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7月31日

青岛的败笔?
——海底世界游程剖解

青岛的风景不错,所谓红瓦绿树碧海蓝天;青岛的人很好,比如问路时的大爷大叔大姐大婶们、巡警叔叔、奥运志愿者小弟小妹们,还有栈桥浴场附近麦当劳的那位发声困难、但十分热心肠的服务员……

“海底世界”也还不错,尽管去过北京或其他地方的那些海洋馆之后,这里也没多少值得非看不可的东西。当然这里说不错,指的是狭义的“海底世界”,而不是包含了“海兽表演馆”和“梦幻水母宫”的广义的“海底世界”。为什么,后面再说。

像“海底世界”和游船观光这类项目,以我的个人兴致,肯定是不去的,这次是为了一家老小的青岛之行的“完整”而安排的。那天原想是先到鲁迅公园海边坐坐, 观观景儿,吹吹海风,然后再去海底世界转一圈,出来就去乘船或吃午饭。结果在路上的时候,出租司机做前车上家属的工作,说能不能帮帮忙先去“海底世界”吧 这样可以帮着积分可以免费洗座椅套啥的。家属好心,征求我的意见。我看外面正是大日头晒着,心想先去海底世界躲个荫凉也成,可能早去一会儿人还少点呢。至 于司机得的好处,是简单的积个分还是能得其他的回扣好处,就不去管了吧。

恰恰是这一转念,让我们体验了一次青岛旅游业内的游击风范。

最初我以为,出租司机把我们拉到地方,然后我们该参观去参观,司机该去领好处就领好处,结果呢,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距海底世界数十米的地方,前面的出租车 拐弯儿了,在青岛那迷人的上坡下坡路上好一通曲折。我问司机,这是要去哪儿。我这车上的司机,倒是说实话,说是去的是一个代售点。

到了“代售点”,招呼我们买票,这票是一张印制基本精美的卡片,上面有海底世界的字样、有票价之类。记住这张卡片,后面还要发挥很重要的作用的。买了票, 上车,一辆挺旧的面包车,一车凑了10来个人。然后又是一通曲曲折折,就抵达了豁然开朗的海底世界停车场。下得车来,司机招呼不要急着走。忽地,就闪出一 个手举小旗子的人来,带着我们一行人到了入口处。不过,依然是招呼大家且慢,说是去换票。

这时,谜底初步揭开:我们这些在面包车上坐到一起的陌路人,就在此时此刻组成了“旅游团”,举旗子的相当于导游。所谓换的票,必定是团体票了,或者,可以用某种方式吃回扣就不得而知了。

我悄没声地顺着售票处旁边的台阶下去,走进一间标明导游专用游客止步的屋子。屋子里的人们在紧张有序地工作着。导游们去窗口交钱,回过身来,再把相应的单 据交给一些身披标有“海底世界”字样的红色马甲的人那里,然后,再等着屋子中间一台电脑旁边的“经理”打出“确认单”。这时可以发现,几名“导游”会把带 来的人口单据,汇集到一个红马甲手里,我猜,这几个导游应该是同一家“代售点”的,或是有某种联营机制。

下一个步骤,就是打小旗的导游和红马甲共同率领“旅游团”到入口处排队,数着人头儿进门。我们这些“团员”在进门之后,依然不能开始参观旅程,要等。等人头儿数毕,红马甲收回“团员”手中的那张基本精美的卡片,换发给一张纸质的票。

至此,谜底基本揭开:最初在所谓“代售点”买的“票”,其实不是票,只是兑换真票的一份凭据。对游客来说,是交费的过渡性凭证;对代售点和红马甲们来说,是数清人头的标签。

还没等游客把真正的游览票拿到手,打小旗子的那个“导游”就早不见了,应该是去开展下一个组团工作啦。其实,他们在同红马甲完成交接工作之时,“导游”的工作就算胜利完成了。

到“海底世界”参观的游客来源,这样就会形成三个主要来源:一是各种正经的旅游团队,一是散客,再有就是我遇到的这种临时的组团,成员是被旅店、出租车司 机或各代售点用各种方法招徕的散客。招徕散客的“卖点”是有专车送,对不少游客来说,有车送到“海底世界”门口的待遇,似乎没有损失什么,像我们这种都快 到门口了反而绕路耽误工夫的比较雷锋的散客大概不会太多。出租车绕路的里程费用,司机也没有收,也许是司机基本实诚,也许是听出我们对青岛的情况还是有所 了解,也许是管理的规定条文毕竟有所约束。

