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07月29日

尼纳在留言中提了个问题,像考试:

再让你分析个事情。为嘛敏思出去的blogger,在新家脑门上都挂着“敏思***”的记号,有点黄浦军校出来的感觉。这种忠诚到底来源于什么?按理敏思 做为一个房产商,把一个个blogger招进来,大家费心费力把小家都装修好了,现在房产商说,我无力经营下去了,要把房子炸了也不落下个卖用户的名声。 失去家园的blogger应该骂声一片。可敏思没有,全都是站在老探们的一边,精神安慰的精神安慰,要出钱的准备出钱。为什么,分析一下。


真要分析这个事情,我认为应该找三部分人士来搞个座谈会,一是浸淫业界的商务人士,二是忠诚敏思为黄埔的用户,三是心理学家。把他们的意见整合梳理一下,或可出一份调研报告。至于我,只能对问题本身做些小的补充和修饰,再细化一点。比如:

搬迁的blogger,在新家挂起敏思的匾额,是否完全体现了对作为BSP的敏思的忠诚?敏思作为“房产商”(BSP),或作为精神象征,或作为找老乡式的籍贯标识,其意义有哪些微妙的差异?

敏思用户达“百万”,对这场变故的反响,发声与不发声的在数量上是何种比例?发声而被传递与播放的又占多大比例?我不是怀疑“骂声”被遮蔽,而是始终认为互联网用户的绝大多数其实是沉默的一群,他们处于“外围状态”,默默来去,不露声色。

这两点“细化”,集中在用户身上。从BSP的角度,肯定也可作不少辨证,可惜我只是网络用户,不在商,言不出来。

如果不涉及更多的“细化”因素,仅就问题中提及的敏思用户、敏思情结来说,从用户的角度观察,敏思有个特点是相当突出的,即它坚持营造着一种很人文的社区 氛围,使敏思在整体上呈现着某种主题色彩;作为一个内敛式的系统,它有许多具体的组织方式来作引领和主导,并形成了用户群中相当数量的活跃、向心的核心层;同时,它的一些高层主事者在同用户的互动交流中,以人格魅力直接增强着社区的凝聚力。我相信,这都是形成用户黄埔式忠诚的原因。

(2006.7.29)

2006年07月27日

(一)

z13的留言很说明问题:

老白最近受刺激了?开始关注社会问题了?
还是喜欢看老白的书评!还有摄影之类的
这些东西长久也更有意思


这说明读者常常会给作者“定位”,这说明“社会问题”尽管重要但有人不愿“关注”,这还说明,老白没准真的受什么刺激了。已经有人发现老白的blog更新速度放缓,这忽然出来喊了两嗓子,还是冲着“社会”,也难怪人家怀疑他受刺激啊。

其实,这个世道,或者说,在这个伟大的常常走进新时代的时代,刺激是呈弥漫状的,也是不断在update的,不受刺激只能是病到没有感觉。不过,我倒不认为老白受了什么特别大的或特别崭新的刺激,因为他在free.donews.com很活跃、很正常,从生活到工作,一直到365key怎么弄,侃侃的。所以,我怀疑老白最近的表现,不是因为刺激,是移情,移到free.donews.com了。移情的不只老白一个,刘韧也在移,最新的一篇blog还是7月20日的,哦,应该是25日的,但25日的这篇在mydonews,他是“双移”,一是free.donews,他可以不拘泥于123,只写到1就可以了;一是mydonews,他觉得那儿特好玩,更能123。

(二)

nina在mydonews倾情地耍了一段时间,又“移”回来了。刚移回来不久,看来敏思的事情让他受的刺激不小,最近的post相当有份量,既浸透了伤怀与悲悯,又很条理地作产业分析。说起来,敏思的事情的确是是挺让人感慨的。从报道看,何止敏思的用户难受而发悲声,网站的运作者也动着感情——作决定的时候,他们就“抱头痛哭”,到上个周末,还决定“好好去哭一回,醉一回”。

