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3月31日

twitter是什么?twitter是杂七杂八信息集散地。前两天看见平客神神叨叨地在twitter上说新光天地有个台北摄影展。新光天地咱没听说过,一查,敢情在北京,再一打听,敢情是一很著名很时尚的去处。

最初记得展览名叫"台北摄影展",后来查过新闻报道后记成"台北好摄影展",等到了新光天地5楼的新光文苑,才知道人家叫"台北好精彩"。

周末去的时候,看展览的人细水长流,不多,也不冷清。能看出来,有人是专程去的。

要记的趣是,偶然发现有几幅作品的标牌曾被贴上纸条遮挡,但又似被好奇的观众撕开,结果搞成珠帘半掩半推半就欲说还休的模样,挺好玩的。这么一来,当然反倒引发了观众的好奇。

(2008.3.31)

2008年03月26日

历史即故事,这说法不算错。不过,把这故事讲好不容易。央视评书节目"百家讲坛"一不留神讲出轰动效果,大家就全来劲儿了。书店里"历史"的地位和规模相当打眼,有个感觉不知对不对,而今貌似是批林批孔评法批儒以来历史故事书泛滥的又一个高峰。

历史很长河、很星空,囫囵着讲,容易讲成"河殇",讲着费劲,思想啊理念啊还总是跳得老高给故事捣乱。拆了讲,听众会觉得舒坦。怎么拆?一是切段儿,拣出片段和人物,二是拎串儿,找条线索往下捋。光拆开了还不行,还得揉碎了发发酵,添上佐料夹点馅……也就是说,讲好故事,先得把历史从长河、星空鼓捣成花卷、包子什么的。这就是现今把历史讲成故事的主流运作形态吧?

《忽悠的历史》,在我看来,作者是想做个椒盐花卷来着,大概是觉得椒盐的味道不够冲,又掺合了腐乳、涂了层cheese,最后还撒了些青红丝。这也是一种极致,喜闻乐见往尽头里走,这路花卷少不了。

《权臣之路:帝国大佬的终局自白》也是说故事的,属于拎串儿型的,聚焦"权臣",不错的故事重点。这本书的"新颖"不在拎出来一串儿什么,而在于怎么拎——第一人称,玩"自白"。第一人称的视角,这个还原历史的pose,当然很难摆得漂亮;另一方面,发挥的余地倒也不小,在史实和活思想之间腾挪,给人以很宽阔的想象空间。

具体到这本书,"自白"的效果我认为并不理想,倒不敢说作者、编者归根到底是拿"自白"当噱头,至少比较生硬,感觉这"我"还是"他","我"+史实,两张皮。怎么突出主观镜头呢?好像只好替古人发嗲了。"吕不韦:咸阳,今夜请将我遗忘","李林甫:无心睡眠",这还只是标题发嗲,叙述当中的抒情,似乎是自白的主要表征,剥去这些抒情装饰物,自白跟旁白没甚区别。

当然,个人的感觉,这本书还是可以翻看翻看的,比方说呢,《权臣之路》算是一茄丁馅儿的包子。捏的褶儿组成个"我"字儿,再精美也总归是个褶儿,一口嚼下去,主要吃馅吧。

2008年03月22日

偶尔和人提起有关天气的农谚,诸如“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天上钩钩云,地上雨淋淋”,就想起两本小人书,一本是《看云识天气》,科普类,有大量云彩的照片和绘画,依稀记得是某部科教片的连环画版(有一本《对虾》,肯定没记错是科教片版连环画)。另外一本实在想不起名字了,歌颂劳动人民天气预报实践经验的,记得其中红小兵分两派,一派教条主义信奉天气预报,一派遵循毛泽东思想信奉劳动人民农民伯伯。当然后来毛派胜利了。有个细节是阳光朗朗而农民伯伯拿把雨伞,天气预报也没说下雨,结果当然是哗啦啦啦啦下雨啦大家都在跑。

还有一本小人书印象很深,《鱼龙坝》,讲阶级斗争的。印象深不是因为故事内容,内容早忘了,反正是阶级斗争抓坏人的。某次感冒发烧,烧得头极其晕特恶心想吐,但干躺着不甘心就抓本小人书来看,结果越看越晕越恶心。结果做下病了,以后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里,只要看到这本小人书的封面,就头晕恶心。所以,直到现在,好几十年过去了,我对这个绿乎乎的封面仍然记忆鲜活。

(2008.3.22)

2008年03月12日

我对SNS网站的期许是什么?现在能总结出来的,两点,是表达,二是攫取有价值的信息内容,这里的所谓”有价值“,概括地说,就是有用、有趣。但是,SNS网站本身主要以满足这样的需求为指向么?我的期许,大致可以概括为更注重互动与交往的个人表达与内容获取,yahoo 360倒是挺适合我的需求,但这个遭到冷遇的360并非我们现在所指称的SNS应用。

keso曾说,SNS要实现的,就是个网上的中国传统社会。我的理解,这并不是指把个人的"传统"的社会关系网给搬到互联网 上来,而是说SNS要干的事情,是利用互联网去更有效地生成并运作中国传统社会的社会关系形态、深化社会关系内涵。互联网这个用来对抗核打击的玩意儿(刘韧说的),仅仅用来还原传统社会关系或为这种社会关系提供点点时空上的便利,貌似过于牛刀了。基于此,我希望SNS网站所要重点提供的,是恰当的、适用的手段,以帮助用户扩展和调控——朝着无限的空间去扩展,提供N多的开关、过滤器、功放、调音台、风筝线轴去调控——互联网上的社会关系平台。

从接触到情况看,也有一些用户的需求比较内敛,扩展关系网的愿望相对淡漠,他们希望SNS网站能够整合网络应用的多项功能,以方便同老友的多样化交互,观 测、欣赏到他们的所思所写,不仅看成块头儿的post,而且看声情并茂、声色犬马的插科打诨和信息分享。在形式上,这类用户应该是希望SNS网站把 blog、群组、miniblog、音画分享等等功能集成到一处。我把这类用户的需求概括为”一站式消费老友“。唯一的问题在于,当个性化应用服务呈现弥 漫发散态势的情形下,老友们能如我们所愿地扎堆儿到特定的SNS网站上来么?换句话说,当SNS网站满足了你个性化的一站式消费需求的同时,它同时也能满 足老友们的个性化需求吗?

我个人对网络交互的需求大体可以归纳为:个平台,能方便地制定联络规则,架构并确立基本的关 系网 ;方便的信息或内容交互机制,使现有的关系网变得立体化、有厚度,而不仅仅是平面化的"六度"脉络——这个机制还要有助于方便地拓展基于信息内容交互的人 脉网络,并能可持续地支撑越来越大的这张关系网保持足够的丰厚度;有效的、精致的调控手段。


我想,有效的内容交互机制和调控手段,其作用,就是帮助我们在信息
过载、六度泛滥的环境中,方面可以拓展有价值的关系网,另方面可以有效地操控选择 权,从而不断地夯实圈子文化的根基,以某种渐进的过程形成语境共识;而这种文化根基和语境共识,又不断地充实、更新,变动不居中保持某种特定的风格与品位。

(2008.3.12)

有报道说:

前日有台湾地区记者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向广电总局副局长张海涛求证此事,张海涛表示:“这个政策是对事不对人的。”这一种说法,是首次官方间接证实广电总局有“封杀”汤唯,至于封杀的原因,张海涛并未回应。


这个说法,真的很广电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