网上保存与同步个性化的、自主性的偏好设置,可以保存、同步、甚至建设与共享各种形态的专题词库……

在我看来,火热与时髦的“新词”出现在提示行中,
引发一时的惊喜,刺激网络语言的味蕾,这有助于勾引大众,广告与推广也比较好做;不过,在今天的潮流中,对于一项同互联网相融合的应用服务而言,如果能给
予用户更深层次的良好体验,大概才有助于塑造一个更正面、也更厚实、更持久的品牌吧。


在讨论录音中不少人提到输入法的门槛并不高,搜狗输入法如果取得了一定的成功,难免会招引来各种强势的竞争。从一个用户的立场出发,如果“不流氓”的、真
正基于互联网的优秀服务们能够打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桌面正规战的话,那还真是一件好事。对用户是好事,对输入法及更多的桌面应用是好事,当然,对周志农和自
然码到底是不是好事,我就不清楚了。听到录音中刘韧和洪波“力捧”周志农,还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最近自然码用户交流论坛上有一篇帖子,题目是“悲哀,还是无奈?——有感搜狗拼音的骤然升温”,其中有一句话是,对“‘落后’的输入法甚至还能招来大家追捧的无奈,心中蔓延着一种酸酸的味道,说不出来,总之就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帖子中所谈论的只是一些我认为并非关键所在的细节问题,但说实话,那种“奇怪的感觉”,我能理解。


关于google,本来有这么个想法:rss阅读器并非无可替代,反正也已经被我换掉了;为了保证gmail的使用,google.com的搜索我也可以
不用了,盼着gmail赶紧“本土化”,如同有人说的,把服务器搬到国内来以“解决问题”。不过,听了讨论录音,发现这个看似简单的事情可能也会不那么简
单。


不少人表示很难想象放弃gmail,我也曾经很难想象来着,现在正努力想象呢。如果gmail不能正常使用的话,我一定要向“消协”投诉,让“消协”替我
出面向google索赔——无法稳定地提供基本的服务,google应该赔偿我的上网费用,除非它明确“承诺”特定地区的gmail连接活该不稳定。


(2006.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