看着这段时间网络乃至平媒上的反响,忽然觉得敏思有些“生如秋叶之静美,死如夏花之绚烂”。敏思用户的情感从一个内敛的系统中冲决而出,敏思和敏思人蓦地引致强烈的关注,并触发了众多的延伸思考,直至用户的价值,直至产业的运作。

善于思不够,必须敏于行,用户的价值,很快体现在若干BSP对敏思用户明里或暗里的争夺上。尽管很多敏思用户选择了搜狐,但新浪的动作显然更扎眼,喧喧嚷嚷地建构了一个“敏思圈”,把链接直推向网站首页、新闻首页、博客首页。这个圈子,两天前500人,今儿个1000,还不算太多,但动静大啊。至于产业运作,有人开始正正规地规探讨用户收费托管,但这个事现在恐怕只能是善于思,谁能说这种“思”很对路子呢?而谁又敢敏这个“行”呢?

(三)

居住在哪个国度,或者说在什么地方接入互联网,会影响网络服务的应用,这是N早就鲜明了的事实。这和技术性因素有关,也有的是因为非技术性因素。不论和什么有关,都有很多大事,这里不说,单说说小事、小窍门。

不久前,当MS的live mail没有面向中土开放体验测试的时候,有人找到了同虚报“国籍”有关的小窍门;后来为了提前享受live的独立ID,小窍门也和填写国名有关。这都是比较“普及”了的常识。还有一个,不太普及,关于gmail的。

拿gmail邮箱当网盘使,我用过两个软件,一个是gmaildrive,装上之后通过我的电脑或资源管理器使,直观,但有一些不方便的地方,诸如大个儿 文件的分割等;另一个是gmailstore,很好用,这个东东出来之后,很多人就放弃了gmaildrive,我甚至注册了好几个gmail账号,通过 这个软件拿gmail当照片或软件仓库用。后来出怪事了,大家纷纷发现通过gmailstore无法登录(直接登录gmail正常),后来总结一下,发现 很久很久以前注册的账号,还可以用gmailstore,近来注册的就不成。有人嚷着说google改算法了,请软件作者改软件,也有人说是GFW闹的, 各执一词。

后来,在有人的启发下,我重新注册了几个gmail账号,然后在选择“国家”一项时选成美帝,结果呢,gmailstore在登录这类账号时就能用咧。现在看来,使用gmailstore,gmail账号新旧有别,“国籍”也有别。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是没搞清楚。

(2006.7.27)

2006年07月26日
2006年07月22日

敏思关张与否,以及donews忽然在blog页面上扬起醒目的旗帜,都使blogger搬家的事情再次引人注意。有趣的是,面临"无家可归"境遇的众多敏思用户,其搬家的动静向外扩散得好像并不太厉害,多是转述,而donews这边的动静反倒大得多,虽然真要搬走、或作势要搬走的恐怕并不多。

据敏思7月20日的公告,“从目前情况的发展来看,8月1日已经不是敏思暂停运营的最后期限了”。这对很多敏思用户来说应该是个好 消息,好比拆迁之后立马可以轻松回迁,老邻居、老氛围。我相信敏思存活下来之后,多数用户是会留下的,系统的运行特点,以及业已形成的氛围与习惯,都决定 了敏思用户可能是blogger中最为安土重迁的一群。有的敏思群组原已经在悲叹,搬家“长征”到其他BSP那里之后,曾经活跃着的百十号人马流失殆尽,很凄 凉。

我忽然想琢磨琢磨的是这个问题:作为blogger,谁最怕搬家 ?谁不怕搬家?

1、谁怕搬家?

⊙ 偏好强烈,且适应能力较差,宁愿一棵树上吊死,还得吊在那棵树的特定的部位;

⊙ 特懒,巨怕麻烦,尤其受不了CtrlC、CtrlV个没完;

⊙ 脆弱敏感,容易受伤,把挪窝等同为痛失家国、灵魂出窍。

2、谁不怕搬家?

