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8月31日

有个互联网名人,叫keso,他曾经斥责过某些网站, 把一篇不长的文章,切分成N多页面,人为制造阅读障碍,属于变态,属于无聊。当时他还曾援引牛角尖、祝志军对这种可劲儿分页行径的批评观点。这个“当 时”,是在2005年。

时光荏几下苒就到了2010年,keso在一篇东拉西扯中用顺带的方式说了一句: “这里表扬一下新浪科技,将文章内容在一个页面内完整呈现,带来的阅读体验非常好。我曾经非常痛恨互联网的“分页联盟”, 为了PV数把一篇不长的文章分成很多页”。我就这个“曾经”二字采访keso,问他是不是痛恨已成往事、是怎么变成不痛恨的?keso 回答说:“痛恨是因为大家全都那么干,现在已经有很多家不那么干了。”

显然,新华网不属于keso所谓的不那么干的很多家中的任何一家, 它依然如keso当初点名指责的那样,变态且无聊着。

随手举一个最近的例子。《美名校开放课程引爆暑期网络 足不出户上“洋”大学?》, 转载自人民网,2000 多字的文章,新华网生给分成4页。再看相关题材的一篇,《众多名校推出网络课程 人人都可免费“上大学”》, 全文仅900来字儿,给分成两页,第2页只有350多字。

之所以说新华网这种做法变态、无聊,重要的缘由是,它带来的阅读体验,实在太差 了。不错,过长的页面,除了载入较慢,还会造成阅读疲劳,但过频过分的分页,同样让阅读者烦躁。还有,对一部分读者来说,或许更为重要的是,这让使用社会 化书签做标记并保存快照,以及使用像scrapbook这样的网页保存工具等,遭遇了不小的麻烦,鼠标点来点去的,简直是耽误工夫。

有一 些网站,像keso所称赞的那样,已经改变了对PV的变态追求。而同样值得称道的是,有些网站,或是为了方便读者,或是为了“平衡”,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比如,文章做了分页,但给出“阅读全文”这类选项,读者可自行选择是分页阅读、还是在同一页面下阅读;又比如,以提供打印预览页面的方式,对全文给予完整 呈现。这是尊重读者、尊重用户的做法。至于新华网的做法,不论是出于逐利的目的,还是出于对“收视率”的政绩追求,最终的结果,是鲜明地表现出对读者、用 户的轻忽与蔑视。

顺便在这儿提一句,前文用于举例的那篇文章,《众多名校推出网络课程 人人都可免费“上大学”》,作者可能需要更多地了解教育,更多地了解互联网,至于意识形态,作者倒是已经了解得足够多了。还有,从文章引述的内容看,人民 大学杨副校长,极富书卷气,蛮可爱的样子。

(2010.8.31)

Tags: .
2010年08月24日

(一)

内地IT业界最近出现了两个比较好玩的东东——当然,说好玩,是基于我个人的把 玩标准。我倾向于把这俩玩意儿单拎出来放在一块堆儿观赏——一个是金山快盘,一个是盛大麦库。科盲用户的观感与体验,金山快盘就是中土版的 dropbox,功能、用法基本上是一样的;盛大麦库(整个以“note”为域名和关键字的应用,不知为嘛叫“麦库”,my库?),用于笔记、收藏,可以 从evernote导入内容。

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

为什么有如此期待?

(二)

有个时髦 的概念,“云”。作为科盲用户,我并不清楚“云存储”以及“云计算”的确切含义,但我知道,有些玩意儿,必定属于“云”相关应用的范畴,至少,同“云”密 切相关。比如,在线办公应用google docs和zoho,比如在线存储与同步应用dropbox,比如在线笔记应用google notebook和evernote,比如社会化书签diigo、delicious,等等。快盘和麦库,当然也属此列。

其实,现在主流 的互联网应用,大多已经或正在突出地把“云”的理念和技术,落实到具体而微之处,让用户可以随时随地进行跨设备、跨平台的访问。从普通用户的个人体验来 说,“云”的相关应用,可以带来的更多便利、提供的更多的可能性,主要在这几方面:安全存储、移动访问、协同工作、共享传播和互动交流。我想,这些方面应 该也正是互联网本质属性和突出优势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三)

