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09月27日

第一次看这套书是80年代初期,再拿到手里,已经是沧海呀桑田哟之后20多好多年。原先两块来钱的书,这回是30块钱从网上买,来自不知何年何月的沈阳军区军医学校政治部。

从这本书里能看到啥内容呢?原来,这书能"暴露苏修统治集团的黑暗和腐败"。当然,作者是仇视社会主义制度的,立场是反共反人民的,读者不可不察。而且,尽管属于"内部发行",也仍对"极端反动和黄色下流的段落",进行了删节。

下面摘抄几段当初看这本书时印象颇深的关于"特权" 与特权阶层的片段,以资回忆:

有这样一个完整的商店网,为苏联社会的上层——即那些头头们,或者被一位苏联记者不恭敬地称之为"我们的共产党贵族"——服务。这些商店使苏联贵族们免受社会上长期匮乏之苦,不用排长队,不去受那恶劣的服务态度的气,免除了每天折磨着普通公民的其他一切烦恼。政治权贵们可以在这里买到俄国稀有的精美食品,象鱼子酱、熏鲑鱼、上等的鲟鱼罐头、出口的伏特加酒、罕见的格鲁吉亚葡萄佳酿和摩尔达维亚葡萄酒、上好的肉类以及在其他地方很难买到的冬令的新鲜水果和蔬菜。……

某些商店还以低价和免税价格向权贵们出售无产阶级从未见过的外国 货:法国白兰地酒、苏格兰威士忌、美国香烟、进口巧克力糖、意大利领带、奥地利毛里长统靴、英国毛织品、法国香水、德国短波收音机、日本磁带录音机和立体声收音机。还有些商店甚至向这些大人物提供由克里姆林宫厨师烹调的热饭菜。这些食品的质量比起国营商店的一般食品要好得多。

……

特权阶级是苏联社会中相当大的一个集团,人数约有一百多万,如果算上他们的亲属,大概有数百万人。它的确切人数是苏联社会许多难以捉摸的事情之一,因为苏联人不承认存在这一批人。照官方的说法,苏联现在只有两个阶级:工人农民,还有一个雇员"阶层"(包括职员和知识分子)。正是这个知识界的上层构成了名副其实的特权阶级。其核心是党政的上层领导,即管理国家的政治官僚,再加上高级的经济管理人员、科技方面最有权势的领导人员、党报和宣传系统的主管人。


回忆就到这里。

2008年09月18日

911晚上,我写了一堆"不要":

不要总去同一家饭馆吃饭,不要在各家饭馆都点宫保鸡丁;不要去同一家农贸市场买同一个摊位的大葱,不要每天都吃荷兰豆;不要只喝三元牛奶,不要只喝蒙牛牛奶,不要只喝伊利牛奶,不要只吃三鹿奶粉;不要总吃大米饭,不要每天都啃馒头;不要总买杭州小笼包和香河肉饼,不要每天吃羊肉泡馍或批萨……


啥意思?918之际,揭晓。

一个星期过去了,不少人已经风声鹤唳。 有同事都开始怀疑上小学的孩子是不是喝奶制品太多喝出毛病来了,环顾四周,瞅着饮水机、水桶之类,全都越来越不顺眼。

其实,在我们所处的时空环境中,除了豁达、混不吝之外,就得用到我的"不要"理论了。否则,不是忧患至死,就是饥饿至死。这条理论,说穿了,就是当欧阳锋的信徒,并发扬光大之

欧阳锋教导我们说:"每天要试着尝一些毒,起初只能一点点, 然后逐步增加剂量。百日过后,一定就会百毒不侵了! "

现在,我们所要笃定的信念,就应当不仅豁出去每天尝毒,而且要尝不同的毒。这样,或许能不仅百毒不侵,而且能千毒、万毒不侵了。具体到操作层面,就是"不要 "——不要死盯着一类产品、一个品牌、一种东西可劲儿造,得多元化。换个角度说,我们总不能绝饮绝食啊,而且现在看来也不敢死盯着名牌大牌啊。咋办呢?新新欧阳锋呗。

(2008.9.18)

2008年09月17日

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蒲长城

今年6月份确实有一个食用了三鹿奶粉的消费者投诉,说食用三鹿奶粉造成了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我们负责在网站上答复消费者提问的,及时给了回复,希望他详细提供相关的信息,以便我们进一步详查。遗憾的是,后来我们再没有得到较为详细的信息,也没有再得到回复。(附注:该投诉者反映了事态的严重性,指明了奶粉品牌,留下了电话号码)

