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4月29日

(2008.4.29)

2008年04月13日

写这个东西之前,我先翻查了一下关于feedsky话题广告的争论。因为记得这个事情在当初有过一阵喧嚷,印象最深的是keso扬言退订那些频发话题广告的blog,而且有不少人赞同和呼应,当然也有人提出辩驳。

我本来就读者稀疏,恶搞IT的认为我属于文艺界,恶搞文艺的坚信我是捣鼓IT的,结果谁都不来看我的blog,所以倒是不在乎因为写话题广告而出现集体退订的情形。当然,如果keso订阅了我的blog,我希望他这几天没开阅读器。

正式开始话题广告之前,再先聊点其他的,feedskyer们别着急,一会儿我好歹写那个题材就是了。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以前,我给人家写过公关 稿,当廉价枪手,“合作”(“合作”是个挺有尊严的词儿,其实我知道我是打零工的)最多的是一家我威胁要给改名叫“黄色光标”的某公司。写完这句我查了一 下,发现这个公司还健在——因为公司首页上有奥运火炬的字样,所以我确定它至少最近还健在。

我木盆洗手,理由是到杂志社上班之后,忙不过来。雇佣我的资深美女很理解,话别的时候说,你就是不忙,也不让你写了——当了记者编辑,就得给你高报酬 。我这才知道,在廉价劳动力这拨儿里,我也身处下位。

话题广告即将开始,稍候。在blog上写话题广告貌似比当初自由。当初不太自由,他们的要求有时比较“严格”,因为他们某些客户的公关部的小丫头小 小子儿,经常有些在我看来说聪明不聪明说二不二的坚持。这么多年发展过来,从圈外的观感,公关文宣似乎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简单地说就是三句话:让圈内 人有饭吃,让圈外人活该误读,折腾出动静来就算齐活。blog话题广告,是一条新兴道路,试图利用blogger书写的特点,将公关文宣的影响力覆盖得更 辽阔。这样做的效果如何——这里指广告宣传的效果——不好一概而论,涉及很多因素,也许,找到产品特性与blog传播特征的结合点,是一个关键,也是一个 难点,很难很难的点。

开始。说,IT采购,怎么就叫“智选”了?

惠普用来闹春的促销名号叫“一年智选在于春”。这词儿我不能说好说孬,因为我不懂IT营销这一行,也不在这一营销对象的堆儿里——中小企业的老板或 采购员之属。为什么春天这么重要?夏秋都去看闹运会大家全不买机器了?还是说春天是企业预算最宽裕的时候,不赶紧花在买机器上,就会让别的部门买了拖把和 茶叶?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智选”,尤其是,面对的全是鼎鼎大名的品牌,怎么选才显得智?说实话,我觉得,如果排除了两个非专业因素——一个是买卖双方当事 人形成了灰色利益共同体,一个是企业领导瞅见国产品牌(不论是否国际化了)或某国品牌就犯恶心——对于中小企业来说,不论选哪个著名品牌,差别并不太大。 从硬件质量到支持服务,如果不出现难以预判的突发性事件,在一个中期左右的时间跨度内,谁能比谁差到或好到哪里去?

那么,假如专业因素和非专业因素大体处于势均力敌的情形,啥是决定性因素?吆喝。反正我觉得,吆喝,至少是决定性的因素之一,重要的之一。

惠普的闹春,“全程助力”的这声吆喝,应该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噱头。全程,有物理上的囊括,包括硬件与软件,也有时空上的涵盖,强调服务的持续性。由 于其囊括与涵盖的广泛,在不同的阶段中、在不同的舆情环境下,可以有重点地变换吆喝的重音和旋律,有针对性地操作不同的应对举措。也就是,吆喝什么、怎么 吆喝。

