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5月31日

海归海外同胞中出现若干甲流输入型病例,其中一些人不加“自律”的行为,在网上遭到漫骂。不过,这里倒不是劝海归海胞忍耐漫骂,该回骂的尽可以回骂过去。想好言相劝的,是烦请诸位忍住回国后的寂寥,先跟家多呆几天,再出去逛。

我知道,一些海归海胞之所以回国后没有“自律”,包括一些海归海胞对大家的指责表示反感的重要原因,是认为甲流这事情没那么邪乎,一是死亡率并不太高,二 是,更重要的理论和心理依据是,美国等国目前根本没把甲流当什么很严重的事体,没有兴师动众搞隔离啊啥的。所以,看到国内的举措,看到公众的激烈反应,就 不解,就愤懑。

把美国当参照很正常,因为美国在很多方面的确可以作榜样。但对待甲流这样的东东,恐怕还是别学美国。海归海胞们都很爱国,爱国就一定比较了解国情,再到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一呆多少年,两下里一对比,就应该更了解祖国国情了。

简短捷说,同美国等国相比,中国的医疗防控体系是什么样的情形,中国的卫生水平在一个什么层次,海归海胞一定比国内公众更明戏。 在根本性的治疗防疫办法奏效之前,甲流一旦扩散蔓延,会导致什么后果,恐怕不用太多的判断力和想像力就可以知道。

美国等国的社会文明水平比我们高,在高文明水准下切身熏陶过的人们,肯定更懂事。事实证明,海归海胞们大多都挺“自律”的,在所谓输入型病例当中,真正主观故意不“自律”的,也是少数。回国的朋友们,就忍几天吧,我们都文明,我们都懂事。

(2009.5.31)

2009年05月29日

忽一日,大叔必须备两张一寸照片。电脑里存着当初办护照时候的正面免冠电子版,打开photoshop,下载导入了一个证件照用的atn,然后半秒钟时间,生成了一张用于5吋冲印的文件,上面整整齐齐地排列着8个一模一样的面容呆板的大叔。

拿着U盘到附近的一家柯达-伊克死拍死连锁店,先问冲印5吋照片多少钱,说8毛。算是比较贵的哦。给洗一张吧。

小伙子打开文件,一看那8个大叔,就立刻说,这种的,要5块钱一张。

大叔相当诧异啊,问为什么?

小伙子说,是规定。排版的。

大叔更诧异了:俺都给排好了版了,干嘛要5块呢?

小伙子说,就是5块。

很郁闷,多花的4块多钱,可以弄两顿早饭吃、买4天报纸看啊。

大叔眼中噙着泪水,出门到了不远处的另一家图片社。

插U盘,选文件,7毛钱。

网上有这么一篇东东:柯达什么时候玩完?里面记录了和大叔遭遇完全相同的一件事。不过,大叔倒并不认为柯达-伊克死拍死真的会死。像大叔这种非要省下4块来钱的主儿,还是相当稀有的吧。

(2009.5.29)

狼狼啊狗(long long ago),大叔买了联通的全业务充值卡,因为用133段CDMA上网卡,外地漫游万一超时,会停机,买充值卡,为了经费后援。全业务付费卡,可以分次充值,最低一次充10块钱。

后来,联通说要把充值卡统一到一卡充,取消全业务付费卡。已售出的卡,或者4月份以前充值完成,或者,在充值卡的充值有效期内,更换成新的一卡充。大叔在 4月之前没充完,卡里还剩70块钱。去营业厅换卡,说,规定是没有刮开密码涂层的才可能换卡,大叔这种被用得零七八碎的,不能换。但是呢,因为这种情况还有不少,虽然原先的充值电话之一10012不能用了,但充值电话之二96533还可以用,建议大叔把余额充值。

当前的形势是这样的:联通的CDMA呢,已经归了中国电信,充值当然必须用中国电信的卡。同时,大叔的上网卡8月到期,之后肯定不会再用这个卡了。所以,大叔决定,把卡里的余额充值给家人的联通手机,而不必缠着人家中国联通退大叔现金。