国家质检总局局长李长江

对规模大、设备先进、管理严格的大企业,虽然有个别批次的产品检测出含有三聚氰胺,有关方面要对企业进行查找原因、查找漏洞,采取有效的措施,解决存在的问题,在确保能够生产合格产品的前提下,尽快恢复生产。像伊利、蒙牛这些大的乳制品企业,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进行整改,使企业达到生产要求,可以尽快增加生产。

青岛圣元奶粉公关经理王波

圣元也是第一次知道旗下8个批次产品被检验出含有三聚氰胺,这次检查是国务院统一布局,没和企业协商,圣元无法获知质检总局如何取样,如何检测。他说,“这次太狠了,我们有些措手不及。”

(2008.9.17)

关于三鹿毒奶粉丑闻,批捕耿氏兄弟的新闻中,我最关注的是这样一句话:

……耿某后得知向牛奶中掺加某种化工原料(三聚氰胺),可增加蛋白质检测指标,以蒙混过关。

我关注的是,耿某是怎么得知的,包括是主动去问的,还是有人主动提供的,尤其是,我迫切地想知道这个信息来源是谁,这个信息源是出于什么目的给耿某提供了信息与知识。

临时想到的,大概也许或者会有这么三种可能:

第一,一个或多个中学生或大学生,根据学过的化学原理,向耿某提供了理论推演,耿某经过自己的试验,完成了蒙混过关的过程。

第二,一个或多个化学老师或化工厂工程师或科学家或什么技术人员,根据其个人的化学、化工、工业学习、研究或实践经验和试验经历,对耿某进行了知识启蒙,耿某通过摸索,完成了向食品原料中混入三聚氰胺的试验和结果。

第三,一个或多个具有通过添加三聚氰胺提高食品蛋白质检测指标实践经验的人,是耿某的信息源。

如果是前两种可能,那么信息源未必有过错或罪责,耿某聪明之至且罪大恶极。如果是第三种可能,那么……需要查清的事情至少包括:这个信息源自身从事了多少类似的勾当?向多少受众以及具体是谁提供过同样的信息?那些受众的产品流向是否弄清楚了?这个信息源的信息源是谁?

此外,还有两方面的问题需要跟踪关注。一个是,除了耿某,其他纷纷供述罪行的嫌疑人是怎么开始干坏事的?最初是怎么“得知”这种方法的?那些信息源的情况是怎样的?

另一个是,三鹿集团曾通过官方权威传媒向全世界、全中国宣告,它有1100道严格的质量检测工序。那么,毒奶粉的出笼,究竟是其中的某道或某几道工序出了问题?还是缺少了一道或几道对原奶进行相应检测的工序?三鹿是如何通过企业内部的筛查系统,具体说是根据哪道或哪几道工序的情况配合公安机关锁定嫌疑人的?

(2008.9.16)

2008年09月13日
以下为全文转贴,作者是老榕。

原文出处:http://www.5gme.com/space-419-do-blog-id-21713.html

—————————-

这次我们这么玩

 
这次动作要快,要快。

1,冲出去找最近的超市,购买各个品牌奶粉,酸奶,鲜奶,还有面包,冰激凌(这些很多用奶粉做的)以及诸如此类。

2,BAIDU一下“三聚氰胺测试”,会发现很好找到测试工具。我找到了一种,一次可以测试92种,价格3800元。 http://www.easecentury.com/productshow.asp?id=57

3,立即测试,上网报告结果。

4,然后将有问题的样品送第三方测试机构,BAIDU同样的搜索结果里面有这种机构。

http://www.sinoanalytica.com/cn/Service/ViewInfo.asp?ContentID=334
 
再次报告结果。
 

5,附上最最详细的信息(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样他们才能算详细),将样品的另外一部分和上列报告送国家质量监督局,卫生局和所有报纸以及BBS和SNS。

据报道,在国务院新闻办13日就三鹿奶粉安全事故情况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蒲长城先生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了这样一段话:

今年6月份确实有一个食用了三鹿奶粉的消费者投诉,说食用三鹿奶粉造成了对身体健康的影响。我们负责在网站上答复消费者提问的,及时给了回复,希望他详细提供相关的信息,以便我们进一步详查。遗憾的是,后来我们再没有得到较为详细的信息,也没有再得到回复。