实际上,这种被临时招来稀里糊涂组团的游客(可能也包括正经旅游团的游客),如果事先不了解海底世界的项目组成,最有可能、或者说大多数都会失去的是一种 价格选择:海底世界的门票大体上是两个价格,120元和90元。120元的所谓通票,比90元的多了前面提到的“海兽表演馆”和“梦幻水母宫”。而网上的 一些旅游攻略及游记,都曾提及只要参加90元的游览项目就足够。代售点那里,看不到价位与项目选择的明示,只会招呼你交120元钱。当然,也可以提出只买 90元的票,至少我提出的时候没有遭到拒绝。在代售点上,我只见到标注有120元字样的卡片,而没有90元的卡片。如果买90块钱的票,代售点大概会另行 开具一张字据。

这样的一种情形,如果追究起来,海底世界可以把责任撇得一干二净。因为从理论上、机制上讲,海底世界没有误导任何人。

青岛的海底世界,想必是旅游团的必选项目,人气出奇地旺盛,但服务人员却少得可怜。在海底隧道之前的几处展馆,我竟然一个服务人员也没找到,只见到一个保 安。海底世界和海兽馆均安排有演出节目,这也是对外广告的重要卖点,但在展馆内和游览票上我没能找到关于演出时间的说明。如果为了赶着看演出而放弃或缩短 海底隧道之前的参观项目,就没法走回头路补课。而同展览项目语焉不详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海底世界的游览路线指示清晰地指向一个礼品售卖大厅和一个综合特产 售卖商店,这里工作人员的队伍相当庞大。

这里还要说说广义和狭义的“海底世界”。从淡水生物馆出来,会被路标引向青岛特产商店。从商店出来,就发现已经在展馆之外、停车场附近了。这个位置,与海 底世界的入口有一条马路之隔。问题是,“海兽表演馆”和“梦幻水母宫”呢?先前的游览路线上,根本没有这两处展馆,这都到了出口,也未见清晰的标识。四处 打听,有导游指向马路对面。可,那不是刚才进去的入口吗?原来,海兽表演馆和梦幻水母宫同刚才参观的海底世界相分离,各自独立,海兽表演馆的入口通道,同 海底世界的入口是并列的。而梦幻水母宫,其实就是青岛那座历史悠久的水族馆改的,从海兽馆出来,拾级而上的就是了。

就像网上一些游记中说的,海兽馆里除了零星几头海兽之外,啥都没有。这也是不少人建议只买90元门票的重要原因。其实,这说法并不确切,至少,还有湿漉漉 的地面。上午10点半和下午2点半,这里各有一场海兽表演,这湿漉漉的地面,大概就是海兽表演的孑遗。游客们事先无从知晓海底世界各处表演的时间,当大家 兴致勃勃地在海底世界徜徉的时候,海兽表演可能已经结束了。等游客逛到海兽馆的时候,当然只有那几头零星的海兽在池子里躺着。想看表演吗?等到下午2点半 好了。

至于梦幻水母宫,我只能说,在规模、项目上,都显得可怜。这座我20多年前凝望过而没有进去过的水族馆,这座历史悠久、富有独特建筑风格、与历史文化名人联系密切的水族馆,现在基本沦落为一个120元通票的搭配物件,实在是令人心里不甚舒坦。

同北京几家海洋馆之间的竞争类似,青岛除了这家传统旅游中心地带的海底世界,还有靠近滨海旅游景观带东边的极地海洋世界。所以,各种揽客方式的出现,原本 不足为奇。但不论从景点外的揽客流程中看,还是从景点内海底世界游览的体验看,恐怕都从一个侧面折射出青岛旅游业管理的粗放与青岛旅游品质的欠佳(我原来 用了“低质”这种词儿,但考虑到我体验的青岛旅游项目毕竟有限,不好太过笼统)。

这种旅游管理的粗放和质量欠佳,其实也体现在海上观光游船项目上。不信你到青岛去打听一下:青岛有几个海上观光的游船码头?怎么能到码头上去?游船的路线和价格分几种、是多少?游船的各条路线现在都是有效开通的吗?你要能问个清楚明白,我请你喝豆汁。

