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6月30日


第一、自动检票设施对人流必经通路形成的阻隔,相关部门是否做过测试、演练,如果出现紧急情况需要疏散乘客,这些设施对人群疏散会有多大程度的影响?希望公布论证和测试的数据、演练的结果,如各不同时段紧急疏散时单位时间内通过设施关卡的人数等。北京地铁尤其是一、二号线大多数车站,建设时并未预留同架设自动检票设施相应的分流和缓冲空间,尤其在人流量较大时,这些设施是否及在多大程度上形成对紧急疏散的妨碍?地铁二号线北京站因4个站台入口中有2个因改造未能使用,此站至今封闭的缘由,据报道就是客流量过大。

第二、前段时间,北京地铁各站为排除安全隐患,曾将售票厅层角落里的商业店铺及站台上的书报摊位统一尽行撤除,而目前却在人流必经之处设立自动检票系统。希望公布这一思维转变的思考与论证依据,和决策过程。

每天上下班都要乘坐地铁,地铁的安全当然需要放在心上。现在地铁又开始了安检,这不能不提醒我更多地考虑乘坐地铁的各方面安全问题。敬请网络监督员将我的报告转呈有关部门。

(2008.6.30)

(一)

新闻报道称,周老虎被确认为纸老虎,诈骗罪批捕。

正龙拍虎,那虎最终的真假,不是我第一位感兴趣的事情。我感兴趣的是,互联网的力量。

这一次,互联网让舆情的压力,曲折但有效地、哪怕是在一定意义上,实现了梦寐且孜孜以求的那个什么来着?对,那个“舆论监督”。

(二)

为什么我们这些当群众的常常不明真相?恐怕常常是因为真相不明。真相需要多元渠道的传播与映射,互联网是让事情透明的多元渠道之一;而且这个渠道,貌似不那么容易被封堵、被遮蔽。

新华社报道,贵州瓮安有不明真相的群众冲击政府机关。网上貌似有不明真相的网民,对新华社的报道持质疑态度。那么,真相还是应该赶紧大大地明一明。

无需更多地论说“舆论监督”之类的庞大叙事,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互联网会持续地记忆所有的事情,会持续地扭住不放、持续地求解。

(2008.6.30)

2008年06月17日
《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主席唤,总理呼,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十三亿人共一哭,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左军叔,右警姑,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只盼坟前有屏幕,看奥运,同欢呼。


山东作协副主席王兆山的词,从6月6日发表在《齐鲁晚报》到现在,网络舆情已喧响轰动良久。本来没什么好说的,今天看到《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一篇评论,感觉不很舒服。总的感觉是四个字:模糊焦点。如果有些话不好说,这个事情就干脆不要说,说的东西,客观上模糊了焦点,就满不是那么回事了。

从根儿上说,这是文学伦理的事情吗?

王兆山,是一个政治怪物。这种政治怪物得以发育、进而活跃,不能不令人感到阴森寒冷。

(2008.6.17)

2008年06月12日

(之二)

有 个感觉:"web2.0"已经臭大街了,但web2.0的理念启迪,其实还远远没有深入人心,甚至,理念本身也未必算是基本厘清。比如,我们是不是有点畸 重畸轻地偏于吹嘘用户的话语权,而对给予用户工具层面的整合权有意无意地忽略不计呢?想想看,如果用户缺乏较为自如的整合手段,话语权是不是就依然相当地 受制于人,从而流于表面的鼓噪?当然,这也并不是说技术权与话语权之间存在什么正比关系……

顺应开放趋势的所有应用服务,我认为都应当天然地具有纽带的属性

。不论它发育成为庞然大物,还是说永远只是个迷你物件,都应当作为网络间一个能够与其他节点、链条、圈子进行灵活互动的存在。SNS网站既然提供社会关系工具的服务,就更应当尊重与适应社会关系因内敛与外向交叉纠结的而产生的多样化需求,提供更多的延伸式的工具服务,而不是企图用大一统来驾驭用户。

所以,在我看来,互联网上的每个节点,其优劣的指标,最根本的就应当是它在 互动环节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如果一个节点越发展越内敛,起到的是压制而非促动与传导网络交互的作用,那么它就不是我需要的。