这件已经被删除的投诉,从搜索引擎缓存的内容看,投诉提及的问题至少已经包括:

第一,在投诉者的身边,有5名食用同样奶粉的婴儿罹患同样的病症。

第二,明确指出奶粉品牌为三鹿。

第三,指责三鹿集团拖延。

同时,投诉者还提出建议,其中包括希望尽快调查奶粉问题,奶粉下柜;通过媒体告知,请食用三鹿奶粉的孩子去做检查。

食用同一知名品牌奶粉的5名婴儿患同一种病——这样的讯息,堂堂国家质检部门可以忽略吗?

请注意投诉内容中清晰提供的联系人和联系方式(手机号码)。

遗憾的是,后来我们再没有得到较为详细的信息,也没有再得到回复”,堂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质检总局副局长居然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恭请蒲长城先生把你的遗憾说清楚。

(2008.9.13)


中国科技馆新馆的“奇迹天工——中国古代发明创造文物展”,20号就要结束了。挟奥运的号召力,这个规模并不太大、也没引发更多注意的文物展,却汇集了平时很难汇集到一处的不少宝贝,包括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馆等处的多件镇馆之宝,包括西藏萨迦寺喇嘛专程护送而来的一只青花高足碗……

其实,对我这种比外行还外行的人来说,一刻钟的时间,那四部分展览,我就能溜达完了。我知道那些是宝贝,但她们何以是宝贝,能有多么的宝贝,却压根不知道。自动解说机的解说,对外行们来说,难逃机械单调之感,更重要的是,由于语境、积淀的欠缺,听了跟没听差不太多,懵懵懂懂,连半懂不懂都谈不上。

不过,通过偶遇的一位志愿者的解说,尽管只听到了一小部分,我却感到这奇迹天工不但真的成其为奇迹天工,而且一下子变得风采飞扬、激情四溢。志愿者周娅,64岁一老太,好不夸张地说,她的“解说”,让那些静静地封闭在玻璃罩中的一件件展品,生动地显现、连缀出动感十足的文化源流。她不是在一五一十地传达常识、广播知识,而是用博识与激情,引领观众在豁然开阔的畅快享受中,深深地沉浸、感动于文化的宏阔与浑厚、精彩与绚烂。

我以为周娅老师一定是文博行当中的资深人士,回来一google,却当真有些大跌眼镜。搜索结果例1搜索结果例2。还发现,还有人在不久前,已经历了一场类似的惊喜发现,以及发现后的搜索

奇迹天工文物展,值得一看,但一定要听周娅老师的“解说”。据她说,除了个别时间,她到20号展览结束前,都会在馆里担当志愿者。此外,科技馆新馆的这个展览,十足是为配合奥运的。新馆其实还没正式开放。9月20号展览结束就会闭馆,正式开放,要2009见了——那时,这些宝贝应该早就各归各家了。 展览免费不免票,需要提前电话预约,个人集体均可。现在参观的人不多,参观环境相当不错,跟一墙之隔的奥林匹克公园的人流涌动,对照鲜明。

搜索周娅老师时才知道有“志愿解说员”这回事,这事儿原来也已经好几年了。我觉得,各具风格的志愿解说员,实在是好过背诵解说词儿、偶尔添加点小佐料的专 职解说员。我之所以在上文中提到周娅老师时对“解说”二字用了引号,就是觉得她的”解说“,其实已精彩地超越了现有“解说”的范畴……

附:奇迹天工参观须知网址,和展品在线

(2008.9.13)

2008年09月12日

网友提供的信息,请大家核实。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的公共留言页面,页面的网址已经无法打开:http://spscjgs.aqsiq.gov.cn/gzly/lyhf/200807/t20080702_80945.htm

从搜索引擎的缓存中,查到的内容如下(缓存网址:http://203.208.37.104/search?q=cache:mT_G9ImnPd0J:spscjgs.aqsiq.gov.cn/gzly/lyhf/200807/t20080702_80945.htm+%E6%9F%A5%E8%AF%A2%E7%BC%96%E5%8F%B7%EF%BC%9A+[20080630-1622-25262]&hl=zh-CN&ct=clnk&cd=4&gl=cn&st_usg=ALhdy28t3ErCq-uBUO1K3×1BMxr7lljscQ):

