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4月30日

今天早晨在地铁上看收到的南都手机报,注意到有条新闻说广州萝岗区拆迁办到联和街黄陂村龙伏社区拆违章建筑。冲突中,一位村民开枪,击伤一名保安。

因 为拆房子的事儿,动枪了。别人什么反应,不知道,反正本大叔是激灵了一下。

南 都网上午的“南都头条”,有一款是“广州村民抗拒拆迁枪伤保安 | 河南防暴警拆民宅”

20100430南都网头条 拆迁新闻

更让人激灵了。

从南都数字报页面上可知,河南强拆的大阵仗,《南方都市报》是在 AA37版报道的,广州开枪抗拒拆违的响动,放 在GA20版上。也就是说,纸质的传统报纸,两条消息在版面的物理位置上,不挨着。版面模板决定了,一个属于国内“要闻”版,一个属于本地内容 版 的“广州读本·事件”。而把新闻倒腾到网络页面上,归并“同类项”,则是很自然的呈现方式。

当然,常见到的“归并同类项”,除了这种“横 向”的做法,更多的还有“纵向”的回溯,只不过,回溯的表现方式不同,表现力度也就多有不同。

so, 网络新闻有网络新闻的做法,“独特的”呈现方式也是“做法”的题中应有之义。

(2010.4.30)

Tags: ,.
2010年04月29日
今天,题为“档案保护专家赴青海保护胡锦涛题字黑板”的新闻被众多网络媒体转载,转载的网媒包括 中国网、新浪、腾讯、网易、新民网等主流网站。新闻全文如下:

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我国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 州发生里氏7.1级地震,这是继2008年四川汶川特大地震后的又一自然灾害。4月18 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指导抗震救灾工作,并到玉树藏族自治州孤儿学校看望震后复课的学校师生时,在教室的 黑板上题写了“新校园,会有的!新家园,会有的!”十二个大字,并带领着孩子们大声朗读。这朗朗之声传遍祖国大地,传递着中华民族坚强乐观、不屈不挠、永 不言弃的精神。胡锦涛同志亲笔题字的黑板随即被玉树州孤儿学校校长像珍宝一样收藏了起来,现在该黑板已被送到青海省档案馆永久珍藏。

胡总 书记在黑板上的题词已成为抗震一线的珍贵档案和这场伟大斗争国家行为的重要历史见证。但是由于黑板粉笔字迹在黑板上附着力很弱,极易脱落,不能触摸、不能 包裹、怕风等,属于很不耐久的字迹。如何使这一诞生于抗震救灾前线的特殊珍贵档案永久保存,是一切从事档案保护工作者的迫切愿望,是档案保护领域的新课 题。

4月22日,我校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陕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全国著名档案保护专家李玉虎教授与王 文军工程师一起赶往青海档案馆,现场对黑板的大小规格、基本材质、字迹状况等进行了实地考察研究。李教授说:“这块黑板与宁强县的黑板材质不同,宁强县的 黑板是纯木质的,而这块黑板基体是铁制的。为了使这块黑板粉笔字迹档案永久保存,还需要做多次实验,在原来的保护技术上做些调整,并且要根据黑板的尺寸专 门为其设计加工一个环保型防火、防虫、防霉、防有害气体的特藏装俱,为其营造环保型的安全环境。筛选加固剂最佳配方和制作特藏装俱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在这期间只要把黑板放好不动就不会有任何变化。”

李教授与研究生一起曾对胡总书记2008年在陕西宁强县题字的黑板进行过技术处理,课题 组的研究人员从黑板成份、材料筛选、实施工艺、原貌表征、高温高湿、氧化、有害气体、光等加速老化等方面进行了反复实验,多重筛选,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取 得了满意的保护效果,此项目得到国家档案局领导的全力支持。经过研究人员一年多的努力,2009年12月该项目已经顺利通过国家档案局鉴定,鉴定会专家对 此项目给予了高度评价。研究人员表示一定会再接再厉保护胡总书记为玉树灾区的题词,让这些珍贵档案永久保存,让世界人民知道中国是一个坚强不屈、团结奋斗 的民族。

这无疑是一条好新闻,非常之好,其好处,无需在此赘述。之所以说这条新闻应予严肃批评,请看本新闻的第三段 (倒数第二段):