可惜的是,大多数中土用户与很多优秀的工具性应用,都缺少 缘份。一方面,诸多优秀应用被未经明示的原因而人为阻隔,另一方面,中土自身又缺乏相应的产品。普通用户的需求,在无法得到满足和缺乏有效引导这样的恶性 极点间游移,无所依归。

我希望快盘和麦库是个好兆头,倒还不是对国内互联网产品的走向抱有多大的期望。同时,只要互联网还不是中土局域 网,我就不会放弃那些优秀的应用工具。但至少,考虑到共享传播与互动交流的需求,考虑到多数普通用户翻墙身手还不那么利落,对国内的产品,咱必须抖擞精 神,高看一眼,希望这些好玩意儿——第一,方便使用,我们需要高速度,需要无障碍的互动;第二,引导需求,让更多的用户更深入地“理解”互联网,甚至是得 到某种应用需求的启蒙。

(四)

一段时间以来,不少人在关注通过互联网应用来进行所谓“个人知识管理”。而上面提及的那些 应用,都可以用来做个人知识管理的用途。很多优秀的互联网应用,使个人知识管理,在理念与方法上,得到可贵的拓展。

知识管理和个人知识管 理,其专项与专业研究,里面有太多的讲究,咱不是个儿。这里结合相关的应用,零星唠叨几句,纯粹出自个人的有限体验。

收集管理。从个人经 验来说,大体上经历过三个“时代”,书签与“另存为”、网海拾贝与网文快捕、社会化书签与google reader。网文快捕的“当代”升级版,是wiz(为知),支持在线存储和同步。从单机版发展到现在的模式,其变化映射着互联网相关应用的发展轨迹。

社 会化书签可以delicious为代表。国内的360doc有一定数量的使用者。作为一款出色的RSS阅读器,google reader提供强大而便利的功能,share和note in reader,使它同时成为一款完整的社会化书签。

google notebook和evernote更偏重于笔记式的记录和收藏。google notebook是一款小巧精致而功能强大的工具,操作上也相当宜人,可惜google悍然停止了开发,相当忤逆民意。

协同工作。典型的 比较成熟的应用,当然是google的在线文档docs。金山快盘推出后,即有用户问及是否有协同工作的功能,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相关用户群对协同工作的 必然需求。

共享传播。包括社会化书签、在线文档处理及记录收藏等相当多的应用,都将分享功能作为“标配”,很多还提供各种形式的输出发布 途径。加上经由开放API而扩展而来的多渠道发布途径,都无疑有助于极大地促进知识的共享传播。

互动交流。这不必多说了,除了各种应用提 供的直接的评论功能之外,互联网上的共享传播,其与单向传播的诸多传统方式相比较,其本身即已是互动交流的一种形态。google docs与zoho等的协同工作,自然也属于互动交流的范畴。而google reader“内置”的如note、follow、like等功能,无疑旨在提供更便利的交流环境与氛围。

总之,结合个人应用,可以很容 易地形成某种流程或模板,用于、当然也不限于狭义的个人知识管理。比如,通过google reader的rss订阅和note in reader,架构充实知识信息库,并通过share及share with note实现共享、传播与交流;使用google note或evernote做笔记、打草稿,做片段的图文剪贴收录,以及设定共享条目;利用google docs或zoho进行多种文档的文字协同工作。此外,还可以利用delicious及diigo等的输出功能,在wordpress等工具搭建的 blog中,嵌入相关代码,尝试建立多功能的个人内容发布系统。

(2010.8.23)

Tags: .
2010年08月20日

(一)

在腾讯微博上看到这样一条消息:

人人影视YYeTs因为某些原因被有关部门没收服务器。他们需要添置新服务器。如果你曾 经受益于人人影视翻译的美剧字幕以及耶鲁大学开放课程字幕,欢迎你 为他们捐款。有钱的多捐点儿,没钱的少捐点儿。一块一毛都不算少,让他们知道有很多人在支持他们。http://url.cn/2zlCWv