⊙ 腕儿,一举一动都能引发明星效应、酿成群情骚动,搬家有人上赶子代劳,不论到哪儿粉丝们都乌秧乌秧地zei着;

⊙ 豁达到没心没肺的程度,有狗熊掰棒子的风骨,压根儿没想积累任何东西;

⊙ 就乐意自说自话,没打算同任何人互动,整个儿一网络孤独症。

3、谁最不怕搬家?

我最不怕。一不怕丢文章。writely.comgmail里有 草稿;爱搞搞可以全息备份,留言评论都铭刻着。二不怕失去读者。1天100来个IP的访问量,没心疼的资本;真格不时关注咱的老几位,大抵都是rss过来的,有feedburner抓虾烧feed引路,blog再怎么搬也丢不了。三不怕圈子流散。trackback加上IM,好像基本够用了吧?实在不成咱还就神交不咧。

有人问我是不是在考虑把blog搬到别处去。尽管我不怕搬家,而且,尽管我还有种强迫症——试图在所有已知的BSP那儿注册,搬家于我,确切地说,是改换"主阵地"。不过,我倒没打算搬家。至少,没打算在可以想见的近期和将来搬,至少,还不会因为donews广告事件搬。

我 对donews的blog服务依然比较满意,而且也不认为BSP设置广告必须得经过blogger同意,虽然,我对自己额头上被贴了条条不可能坐视不管。 假如有一天自定义css无法屏蔽广告条幅了,我也不会轻易搬家。我大概会在显著位置放上关于广告厂商负面新闻的图片与链接,作为一种内容的平衡。这难道不 好玩么?

顺便提个事儿。keso放弃bloglines,我觉得有些草率 ,除非他很适应google的rss reader,或者真的把希望寄托在google的从善若流上。这个reader近来一直在调整,有些朋友叫好,我反倒觉得更不好使了。原先是过于简洁,缺少功能的样子,现在变得煞是繁复。我觉得主要问题倒不是目录管理或tag管理的问题。甚至怀疑reader的开发团队,包括人选和理念,在google中有点异类。

(2006.7.22)

2006年07月20日

敏思为什么开、为什么关,是当真要关还是炒作,是开始当真要关、后来觉得还是想法开着,各种猜测我都不关心。在商方才言商,甘苦商家自知。

眷恋敏思的朋友搞公车上书,探讨精卫填海、众人拾柴以维系家园的做法令人感喟,但根本不是办法。收费BSP的运作,是另外一个商业课题,与悲情无关。

接收或曰抢用户,对于其他BSP来说很重要吗?不清楚。可能总是件好事吧。据我很浮面零星的观测,搜狐的blog已经成为很多敏思blogger的推荐和 首选。为什么没见多少人推荐新浪、选择新浪?这倒很是有趣。帮敏思blogger找寻新的栖息地,是臧否各家BSP的一个新的切入题材。

我说过,敏思博客是一个比较内敛的系统。在一批blogger探寻、期待用各种技术方式营造更开放、互动范围更广阔的网际空间的时候,更多的大众用户其实 还是更习惯于“内敛”式的系统,因为这样的系统使更多的大众用户感到有所凭靠,能容易地摆脱孤独,能更快地融在特定的圈子里自娱自乐。当然,因其内敛, blogger们痛失家园的失落感也就会更加强烈。每一篇post当然很重要,但对于blogger来说,更重要的是凝结了心血和情感的互动空间。文章可 以备份,可以苦哈哈地一篇篇搬家,但习惯了的空间氛围、交往方式没法挪移。

很多人的觉悟是,服务还是找大户人家。其实,不论敏思是散摊、还是重振,BSP的浮沉,以及blogger的聚散之间,真正让人困惑的是,互联网的普通用 户们,什么时候才能拥有更多的自主能力?没有救世主,但全靠自己也是扯淡。产业与商业的大船往哪儿带,咱就只能往哪儿去。2.0仿佛很美,从理念到技术, 不过敏思们可能更愿意搞内部的2.0,而新浪们的实力则足以把2.0操弄得山呼海啸七七八八,这不,人家已经3.0了。