海内使鲜果"热文"得以在站内推荐共享,5gsns允许站外RSS 订阅站内日志内容,都是在发展不同向度的交互关系。迷你博客绑定twitter,其作用,本质上也是把互联网应然的互动更多地伸展开来。

(待续)

2008年06月11日

(之一)

学习twitter好榜样,迷你博客一度风行。沿着SNS网站内敛式思路的惯性,作为网站中最活跃的一个元素、使用率最高的功能之一,迷你博客的内敛特性 也不足为奇。这种内敛其实是有道理的,在内敛的大语境下,叽叽歪歪和唠唠叨叨,在很大程度上也是这种内敛语境下的自然产物,并顺理成章地去烘托这种内敛的 氛围。

我其实是在饶有兴趣,但有心存狐疑地观察着5gsns的路数。就目前的一些功能看,在关系调控方面的开关与旋钮设计(如针对不同个人或自定义群组,或基于 内容分类的信息过滤开关),倒是符合我的期待。同时,允许从站外RSS订阅站内日志,也在细微处标记了某种开放的印痕。而今天开始试运行的迷你博客绑定twitter,可以看作是这种开放的又一处新鲜轨迹。至于我为什么心存狐疑,最后再说。

最迫切想说的是,第一,5gsns用迷你博客绑定twitter可以说迎合了我许久以来的一个期望,最直接的一个理由是,有些事情,我想四处唠叨;第二,这种绑定还可以做得更精细,比如,提供是否发布 到twitter的开关,类似diigo所做的那样,再比如,那个简要的使用说明写得有点随意,容易产生误导,导致绑定失败。

顺便请教一下业内人士,twitter最近是怎么了,频繁出问题。是仗着用户们对它的依赖有恃无恐,还是遇到了它驾驭不了的技术难题?

(待续)

(2008.6.11)

2008年06月10日
得到友人提示,称余秋老的博客正在大规模更新。过去一看,果然很大规模——在大规模地转贴。

看了转贴的内容,我觉得余秋老不仅仅伟大,而且这伟大很强悍,或可谓之伟岸。我决定就此膜拜余秋老。

这里勉力自行分类摘录一些余秋老博客上的转贴,作为膜拜的第一步。

一、余秋老含泪相劝的有效性

德阳救援中心康震,说,他们带着余秋老的含泪劝走访了灾民的帐篷:

我们 把余秋雨先生的那些话向他们复述了一遍,高兴地发现,他们全都点头了。……他们要我们转告余先生,谢谢他的热心相劝,他们完全支持政府集中全力抢救几十万 活着的人免受堰塞湖之危的行动,化悲痛为力量,进一步投入抗震救灾。他们前些天的请愿,已经等到有关方面的积极答复,请大家放心。


二、不要误读彻头彻尾的天灾

网友G.H转达了关于这次地震“日本救援队的意见”:

我为日本救援队担任了好几天的翻译。他们对于中国一些评论者把地震死难的责任唯一性地推到建筑坚固与否的问题,有一些不同意见。……他们作为地震多发国的救援队也一再说明,这是彻彻底底的自然灾害,而且严重程度百年未遇,是全人类的一个大难题。


第二军医大学救援队周瑾,说,“不要误读灾难”:

     我们 实在不希望有些文化人总是在网络上夸大其词地说“某某人向谁预报了地震”、“某某校长加固了几根柱子避免了全校死伤”等等不着边际的故事,好象这么大的灾 难只要抓起来几个人、歌颂几个人就行了。……这明明是全人类都无法面对的大灾难,怎么让那几个说着说着又成了政治批判了。因此,我们全都支持余秋雨先生的 观点,那就是让大家明白:中华民族遇到了全世界都罕见的大灾害,结果表现得很优秀,而且还会齐心协力地优秀下去,给全世界作出示范。


三、雄踞精神引导高位的余秋老

北京大学钟离,以“请教余秋雨先生”的口吻,说:

余秋雨先生没有骂过人,但是,骂过他的人中,居然没有一个像样的。这有是怎么回事?

北大学生说你是“文化小人吸尘器”,也就是说,只要是文化小人,一定会对你不爽,一定会向你投污。结果,倒在你脚下的,全是那样的人。这又是怎么回事?