顺着链接点过去,是这样的内容(http://u.yyets.net/#):

团队介绍与捐助声明

YYeTs课程翻译组为非营利性网络爱好者组织,成员致力于译制海外著名大学公开课程,目前已在同步译制12部课程,每门课程以每周一集的速度制 作,我们 所翻译制作的所有作品均免费公开发布,提 供给广大网友下载。随着我们发布的课程越来越多,对于发布服务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了提供稳定的下载环境必须投入资金进行购置设备带宽,以供日后大量后 期制作发布的使用。而现在一个稳定的100M独享服务器 年费用均在三万以上,如此庞大的开支完全超出了我们这样的非营利性组织的承受范围。现希望有能力的网友给我们的服务器升级工程提供资金支持,让我们能更好 的翻译和传播公开课项目,造福更 多的爱好者。所有捐款和后期支出我们都会定期在XLS表格上公布(预计半个月更新一次),以确保资金的透明度。捐助属个人自愿行为,我们不会给于捐助者任 何其他回报。如果您不希望您的名字出现在捐助报表 里,请在捐助时提前说明,如果发现您的名字没有出现在捐助列表里可以通过邮件进行询问,或者在论坛发帖问。感谢您对YYeTs课程翻译组的支持。

如果资金有余 我们将会进行附加项目的开发。目前规划如下:

1. 购买一台100M独享带宽服务器专门做下载和压制,机器租用费用大概为3万元一年

2. 开发教学版专用播放器,将会结合大家的意见制作更加简洁直观方便的播放,能一键自动切换各种字幕,以及复读功能,能自动到字幕站搜索字幕,以及进入相关字 幕下载页进行字幕修正和探讨。在播放器上就能获取最新教育资源发布信息。播放器全部绿色免安装型。预计费用 8000元

3. 开放式全互动学习交流型字幕站,直接集成在线字幕编辑器,让网友方便的编辑字幕允许对我们的字幕进行查看修正,批注,用户修正完之后能输出成品自己使用。 修正后的地方是否加入到原始字幕由审核人员决定。重要的是可以把英文字幕放上去给网友进行在线合作翻译,大大增加网友参与度。预计开发费用2万元

(二)

曾在verycd上零星下载并观看了一些开放课程视频,其中包括人人影视字幕组所致力于翻译的耶鲁大学课程。目前,在verycd上可以检索到的, 有耶鲁、牛津、剑桥、斯坦福、麻省理工、哈佛、普林斯顿、宾夕法尼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哥伦比亚大学、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英国开放大学和台湾交通大学 等校的“开放课程”——课堂授课视频录影。

说到课堂录像,我的兴趣始自前些年的“大学课程在线”(http://baike.baidu.com/view/443625.htm)。对于学 术层面 的“课程”,我知之甚少,我觉得,“大学课程在线”的“课程”,应该不是完整意义上的“课程”,至多是一门课程的课堂授课实录。两相比较,著名的MIT OCW则不同,开放出来拿上网的,基本上是“课程”的完整架构——至少在呈现框架上、至少从设计的初衷来看,是相对完整的。

在我的视听范围内,“大学课程在线”项目貌似还没有腾起太大的浪花,就无疾而终了,官方网址(realcourse.grids.cn),以及当时 宣称基 于“网格”技术的镜像,很早之前就已打不开了——其实,项目“鼎盛”运行时期,很多网址的链接就不够稳定。MIT OCW至今依然繁荣,在华语圈中,有CORE和OOPS致力于OCW的义务汉化工作(CORE和OOPS的运行与发展近况,不很清楚)。而近年来,应该是 随着互联网web2.0应用的普及,尤其是像youtube这样的内容分享网站的崛起,当然也随着教育、学习领域“开放”理念的盛行,不少大学课堂上的授 课录像被冠以“开放课程”之名,在网上广为流传。youtube被中土有司封掉了,我们可以从verycd的搜索结果来窥其一斑。