2008年09月11日

转贴1:“余秋雨大师工作室”正式授牌

9月10日教师节上午,上海市教育委员会举行了“余秋雨大师工作室”授牌仪式,上海市副市长沈晓明出席仪式并讲话。

这是上海市教育委员会继去年成立“周小燕大师工作室”之后的又一个重大举措。教委领导认为,在上海艺术类高校中充分发挥国内外公认的文化坐标人物的引领作用,一定能够更加有效地推动上海文化的提升。

余 秋雨先生早在三十年前我国教育文化事业百废待兴的关键时刻,独立自主地着手建立全新的世界戏剧思想史、中国戏剧史、戏剧美学、观众心理学、艺术创造工程等 一系列基本学科,所编写的著作和教材长期被很多高校使用,并获得了全国和上海市的多个最高学术奖项。近二十年来,他又以亲身历险的方式走遍了中华文明和人 类其他古文明的遗址,具体而又雄辩地阐释了中华文明的独特生命力及其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在阐释过程中,他又创造了“文化大散文”的文体而开启一代文风。 近十年来,他不断地应邀在美国各大名校、国会图书馆和联合国世界文明大会上演讲中华文化史,还通过电视媒体向国内民众讲授,产生巨大影响。总之,余秋雨先 生是一个集“深入研究、亲自考察、广泛传播”于一身的完整型文化学者。他在历史转型期出色地承担起了守护和解读中华文明的使命。多年来他在国内外获得极多 奖项,直到最近,还被全国网民投票评为“2007全国十大学术精英”第一名,又被亚太测评系统评为“影响世界一百年的百名华人”。

大师工 作室设在余秋雨先生曾经担任过院长的上海戏剧学院。上海戏剧学院是一所培养过很多优秀艺术家的名校,例如最近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上让全世界惊艳的视觉特 效总设计蔡国强先生,以及参与灯光、化妆、舞美等领域的很多主要设计专家,都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生中至今深受广大民众喜爱的影视剧表演艺术家更是数 不胜数。新世纪以来学院又获得了更快的发展,制定了更远大的目标。“余秋雨工作室”的成立,必将进一步推动学院在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上的探索,给全国艺术 类高等院校带来启发。

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政府慷慨承诺修建“余秋雨大师工作室”的办公用楼,并向余秋雨先生颁发了文化顾问证书。区政府准备在余秋雨先生的指导下,每年开设具有国际等级的“城市美学论坛”。

转贴2:余秋雨在工作室授牌仪式上的讲话(摘要)

感谢上海市政府和上海市教委对我的关心和支持。

听 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 “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

这个工作室的成立,以及几个月前以我的名字命名的一项文化教育基金的启动,标志着今后我会把工作重心重新挪回上海。

我是在十七年前正式辞去上海戏剧学院院长的职务离开的。离开后独自走向西北高原开始大规模地考察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当时我无法把离开的原因讲得很清楚,但到今天,我却可以用三言两语讲明白了。

在 离开前,我在上海以十几年的时间参与了文化教育领域披荆斩棘的拓荒工程,与同事们一起改变了学科残缺、教材稀少,观念陈腐的状况。这是一段激动人心的岁 月,但是我却预感到,在全民投向经济建设、融入世界潮流的时候,中华文化的灵魂需要重新找回。这种找回不是找出一本本老书炒冷饭,而应该用现代观念一步步 踏访,一点点考察。不仅要走遍中国,而且还要走遍世界,进行反复对比;不仅要一路作出思考,而且还要快速传播,获得海内外同胞的反馈和共鸣。这显然是一个 极其艰苦的旅程,因此我把它说成是“文化苦旅”。

这十七年来,我的目标已经全部达到。中华文化果然成为时代的精神坐标,世界的关注对象。我很高兴自己曾经历尽磨难守护了它那么多年,现在,“苦旅”可以告一段落了,我可以回来了。

工作室是我的一个休憩和总结之地。当然,也可以在这里静静地传授一些中国文化史的课程,重新梳理我搁置多年的艺术美学,包括城市美学。

感谢我的母校上海戏剧学院一如既往为我提供温暖的环境和行政业务上的具体支持。感谢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政府慷慨援助修建工作室的办公用楼。感谢上海各新闻媒体、文化部门领导的光临。今后,工作室只有在你们的爱护和指导下才能正常运行。