南宁高元,说,“我们需要这样的知识分子”:

 余秋雨先生又一次展现了优秀知识分子的人格水平。一个星期前他对于“地震天谴论”的有力驳斥,以及前几天对于请愿灾民的含泪劝告,一硬一软,都是站在灾难第一 线发出的文化声音。这次抗震救灾的文化声音很浓烈,令人感动。特别要赞扬的是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和四川卫视的一批记者和主持人,实在很棒。一些艺术家的 演出也很感人。但是,似乎还缺少一个精神引导的高位,这就是余秋雨先生的出现。


上海师范大学霍斯铭,说,“我知道他们是谁”:

余秋雨先生的那篇博客《含泪劝告请愿灾民》,凡是看到过的人,只要是神经正常的,没有人会反对。听说那些灾民听了转达也都接受了。余秋雨先生赞扬中国政府、军 队、武警、医生、国内外救援队的努力,竟然被批判成“御用文人”,我相信目前全世界赞成这种批判的不会超过四、五个人。


四、呼吁管理网络言论自由

成都邹琴郎,说,“他们是灾民心理康复的障碍”:

 我们现在担忧的是,有些灾民一旦上网,不少信息会成为他们心理康复的严重障碍,使他们原来开始平复的心态重趋病态。这个问题,已经是一个医疗守则问题,远远高于某些人的所谓言论自由,希望有关部门研究一下,进行适当管理。


 这次看到余秋雨教授温和劝导请愿灾民的文章,觉得是有助于心理康复的积极文本,我们从医务工作者的角度深深感谢余秋雨教授。余教授针对的问题,例如灾民请 愿,其中心理康复问题大于法律问题。那么,是谁影响了他们的心理重建?我觉得也是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挑起了他们心里的病灶。


五、我就是“御用”

复旦大学李健,说,“这个月我们全是‘御用文人’” ,这里不摘了,直接全文,逻辑清晰可辨:

余秋雨先生在博客上说了一句“这些天来,无论是中国的各级政府、军队、武警、医生,还是国内外的救援队、志愿者都尽心尽力、令人感动”,竟然被骂成是“御用文人”。那么,我要大声对那几个骂人的人说:这个月,我们全是“御用文人”!

他们所说的“御用文人”,是指为政府说话。从自5.12地震发生以来,中国政府表现非常出色,他们的号令又很紧迫,全国人民都服从他们的指挥在抗震救灾,这样的“御用”有什么不好?

按照这几个人的说法,这个月,不仅军队、武警是“御用”了,而且医生、记者也“御用”了。我相信,大家都敢拍着胸脯站出来说,我在这儿,在北川映秀,我就是“御用医生”!我就是“御用记者”!

我要问那几个人:这么大的自然灾害突然降临,受灾面积和人数顶别的好几个国家,我们不靠政府行吗?不靠军队行吗?不靠武警和消防队行吗?不靠政府,靠谁?靠你们?你们是谁?


如此这般,对余秋老,试问,不膜拜,行吗?

(2008.6.10)

(本文系硬金国际特约志愿软文,阅读有风险,读后需谨慎)

所谓的SNS网站,几乎知道一个注册一个,但一段时间以来,经常去的,唯有海内。最近donews上线了5gsns,5G/五季网络,常去的,变成了两个。

为什么要常去5gsns?

第一,拨开迷雾见迷雾。我经常背着他们IT圈的人说:IT圈那帮人,相当讨嫌,没给咱当用户的倒腾出几个好网站来也就罢了,个个儿还都事事儿的,把个IT圈儿,或者更集中一点,叫做互联网业界,整得迷雾重重。这个真相,是我偶尔混到donews写blog、看论坛之后发现的。更要命的是,这个真相本身,其实还是一层迷雾。而这层层重重的迷雾,全然是由一群互联网专业人士弥漫起来构成的。5gsns就是这片迷雾中的一朵——5gsns,用国际标准英文念出来就是fogsns。不论是偷窥欲还是求知欲,混迹其中都有可能得到某种满足(我的欲是偷窥欲)。虽然拨开迷雾,瞅见的还是迷雾,但好歹是深了一层,运气好的话,没准就是迷雾里的内衣了呢?