情况便出现了。

大叔拨打96533充值,充值的高额,可以到700块钱,但最低的额度,是50元。大叔充了50,剩下的20大元,没辙了。叩问10010,详尽陈 述之后,接线生几次请大叔等待,让听音乐,大概是去征询请示了。最终的结果是:用96533这个老号码充值的事情,没接到文件,建议去营业厅询问。大叔当 然很奇怪哈,就问他,联通的营业厅和客服电话不是统一领导吗?接线生当然只能还是说,没接到相关文件哦~

现在,大叔有这么几种选择:

第一,再次前往营业厅打听。当然可能的结果一,是没辙;结果二,直接退钱;结果三,营业厅可以直接操作充值。大叔想像不出会是哪种结果。

第二,大叔公开卡号和密码,把这20块钱,赠送给有能耐把20块钱给充进自己联通手机的人。

第三,把这20元人民币捐赠给联通公司,但需要联通公司出具受赠凭据。

第四,把充值卡扔了。

ps. 大叔认为,出现这种情况,最可能的原因是,联通在保留96533充值号码的同时,对全业务付费卡之前的充值模式考虑不周。考虑不周的方面还包括,这个充值 电话的保留,没有统一下达使用政策与办法,造成营业厅和客服的不一致。但是,这20块钱怎么办呢?联通那么大一公司,不会指望着咪大叔这点散碎银子吧?
ps. 更加狼狼啊狗(long long ago)的时候,大叔曾经同中国联通客服探讨过一个经济学问题:因过期而被销号的电话卡,账上还有没用完的银子,这笔银子哪儿去了?客服怎么也说不清楚, 大叔问是不是归联通了,客服说不是。大叔问,那这些银子上哪儿了?客服就给一遍一遍重复电话卡过期的有关规定,就是不说银子上哪儿了。呵呵。

当然,这个银子去向的问题,同样适用于中国移动。

(2009.5.29)

《南方人物周刊》2009年5月25日第21期的封面专题是“2009 我们时代的青年领袖”,周刊认为,“是他们披荆斩棘,在没有体制内资源倚赖的情况下,全凭激情和创造力,开创了赞成的璀璨世界”。这些青年领袖是:邓亚萍、卢文兵、马光远、施一公、古力、谢有顺、李宇春、陆川、孙红雷、卢思骋、刘猛、科学松鼠会、吴晓波和柴静。

对每位青年领袖,周刊都提出了大体相同的一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是:“你对这个时代有什么话不吐不快?”

邓亚萍的回答很干脆,“没有”。在所有领袖当中,她也是唯一这么干脆的人。

科学松鼠会的姬十三也回答了“没有”,不过有个补充说明:“没有什么话是一定要在这里才能吐了快了的。”

其他领袖的回答,列在下面。其中,马光远部分,周刊在文字校订上弄错了一个地方,把“不吐不快”错排为“不吐为快”了。

柴静:

这个时代对我们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它带来的压力、挑战和风险都是高度集中的。

在这个时代里要想稳健地走,一个是向后看,一个是向前看。这样我们就知道我们从何而来,我们将走向哪儿。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稳扎稳打,一个脚窝一个脚窝地朝前走,不要着急。

吴晓波:

我觉得这个时代在某些方面的进步太缓慢了。

刘猛:

一个字“真”,做真牛奶,拍真老虎,这个时代遇到太多虚假的事情。

孙红雷:

太多的浮华,少了一点踏实。

卢思骋:

当最后一颗树倒下,当最后一只鸟消失去,当最后一条河干涸,我们才默然发现,金钱原来不能下咽。

陆川:

我们的民族已经走到历史的十字路口,很多曾经维系和支撑我们的谎言已经锈迹斑斑,是重新反思和拷问自己的时候了。

李宇春:

小时候黑白分明,是和不是,好和不好,你总能有个明确判断。但是现在我们常常游离在灰色地带,我常常想,自己和社会是不是都没有办法保持那份纯真。

古力:

也许是我们做棋手的接触社会比较少,比较单纯一点儿吧,我常常在网上看到令人拍案惊奇的社会新闻,很多事完全在社会道德底线以下,非常不可理解。现在的年轻人好像也特别特别现实,所有的理想都只为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挣钱!整个社会走向浮躁和功利,我觉得非常不好。

谢有顺:

这个时代令人感慨万千。我们的生活更多元化,但多元化背后是浅薄化,对任何庄严的、郑重的东西没有兴趣。一个时代只有娱乐和调侃,没有庄严郑重是令人担心的。我觉得应该恢复一部分人对崇高庄严的兴趣。

在这个时代奢谈信念和理想是可笑的。现在谈论身体并不隐私,谈论灵魂才是。在任何场合你大胆谈论身体,人家不觉得奇怪,一谈论灵魂人家就觉得非常奇怪。灵魂成了难以启齿、难以言喻的东西。人被解构成为肉身的人、平面的人,没有人之为人的纵深感、沉重感。

施一公:

年青人该做诚实的学问、做正直的人,不要急功近利。过分看重应用,其实扼杀了一部分人的创造力。我觉得中国这样的泱泱大国,应该有一个学术环境,让一些年轻人真正有创见地做一些工作。

卢文兵:

这个时代,应该说,充满了可能性,但也有浮躁的现象。

马光远:

我觉得中国人笑容太少,国外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那种生活无忧的笑容,真是非常慈祥。中国的老太太跟国外的老太太相比,我觉得中国人真苦。我就想中国哪一天真是转型成功了,中国真是好了,每个老太太能看到那种笑容,这是一种标志。

(2009.5.29)

2009年05月26日

关于office插件offisync,详见译言做的介绍虽然的确有些小毛病,像中文文件名乱码问题,像针对多文件的操作不大方便,以及对网速的依赖感有点明显(视网络状况而定),等等,但这个玩意,的确挺精妙。

ms office,对我来说一直是鸡肋,另一个鸡肋,wps office,可以用来互相替代。google docs的在线协作太强悍了,是一个完全不可离弃的应用,但用它来取代office,还有困难。除了使用习惯之外,还有周遭太多的office文档往来纷飞,让人很难真正弃用office,其结果,就是google docs和office并用带来的累赘感。

offisync不期然地改变了两者看似不可弥合的疏离状态,而且,整合的思路让人感觉很舒适。累赘感竟然消失殆尽。

这样一来,ms office貌似至少是站稳了鸡肋那种弃之可惜的位置,尽管这让ms的在线存储分享更加没有吸引力。

至于wps office,虽然它的在线存储分享也已经开始尝试摸索,但步履的沉缓,以及思路的封闭老套,都令人多少有些失望。而offisync这类东东的闪现,让wps更显落伍。

当然,上面的判断,都是出自个人的习惯和好恶,是一种用户视角的个体感触。至于救星、克星的说法,就更夸张得不靠谱了。也许对最大多数用户而言,offisync这个小插件,才是真正的鸡肋。只是,我固执地认为,像offisync的解决问题的思路,才真正闪耀着牛掰的智慧之光,也一定是技术应用的主流方向。

(2009.5.25)

5月22日9时41分许,在南京市区前往禄口机场的高速路上,俺拍下了一幅巨型红色标语牌。

5月22日13时39分许,在首都机场开往三元桥、东直门的快轨列车上,俺拍下了车厢内恬静的一幕。

5月22日14时49分许,俺在地铁10号线三元桥站刷卡进站,前往国贸站换乘地铁1号线。

5月24日中新社发布新闻,称据北京第五例甲流患者自述,5月22日12时至13时,他曾乘坐10号线地铁由国贸站到黄庄站,稍晚又乘10号线由黄庄站上车,于15时20分至劲松站下车