作为互联网普通用户,我一向认为MIT OCW并不太大众,“开放”对象有限。它的更适宜的受众,恐怕是教育工作者和有一定基础的大学生。而且,从MIT OCW的现状、从普通受众的观感看,很多课程的实际内容往往不够丰满,有时甚至会有盛名之下、内容寡淡的感觉。被冠以“开放课程”名称的课堂授课录像,虽 然从学术的层面来说,与MIT OCW并不在同一个比较层面上,但其受众面显然更宽,社会影响力也更大。从另一个角度来看,OCW的汉化,因其工程浩大,难免给以人支离破碎、远水不解近 渴之感;而那些课堂录像,因为国内实力可观的字幕组如人人影视的介入,看来会引发越来越大的反响。尤其是,除了具有传播知识、开阔眼界的作用,还势必以相 当直观的方式,在一个相对较大的范围,带来教育观念、学习理念的冲击。

在看到人人影视字幕组翻译的耶鲁大学开放课程时,我的第一感觉是振奋和感动,对字幕组充满了敬意和感激。我相信,不少人会有同感。

(三)

当初了解“大学课程在线”的时候,我想到的一个问题是,当web2.0应用不断发展、个人内容创作与共享风生水起之时,课堂授课录像的制作与传播, 是组织 化的大型项目运筹方式更容易操作,还是个性化、个人化的内容分享更为便捷?很可惜,这两种方式,或者两种方式的结合,在国内似乎都没有什么发展。人们似乎 习惯于正规化的学校教育渠道,教师们很安于组织化的或较为传统的教学传播方式。

之所以更喜欢课堂录像,是因为从视频中真实的大学课堂,能够获得知识的拓展,也不难从一些侧面领会到“课程”的框架、“课程”的递进,甚至能感受到 可贵的 互动氛围,产生某种参与感。不过,“大学课程在线”的内容,后来似乎发生了某些微妙的变化——一些课程不再是“真正”的课堂实录,而是正襟危坐的报告式大 头像讲座。不清楚这是有目的的运作结果,还是收录内容时的被动行为。大头像式的授课,同原先的课堂实录相比较,刻板而缺乏互动感的毛病立刻暴露无遗。那些 原本在课堂上表现鲜活灵动、富有激情的教师,在镜头前立刻变得僵硬难堪,眼睛不知往哪里看才好,有时刹那的一瞥,简直有点贼眉鼠眼。

课堂实录与大头讲座的感官差异,可以很直观地进行比较:看看袁腾飞在精华学校的授课视频,再看看他在百家讲坛的讲座录像,尽管百家讲坛是有观众场的,但那种挥不去的表演仪式感,依然破坏着我们曾经很熟悉的课堂“听课”的亲切体验……

(2010.8.20)

Tags: ,.
2010年08月02日

几年来,对宝岛台湾颇感困惑。这困惑,通过文献没找到答案,可能的原因,一当然是检索无方,二则是现有文献,宏大叙事居多,都是围绕着、突出着大件事,而大叔的困惑,只在细枝末节处。前些时候,曾对廖信忠的《我们台湾这些年》寄予厚望——这是大叔读到的唯一一个微观叙事的台湾题材(如果不算王伟忠的从《光阴的故事》到《饭团之家》这类肥皂剧的话),但很可惜,尽管这是一本绝对值得推荐的好书(尽管之中的一个尽管是,据报道,廖信忠曾对内地出版此书时的删改,略微表示过一些什么),但依然没有析释自己这份个性化困惑。

大叔的困惑灰常具体而微,简单说,两点:

第一,同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社会,台湾社会相对内地较高的文明程度(也许不好打击一大片笼而统之地说“内地”,仅就了解的地域情况说吧,像北 京),是怎么积累发展起来的。如果没记错的话,平客对于别人质疑他为啥对台湾有那么好的印象,曾给了两个字的答案——“文明”。平客所说的“文明”,内涵 与外延是什么,大叔不清楚;大叔这里所说的文明,是最具象、最细微的那些事儿,比如:上公车捷运老老实实排队;横过马路走斑马线,遵循信号灯;机动车礼让 行人,不做抢逼动作,等等、等等。这些文明,与几讲几美相仿佛的那种,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地被熏蒸出来的,或者,是台湾社会有什么天然的基因不成?