第二,提供了我最需要的一个开关。可以针对特定的个人 ,针对自定义的分组,针对某一类内容,灵活自如地设置显示开关。就冲这个,我代表用户颂扬写程序的那姑娘(一定是个贤惠的姑娘)。

第三,RSS订阅。系统默认的是,向全站开放访问权限的用户,站内外用户可以通过RSS订阅其日志。我一直认为,每个SNS网站所形成的圈子,都应当成为更大圈子甚或无线网络空间的一个环节与纽带,这才能让互联网生动起来。提供RSS外部订阅,应当是这种生动元素之一。

第四,二级域名。这个功能还要再看看,我不知道它是不是 、能不能向着我想象和需求的那种方向走下去……

本文拟婉拒评论。

(2008.6.10)

2008年06月07日

读到余秋雨先生这样一篇文字:“含泪劝告请愿灾民”

我的读后感是:余秋雨很伟大,相当伟大。

N久以前,听说有本书叫《千年一叹》,我曾经口无遮拦地说,“千年王八万年龟”,人家乌龟王八才千年万年的呢,这作者凭什么千年一叹啊。

很惭愧那时我还没有真正认识到余秋老的伟大。现在认识了。

余秋雨万岁。

(2008.6.7)

2008年06月05日
关系还是内容?

关系即内容,不存在没有内容含量的关系。之所以存在关系与内容的刻意分别,产生诸多观点的区隔,一可能是因为对关系和内容的概念与内涵有不同理解,二可能是因为业内对"关系"和"内容"的界定有大体公认的某条准绳。

 
没有一定内容厚度的关系,会是具有粘性的吗?如果facebook确为"实体业务驱动在线服务",那么是不是这样可以理解:出色的在线关系机制的形成与扩张,其基础之一即是业已存在的关系与内容的交织与互动?
 
噱头化的SNS?

从用户的个人角度,有这样一些感觉:

 

插件,以及相关的服务与应用扩展,貌似都是黔驴之技;如果API开放带来的只是插件与扩展的百花齐放,恐怕依然是黔驴之技。某项或某几项功能的高人气火爆,和网站是否SNS有什么关系?到头来,复归于各种"传统"应用,SNS本身成了一个噱头?为了吸引人气,网站是不是就得同业间比学赶超,不断地增加插件?结果是什么?热潮此起彼伏,让用户逐热点而形成大大小小的散点聚落?

以SNS为噱头、为入口,复兴或延续或刺激"传统"应用的繁荣,这种以SNS名义的改头换面,于商业运营而言是好是坏我不知道,可能黑猫白猫都是好猫罢。

我可以不需要吗?

我需要游戏大厅吗?也许。趣味盎然的游戏,为什么不玩?但一个事实是,热情会冷却。毕竟,目前SNS网站上这些游艺项目,都是像当初"跳跳糖"一样的东东,小儿科的小新鲜,无法让人有长性。在这样的网站,我永远不会是深度用户。

我需要门户大厅吗?不需要。事实已经证明,没人谁能确切地把我真的想集成的玩意集成在一起。而且,缺乏整合的集成,有什么意义?挑选、组合的事情,用不着劳驾网站帮忙。

我可以有用户梦想吗?

我需要什么?或者干脆说,我的用户梦想是什么?

第一,完善的关系调控手段。过滤器、开关扳手、信噪比控制旋钮;自控的、他控的;针对群落的、特定个体的,以及分门别类的……等等。这样的机制,既便于四处介入、混迹于嘈杂,也有助于形成各具特色的大大小小的主题空间。

第二,灵活的内部功能融汇机制。各种应用之间不应当是孤立的,从最低限度的功能之间的相互调用,到更具创意的各功能间的渗透与融合,不是会更好玩,更有内容质感,更有粘性吗?

第三,开放的内外沟通与整合途径。我一直觉得,SNS网站所要重点提供的,是恰当的、适用的手段,以帮助用户扩展和调控互联网上的社会关系平台。其实不仅是 SNS,为用户提供开放的多元手段,助力用户的创造性应用,理应是信息化的发展趋势。目前SNS网站的内外沟通,手段生硬,缺乏交互,本质上依然是封闭大一统的思路。

戛然而止。先这样吧,站着说话,也腰疼。

相关:
SNS:用户角度的个人理解
(2008.6.5)
2008年06月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