由此可知,在同一时段中,俺与甲流位于地铁10号线同向列车上。

查北京地铁公司网站列车时刻表可知,从三元桥到劲松列车运行时间为16分钟左右。

由此可知,俺与甲流有可能在同一时段位于地铁10号线三元桥至国贸区段……

【update 2009.5.26】

上述时间戳记有误。

第一,14点49分似应是刷卡离站的时间,即当时俺是从地铁10号线国贸站换乘一号线至南礼士路出站。

第二,最新新闻对甲流患者的行踪报道称:地铁刷卡记录显示,22日11时39分,张先生从国贸站进地铁,12时30分,从10号线黄庄西厅出站;13时52分,从黄庄西厅进站,14时42分,从10号线劲松南厅出站

查国贸至南礼士路地铁一号线列车行驶时间约为10分钟,国贸至劲松耗时3分钟左右。所以,尽管俺在时间戳记上的判断可能有误,但由于媒体新闻报道似乎同样出现了错讹,结果呢,前述结论竟然还是相同的……

24日和26日的两篇新闻对张某出站时间的报道,前后竟相差40分钟。看来在时间戳记的判断上,个人blog和主流媒体的准确率,基本上是一样的哦。

【update end】

关于时间戳追踪

1、DC照片 只要相机时间设置正确,EXIF信息会较为准确地反映照片拍摄时间。

2、公交一卡通  北京市政公交一卡通网站(www.bmac.com.cn)可根据卡号查到该卡消费明细。

比如,下列明细中,第一条是俺在三元桥站刷卡进站的时间信息;第二条是上周末去某处买D盘后乘车时的记录。

消费时间   消费类型   消费(元)   余额(元)   运营公司   备注信息
2009-05-22 14:49:00 储值消费 2.0 x.x 地铁10号线 上车站: -> 下车站:
2009-05-17 18:15:00 储值消费 0.4 x.x xx公司xx主线 上车站:00xx -> 下车站:00xx

当然,一卡通卡片上并未标注卡号,但每次充值时的凭据上是有的。

记得近年有一个盗窃还是抢劫案件的侦破,重要线索即来自公交一卡通。事主损失的财物中有一张公交一卡通,警察叔叔根据事主某日曾和友人先后刷卡进站的精确记忆,通过该友人的一卡通号,查到了事主的一卡通号码,从而发现了案犯后来使用一卡通时的踪迹……这一追踪案例,当然追踪的就不仅仅是时间戳记了……

(2009.5.25)

2009年05月17日

漫画与成熟

狼 狼啊狗(long long ago),《华人世界》杂志(这个名字的杂志现在还有,但不知和原先的那本是不是有渊源关系)刊登了两幅漫画人物头像,一位是邓小平,一位是戈尔巴乔夫, 到现在留有较深印象的是,戈尔巴乔夫脑袋上的胎记,被演绎成世界地图。当时,刊登我国政治领导人物的漫画,应该算是开风气之先。记得该杂志社一位女同志, 说起这事儿来,很是骄傲的样子。

领导人入漫画,在很多国家地区似乎很稀松普通,祖国内地却显出挺绷着的一股劲儿。时光一荏一苒,到了2006年,《新快报》报道胡总书记复函孟二冬女儿时配了邝飙所作的一副漫画,虽然不是特别“漫”,还是比较轰动。海外传媒用了这样的标题——“中国媒体二十多年来首次刊登中央领导人漫画”,老探戈也指出邝飙和《新快报》吃了一次螃蟹。螃蟹吃了之后,虽然吃也就吃了,可相关网页版面上的漫画还是不知为什么悄没声地撤掉了。

e883a1e994a6e6b69b2
2009年初,有家网站搞了一次奥运漫画评选,朱自尊的一幅“打乒乓球的胡锦涛”获肖像类作品奖,评委点评称:“此作品也许将开启中国领导人进入漫画题材的先例,漫画创意是作品的生命,漫画角度有时能为一些题材注入生命的活力。” 显然,在这里“也许”措辞的谨慎还是恰如其分了,因为的确不能算当代先例。

e883a1e994a6e6b69b

漫画,相当一部分是讽刺和嘲弄的题材,上述作品,当然都不属于此列。有说法称,漫画”一般运用变形、比拟、象征的方法,构成幽默诙谐的画面,以取得 讽刺或歌颂的效果“,其实,讽刺和歌颂只是漫画诸多目的或效果的其中两种,漫画作品未必非要骂或赞,幽默、诙谐本身难道不能是目的么?