比如,在竞争对手的文宣那里,既然已经在刻意强化惠普闹春“送礼品”的一面,从而把“送礼品”和“送服务”比对、对立起来,那么,惠普的吆喝,就显 然需要细化地强调与阐释它的所谓“全程助力”的服务内涵,以及,进一步地,找出服务内涵中可资发挥、提升的点,最好再掏出几个范例来。对于中小企业而言, 考虑到广大中小企业管理者的IT素质以及员工队伍的技术水准和高流动性,突出“全程”的服务延续应该是有诱惑力的。

宣传中对产品特性的全方位或多方位展示,在多数中小企业那里,甚至推而广之,在广大普通用户那里,效果如何,我不持乐观态度。从用户的角度看,产品 性能的细化阐释,应该是第二战役的内容,也就是我作为用户已经把你的产品纳入视野了、要与同类产品进行细致比较了,这时营销人员要好好地瞄着眼色干这个活 计。第一战役,似乎还是要将人抓一下、搂一把。

比如,惠普此番用于闹春的一款台式机,推广时冒了一个“针对教育行业”的泡儿,作为同教育领域有关的人士,反正我特别地关注了一下这台机器的介绍, 尽管依然很科盲,也没从里面发现建构主义、混合学习什么的,但无疑把较深的印象给了它。再比如,闹春笔记本系列中,有个系列特别强调信息安全,从硬盘信息 的加密与销毁,到针对屏幕视角的隐秘设计,这既可以用一种微妙的心理暗示手段提示用户考虑隐私保护,也在一定程度上显摆了惠普的软硬件技术。

公关文宣到此戛然而止。我的这篇post能够为惠普的闹春促销“全程助力”吗,在这个柳絮杨絮癫狂纷飞扑鼻而来的日子里?

(2008.4.12)

有个署名“keso”的家伙在我位于my.donews的blog那里留言说:

若能在最后加上:

考虑到当前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在这个不太平静的春天,选择联想、方正、浪潮等“民族”品牌,显然代表政治正确。什么是“智”?平平静静度过这个爱国年,才是大智。

我犹豫了一下才把这个留言贴上来,因为不知道这么一来feedsky是不是该恼了。后来一想,这些话其实挺帮忙的,而且有了“keso”的名号,没准能提高post的影响度呢——不知这个keso是真是假,因为他就是订阅也不应该订阅的是我my.donews那边的blog。最关键的是,feedskyer告诉我说,若干笔巨额酬金已经打到我农行和信用社的数个帐号里,缩不回去了。

(2008.4.13)

2008年04月06日


今天拿到4月1日出版的《财经》,瞅见刊首胡舒立的《何必讳言“不救市”》,忽然反应过来——这就是那篇引起一阵舆情涌动的文章啊。

那些专业化的辩驳,看不懂,姑且不去着意。闻见火药味道,知道是动真格儿的了。

胡舒立的文章,一贯的犀利流畅,而从这次的遣词用语看,不好说败坏,总还是颇显气急,向决策层嘶声喊话的急迫感跃然纸上。

反驳的文章,出发点、立论点不一,但同样的气急。随手找到的三个例证:

袁幼鸣的《“救不救市”难道是胡舒立说了算》,称胡舒立是影响决策层的重量级“耳语者”,文中的这段言辞可谓激烈:

胡文中最没有意思的内容是指称主张“救市”的“相当一部分引领者”“其实都是浸淫市场多年的老手,对于所谓救市的后果心知肚明”,“无非是企图在行情短 期波动中渔一己之私”。胡舒立可以做如此动机判定,别人难道就不可以质疑胡舒立吗?诸如,你声称“股市不应救、不能救、亦不必救”,是不是嫌目前的筹码还 不够便宜,想捡更便宜的筹码?《财经》杂志一向同QFII来往密切,曾经对高盛高华这样的绕开监管壁垒、设立假合资券商的案例颇为激赏,称赞其为“引入外 资市场化处置证券公司风险的创举”,你是不是为QFII所利用,甚至为国际投行所收买呢?


