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7月28日

通钢事件:“国有情结”,给个解释吧?

新华网27日报道了吉林通钢集团通化钢铁股份公司的群体性事件。据报道吉林省国资委副主任王喜东在通报中有这么一段话:

7月24日,通钢个别内退人员及退休人员制造谣言,利用一些人员特别是非在岗人员“国有情结”较深,对通钢集团现状与长 远发展特别是即将实行大型化改造需要大量资金所面临困难不了解的情况,激化企业原有矛盾,鼓动一些不明真相人员,在通钢办公区内聚集,人员一度达到千余人。


由此可知,通钢这场几天来在互联网上已经传播开来的群体性事件,是个别的人制造谣言、不明真相的人聚集而成的,人数为千余人。这基本上在意料之内。

印象比较深的,是“国有情结”这个概念。我想弄清楚点儿。新华网及新浪、搜狐、网易、腾讯等各大网站的这条新闻都不允许留言评论,看不到网民的看法,所以只好在这里请教一下,表达一个希望,希望能看到王喜东副主任的详细解释,当然也希望看到通钢被利用了“国有情结”的那“一些人员”的说法。

(2009.7.28)

2009年07月27日

昨晚看了所谓易中天发飙砸主持人的那期节目的完整视频,得出了题目中的结论。

今晨搜索相关报道和言论,看到魏英杰说“不管这是他的自嘲,还是一种自我解嘲,其实都挺悲哀的——一只发飙造反的峨眉山猴子,毕竟还是猴子”。是否悲哀 另说,算不算造反难说,但易中天的确是已经甘当峨眉山猴子了。

这里不涉及价值判断,也就是说,不论是喻体囫囵笼统,即在圈(juan)外溜达的圈养动物,还是喻体详尽明确,即峨眉山的猴子,易中天的这种转型,我无意作出好或坏的判断,更无所谓欣喜或悲哀。

之所以说强调“转型”,是指易中天在大众文化领域中,其基本“属性”从百家讲坛品三国时期的学者,已经自愿置换成为娱乐明星。一个富有典型象征意味的“镜头”,是易中天对“学术超男”这块标牌的洞明,不过是反复计较过眼云烟的含义。

我想,易中天在节目中刻意表露出来、却又未曾明言宣示的无奈,大概并不存在;如果他的无奈可以有、必须有,那也是矫情罢了。他挺乐在其中的。

最后还是要说,我挺喜欢品三国,包括后来出的书,在百家讲坛书系中,我一直认为易中天的品三国,是出版水准较高的一部,比其他几部演说记录稿式的书,要严 肃认真。另外要说,BTV的两位主持人,林白和姜华,主持这档节目确实糟糕透顶,不仅仅或主要不是问题的设置太愚蠢,而是压根儿就不具备主持娱乐节目的素 质。

(2009.7.27)

2009年07月08日

在海外,热比娅和一个“抗议者”分别用石首事件和杭州车祸的照片充当乌鲁木齐现场:

liar

par2655262rp420x400

(200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