(2006.7.20)

2006年07月19日

今天《新京报》娱乐版上的文章:

 “我在哪里说过这样的话”
   
  编者按:6月24日,本报发表了葛剑雄文章《学术,科普,还是明星出场?》,随后他将该文发在了自己的博客上。7月6日,《文学报》发表韩少功专访《“炒作”是思想文化的“毒瘤”》,作者在提问时谈到“最近葛剑雄先生在他的博客上写了文章呼吁:“请媒体离学术远一点。‘”,但是葛剑雄的文中并没有这个说法。7月12日,本报刊发评论《炒作是思想文化界的奶嘴》,引用了这句话。葛剑雄给本报来信,提出了异议。

  我平时虽不时给《新京报》写稿,但除了报社给我寄来的样报外,看不到其他报纸。

  就是样报,一般也只是将有自己文章的那一页收藏而已。所以到今天才在网上发现,我已在《新京报》上成为和菜头先生的批判对象,原来他在7月12 日的“尖锋话题”上发表了一篇《炒作是思想文化界的奶嘴》,开门见山就说:“作家韩少功日前表示:炒作是思想文化领域的毒瘤。学者葛剑雄也在自己的博客里疾呼:请媒体离学术远一点。”然后将我作为学者的代表严词批驳。

  读完他的文章,除了感到语句稍嫌激烈外,他的观点我是赞成的。但我还是感到莫名其妙,因为我实在记不得,我在哪里作过这样的“疾呼”。

  但既然和先生这样说,想必是在我的博客上见过什么,或者我自己记性不好,说了又忘了,因此在写这段文字前,又在博客上查了一遍,还是没有发现这样的“疾呼”。

  应该说明,由于新浪网的好意,主动给我提供博客。一则盛情难却,一则我也愿意利用博客,发表我在报刊上已发表的文章的原文。因为报刊编辑往往会因版面安排等原因,对拙文稍有删改,有时为了吸引读者,还会将文章的题目改得更为“醒目”,而我在博客中发表的都是未经任何删改的原文。但除了个别情况外,在报刊未发表前我是不会贴上博客的。而且由于我杂事太多,除了贴文章外,我在博客上不发表其他文字。对阅读者的文字,无论是赞是骂,我也一概不作反应,有事则通过电子邮件联系。

  既然我从来没有这样的看法,自然不会在已发表的文章中“疾呼”过,更不可能出现在我的博客中。不妨再查一下,如果是来自他人的介绍,也可以了解一下来源。如果弄错了,希望能在《新京报》作一说明,以免以讹传讹,也免得我卷入无谓的争论。

  □葛剑雄(上海学者)


昨天和菜头在blog上向葛的致歉文章:

向葛剑雄先生道歉

本人于日前发表在《新京报》上的《炒做是思想文化界的奶嘴》一文中指称:葛剑雄先生呼吁“请媒体离学术远一点。”这一说法引自《大公报》之大公报网讯。据编辑事后调查,《大公报》之消息来源乃是 《文学报》,《文学报》信息来源为新浪BLOG。

而在葛剑雄先生的BLOG中,并未有任何地方曾经做过此类表述。是新浪BLOG编辑在将葛剑雄先生BLOG做推荐时,私自设定的标题。

由于我的文章引用了不实资料,对葛剑雄先生造成了伤害。对此,我深表歉意。同时,也很高兴地得知葛剑雄先生的个人观点和文章主要观点没有矛盾冲突。最近,葛剑雄先生将以公开信的形式向公众澄清事实。在此,我也再一次向葛剑雄先生及读者表示诚挚的歉意。

