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8月31日

我觉得,“微博”这个词儿,会火,即将在更大的互联网领域、更大的社会文化领域为人们所熟知。最大的推手,是“新浪微博”,或者说,“新浪围脖”。

在twitter无法以正常方式访问,饭否、叽歪等被维护的当口儿,新浪微博的“天时地利”可能分析起来有点复杂比较微妙,但“人和”是没什么疑问的。不论是那拨儿唠叨上瘾却被twitter、饭否们的际遇给憋坏了的人士,还是被新浪的号召力给唤起来的人气,都在新浪微博里相当亢奋。

有些人在质疑或调侃,从宏观上指出新浪的这条看似高仿twitter的围脖,其实并没有twitter的理想、理念、理路;也有人从微观上横挑鼻子竖挑眼,说怎么没有“D”啊怎么没有“@”啊怎么“RT”功能那么阉割啊……

试用新浪微博后,我的看法是:第一,新浪曾经用它自己的方式,用在很大程度上歪曲blog本质属性与特色的方式,促动了博客在国内的大发展,现在,大概轮到miniblog了。如同当初新浪推出博客那样,不论把调调怎么往歪里斜里唱,变成什么样的怪胎,以新浪的庞大势力,总之是有能力整得地动山摇花容失色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第二,无论如何,新浪微博的逆风飞扬,大概是一件忒好的事儿。miniblog与blog的性状毕竟不同,twitter的精髓,应能在新浪微博上哪怕是点点滴滴地闪烁出迷人的耀斑来。

作为科盲级别的互联网用户,我一直有个基本观点:以所谓web2.0标称的那些个应用,其最牛掰的价值和意义,是正在提供多元化、开放式的手段或平台,让每个个人能够构建适合自己需求的信息交互网络,并赋予这个信息交互网络以特色化、个性化共享传播媒介的功能,从而为实现更大范围、更有纵深,而且也更加便利、可自由选择的分布式信息传播与网际交互(如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性会话),开辟更多的可能性。这应当是互联网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吧?

体 验新浪微博,我们当然可以发现不少区别于twitter、饭否们的细节,这些细节,恰恰折射着前一阵子被嚼烂了的所谓1.0与2.0的精神与理念落差。比 如,作为一贯伎俩,作为翻炒狂推新浪博客时的“成功”手段,新浪微博也延续了对明星精英与大众草根的刻意区隔。在具体应用层面,从新浪微博的现有形态看, 对twitter的“ @”、“ D”功能的省略, 对RT功能的“阉割”,如果不加改善,那么不论是否存在主观故意,都构成了对互动和传播的某种控压。以及,偏执的首页情结——很多人都惊诧地发现,同其他 几乎所有miniblog不同,登录新浪微博后的显示页面,是一个无视个性化需求的硬邦邦的“主页”……

不过呢,从另外的角度来看,我对类似这些方面的反感,却已远远不如当初对新浪博客。我觉得,不论是否主观故意,第一,新浪微博毕竟在用一个强大的成型产 品,宣示着并顺应了先进互联网应用因商业、技术当然也包括人气的推动而难以阻挡的某些必然趋势;第二,twitter式的miniblog,只要你认可它 的基本形态,那么,其“开放”的神韵,不论在技术上做怎样的阉割,也依然会顽强地弥漫开来。

所以,从现在的情况看,只要新浪微博存在一天,不论它与twitter有多大的差异,也不论各相关方如何制导、管控,用户们依然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尽可能地发挥创意,营造出各式各样尽可能适需的空间和氛围。在新浪微博,估计我们没法指望去把握“地球的脉搏”,但至少,或许可以让我们去感知更多的、不同节奏的呼吸?

(2009.8.31)

2009年08月17日

关于西直门的地面交通,曾经流传过不少笑话。刚才,又瞅见有外埠人士笑叹西直门的地铁-城铁换乘系统很“反人类”。

由深厚历史积淀建构而成的西直门地铁-城铁换乘系统,随着时间长河的流逝,也是在变动的,但不论怎么变,有俩共同点一直坚持着没有动摇,一是漫漫长途,二是曲里拐弯。

我原先也郁闷来着,但在前段时间的一次行走中却有所顿悟,感觉到了一种神奇。诚挚地愿我们共同体验——

那么多的男女老幼,汹涌杂沓着向着共同的方向勉力行走,少有言语,未现彷徨,历经各种通道,嗅闻诸般气味,感受高低温度,倚栏杆周转蜿蜒,拾台阶上上下下……在曲里拐弯的漫漫征程中根本无需任何指引,随波逐流、晕头转向中,蓦地就俨然抵达了目的地……

我真的认为,西直门换乘系统,是北京的一处神迹。

你毋需心怀崇敬,但真的不妨体验——如果你向往北京,在游程中加上这处神迹吧~

(2009.8.17)

