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6月13日

绿坝是幸福的,这种幸福是独特的,所以生造了一个词儿——“绿坝式幸福”。

工信部的一纸红头文件,让绿坝迎来了全民评测般的关爱大潮。围绕的一款软件的争议,极具公信力的新华网都放出极具公信力的新华时评“‘过滤软件之争’争的是什么”,旗帜鲜明地指出:“支持意见大多来自用户,反对意见主要来自少数媒体和商家”,并强调,“最好的办法是留给实践去检验”,令人仿佛忆念起真理标准大讨论所确立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前面所说的,还只是零星的现象,绿坝式幸福的深层内涵还体现在,围绕绿坝的争议,促使公众进行多向度的、尽可能深入的思考。从目前涉及的议题看,已经远远超出了一款软件产品的范围,一些问题甚至直指有关社会发展进程的重大课题,如:政府行为的法律边界问题,经济、经营活动的公正、透明与合法性问题,产品质量与技术水准的认定问题,知识产权问题,等等。

一款并不庞大的软件能触及这许多带有对社会公众具有启蒙意味的问题,对绿坝来说,真的应该说是一种相当大的幸福。作为外行,我不知道这在软件发展历程中是不是唯一的历史现象,但我想一定足够独特了。相信绿坝上下一定正笼罩着幸福感之中。这样的幸福,值得追求。

(2009.6.13)

对twitter前景的困惑与质疑,似乎从来没有间断过。从企业、产业发展的角度,我插不上嘴,不懂。只想指出,从最近一些议论当中,涉及到twitter应用的部分,有些人好像忽略了一些至关重要的元素。

这些重要的元素,比如:人,个人,个性化。所谓web2.0应用,或者不用这个臭大街的2.0概念,今后互联网应用的核心理念,不能说全部,至少是 最重要的之一,是人,是作为个体的、有性格有特色的人。也就是说,不论是创造、表达与共享,新的网络应用,应该是为个人化的选择开辟更有纵深的空间、提供 更具想象力的可能。进一步具体说,更有趣的网络创新应用,恐怕常常并不在于传统意义上的“基本功能”,而在于为这些“基本功能”提供的个人化的扩展空间。

关于twitter的应用,最初级的“选项”就是个人的选择,follow或不follow, 或者干脆block。往前走一步,我们可以做出的选择是:开发个性化的信息采集通道,以及,构筑个性化的互动网络。“基本功能”是广播与接收,可扩展的是 个性化的、可调控的关系网和可过滤的信息源与信息流。而基于这种“可扩展”,我们不是已经和正在摆弄出更多的应用么?从最近的一系列情势中,对围绕着 twitter而生成的强大的分布式信息场,我们难道没有获得更多一些心得么?

如果停留在”基本功能”上来回掰扯,有多大意思?

twitter能不能做大,这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一切形式化的东西都会死掉,而且,世事难料。但假如那些理念、那些“可扩展”真的渗透于互联网应用之中,twitter的大小甚至生死,还有多重要?

(2009.6.13)

6月12日午间12:40左右看到的情况是:

网易:本条新闻紧随在三项头条新闻之后;评论被关闭。

新浪:本条新闻置于首屏,留言评论约5000条。

搜 狐:本条新闻置于首屏。新闻内容页面前置小调查,调查项目一:宝马将成为政府公务用车,您怎么看?选项是:1.当前经济不景气,建议不要开奢侈先河;2. 自行车地铁节能环保,建议乘坐公共交通工具;3.不关心。调查项目二:政府采购宝马车,以下理由哪个最靠谱?选项是:1.宝马的品质和口碑,足够好;2. 宝马低油耗低排放,够环保;3.省长可配45万以内的车,买得起;4.宝马设立了慈善基金,有爱心;5.以上都不靠谱。调查结果,当然可以想象。

腾讯:本条新闻放置在页面顶端,题为“宝马被纳入政府采购,政府用车该换宝马?”,作为当日“新闻立场”(可“顶”、“踩”),顶者77,踩者486。

(2009.6.12)

2009年06月11日

据传,新闻联播又要改革了,要变脸、要亲民。姑且不论,先把自己摆在一个准备开始亲民的位置上,本身是不是就错了位;也姑且不论所谓“继续体现中国主流社会的基本价值观,但在表现形式上会更符合社会的发展需求”,这种语义的曲折与矛盾。只需换位到央视的角度去琢磨、体会一下,恐怕就会觉得这事儿忒也难弄。星星还是那颗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难道把播音员换成郭德纲和周立波不成?

我一直有这么一个不算成熟的看法:把新闻联播定位在新闻节目,本身就大错特错。大街上的红绿灯在乎收视率吗?在乎喜闻不喜闻、乐见不乐见吗?

对新闻联播,本来不想多说啥。这篇拉杂的随感,缘于瞅见这么一篇文字:"罗京谢幕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文中表示,“我们期待,一个时代结束了,新的时代能够早日到来”。真敢开牙。

若干年前,章敬平激情推出《拐点——决定未来中国的12个月》的时候,我就对“拐点论”绝大的不以为然。今天,再去翻阅一下《拐点》的目录,看看那些有关时代的断言,在拐了这几多年之后,时代得如何了?