需要说明的是:葛剑雄先生本人并没有做出这样的要求,但是本着文责自负的原则,本人决定还是利用我的BLOG向葛剑雄先生道歉。

最后,我个人保证:今后不再引述任何新浪BLOG首页上的内容。

和菜头
二00六年七月十八日

(2006.7.19)

2006年07月18日

以下为转贴内容(原文网址):

关于敏思博客社区暂停运行的公告

        由于财政上遇到无法克服的困难,敏思博客社区管理处决定:自2006年8月1日起停止系统运行。

  敏思博客社区将告别广大用户和网民。为此,我们向所有为敏思社区付出劳动的工作人员鞠躬致敬,并向热爱这个社区的用户和网民鞠躬道歉。

  为了避免广大用户的损失,请大家告诉大家,尽快备份自己的文章,另寻可靠可爱的博客网站,继续你们的博客生涯。

  敏思博客社区于2003年10月23日正式上线,到今天整1000天。

   这1000天里,敏思博客风雨兼程地走过来,面对任何艰难困苦,坚定坚持,痴心不改;这1000天里,工作人员枕戈待旦地付出心力,无怨无悔;这 1000天里,广大用户真诚地为这个社区添砖加瓦,不离不弃。到今天,敏思博客肯定是中文博客世界中最具特色的网站,其精神价值远远超出了这个网站本身, 这一点最可堪欣慰,这一点也最让人感伤。

  我们和大家一样,舍不得。

                 敏思社区管理处
                 2006年7月18日

(2006.7.18)

垃圾邮件并不新奇,冒用google也不新奇。但现在比较烦的两种垃圾,一是我的一个gmail邮箱,垃圾过滤功能好像只有半截子,许多垃圾邮件识别不出来,连冒用google名义的也不管了,report又不起什么作用。发信问过google,回的信一堆官腔,等于什么也没说,我只记得叨咕什么他们的反垃圾技术没必要跟我说那么详细啥的。

二是blog里的垃圾trackback。原先是几个日本色情网站发过来的,现在好像又改欧美色情站了,而且还特多,尤其是前两天,那一大堆,删得真累。

转贴:

马上开通AdWords广告,今天就连接上新客户……

  只要您购买的每个关键词价格在1000元以上,您就可获得以下赠送

  买一词,送一词;
  买两词,送两词;
  买三词,送三词;
  买五词,送五词;
  买N词,送N词;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还等什么?心动不如行动!!!
  (活动截止日期:2006-07-18至2006-08-18,过期恕不赠送)

  关键字类型 价格
  一般词 600元-1500元/年, (中文或英文推广)
  热门词 1500元-3800元/年,(中文或英文推广)

  保证首页出现,绝对时时显示.欢迎前来合作.

  QQ:546512XXX   475079XXX
  MSN:merryke??@?.com  YouXm_?@?.com
  EMAIL:GoogleAdWordsXX@?.com (接受邮件咨询)
  客户热线:0592-8458XXX
  (咨询时间:上午8:30-12:00 下午14:00-17:30 周一至周五)

(2006.7.18)

我看到的"救赎",译名唤作"黑帮暴徒"。其实影片的原名,就是主人公的名字Tsotsi。据说,Tsotsi本是南非街头俚语,意思是城市中黑人罪犯、暴徒或帮派成员,是街头小混混。这么看,"救赎"就像是对影片主旨的概括,"黑帮暴徒"却是最符合"原意"的意译了。

"救赎"有点中心思想先入为主的架势,但说实话,对影片的主旨的理解,究竟是否就须钉死在"救赎"上,我是比较怀疑的,至少,这个词儿不足以涵盖我的"观后感"。或者这样说,如果用"救赎"来定位"中心思想",用“良心发现”来梳理影片中的因果,这部片子只能让我觉得一般般,哪怕是很少见到的南非影片;但如果只把片子当"Tsotsi"去看,感受或许会丰厚不少。