前些天,闾丘露薇撰文漫谈之 际表示她认同这么一句话:“直到一个民族能开自己的玩笑,嘲讽自己的领导与社会,这个民族才算成熟。” 所谓“能”,在现有句式中可以有两个意思,一是和”会“同义,指向一种能力,二是关涉到许可与被许可,指向的是某种宽容与自由的空间。我不太清楚闾丘的意 思是指哪一个,但觉得,所谓”成熟“的标准,如果是指同时满足这两种含义,可能更严谨。

闾丘露薇还提到了最近很火的周立波,欣赏他在海派清口中”模仿三代领导人,笑谈时事热点“,说”不管怎样,作为上海人看完觉得很是自豪,因为一直有不少人批评上海,既然要成为国际金融中心,意识形态方面也应该跟着更开放一些。看了他的表演,会觉得,在成熟度方面,上海先走了一步。“

我倒是认为,从细微处虽然可以发现一些新鲜的意味,但立马提升到成熟与否的高度,可能未必确切。从搞搞新意思到谈成论熟,或许还有不太短的行程。

哦,对了,《华人世界》刊登邓公与戈氏的漫画头像,如果没记错的话,大概是1989年左近的事儿。

(2009.5.16)

2009年05月10日

短短几十个小时,杭州飚车撞人事件在国内掀起网络舆情大潮。人肉发动了,有人上街了,市长批示了……从目前情形看,这事儿大概很难被公权机构轻忽,一度被严格管控的媒体报道,也应该得到适度的放松。

人们看到,互联网又一次发力。速度,劲道,都足够令人惊异。想必,有人感慨振奋、有人烦忧气恼吧。可以想见,舆情潮经由网络传播的迅猛蔓延,会继续成为很多方面关注、分析、应对的焦点。

不过,在这件事和其他很多引爆舆情潮的事件中,传播力量的背后,更具厚度与力度的“基础”,恐怕是积怨的力量。

比如,杭州飚车撞人事件的报道,突出地使用了“富家子”撞“大学生”这样高调标示社会身份的语汇。无可否认,这当然会极大地刺激公众的眼球与神经。多年来 财富与权势及其勾连融汇而产生的分化,所引发的诸多恶劣后果,成为公众郁积的强烈心结。社会身份的名称概念,以及被当作社会身份标识物的林林总总(包括车 辆等的品牌型号等),还有不同社会身份的比对,都变得异常敏感。在这种敏感甚至有时是过度敏感的背后,社会发展中形成的失衡与断裂,是积怨的现实根由。

再比如,杭州交管部门面向公众所作出的第一反应,包括对肇事车辆车速“70码”的草率宣示,对交通事故中显而易见的关键因素的闪烁其辞,都激起了广泛的强 烈不满。公权机构那些不作为、作为失当乃至所谓的腐败行为,本来就是长期以来阻滞社会生活健康运转、压抑并挑动公众心绪的重磅元素。城市飚车扰民、危害公 共安全,在杭州早就引起公众不满。一个在常态社会治理机制下丝毫不难解决的技术性问题,竟然成为持续困扰并引发严重后果的社会问题,太过悲哀,但似乎也并 不鲜见。在掺混了复杂情怀的“躲猫猫”“俯卧撑”等这类词句持续风传之际,“70码”正在成为一个新的顶级热词。

我们得知,飚车肇事事件发生后,媒体再次被提出了限制报道的要求。从一定意义上说,是互联网传播的迅捷,冲决了公众信息知情方面的管控。其实,谁都清楚, 比起一出事就敏捷切断信息传播链条的努力,更应该得到重视的,是造成信息爆发式传播的深层原因。只是,那些深层的东西,太难摆弄了。