4月22日,我校化学与材料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陕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教育部工程研究中心主任、全国著 名档案保护专家李玉虎教授与王文军工程师……

“我校”是哪校?大多数刊发这条新闻的网络媒体,均无任何说明。

经 本人缜密查考,新闻原文出自陕西师范大学新闻网,原发网址为:http://news.snnu.edu.cn/bencandy.php?fid=1& amp;id=6244。多数网络媒体在转载这条新闻时,不仅不标明出处,而且不做查证(搜狐和华商网对引述的内容做了标注,值得表扬),这显然是一种不 负责任的行为,是对新闻受众的不尊重,更是对不断勇攀档案保护领域重大新课题高峰、长期致力于保护胡锦涛总书记黑板粉笔题词的李玉虎教授的不尊重,也是对 人民群众真情实感的不尊重。

在批评网络新闻工作者轻忽态度的同时,让我们记住敬爱的陕西师范大学李玉虎教授。

注:对上述 新闻内容的查证,截止于今日16时。

(2010.4.29)

Tags: ,.
2010年04月26日

如果你碰巧看到过本大叔去年的同题post,就会知道,此“4·26社论”跟敏 感的那个彼,是两码事。

大叔去年的“4·26”,社论了旅游,说的是山吧,就是最 近出了中毒案子的那地儿;今年,首发于SNS社区的这篇论,论向文艺,说,电影《杜拉拉升职记》。

小说看过,一跟二都看过,有故事,挺好看。可这电影,拍得也忒磕碜了。

前两天,为这片子总结了一个公式:

电影《杜拉拉升职记》=老徐时装秀+百种商品广告+准三角办公室恋情,插播老徐发嗲,附赠精品泰国游指南。

至于“升职”的那些原本小说上写得挺热闹的故事,交由月工资额的数字跳动来“记”了。

徐静蕾开始写博客那会儿,大叔曾经十分钦敬地说过,她的文字表现力,实在不错。

在这部片子里,老徐简直是恨不得用千百次的更衣告诉俺,她写博客比演电影强。

(2010.4.26)

Tags: ,,.
2010年04月14日

去年8月,大叔在blog上写了一篇post,题为“新浪微博:呼吸的神韵”,在对新浪微博的欢呼声中,重述了作为科盲级别用户对互联网发展趋势的一种理解:

以所谓web2.0标称的那些个应用,其最牛掰的价值和意义,是正在提供多元化、开放式的手段或平台,让每个个人能够构建适合自己需求的信息交互网络,并赋予这个信息交互网络以特色化、个性化共享传播媒介的功能,从而为实现更大范围、更有纵深,而且也更加便利、可自由选择的分布式信息传播与网际交互(如真正意义上的社会性会话),开辟更多的可能性。

同 时也表示,不论新浪这类大鳄在如何地异化twitter迷心中的微博,“新浪微博毕竟在用一个强大的成型产品,宣示着并顺应了先进互联网应用因商业、技术 当然也包括人气的推动而难以阻挡的某些必然趋势”,对于微博,“只要你认可它的基本形态,那么,其‘开放’的神韵,不论在技术上做怎样的阉割,也依然会顽 强地弥漫开来”,所以,“只要新浪微博存在一天,不论它与twitter有多大的差异,也不论各相关方如何制导、管控,用户们依然可以利用这个平台,尽可 能地发挥创意,营造出各式各样尽可能适需的空间和氛围。在新浪微博,估计我们没法指望去把握‘地球的脉搏’,但至少,或许可以让我们去感知更多的、不同节 奏的呼吸?”

以上观点,可以算是对“twitter: 本土化变异”一 文的补充。也就是说,大叔认为,在明了那些变异的性质与影响的同时,也应当看到,互联网上,商业的、技术的和需求的驱动,会让那些具有互联网本质特性并不 断开辟新可能的优势,尽管有诸多主客观因素的制约,通过广大用户们的“创新探索”,依然会顽强地寻求基本生存与挣扎扩张的缝隙,逐渐营造出同样具有本土特 色的信息流动、多元互动的空间和氛围,并以其生命力和影响力,实施对老式或新式的信息权威中心体系架构的散点突破。

我们完全可以在新浪、网易、搜狐和腾讯微博上找到一个个鲜活的例证。说其“鲜活”,重要的原因是,那些例证一点儿也不像本大叔掰扯得这么拽文,比如,所有层次的冠冕堂皇的装逼犯们,都会在从围观直至恶搞这条生动的“长尾”面前,被抽得花容失色、寝食难安。

