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8月20日

如题……

2008年08月14日
携程网今天给我来了封信,说我写的游记他们给评了一下,有一篇荣膺4颗星星,说这篇游记的名字叫“青岛游之我见”。我向来键盘耕不辍,但肯定没写过这个题目。

前些天从青岛回来,写过“青岛的败笔”、“青岛2008好吃图”之类,有些在blog上发过,也发在携程的社区。我认为,携程社区的游记攻略,对于出行是有一定参考价值的。为了回报这份价值,咱把自己的经历见闻也公布在上面,希望也给别人当当参考消息。

大家应该差不多已经猜到了,所谓“青岛游之我见”,其实就是“青岛的败笔”。携程网为我当了一次编辑,把标题给我改了。不知出于什么考虑,“败笔”改成“我见”。我想给改回来,或者,就改成“青岛游的败笔”,不说青岛有败笔,说自己的旅游有败笔,总行了吧。结果携程网提示说,经过评选的游记,就不允许再编辑了。

得,落停。携程不许有“败笔”,只许“我见”,弄得我好像特有主见、特有观点似的。谁跟携程熟?我想跟他们商量商量,把“我见”改成“拙见”,成不?

(2008.8.14)

2008年08月08日

附:晴日图

(2008.8.8)

2008年08月07日

“去中心化”在互联网文化讨论中成为新近的焦点,应该是源于不久前,当“web2.0”这个概念就像现在的“sns”那么时髦火热的时候。我的理解,这里所 说的“去中心化”的“中心”,多少同“权威”沾亲带故,而这个“权威”,又不同程度地带有集权、威权的色调。这样一来,“去中心化”的基本指向,就是破除 基于权力的信息与信息源的垄断。

在这儿,我特别用了“基本”作为修饰词。这是因为,在彼时关于“去中心化”的热议中,“中心”的含义有时是模糊的,有人也用“中心”来标识那些所谓自然形成的思想言论领袖,然后去掰扯这样的“中心”该不该也被去掉。

言说sns,重提“去中心化”,我改从另外一个角度看问题。

当威权的垄断在一定程度上,或更确切地说,在某些领域内被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之后,当创造共享被从理念上认同、在技术等机制上有所保障的情形下,这时的百家之鸣、百花之放,已经达致我们所希冀的境界了么?

我总是不忘谈及,互联网的无远弗届,只是一种可能性,最广大的用户,更多的情况下,是处于月之暗面。在web2.0逐渐浸润到互联网时空中,我们可能更多 地注意到信息源的扩充所带来的信息过载的忧虑,却可能较少担心我们同这些信息之间的弱互动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在信息大潮中会变得越来越被动,这种被动不 仅仅表现在被扑面而来的信息撞垮,更重要的是我们难以同信息和信息源进行必要的互动。同时,我们所发出的声音,也很难得到较为广泛的反馈,可怜的阅读量回 复率根本改变不了自言自语的基本属性。

这样的情形,也是一种“中心化”。我们自己就是这个中心,孤独的中心,孤芳只待自赏,大音被迫希声。

“sns网站”所唤醒、所激发的强互动,或许恰恰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样一种“中心化”,在回归互联网本质属性与独特优势的过程中,把我们再次从孤独中解放出来。

当然,“恰恰在一定程度上”,同时也是“仅仅在一定程度上”。不论是对强互动的唤醒与激发,还是对“中心化”的破除与化解,都还只是所谓“sns网站”内 敛架构之下所发生的现实演化,其中所喻示的更光明的新前景不会自然、自觉地实现,反而可能受到既有框架的种种本能的抵制。

相关:sns:互动的强刺激

2008年08月05日

王小峰的blog, 除了这家伙写字儿总喜欢往长了写,还是非常好看的。其中一个看点,是他和读者的“互动”——他常常和一些留言评论的人掐架。当然,这个所谓“看点”,基本 上是他对留言的反唇相讥。他的post,留言疯多,估计很多人像我一样,压根儿不看后面的留言评论,阅读器也恰好“屏蔽”了正文以外的东西。

最近一次掐架,是关于猫。王写了一篇,然后又写了篇流浪猫。看掐架“双方”在逻辑上的混乱与搅和,挺好玩的。

对那些争执中的“观点”,不想说啥,倒是从猫想到了狗。我曾经说过,北京的公害中,车是一个,狗也是一个。我还说过,北京相当一部分草坪已经成为狗屎坪 了。没准儿过个几年几载的,在我们伟大的首都,草坪就真的会正式更名为狗屎坪。当然不光是草坪,人行道上也不时可以遇到各种色调的狗屎橛儿。借着奥运的东 风,这几天我总是心怀叵测地有个渴望,渴望着北京所欢迎的尊贵的老外客人们,也能踩到狗屎,让他们对北京的文化有更全面的了解,让他们晓得,这里,也是北京。

狗屎泛滥,当然责任不在狗狗。你们可以统计一下,看看带狗上街的,有几个人是带着粪便收容器具的。再说一个当然,狗屎泛滥其实也不完全是所谓人的素质问 题,如果你清楚北京从禁养到限养的历程,知道所谓的限养举措最终都落实到了什么上面,那么对遍地狗屎的景观,其实也就不会过于惊诧和气愤了。

北京欢迎你,狗狗也欢迎你,在绿草坪上每天都刷新成绩。

(2008.8.5)

2008年08月03日

时下不少所谓sns网站得以红火的原因是什么?我认为,从用户需求和用户体验的角度,是互动的强刺激。

"sns 网站"在某种相对集成、凝炼的架构下,让互动自然而然地凸现出来、弥散开去,比起以往的网络交流方式,互动的烈度更强。据我观察,一些对新应用较为抵触的 非IT背景用户,在克服了注册反感情绪和使用习惯惰性之后,多会对"sns网站"的高频互动发生兴趣,融入之,或利用之。

facebook之后的"sns网站"热潮,将网络互动的强刺激及其更多的可能性,通过一种新鲜宜人的结构与机制传递、呈现出来。我相信,对用户来说,在互联网应用一途上,这是一个特定的发展阶段。

互 动、交互是互联网的一个独特优势,也是其本质属性。随着理念与手段借鉴的深化,"sns"会越来越冲击、融入和改造互联网的诸多"传统"服务。而随着互联 网应用服务的机制、手段的演化,现在意义上的"sns网站"在用户心目中很可能辉煌不再——湮没或转型于以各种方式吸纳"sns"机制或元素的网站里。

"sns网站"的意义,或许是在人们对"交互"、"互动"已经麻木、或者说已经习以为常的时候,再次提示了它们的重要性和新的可能性吧。

(200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