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国内有过一场真理问题大讨论,现在"海内"正在进行一场真人问题大讨论。

"海内"的"真人"问题,我简单化地概括为两个问题,一实名,二关系。对我而言,更关注的是"关系"问题。一开始我没意识到症结在哪儿,就是觉得有点别扭,后来一些朋友的梳理给了我启发,我觉得找到别扭的那个点了,就是"关系"。

" 海内"的"真人"追求,我戏称为“真人原教旨主义”,似乎割裂了我原有的网际关系网;同时,我网“下”日常工作的关系网,大概很难迁移到"海内"或是在"海内" 进行某种重构。在我的工作圈里,相熟识的大多数人,对互联网题材和互联网应用并不感兴趣,其间的互动交流,有另外的形式,甚至另 外的内容,比如,关系网的运转,与互联网应用几乎可以在很大程度上疏离开来。也就是说,我有那么点分裂的架势。keso等人不同,他们不分裂,他们的兴 味、事业、生活,尤其是与这些东东相关联的关系网运作模式,都有那么点"大一统"的感觉。其实他们未必在有意识搞双品牌建设,客观上顺理成章的自然结果 吧。

如果说,“海内” 就是特地给"大一统"们预备下的,这个讨论至此好像就没有延展下去的必要了。我甚至觉得,这样的互联网应用定位是清晰而必要的。换句话说,以新的技术应用 模式为既有关系网更活跃的运作和更丰富的拓展打造一个平台,是一件挺好的事儿。问题在于,"海内"这个产品真的是这么定位的么?

从用户的角度,作为一个分裂的人,我希望"海内"做些什么?或者说,我希望通过“海内”做些什么?简单说,一是便捷、有效地架构我的关系网,二是让这个网际关系网具有可调控性。我理解,“真人”的入网标准可以视为某种对便捷、有效、可调控的保障诉求。

不过,我的疑问是,这类定位或标准所体现出来的“规制”思路,同互联网的特性在多大程度上相契合?对已有网际关系网失控与混乱的反拨,是否还有更有效的方式?“真人”标准的规制作用在多大范围内、怎样的条件下是大体有效的,失效的临界点在哪里?


1条评论

  1. 真人,真的无聊。

    我还是喜欢匿名的世界,彼此有距离感,但是也能解决很多实际的问题。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click to change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