(2010.4.14)

Tags: ,.
2010年04月13日

明星与领袖在增强信息覆盖面与传播强度方面的“作用”,曾被新浪等大鳄成功地用于它们的博客系统建设,最大限度地搜罗人气。同样地,与twitter作为一个比较单纯的技术性平台不同,国内微博走“明星”路线的招式蔚然成风,大鳄们再次纷纷露出那只强势介入的粗壮的手。除了高捧一线明星,像新浪微博的V字仇杀队认证、人民微博的囚式认证、以及新近腾讯的勾决认证,也都是以“名人”为噱头。

这种运作会带来两种效应,一是不断促成多中心化态势的形成,有效地消解着互联网兴起之前一元化的信息权威,从而造就某种“去中心化”的结果;二是同时也在用新手段再造某种披挂着新皮草的信息权威中心,从而自觉或不自觉地淡化网络社会化带来的多元、多向互动的趋势——也就是说,星辰闪烁的景观,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让人们忽略在twitter等社会化网络新型应用中,高度开放自主的传播理念、传播架构所昭示、所提供的新的更为广阔的可能性,包括但不限于个性化信息聚合平台的完善、个人化互动网络的形成、高信度与高效度信息环境的再造,等等。人们有可能继续局限在网络的新的一隅,被遮蔽在特定信息模式的阴影下,并多多少少地忘掉互联网最本质的属性之一——多元互动……

所以,在国内微博发展中我们所看到的,实际上也是国内社会化网络发展的一个缩影,即在一波波社会化网络新潮热浪叠起的情形下,社会化网络应用的发展也在一定程度上被“误导”、被单一化,所导致的结果中,相当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普通用户互联网应用的新思维发育,被有意无意地施加了重重“干扰”,人们对twitter、google等等创新应用所提示的信息流动与信息互动理念的了解和领悟,即便是在纯客观层面上也被大大地制约了。而这类局限与制约,还常常被混淆或掩盖在所谓国情与本土用户需求特点的敷衍之下。

(2010.4.13)

Tags: ,.
2010年04月12日

amule

正如歪脖龙 @webleon所指出的, @tinyfool在twitter上相当炫耀地推了一把,明里是埋怨amule这程序有点傻,实则是卖弄他的大屏幕设备。本能地随手google了一下——简单说,amule是非windows操作系统下的电骡子。@tinyfool也许是要用它下载TED某个主题的视频,也许是瞄上了全套的苍井老师作品,谁知道。反正他们这帮人一直在把玩苹果,一副又酷又潮的嘴脸。

大叔看不惯啊,试图用“手误”和“没文化”来压制他的气焰。结果,可了不得,就因为@tinyfool用“哈哈”二字RT了一次,就扑上来一群人为amule正名,为 @tinyfool张目,彬彬有礼地鄙视大叔……这事儿,闹大发了。大叔更不平衡了。刚才是技术财富不平衡,现在,是信息影响力不平衡——大叔遭到的回应,半小时之内够以前仨月之合了。

前次提及(http://www.keepwalking.org/?p=1583914),twitter就其传播特点看,可以视为互联网传播的微缩版。换个角度说,就是twitter这款应用比较充分地体现了互联网的传播特点。其中,就涉及信息传播的力度和信息覆盖的有效性问题。

综合判断可知, @tinyfool是个在技术上很有两把刷子的人,也是在网上有那么点号召力的人,大小算朵星星。带有普遍性的现象是,明星或类明星参与的话题,因其参与,传播的力度与覆盖面,就强,就大,老尿性了。互联网意见领袖,也常常由此发育而成。大多数用户,像大叔这种的,实际上只能长久地位于“月之暗面”,老寂寞了。

在twitter式的传播架构中,信息传播的规模烈度,基本上,是取决于RT转发的数量。而RT转发的诸多接力链条中,如果缺少某个或某些具有影响力的用户(各式明星类明星、意见领袖等)扮演引爆触点的角儿,传播链就会很快淡化直至中断。所以,信息扩大覆盖面、彰显影响力的过程中,明星与领袖,举足轻重。