(2009.5.10)

2009年05月07日

现实国情下,择校困局的化解,表面前提是小学与初中的均衡化发展,本质的需求是“优质”的高考预备役——“好”高中。如果将重点高中生源名额切实均衡地、全 面地分配到初中学校,对“好”小学的追捧、对小升初的奋争、对学区学籍的竞逐,岂不是都可以烟消云散么?事实上,没有涉及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教育发展方略 和体制机制改革的正确与切实的推动,任何分段式操作的理念、政策与措施,能够治的,都不好说是“本”。

———————-

新一轮小升初季节性战役如期而至,与此交相辉映的声讨基础教育不均衡的浪潮也再次腾起。这俨然形成了一个周期律。在今年的战役和浪潮中,杨东平老师继打倒万恶奥数的高调宣言之后,公布了21世纪教育研究院关于《促进义务教育教育均衡发展、治理“择校热”的建议》,这份政策建议已同时提交国家主管部门、有关部门和《规划纲要》办公室。

杨老师主持的政策建议提出了一系列政策与制度的操作性举措,我相信,如果这些举措能够取得预期的效果,延续多年的没有硝烟的小升初战争,就不会弄得如此白热化,恨不得把半个社会激荡得疯疯癫癫。

最初阅读学习的时候,这份政策建议在理念逻辑上的悖逆有不少让我困惑之处。比较突出的,一是将择校热的某些深层次原因统统纳入所谓“间接的和背景性 ”因素,并事实上否认高考压力对小学教育的传导;二是虽然承认应试教育与择校竞争存在互为表里、相互推进的密切联系,却同时又特别强调二者的所谓不同,将 解决这个“坚固的利益联盟”的措施截然区隔开来;三是一方面提出坚决取消变相的重点学校制度,另一方面又认可并在事实上强化重点高中的存在与运作,实际上 是将取消“重点”学校的刀锋单独指向初中。

不过,我觉得我终于还是理解了这份政策建议的初衷与苦衷。不论是面对诸多积重难返的务实姿态,还是从尽快见效的急迫情怀,或许,将小学和初中这一基 础教育阶段的事体相对剥离出来,比较具有操作意义。虽然,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社会之间的种种关联不仅事实上不可能切割,而且这些关联链条上也根本不 是简单的线性因果关系。

在上述政策建议中,就事论事地看,我对其中几个方面比较感兴趣:

第一,希望更多地了解沈阳、盘锦、潍坊、铜陵的教改情况。除了已有的新闻报道之外,不知能不能得到更为全景式的观照,尤其是切实了解多种渠道反馈而来的各相关方的体验与感悟,包括曾经遭遇和新发现的问题。

第二,基于对大学自主招生现实策略与路径的疑惑,我希望对所谓高中自主招生从理念到措施能进行基于广泛民意征询的更为系统缜密的论证。

第三,需要前瞻性地研究高中招生政策改变后可能出现的各种新情况。比如,关于招生名额的派发,如果重点高中招生将下放名额的做法普及化,各初中校内对重点高中名额的竞争可能会出现怎样的现实景观,如何应对。

第四、初中及小学校的均衡发展,触及宏观政策、制度安排的诸多深层次问题,也直接关涉到目前格局下广大教师、学生的现实权益。解决长期形成的制度化 的资源不均衡,恐怕是超高难度的艰巨任务,如果为现状所掣肘,政策举措就可能沦为表面文章;如果痛下狠手,又可能形成并激化新的矛盾。

如果不那么就事论事的话,我一直在琢磨的是:

现实国情下,择校困局的化解,表面前提是小学与初中的均衡化发展,本质的需求是“优质”的高考预备役——“好”高中。从上述政策建议看,更动高中招 生政策的建议也完全可以视为一根系统杠杆。而事实上,如果将重点高中生源名额切实均衡地、全面地分配到初中学校,对“好”小学的追捧、对小升初的奋争、对 学区学籍的竞逐,岂不是都可以烟消云散么?在这么个平和的局面下,不论是扶持与改善“薄弱校”的工作,还是踏踏实实地搞一搞素质教育,难道不就都拥有了一 个相对有利的环境与氛围了么?