第二,龙应台所说的,台湾“民主体制落实在茶米油盐的生活中”,究竟是怎么一步步”落实“的——大叔需要的,不是答复以政治社会历史大脉络、大关节 的宏大叙事,而是社会建设细节演变的详解——详解那一步步的“步”。大叔倾向于认为,龙应台在《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中的那些场景描述(附后),虽肯定算 不上全息传真,但应该不是PS过的——当然喽,台湾的“民主”,绝对属于本质虚伪的、万万不可“照搬”的“那一套”,大叔立场还是蛮坚定的,对龙应台之流 揣着的美化资产阶级民主的狼子野心,认识极其透彻。大叔只是想对事实的过程细节有个判断,各有关部门请放心。

谁来答疑解惑?大叔请喝豆汁。

(2010.8.2)

插播几幅照片,2006年12月摄于宝岛:

附: 文摘(via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原载《中国青年报》2005年5月25日):

台湾人已经习惯生活在一个民主体制里。民主体制落实在茶米油盐的生活中,是这个意思:

他的政府大楼,是开放的,门口没有卫兵检查他的证件。他进出政府大楼,犹如进出一个购物商场。他去办一个手续,申请一个文件,盖几个章,一路上通行 无阻。拿了号码就等,不会有人插队。轮到他时,公务员不会给他脸色看或刁难他。办好了事情,他还可以在政府大楼里逛一下书店,喝一杯咖啡。咖啡和点心由智 障的青年端来,政府规定每一个机关要聘足某一个比例的身心残障者。坐在中庭喝咖啡时,可能刚好看见市长走过,他可以奔过去,当场要一个签名。

如果他在市政府办事等得太久,或者公务员态度不好,四年后,他可能会把选票投给另一个市长候选人。

他要出国游玩或进修,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不需要经过政府或机关单位的层层批准,他要出版一本书,没有人要做事先的审查,写作完成后直接进印刷厂, 一个月就可以上市。他要找某些信息,网络和书店,图书馆和各级档案室,随他去找。图书馆里的书籍和资料,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关系,都可以借用。政府的每一 个单位的年度预算,公开在网上,让他查询。预算中,大至百亿元的工程,小至计算机的台数,都一览无余。如果他坚持,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请民意代表调查某 一个机关某一笔钱每一毛钱的流动去向。如果发现钱的使用和预算所列不符合,官员会被处分。

他习惯看到官员在离职后三个月内搬离官邸或宿舍,撤去所有的秘书和汽车,取消所有的福利和特支。他习惯看到官员为政策错误而被弹劾或鞠躬下台。他习惯读到报纸言论版对政府的抨击、对领导人的诘问,对违法事件的揭露和追踪。他习惯表达对政治人物的取笑和鄙视。

如果他是个大学教师,他习惯于校长和系主任都是教授们选举产生,而不是和“上级长官”有什么特别关系;有特别关系的反而可能落选。他习惯于开会,所有的决策都透过教授会议讨论和辩论而做出。有时候,他甚至厌烦这民主的实践,因为参与公共事务占据太多的时间。

他不怕警察,因为有法律保障了他的权利。他敢买房子,因为私有财产受宪法规范。他需要病床,可以不经过贿赂。他发言批评,可以不担心被报复。他的儿女参加考试,落榜了他不怨天尤人,因为他不必怀疑考试的舞弊或不公。捐血或捐钱,他可以捐或不捐,没有人给他配额规定。

他按时缴税,税金被拿去救济贫童或孤苦老人,他不反对。他习惯生活在一个财富分配相对平均的社会里;走在街上看不见赤贫的乞丐,也很少看见顶级奢华 的轿车。他习惯有很多很多的民间慈善组织,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大批义工出动,大批物资聚集,在政府到来之前,已经在苦痛的现场工作。

当然,我绝对可以同时举出一箩筐的例子来证明台湾人“进化”的不完全:他的政客如何操弄民粹,他的政治领袖如何欺骗选民,他的政府官员如何颟顸傲慢,他的民意代表如何粗劣不堪,他的贫富差距如何正在加大中……台湾人本来就还在现代化的半路上,走得跌跌撞撞。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