这算是一个顺理成章、自然而言的现实,心存怨念也白搭。要么,你就踏踏实实地营造自给自足的小宇宙;要么,整出些妖蛾子,去勉力触发一个节点,搅和搅和,然后冉冉升起,或者被人鄙视。全看你想要什么。

(2010.4.12)

Tags: ,.
2010年04月09日

去年(2009年)7月29日下午,@kDolphin在twitter上发了一则自言自语:“徐家汇地铁站站台现在就和核爆后差不多”。了不得了,在不大不小的范围内,大家纷纷探问“发生了什么事”…… 其实,这之后不久,@kDolphin还陆续发了几推,说:“徐家汇地铁好像在重装修,站台那里的吊顶没有了,日光灯都歪斜的挂着。” 说:“靠,又坐反地铁了,今天第二回了。” 原来,这哥们儿是在显摆形容比喻的手法,夸张地表达他对站台整修的讶异。但对那句“核爆”的疑问,却并没有因为他的续推而止歇,迫切追询携带着RT转发,继续小规模扩散,包括扩散到了twitter以外。

后来,@kDolphin也发现不对头:“靠,俺就形容下站台在装修,咋那么多人以为出事情了。” 大概3点钟左右的时候,他做“检讨”了:“以后不瞎形容了,影响好大阿。” RT效应当然不会立刻让更正与“检讨”人人周知,但没有后续的“出事”佐证,就算有人最终没弄清楚“真相”,这事儿的传播,几个小时之内,也就歇息了。

前两天,twitter上有人注意到了大概是一位老外记者在王家岭矿难救援现场发的tweet: @melissakchan: Bunch of rescue workers just walked into mine. CCTV was doing a live cross. Rescuers used for background. Now they’ve come out again.

后来,@mranti摘译了一下,说:“这是中午外电记者现场推:被救矿工要求重新走入煤矿,央视在做现场重拍,救援者用作背景。现在被救矿工又出来了。via @melissakchan” 这个消息在twitter上开始以RT的形态播散。不过显然,文字翻译有误,把救援者和被救者搞混了。@mranti 很快发现了这个问题,给出了更正:“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更正,我停推半天,挂在这里:我翻译有错,看错一个字母,央视摆拍的是矿难救援人员进出矿区镜头,并没有折腾被救矿工。”

twitter的RT传播,有点像是互联网传播的微缩版。其一个特点,就是,信息从源头到扩散途径与规模,均有相当的偶然性和不可控性。从信息接收者的角度,其实早就需要“改变”一下旧有的某些接收、辨识以及处理的方式和习惯,有时候,可能还需要有那么点儿责任感,不论对己还是对人。

也会有人对互联网时代这种云山雾罩的信息传播形态感到不适应,乃至反感或敌视。这貌似没有太大的必要。我们不如期待一个更通畅、更透明的传播环境和语境,包括网上和网下,让误传的那些事儿,从充分流动的信息的云端得到澄清。

(2010.4.9)

Tags: ,.
2010年04月01日


今天中午乘地铁,车厢中有壮年男子胳膊上搭一摞报纸迅速穿行而过,口中呼叫:“来来来,看报啊,成龙死了,成龙昨天晚上在香港死了啊!……来来来,成龙死了!”

并非愚人节特有的节目,这景儿,此来经年,北京地铁里叫卖八卦报刊的,若干年来几乎日日如一日地边窜边吼。吼的内容,情境大体相同,只是成龙死的方式不太一样,有时候是被黑道杀的;更多的时候,是跳楼自杀的;也有的时候,不知怎么死的,反正是个死。被喊死的,还有刘德华。成龙和刘德华,在每一个昨天,轮番着跳楼自杀。

本大叔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昨天晚上死的,总是这俩大哥老男人?他们咋就这么倒霉,每天北京地铁里都有人高调咒他们不得好死。哦,对了,这诅咒,上下班高峰时段休息。

(2010.4.1)

Tags: .

据传,今天是gmail的生日。

据传,gmail发布于2004年4月1日。

大叔的gmail帐号开通于2004年9月10日,但至少一年后才较多使用,基本用来接收订阅的电子报和一些应用服务的系统信息。再过了一年,俺的email应用开始逐步全面迁移到gmail。

今天,gmail已经是俺互联网应用的主要部分,谁要是掐了它,大叔会在有生之年倾力问候丫十八辈儿祖宗。

(2010.4.1)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