各行各业、大事小情,动不动就掰扯什么“时代”,实在有点缺乏创意。关于时代,还是老崔说得实在:请摸着我的手吧我美丽的姑娘,让我安慰你度过这时代的晚上。

(2009.6.11)

项立刚写了一篇我给自己的电脑装上了“绿坝”过滤软件,招致很多人的反对、鄙视甚至谩骂。我对此深不以为然。

我认为,项立刚这篇文字道出了一个真谛:个人选择的自由。从文章中看,项立刚是在自主选择有益于孩子健康成长的方式,他自愿下载了绿坝,自愿在属于自己家庭的三台电脑上进行了安装、使用,然后,他把这种自愿行为的初衷、效果以及愿景表达了出来。这有什么错误呢?

可以说,全文99.99%的篇幅都是在表达自主、自愿、自由这么一个真谛。

任何人都不可能百分之百正确,对项立刚也不应苛求。我认为,他的那篇文字中存在0.01%的错讹嫌疑。这一错讹嫌疑是:你当然可以认为出自政府行为的强制统一安装是再好不过的事,但别人也必须认为强制安装软件是好事吗?不认为是好事就招您烦了?

虽然人无完人,但项立刚要是把他领悟与践行的真谛坚持到百分之百该有多好。

(2009.6.11)

2009年06月08日

家里的固定电话,很早就办了工商行的缴费通,自动划款,省事。

前一段时间,用2018充值卡给这台电话充了些钱,印象中,应该还剩一些,印象中,上个月还查过余额。

昨天,家里传来消息:欠费停机了。

打联通(原先叫网通的那部分)客服电话,查对后告诉说,最近一次充值是今年1月,现在是欠费状态。虽然和大叔的记忆不符,但的确也可能是自己记错了,大叔说过,记忆力奇差,两周前与两年前的事情,分不清楚时序。

忽然反应过来,工商行缴费通干嘛去了?记得当初开始使用2018卡的时候,特地咨询过网通客服,他们的解说是,会先从充值金额中扣除,如果金额不足,再从工商行帐户中划款。

打工行客服电话。客服解释说,缴费通协议里面已经写明,连续三个月划款不成功,缴费通自动取消。大叔当初还真没注意这条规定。2018卡充值卡逼死了缴费通?客服解释说,只要连续三个月划款请求返回结果为0,缴费通就撤。

看来的确是2018充值卡逼死了大叔使用了多年的缴费通。

不知道这个事情的症结在哪里。大叔觉得,无论如何,技术角度的协调盲点至少可以说明服务的人性化缺失。

(2009.6.5)

2009年06月07日

从今天凌晨开始,各大门户网站纷纷刊发了一条新闻:“余秋雨回应向地震灾区假捐款20万传言”(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经我查证,这是对余秋雨大师的新一轮诬蔑。大师根本没对捐款门事件作明确回应。

新闻所引证的,是余秋雨大师发表于6月5日的一篇博客文章“扫墓”,其中,只字未提被指假捐款一事。大师的确抨击了“咬余专业户”,说道:

从所谓“石一歌”到去年地震期间对我的造谣,确实都是这四个人一手做的。要不要系统地写编文章揭露一下呢?过去我是否定的,但看他们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我又可能改变主意。

除了“最近越来越反常的举止”可以约略令人联想到最近的捐款门事件,其实并无任何明确回应。

真正有所回应的,倒是曾经沸沸扬扬的旧居文保事件。当时,议论丛生之后,有报道称,所谓老宅申报文物保护单位一事,是被误读了。报道澄清说,所谓申报一事,不过是一位镇文化站站长在工作总结中的建议,而且,这个建议压根儿还没上报。余秋雨大师此番在博客文章中的说法是:

这次回乡还顺便打听了一下,去年全国网络盛传的家乡要把我出生的屋子列入什么“保护项目”,又是纯属谣言,任何一级干部都不知道。

乡镇文化站一般属于事业单位,其站长可能不属于大师所说的“任何一级干部”吧。同时,大师及其经纪人曾经表示的对网络言论的不看不理态度,大概也是有弹性的,当时不看不理的,不代表今后就不看不理。

(2009.6.7)

2009年06月03日

e8bfb7e4bda0e58d9ae5aea2e5bf83e68385e697a5e8aeb0e5bf83e68385e99a8fe7ac94e781b5e6849fe8aeb0e5bd95e58db3e697b6e696b0e997bb-e9a5ad

wordkucom-20090603

verycd-e5a4a7e9b98fe4b880e697a5e5908ce9a38ee8b5b7efbc8ce689b6e69187e79bb4e4b88ae4b99de4b887e9878c

(2009.6.3)

2009年06月01日

今天是2009年6月1日,距离2008年6月1日,整整一年。

在2008的儿童节到来前夕,我写过一篇post:这个儿童节,他们在天堂过。在2008儿童节那一天,写的一篇post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地祈盼天堂的存在

今天是2009的儿童节。

没办法,各位。各位亲爱的、各位敬爱的、各位伟大的、各位英明的,那些飘扬在天国的红领巾,真的没办法让人遗忘。

据说,诡异的地震波是无法抗拒的。

记忆,也无法抗拒。

(200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