刘纪鹏的驳论文章,也对浸淫市场多年的老手之类说辞极表愤慨,直指:

如果说这是流氓的语言,那是我一人之偏见;如果说这是下流语言,我想除一人之外,没有人不赞成。

《红周刊》署名张越的刊首语《劫·撒盐·立牌坊》,更是嬉笑怒骂:

某财经媒体再显冷血本色,仍是不救市的陈词滥调,自然如其所愿,招来骂声一片。刊物这两年影响小了,正愁没辙振兴,总算盼到机会,赶紧出来找 骂。有人骂总比没人知道强,这叫挂市场化的羊头,卖没人看的杂志。杂志社的同学大约就学会了“市场化”这一个词,逮哪儿都用,您真明白什么叫市场化吗? 当初加印花税,不是政策干预市场吗? 那时候您上哪玩去了? 怎么没蹦出来?

强中更有强中手,要论捡骂这块业务,杂志社的朋友还得练。 早有北大教授霍德明杀将出来,“坚决反对下调印花税”。 霍德明果然“获得名”,管他英名臭名,扬名就好。为了更出名,我建议您名字叫得再精练点,改叫霍明吧,反正缺了那个“德”,您也不在乎。

其实股市这点事,非常简单,用不着教授、知名媒体这么大的名头,您只要端正立场,肯讲道理,都不难得出结论。……您可以不对绝望者施以援手,可以怪他们当初的冲动,可以帮他们总结教训,您甚至可以冷漠,但往股民的伤口上 撒盐,就有点灭绝人性了吧? 撒盐就撒盐,就别再玩什么民族大义了,那什么您都当了,还在乎立不立牌坊吗?

(2008.4.6)

署名“不同意”网友的留言:

张越当然可以说这叫以无赖对无赖,但人都阿Q成这样了有意思么?记住,你永远浑不过那个能瞬间让你周围空气变成钢铁的力量。

刘纪鹏其人操守一向可疑,到头儿了是个王胡。自己搜搜,有的是大言不惭。

中国股市本来就是赌场,自己玩儿不起跟zf耍无赖,挺大的人了拉裤兜子还让别人给擦屁股。

(2008.4.12)

2008年04月05日

这是一篇偶尔的阅读笔记。

(一)


它颇有野趣。荷花在水面迎风摇曳,水边长满芦苇,时而有野鸭或叫不
上名字的水鸟从苇丛中飞起,把静坐在柳树下的垂钓者吓一大跳。湖东岸与新街口外大街马路之间,有一片空地,湖边种了许多花草树木。矮矮的松墙成为一条界线,界线以西便成为太平湖公园。临街的松墙有一个缺口,或者称为公园的入口,但不收门票,人们可以随时进去散步、闲坐、垂钓。因为它在大马路边上,南来北往的行人,走累了,也爱到里边去歇歇脚,聊聊天,坐在沿湖的木条椅子望望西山。所以专程到这里逛公园的不多,顺便歇歇脚的不少。湖的南岸是护城河,河水一年四季都是那样慢悠悠地从西往东流淌,静静的,没有一点声响。湖西岸交通不便,没有多少住家,满目荒芜,但更显其幽静。

什么地方?文中告诉我们了,太平湖。对,太平湖,老舍的那个太平湖,那个早已被填平了的太平湖。李辉在《消失了的太平湖》中的一段描写。这段文字的基调,我感觉,也正是反复出现的那个字——"静"。

下面这段话还是呈现着一种"静":

在老舍最后一次默默地坐在太平湖边的时候,德胜门一带的城墙还没有拆除。从湖边朝南看去,可以看见城墙高高地耸立着,护城河依偎着它,更显其平静与温顺。


当然,那个年代一点都不平静。老舍沉沉地坐在湖边的那一天
,一点都不平静。那片太平湖,因为老舍,尽管已经于物理上湮没无痕,也注定会在后人们回望历史的时候,漾起波澜。

投湖前的心境,决绝那一刻的所思所想,当我们上溯老舍的人生历程之后,其实无须再作具体的揣测。政治与文化的悲剧史诗进入高潮,无论什么样的抉择,今天看来,也都是深刻的哀与痛。

(二)