剩下的现实问题是,在掐尖式延揽生源的入口机制相对发生变化的情况下,“重点中学”之为重点,恐怕就要重新洗牌了;而竞争的焦点将主要散落到各个初 中学校内部——不论是顺应应试比拼的指挥棒,还是迎合自主招生的政策取向,抑或,是遵从我们一直孜孜以求的素质教育培养与评价方式的引领。

最后,我还是想说,没有涉及整个社会方方面面的教育发展方略和体制机制改革的正确与切实的推动,任何分段式操作的理念、政策与措施,能够治的,似乎都不好说是“本”,虽然,我们总得有个抓手、总得干点什么。

(2009.5.7)

《南方都市报》的一篇“网络新动向:发帖、顶帖流行’免责声明‘”,把又一个网际传播与社会现实强烈互动的鲜活而吊诡的形态,用传统媒体特有的影响力,呈现在更多的公众面前。

“ 免责声明”这类“恶搞”,其折射映照的社会景观及背后的林林总总,已经没什么好说的。倒是从另外的角度琢磨:其实,在这样的“恶搞”中,“搞者”自己一方 面可能会获得某种创意迸发与表现的快感,一方面也可能在不知觉中消解了愤懑,奇异地获致了某种心理平衡。至于受众,也差不多,在阅读或“跟贴”及传播的快 意中,完成了某种情绪渲泄。

当然,如果放眼未来,这种“恶搞”及其传播效应乃至传播路径对整个社会心理的影响,一定是足够深远。对很多东东合法性的失望、质疑和逆反,不都是在类似的各种因缘际会中逐渐积淀起来、并且可能成为本能的反应吗?

顺便说一下,把新近流行的“免责声明”唤作“恶搞”,于我而言,是觉得只有这个字眼更接近相关的情境与情绪。“恶搞”这个原本褒贬清晰、含义和指向 并不复杂 的字眼,在现如今的大环境、大背景下,其拥有的丰厚而杂芜的内涵,足以让我们百感交集,也应该会在日后的历史记忆中留下交织着滑稽幽默酸涩沉重的划痕—— 肯定不是很深的那种,但也不会浅到模模糊糊的程度。

……是啊,这种划痕,好像也忒多了点儿。

(2009.5.7)

附赠:免责声明集锦(本免责声明集锦的免责声明:以下内容拷贝自http://bbs.news.qq.com/b-1001024024/34693.htm,该拷贝所述各项声明原则在原则上基本适用于本拷贝)

本人郑重声明:
本次回帖之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汉字、拼音、外文字母、单词、句子、图片、影像、录音,以及前述之各种任意组合等等)完全是复制 粘贴,来源于国际互联网,本人并不明白其全部或部分之意思(包括但不限于对所复制粘贴之内容的识别、阅读、理解、分析、记忆等等),故本人不对以上及本内 容负任何法律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刑事、民事责任)及其他潜在责任与义务(包括但不限于相关国家已存在、正在形成、未来将形成之的法律法规之责任),请不要 跨省追捕(包括但不限于省级市级州级县级镇级乡级村级行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司法机关、立法机关等等任何机构、单位、组织及该机构、单位和组织中的任何个 人)。要详查请亲自直接联系原作者,
另:本人持有居住地三级甲等医院心血管科,心胸外科,精神科,神经内科,神经外科,遗传学科所出具有法律效力之健康证明,可证明本 人无心脏病史及家族病史,无做噩梦病史及家族病史.同时还持有由本人幼儿院老师,院长,院党委书记,小中大学班主任,校长,校党委书记以及数十亲友共同签 字证词,可证明本人素无参与或企图参与躲猫猫,弹脑门及任何可能危害生命健康的不良游戏之意向。

本人郑重声明:

所有线索及引用,均来自网络。如论坛编辑和版主发现有问题,请及时站内联系并删除,以对笔  者和论坛进行保护,如果因不及时删帖而引起的法律纠纷本人概不负责。看帖者也请于24小时内自觉、主动、完全忘记。

本人郑重声明:

本人系文盲,文中多数字不认识,多数词不明白其含义,跟帖行为纯粹是身体缺乏营养,倒置肌肉神经抽搐,被动随手敲击键盘所致, 并不意味本人同意、支持、反对,或了解、知晓文中观点,如有任何疑问请直接联系原作者本人。故本人不对以上内容负法律责任(包括民法、刑法或婚姻法,及文 中提及或未提及之法律)。
另:最近电脑黑客肆虐,因此回复内容可能为黑客发出,而非本人真实意思表示,谢绝跨省追捕,如拟了解详情,请直接与计算机黑客联系。谢谢。

本人郑重声明:

①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均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②此事与本人一点关系也没有,本人只是来回帖子赚3分苦力的;
③本人在此留言并不代表本人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楼主观点;
④若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管理员及时删除本人跟帖;
⑤因删帖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引渡法、担保法、商标法、专利法、广告 法、国际法、著作权法、吸星******、避孕法、选举法、大奶二奶和谐法、党国自杀法、今日说法、与台湾关系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 地社会治安综合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⑥如果需要跨省追捕请联系楼主以及天涯网站管理员或法人代表;
⑦此声明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本人郑重声明:

本人是文盲,回贴只为挣3分,以上内容纯粹复制,决无影射、诽谤政府之意,切务有人恶意猜想,否则后果自付!

本人郑重声明:

1.本人是文盲,以上内容文字均不认识,也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2.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不认识楼主,且自古以来与楼主无利益关系。本人过去、现在以及将来都没有或者不准备去杭州,也与该市无贸易往来。楼主表述之事与本人无关,只是本着“看贴(虽然看不懂)回贴,利人利己的中华民族优秀传统美德”,顺便赚3个工分
3. 本人在此留言均为网络上复制,用于检验本人电脑键盘录入、屏幕显示的机械、光电性能。并不代表本人局部或全部同意、支持或者反对楼主观点。
4. 如本人留言违反国家有关法律,请网络管理员及时删除本人跟贴。本回贴不暗示、鼓励、支持或映射读者作出生活方式、工作态度、婚姻交友、子女教育的积极或消极判断。
5. 因删贴不及时所产生的任何法律(包括宪法,民法,刑法,书法,公检法,基本法,劳动法,婚姻法,输入法,没办法,国际法,今日说法,吸星******,与台湾关系法及文中涉及或可能涉及以及未涉及之法,各地治安管理条例)纠纷或责任本人概不负责。
6. 本人谢绝任何跨省追捕行为,如有需要请直接联系楼主、原作者以及网络管理员或法人代表。
7. 此声明最终解释权归本人所有。

本人郑重声明:

以上内容全部来自互联网,完全复制粘贴。看帖者请于24小时内自觉、主动、完全忘记。跟帖行为并不意味本人同意、支持、反对, 或了解、知晓文中观点,如有任何疑问请直接联系原作者本人。故本人不对以上内容负法律责任(包括民法、刑法或婚姻法,及文中提及或未提及之法律),请勿跨 村、跨乡、跨县、跨市、跨省、跨国、跨地球、跨银河系抓捕。谢谢合作!

本人郑重声明:

庙堂之上,朽木为官,殿陛之间,禽兽食禄;狼心狗行之辈,滚滚当道,奴颜婢膝之徒,纷纷秉政。以上文字属于复制于《三国演义》第九十三回,不代表个人观点,如有疑问,请联系作者,切勿抓捕,谢绝跨省,节省资源!

以上内容全部来源于网络,若因此文违反国际法或任何国家法律法规条例条款或地方法律法规条例条款均于本人及本人直系家属、旁系亲属、世族别支、亲朋好友、左邻右舍、老师同学、同事领导、网友GM、小秘二奶无关,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