(2008.7.31)

2008年07月24日

对比两张图,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变化捏?:)

这张是今天拍的。

下面这张是上周五拍的。

(2008.7.24)

2008年07月23日

买书的时候最讨厌什么?"腰封"。这破玩意儿也叫"书腰"就是在箍着书皮另外挂一条纸腰带,上面写一些乌七八糟的字句。这些字句,我归纳起来,不出两类,一是大旗,二是虎皮。大旗是如雷贯耳的大名,号称名人推荐,虎皮是振聋发聩的颂扬,全系溢美之辞。

读者厌恶腰封的事儿没见什么太大的爆发,倒先是作者不乐意了。 先是有个叫蔡骏的写了本《天机2》,出版商在腰封上用了"天机》是他一生无法逾越的高度"的这种给作者盖帽封顶的词儿,引发了蔡骏和出版商之间的口水,以及二者是否联手炒作的猜测。后来,也是最近,阎连科出了一本《风雅颂》,出版商在腰封上将作者称为"中国荒诞现实主义大师",把老阎惹翻了。

在大旗和虎皮之间,我最反感的,是大旗。那些虎皮,毕竟虚头巴脑些。但名人们不知在什么场合之下,也不知他们自己是否严谨负责地说了几句话,就被扯起风幡,横空招摇,这实际上是在滥用人们对各路大师的信任感,而对名人粉丝无疑更具有强悍的吸引力。挑起我强烈反感的最直接的"导火索",是忘了哪本历史读物,腰封上赫然标明易中天、于丹推荐。如果于丹推荐《论语》类的东西,不管她的心得究竟如何,咱都不说什么,推荐历史书,就相当扯淡。这只是例子之一,这样一类大旗,说到底,相当尿泡。当然我明白,这是借用当时丹丹红日正中天的两枚流行文化符号,来给文化的流行式贩卖做广告,营销手段应该算是有效,也是时下图书市场的竞争需要。

从营销的角度看,"腰封"其实相当讲究,在业内,被当作一门学问。 刚才说的那本书,如果换成"周杰伦、易中天、林志玲、于丹共同推荐",估计就卖不出去几本了。要是"腰封"上写的是"余秋雨、王兆山含泪推荐",那这书就等着招人啐吧。

2008年07月19日

电视台报道快速公交3号线开通,记者体验。都说不错,舒服。一位记者说:我10年没坐公交车了,没想到现在公交车这么好。

不说10年没坐过公交的记者能不能切实体验,也不说10年没坐过、为了报道这个新的高级玩意儿您能不能找辆旧的坐坐对比一下,单说把这种细节充当报道的支撑内容,就足够不专业。

把这种不专业“恬不知耻”地、毫无察觉地流露出来,其实质便是对受众的轻忽和不尊重——成为常态的某种蔑视。

(2008.7.19)

2008年07月18日

没有条件做统计,但可以肯定,像SNS这种应用,多数用户最初的亢奋活跃之后,发烧度会有所降低。

降低之后呢?主要的应该是两种走势,一种是阴跌,跌跌不休,沿着下降通道,直至彻底冷却;一种是震荡走低之后,进入一个相对平稳的横盘通道,持续忠诚,但活跃度并不突出。

使用过很多交互式的互联网服务,从个人用户的角度,我觉得一个网站、一种应用的繁荣,尤其是这种繁荣中所蕴含的风格特征、社区氛围,应该是由亢奋用户和高活跃度以下(甚至包括中低活跃度)的稳定用户共同营造的。

我 不很清楚,将用户“导引”为活跃度不高、但稳定性较强的忠诚用户,是不是网站需要狠下的一份重要功课。记得80年代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刊时,有个观点印象 挺深,大致是说政治参与度太高的社会,可能恰恰是一个不正常的、出了问题的社会。这个联想、比喻当然不确当,但对某种持久的、稳定的力量和机制的追求,应该是有意义的。