老舍与北京,北京与老舍。这对粘帖在一起的名词,早已浓浓地浸透了文化的韵致

在李辉看来,太平湖、城墙,都是一种象征,它们的消失 ,也就意味着老舍所熟悉的传统意义上的北京完全成为过去。古都文化支离破碎,取而代之的是一些扭曲的、粗糙的情感和举止。

提及龙须沟人文革中对老舍的"批判",李辉试图联系北京性格中的劣根性,诸如"可以批评一切,也可以接受一切"之类,认为这些劣根性在一个非常年代被空前地激发起来。

"空前地激发",这个语汇李辉还在另一处使用:" 文革,仅仅因为它把人的兽性空前地激发出来这一点,人们就永远不能淡忘,并且需要时时反思之。" 相关的叙述是:"在面对文革历史场面中的纷繁人事时,便不能不承认,人身上原本有动物的凶残的一面,有随时可以因环境的诱导而迸发的邪恶。"

我想到的问题是,兽性(动物凶残的一面)、北京性格中的劣根性与古都文化的支离破碎,其间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古都文化的支离破碎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未曾支离破碎的"古都文化"是否有一个清晰的面貌,兽性和劣根性以怎样的形式潜藏其中?等等,等等……

这些问题,我不知道提的有没有一点道理?如果问题可以基本成立,答案肯定都不会简单。如果问题不成立,那应该从什么角度去提问题?

不过,我坚持怀疑“兽性”的提法。文革所激发出来的,是“兽性”吗?人类的这一种凶残,是动物所能比拟的吗?或者换个问法,仅用“凶残”二字可足以形容、概括?用兽性来指斥,恐怕是一种过于便捷的解释。

(三)

书 中提到的《骆驼祥子》的修改情况,以前不曾注意。如提及最初对《骆驼祥子》的修改,是1945年纽约出版英译本时,译者删改了有关祥子堕落的章节,杜撰出 了个大团圆结局。而老舍在1955年自行修改的时候,则将结尾部分直接删去了一章多,内容也是祥子堕落的部分。而最初老舍谈及这部小说时曾说过,须多写两 三段才能从容不迫地刹住,囿于报刊连载的需求,才不得不匆匆结尾。增的初衷和删的结果,形成了意味深长的对照。

在文章中,李辉将老舍与茅盾、巴金、沈从文后期的创作道路做了个简单的比较,认为"成功地完成了一种调和,一种平衡 ,于调和与平衡中保持了文学生命的延续",他将这种情形,归因于老舍的文学创作乃是源于对老北京的魂和根的贴近和挖掘,以及老舍所浸淫的北京文化的调和性质。

据说,老舍离家而去的时候,携带了两样东西,一副手杖,和一篇亲笔抄写的《咏梅》——毛泽东的那首著名的卜算子。

李辉的这篇《消失了的太平湖》不算太长,大概是2万字左右,写于1996年。我则是从一套新近出版的大厚书里读到的,《沧桑看云——不应忘记的人与事》

(2008.4.5)

2008年04月04日


近日新闻报道称,教授被指扎车胎百余个,主角是北京服装学院的教授,比起2006年底新闻报道过的4年扎百车的仇富男子,可能更有“看点”。

后来一位博览群书的远房同事提醒我,教授扎胎,并非新鲜事,远在米兰·昆德拉的小说《不朽》中,就有一位扎胎教授——阿汶奈利厄斯。

网上一搜,对这位扎胎教授印象深刻的不乏其人,下面转贴两小段感悟:

转贴1:

在扎轮胎这个爱好上,有个经典的人物形象。他的高大影像常常侵入我的脑海。那就是米兰·昆德拉小说《不朽》里的阿汶奈利厄斯教授。 他发现汽车已经包围了整个城市,让他难过的是,车来车往,闹声不绝,侵蚀着人们静思默想的时刻也使从前的城市美绝迹了。于是他拟了一个计划——组织突击 队,夜间去扎汽车轮胎。五支突击队,每队三条汉子,不出一个月,足以叫一个中等城市的汽车全部动弹不了。但没人响应他,把他看成教唆犯,还嘘他。于是他为 了给自己找点乐子,便怀揣尖刀“夜里沿着长街,边慢跑边扎轮胎,使人神清气爽,身健体壮”,这个画面让我神往和陶醉。(来源