南锣鼓巷的文宇奶酪店, 究竟是怎么被忽悠起来的,不知道。只知道周末的时候,这里的长队,简直太长了——当然跟火车站没法比,跟买奥运纪念币没法比,可是比起其他餐饮店,比起其他奶酪店,那是相当壮观。而且,在整条南锣鼓巷里,不时地就能瞅见路人手捧着这家的奶酪走啊走的。现在能查到的是,大众点评网上,口碑评分不错。尤其是,《北京青年报》给这家店整过一篇图文并茂的长文

满京城里,铺张得最广泛的奶酪店,当属梅园乳品,三元旗下的。除了奶酪等乳制品、小点心,以及其他一些冷热饮料,有些梅园乳品的店面,还供应简单的套餐,什么猪排饭啊红烩泥肠套餐啊啥的。奶酪魏,也小有名气。牛街那家,去过几次。

我对饮食的滋味,很不敏感,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各家的奶酪,除了文宇奶酪还没尝到过,其他的,不论是三元的、奶酪魏的,还是其他一些没甚名气的,觉得都一个味道。记得有次在奶酪魏,同老板聊过几句,她很期待地问我是不是能吃出她家的和三元的区别,我只好让她失望。

奶酪,我尝着啊,跟某些酸奶的味道和口感,差别不是本质上的。不过呢,价格可就是本质上的悬殊。而且,随着近期物价的飞涨,我吃过的各家奶酪,都已经调过价钱了,当然,是往高里调。

不论何种奶酪,在我看来,周末排大队的吃法,纯属起哄架秧子。那阵势,让人不得不想起潮起潮落的掉渣饼。

吃奶酪当然没有规范的、默认的、公认的吃法,熙熙攘攘地吃,没什么不好。改天不奥运了,我也许会考虑发起一活动,争取能有个五、六十人,一人带一小板凳儿,咱大家伙儿买了文宇奶酪出来,星散在南锣鼓巷里,都蹲板凳儿上吃,使劲儿吧嗒着嘴吃。

有不少人把这种奶酪同西式奶酪相混淆。其实除了基本原料,两种奶酪很不相同,从味道到口感。至于到底怎么不同,我也说不上来。尝尝吧,尝尝就知道个大概了。有人用奶酪同酸奶、酸梅汤同可乐的对应来说明点什么,算是一种参考。

鼓吹一项吃食,讲究个其来有自,而那些渊源,得悠远、得别致、得有名人掺和。奶酪也不例外。比如,几乎所有奶酪店都不会忘了告诉你,这玩意儿出自宫廷,元明清,一路下来,好几百年的宫廷身份(当然再往远了追溯,就北方游牧民族了)。此外呢,据说梁实秋鲁迅马连良谭富英都好这口儿。

不过,从那首引用得到处泛滥的《都门杂咏》看,奶酪在有皇上的年月里,就已经现身街头了:“闲向街头啖一瓯,琼浆满饮润枯喉。觉来下咽如滑脂,寒沁心脾爽似秋”。据说《都门杂咏》出自清道光年间。

“闲向街头”,让人有不错的联想。应该是吃饱喝足闲的慌,正好听见街上有人声声唤“哝哟唉,喝酪喂……”,踱出门去,盛回一碗来吃吃,或者,就倚在街门处、蹲在门墩旁唏哩呼噜了。

这样的联想是想当然,我不知道怎样查考。据传,民国初年的时候,北京有奶酪铺十来家;后来有了专制奶酪的酪房,批发给走街串巷的挑担小贩。所以,清朝时候的“闲向街头”,究竟是上街头的铺子里吃,还是从小贩挑子上买,不甚清楚。

从宫廷御膳,到奶酪铺子和地摊游商的组合,再到现如今——现如今啥样儿呢?基本上是“类小资”风格。不管怎么打宫廷、传统的招牌,也不论是三元梅园、还是奶酪魏,餐饮环境都装饰得挺有个小滋小味的品位追求。三元梅园的经理就曾说过,梅园乳品的定位,是“时尚”。我来概括的话,也就是“类小资”风格,用时尚包装了的传统,来勾搭大家伙儿在品一品、尝一尝的时候,有一搭无一搭地怀怀那些模模糊糊的旧。

(图:壮观的文宇奶酪店)


(2008.9.11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