2009年08月05日

去年12月,有一条新闻“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房地产价格开始加速下跌”,被广为转载。“加速下跌”这种屁话当然犯众怒,从新闻的留言评论看,统计局又没少挨骂。其实,统计局发布的都是统计数据,并无“加速下跌”这种判断,即便在新闻 报道的分析内容里,“11月全国70个大中城市房屋销售价格同比上涨0.2%,涨幅比10月份低1.4个百分点,环比下降0.5%。这也是自8月以来,房 价第四个月环比下降,且下降幅度有扩大趋势”,也指的是所谓“环比”的下降及其趋势。不难看出,是新闻标题中一语模模糊糊的“显示”,为统计局再次赢来讽 骂之声。(参见房价“加速下跌”导致国家统计局挨骂

昨天,看到一条新闻,统计局刊文忧房价高速上涨制约居民消费, 也被广为转载,一度还是搜狐新闻频道的“头版头条”。统计局刊文忧可比统计局数据显示“主观”多了,内容看,有三忧呢:一忧民生:高房价影响居民生活,内 需如何扩大;二忧发展:高房价导致产业发展失衡,可持续发展之本堪忧;三忧风险:高房价使银行金融风险陡然加大。不过,统计局到底忧还是没忧根本无从判 断,所谓统计局刊文,其实是统计局在其网站上转载了一篇《中国信息报》的记者署名文章而已。

这两个小例子很有趣。对新闻尤其是新闻标题的处理,在吸引眼球的操作中也在客观上体现出对舆情导向的把玩。而且,把“房价”和“国家统计局”这两个近年来被公众另眼相看的角色配置在一起,至少在客观上可以给受众心理带来某种微妙的暗示影响。

(2009.8.5)

英帝国主义媒体BBC中文网刊登了一篇文章(http://newsvote.bbc.co.uk/chinese/simp/hi /newsid_8180000/newsid_8184400/8184464.stm),标题很恶毒:《中国民调:官员诚信远低于妓女》,文中很恶毒 地声称:“《求是》旗下的《小康》杂志对中国诚信的调查显示,民众宁肯信妓女,也不信官员。”

这太恶毒了。于是追索了一下相关新闻,结果是这样的:

根据BBC新闻提及的《求是》旗下《小康》杂志,查得杂志网站:http://xkzz.chinaxiaokang.com/;当期杂志链接页面中可见“信用最差和最好的时代”。显示文章刊载于《小康》杂志2009年8月号。文中说:

2009年6~7月,《小康》杂志联合新浪网,会同有关专家及机构,对我国“信用小康”进行了调查。其中,网络调查人数为3376人。经过对调 查结果进行加权处理,并参照国家有关部门的监测数据和大量的社会信息,得出2008~2009年度中国信用小康指数为61.1,比上年提高0.7个百分点。

调查结果显示:国人对中国整体信用的满意度在逐年温和向好;相对企业和个人信用,政府信用更受民众的关注;更多的网友认同诚意在政府行为和企业行为中的功 用,但依然有近四成的人并不认为人际交往中的“诚”能带来更多的幸福感和成功;最近十年被认为是人际信用最差的时代,而社会环境的急功近利成为主要“杀手 ”;农民、宗教职业者、性工作者、军人和学生被网民选为最讲诚信的五个群体

对于政府信用,文中谈及:“2009年,公众对政府的信任度有所降低……(比较2007年的调查)公众对政府行为的信任度直降10个百分点,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政府失信问题相当严峻。”

关于群体之间的比较,文中当然并无BBC所“聚焦”的妓女和官员,明确的群体比较,是这样一段:

性工作者诚信高于教师

在对49类不同群体的诚信度调查中,结果显示:农民、宗教职业者、性工作者、军人和学生被选为本年度最讲诚信的五个群体。房地产老板、秘书、经纪人、演艺明星和导演排在末位,成为诚信最差的五个群体。

最讲信用的五个职业群体的调查数据,历年对比如下:

《小康》调查:(2006-2009年)

最讲信用的五个职业群体

2006 农民(63.0%)军人(57.5%)工人(50.9%)科学家(49.2%)农民工(45.3%)
2007 农民(60.8%)军人(56.4%)科学家(51.4%)工人(48.2%)农民工(45.2%)
2008 农民(58.4%)军人(56.8%)科学家(48.4%)工人(43.6%)农民工(42.4%)
2009 农民(17.3%)宗教职业者(9.7%)性工作者(8.9%)军人(8.7%)学生(7.9%)

2009的调查结果与前3年有明显差异,不知同问卷设计是否有关。

BBC的新闻提及了《中国日报》的“社论”,经搜索,是这一篇:Drain of credibility。刊载于《中国日报》8月4日第8版。我猜,调查结果引起BBC的注意,大概是经由这篇文字吧。

(200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