转贴2:

突然想起阿汶奈利厄斯教授,昆德拉《不朽》里的一个人物,他会给自己不喜欢的电台主持人送上“你是蠢驴”的证书,会穿着跑鞋,带着刀子,全副武装地半夜三 更在大街上跑步,碰到离得近的轮胎就拔出刀来扎一下子,以此为乐。一次扎得兴高采烈,忘记了自己定下的近距离出刀安全原则,举着刀走向轮胎的时候碰上个夜 行的女人,当场被指控为强奸犯而被捕。但是他宁愿被当作强奸犯也不肯招出他的扎轮胎计划,在他心目中扎轮胎这种儿戏般的事业永远比一切庞大的法律制度更神 圣,当然了,事情也许本就如此,有什么不同呢,世界不就象悖论一样颠三倒四吗?(来源)


试图找到《不朽》的电子版看看原文,发现网上能找到的,都是只有两章的残缺版。远房同事很热心,抄录了几段文字给我看(《不朽》 作家出版社1991年11月第1版,内部发行,译者宁敏,定价4.75元):

“很多年以前,我还在德国的时候……那会儿我还相信可以组织起来,反抗恶魔行径。我去参加一个保 护生态团体的会议。那里的人认为破坏自然是恶魔行径的主要罪状……我拟了个计划,组织突击队,夜间去扎汽车轮胎。要是计划得以实行的话,我保证现 在不会有汽车这种东西了。五支突击队,每队三条汉子,不吃一个月,足以叫一个中等城市的汽车全都动弹不了。我把计划详详细细地讲给他们听,他们本来可以跟 我学到搞破坏的绝招儿,事成了不说,还安全,警察发现不了。可那帮白痴把我看成了教唆犯,他们嘘我,还跟我挥拳头!……我悟出来了,这些人早就入 了恶魔的道,我拿定主意,从今以后不再企图改造世界。这一阵我用旧日的革命策略,只是为了满足私欲,给自己找点乐子。夜里沿着长街,边慢跑边扎轮胎,使人 神清气爽,身健体壮……”( 第240页)

“就在几个小时前,阿汶奈利厄斯教授还在对我大讲特讲按照严格程序扎轮胎的重要性:第一辆车右前,第二辆车左前,第三辆车右后,第四辆四个全干掉……实际做起来,他根本不顾章法,而只是在街上跑着,什么时候高兴了就拔出刀子朝离得最近的轮胎捅一下子。”( 第254页)

(2008.4.4)

update:

 “……满街开的汽车把人行道挤成了窄条条,行人还老是挤来挤碰去的……无论正面,背面,左侧,右侧,哪儿能找到一个看不见车的角度?车来 车往,闹声不绝,像酸一样侵蚀着人们静思默想的时刻,也使从前的城市美绝迹了。我不像那些笨蛋道学家,为每年公路上死个万把人愤愤不平,那起码还减少了一 万个开车的……”(第238页)


(2008.4.6)

2008年04月03日

前几天写茄丁馅的包子,点评了几句《忽悠的历史》和《权臣之路》,有远房同事说我对这类通俗史书有成见。这不公正。对从百家讲坛以来历史加速"俗化"的进程,我持相当肯定的态度。

宏观的不说了,今天正面肯定一本书——《玩在唐朝》

这本书貌似没什么轰动效应,在豆瓣那边也没人理没人睬的。但在我看来,这书实在算得上高成低就、深入浅出,是雅趣盎然的小典型儿。

我对唐朝的娱乐事业并不感冒。这应该是源于现实中的不善游艺,诸如痛觉棋牌无趣、年事渐高不敢乱跑乱跳,回望唐朝的双陆、蹴鞠之类,岂不很是荒谬?说实话,买这本书,是看在出版社的名头上,中华书局,想看看在这股俗化历史的洪流中,堂堂文化老字号,是什么样的眼光。