尤其是,SNS这种应用,我更多地看重其营造组合社区、搭建扩展平台、调控梳理关系的工具性特征。当经由“工具”聚合起的一定数量的人群之后,当平台上、社区里变得风姿摇曳、繁盛喧嚷之后,怎样提供足够的、适用的手段与途径,帮助不同需求的用户界定、梳理群己关系,过滤筛选信息内容,可能就是凝聚甚至是“塑造”持久型、稳定型用户的一个关键所在。我坚持认为,从SNS的特质出发,或许特别“需要”这类持久、稳定的用户,甚至,应该“刻意”地稀释用户的发烧情怀。

SNS应用为多样化平台和社区的营造开辟了广阔的可能性,也同时为用户提供了极其多元的选择,带来了层出不穷的新鲜感。也许,对于很多网站来说,从来就不缺乏高活跃度的、同时又是高忠诚度的用户,高度忠诚而持续活跃,这种亢奋的网站推动力量似乎不会衰竭。这样,考虑三分钟热度之后的事情,大概不是过度悲观、就是过于有远见了,或者,太得不偿失,“性价比”太低。

(2008.7.17)

用户在SNS中的言行“外泄”,肯定是一个问题。可能涉及一些相当学理的课题,牵涉到的各方面因素也会很多,直至谁比谁更强大之类。

我觉得,这种外泄是否合理,包括某些人把SNS这种特殊形态社区中的交互成果拿出去转贴、引用,另当别论。但目前从SNS的架构与运行态势,到传播大环境,都决定了这种外泄的不可控。就SNS本身来说,不管我们是否愿意承认,SNS其实已经沦为一个大的集市广场,广场里可能有若干角落,可能连着几条相对僻静的胡同,但更多人还是把这里统统地当作完全的公共空间,并不认为其中有什么私密性。从多数用户的角度,本质上似乎也都并没有把SNS与其他形式的网上活动做太明晰的区分。更多的人,其实更希望借助SNS来拓张,而不是内敛。

所以,在我看来,从基本的防范的角度,也许可以考虑网站方面提供一些必要的手段,方便用户在适当的位置标明所发布内容的性质、界定引用权限。笼统地争议不同形式的网络应用中的权益区隔,只可能引发越来越多的争议和口水搅局。

(2008.7.15)

2008年07月07日


我喜欢订报卖报,然后看看头版、瞧瞧末版,就摞起来崭新地拿去卖。

昨天,老人叮嘱我说,先别卖,攒俩月吧。为什么?废品降价降得太厉害了。

不会啊,印刷用纸涨价,前段时间专门打听过,废报纸也涨价呀。

说是废品运不出去,因为拉废品的车不让进来。废品人家都不乐意收呢。

刚才下班,我跟收废品的大妈打听。大妈说,先留几天吧,现在你实在要卖,我们也收,就是便宜。

仔细一看,平日摆摊给废品拾掇分类的地方,现在干干净净的。

(2008.7.6)

王军《采访本上的城市》,从新书公关文宣的表述,我印象最深的关键词是职业、专业,是心平气和,似乎同《城记》的风格不同,似乎体现了一种有价值的演进。昨天买来,粗翻了国家大剧院和CCTV大楼的部分,的确是职业的的、中观以及微观的视角和笔力。

不过,书中关于拆的部分,"非常拆迁"、"老北京"、"老南京",一点也不新颖的故事们依旧让人情绪化,我甚至来不及品味这些段落中的专业视角。这个时候跳出来的一个关键词,就只是"野蛮",文化的、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

我 的困惑在于,那些化作废墟的砖瓦、湮灭无痕的街巷,与昂然而起的伟岸、宏阔,造就这两重天地的死与生的力量,是怎样纠合在一起,创造了一座座生机勃勃、有 序和无序错杂失衡的城市?置身于如此这般的光怪陆离,需要怎样的专业与职业素养,才能保持足够的理性与理智,或者,需要怎样的理性与理智,才能用专业和职 业,来描述与规划我们身边的往昔和未来?

(2008.7.7)

2008年07月06日

作为商业应用,BLOG是否穷途末路?SNS将整合BLOG应用?

其实我不知道。没意见。

以现有的SNS服务与应用模式,去包容、涵盖BLOG,我大概会很不爽。

我只希望SNS提供一种理念、多种手段,然后各种应用能够串接、融合起来,形成更多的结成大小网络、强化多元互动的途径……

SNS很好玩,很好用,但我希望SNS能够以较快的速度,从互联网应用的聚焦区淡出。

那时候,应该才是一个比较有趣的新时代。

(2008.0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