我不想知道人家导演是不是就想把片 子落脚到良心发现的救赎上,反正我宁可"理解"得更"模糊"一些。 在社会的撕裂与矛盾的大背景下,人生扭曲的常态化,会使人性陷于怎样的困境和挣扎,这根本不是一个有答案的问题。这么来看的话,表面上很异域风格的景观和音乐,不再是体味新奇的点缀,那意象,不能算近乎绝望,但也不仅仅是失落和无奈,而且,也绝不那么非洲、那么遥远。

媒体们一番仿佛后发的鼓噪,非常有效地成就了"疯狂的石头"的 票房成功。有人喜欢从影片中索隐对大大小小的现实的影射,这种思维,反倒有点宏大叙事得莫名其妙了。我喜欢宁浩自己对影片的“定位”。这块“石头”很商 业,但商业得专业,闹也好,喜也好,荒诞也好,脚也踏踏实实地睬在地面上,不像貌似的国际大导那样,揪着自己的头发,还就真能悬着虚着不靠谱呢。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对以往的国产电影,人们会相当不屑地抨击嘲讽它抄了这个、挪了那个;但对“石头”,尽管轻易地就在里面找到了 盖·瑞奇、找到了昆汀·塔伦蒂诺,但大家伙儿唱的都是颂歌。这首先还不是用“本土化”仨字儿来解释的事情,我觉得,这关键是人家玩得扎实,玩得专业。比较起来,有人玩得太飘,可那不是他们的专业啊,观众实在是太烦了。

(2006.7.18)

2006年07月17日

(一)

不到三岁的侄女从幼儿园学来"三字经",现在能从"人之初"背到 "一而十,十而百"。

问她什么叫 "人之初"呢?她回答说:"就是把猪绑起来。"

?!

儿子笑嘻嘻地问她老师是这么教的吗?小侄女说是。

老师再怎么着也肯定不会这么教。孩子的"释义"是怎么来的,恐怕是个没法解的谜题。

看《南方人物周刊》对许倬云的访谈,他对今天儿童读经的看法是:"小孩子读经是没有用处的,那是自己骗自己。小孩太小,背完了,大的生活环境里没有让他反刍的机会。"

当然,侄女读"三字经",最主要的,还不是环境不环境、反刍不反刍的问题。我很恶意地揣测,教授"三字经"的噱头,大概可以用来多收个几十块钱的学费。

(二)

环境里没有反刍的机会——这个辨析真是到位。很多事情都是这样的。

主流舆论工具的头条或头版天天宣讲和谐、荣辱,然后忽然有报道说:从现在开始,遇到航班延误,旅客在飞机上长时间拒绝下飞机,将有可能被处以最高15天的拘留。这一下子让我联想起业主拒交物业费以表达对物业服务不满而遭到人民法院强制执行的事情。

拘留也好、强制执行也好,都是合法的,因为有法规、有判决很庄严、很端庄地在那儿。但我无论如何都觉得,在这种"环境"下,我很难去反刍和谐、荣辱、为民、代表啥的。如果赶上上网连不上gmail,一看新闻又看见说"备案"、"实名",就更没法反刍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转念一想,可能另外有人很痛快地反刍了呢 ,这个远非大同的世界上,哪来那么多他好、我也好的事情呀。

(三)

昨天晚上是F1法国站的比赛,儿子兴致很高。前几周北美的赛事,时差不允许他看,然后世界杯全球第一杯,其他东东都让路,儿子相当地郁闷。

CCTV专司F1解说的沙桐先生亲临法国前线解说,絮絮叨叨的很热闹。只是儿子不买帐,不住嘴地数落他错误忒多,要么认不出车队或赛车,要么是出常识性的硬伤,实在非常地不专业。

把沙解说的错误整理了一下,贴到央视论坛上去替他“更正”,弹出的窗口总是说什么需要审核。后来把沙桐写成“沙*桐”,把解说写成“解*说”,就不需要审核,直接放出来了。

看来,央视不仅对主持人的名讳很在意,对可能涉及其工作的方方面面也特小心,都要审核审核。

(2006.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