内 里的娱乐史专业方面的东东,我不知是否确凿;作者于左,于我也很陌生,书前书后都无介绍,不知业内份量几何。不过,故事确实讲得好,文字也疏朗流畅,叙述 中把各路文献,什么正史野史笔记传奇,化解聚合之间,掂拈自如。反正,有一搭无一搭、颠来倒去地随意翻看,趣味啊小惊喜啊历史感啊什么的,如丝如缕地在周 遭若即若离。

溢美之辞结束,转述(是转述,不是copy,不确之处责任在我)书中俩小故事,所谓"剧透"。

说,玄宗好百 戏,下属纷纷迎合,遍寻身怀巧技绝活之人,直寻到了监狱。一囚犯自报会绳技,狱官儿开始不以为意,认为高处拴根绳子在上面走来走去翻腾跳跃不算新鲜活计。 一测试却好生了得,人家囚犯只用一条长绳,直接往高处抛扔,那绳子便如立柱长竿,笔直笔直地竖着,一次比一次竖得高,直插云际。然后那囚犯顺竿就爬,到得 高处,飞跃而逃……是为唐朝版越狱。

说,德宗时候,太原节度使马燧极好游猎,有个叫李自良的人儿,别的事体不知咋样,玩鹰却玩得忒好,被 马燧罩在身边,把弄鹰犬,陪伴游猎,也成了一枚将军。马燧年迈,率众将官入长安,准备向皇上荐举接班人。到了殿上,德宗询问何人可堪重任,马燧阵发性老年 痴呆发作,那些大将的名字一个也想不起来,只剩个"李自良"在脑海盘桓。皇上问话,不得不答,只好口吐"李自良"。皇上愠怒:无名小辈嘛,再提!想不出 来?回去接着想!下得殿来,马燧看到那一排跟随自己出生入死、战功卓著的大将,名字呼啦一下全想起来了,心下那个懊恼愧疚啊。再度上殿,皇上又问,可阵发 性痴呆又发作了,还是只记得个"李自良"。皇上接着怒,询周遭宰相之属。官儿们却是一班对人力资源分布很不明戏的家伙,自然不敢说自己无知,便跟着马燧一 块堆儿地"李自良"“李自良”。皇上也二乎了,觉得或者这李自良果然是头藏龙卧虎?于是,李自良就成了太原节度使……是为唐朝版官场现形记。

故事的这番转述,肯定对《玩在唐朝》的潜在读者形成误导。书的重心、文的风格,当然都很不相同。《玩》书从题材看,也与《忽悠》、《权臣》相去甚远,形不成对比。只是,我挺喜欢这书,义务吹捧一下,顺便误导一下。

(2008.4.3)

2008年04月02日

昨天看《参考消息》的时候偶然看到头版的文章中有这么一段:

约5000人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仪式,参加人员除220名外国记者外,主要是政府官员、表演人员和齐声欢呼的大批中年妇女。

可能是我少见多怪了,也许这是国外媒体所喜欢的描述方式?好奇之下,找到了原文。下面双语对照一下,也算是提醒自己努力学习,借鉴《参考消息》如何 根据中心思想,通过编辑整合“消息”,来给读者提供“参考”。忽然想起,如果把每天的《参考消息》都做成双语版的,把编译和原文全文搁在一起,做个网站, 是不是既有利于大多数网民学习英语,又有利于有志于从事编辑工作的部分网民提升专业素质?

【《参考消息》的编译文字】

展现自信大国形象

北京奥运圣火欢迎暨接力启动仪式在首都中心的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了这一仪式,凸显中国对奥运会的重视程度,也表明中国希望值8月8日奥运会开幕之时,向全世界展现一个自信、强大的国家形象。

国家电视台播放了这一仪式,此时距奥运会开幕还有130天。一周前,奥运圣火点火仪式在希腊举行。

在将火炬递给奥运和世界冠军、中国跨栏运动员刘翔后,胡锦涛宣布:"北京2008年奥运会火炬接力开始",刘翔慢慢跑过广场时,彩纸飞扬、锣鼓喧天,中国国旗和奥运会旗四处飘扬。

被北京停留一天后,火炬明天将抵达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开始为期一月、历经19国、行程13.7万公里的全球之旅。

这场盛大的接力仪式将是奥运会史上历时最久、火炬手最多的一次。这标志着北京对这一赛事的高度重视。北京希望借此机会,展现中国与日俱增的经济和政治实力。

约5000人参加了在天安门广场举行的仪式,参加人员除220名外国记者外,主要是政府官员、表演人员和齐声欢呼的大批中年妇女。

观众面北而坐,鲜红色的座椅朝向俯瞰广场的毛泽东巨幅画像。武术和舞蹈演员身着少数民族服装,在广场北头的红色地毯上载歌载舞。

欢迎仪式色彩明快、具有现代气息。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在讲话中提及全世界相互理解和尊重。

北京奥组委主席刘淇原因北京奥运会的官方口号说,奥运圣火已将崇高的奥运精神带到中国,燃烧的奥运火焰将播散和平和友谊,并将所有人团结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之下。

率领国际奥委会考察团考察奥运会筹备工作的海因·维尔布鲁根说:"奥运会及奥运会的意义将感动接力沿途的人。"

【iht.com上的原文】

Olympics torch is re-lit amid tight security in Beijing
The Associated Press
Published: March 31, 2008

BEIJING: Chinese ……(此处删节一自然段)

Hu’s participation in the elaborate ceremony in Tiananmen Square in the heart of the capital underlined the importance China places on the Olympics and its hoped to display a confident, strong nation to the world when the Games open Aug. 8.

The ceremony 130 days before the start of the Olympics was broadcast on state television, and comes a week after the lighting ceremony for the Olympic torch in Greece was ……(此处删节半句).

"I declare the torch relay of the Beijing 2008 Olympic Games has begun," Hu said after handing the flame off to China’s Olympic gold-medal hurdler, Liu Xiang. Liu jogged off the square as blue, gold and silver confetti flew, Chinese and Olympic flags waved and traditional drums pounded.

After a one-day stop in Beijing, the flame goes Tuesday to Almaty, Kazakhstan, the start of a monthlong, 21-city global journey. It returns May 4 to mainland China and continues through more than 100 cites before returning Aug. 6 to Beijing, wrapping up a 137,000-kilometer (85,000-mile) journey.

The grandiose relay is the longest in Olympic history and has the most torchbearers — a sign of the vast attention lavished on the games by Beijing, which hopes to showcase China’s rising economic and political power.

So far……(此处为删节文字,大概9个小自然段的样子)

About 5,000 people, including 220 foreign journalists, were on hand for the ceremony in the middle of the vast square in the heart of Beijing. Other attendees were officials, entertainers and large numbers of middle-aged women engaged in orchestrated cheering.Hundreds of seats……(此处删节一句)

Bright red seats faced north toward a huge portrait of Mao Zedong overlooking the square. Martial artists and dancers in minority costumes, ncluding……(此处删节半句), cavorted on a huge red carpet covering much of the north end of the square.

The ceremony mixed bright colors and a modern look with……(此处删节半句).  Top Communist Party officials spoke of global understanding and respect, but also sprinkled their address with familiar political catchphrases.

"All cities on the torch relay both — in and outside China’s mainland — have made full preparations and have laid solid foundations for the smooth conduct of the torch relay," Liu Qi said, promising the Olympics will "unite all people under one world, one dream."

The sun……(此处有两小段删节文字)

Hein Verbruggen, the only foreign IOC official to address the ceremony, made no mention of potential problems.

"All along the relay route people will be touched by the magic of the Olympic Games and what it represents, " said Verbruggen, who heads the IOC commission monitoring Beijing prepar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