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9月03日

gmail新弄的功能priority inbox(优先收件箱),看新闻的介绍,我先入为主的成见是:繁琐,鸡肋。用了用,觉得不该那么极端。

此 前,gmail曾提供了一个multiple inboxes(多个收件箱)功能,可以凭搜索查询语句设定规则,将收件箱界面分隔为多个窗格或称面板(pane)。比如,把加了星标(starred) 或某些标签(label)的邮件,集中放在一起。规则的设定,也包括可以选择将某个文件夹(如草稿箱)以窗格的形态,放置在收件箱界面上。

提 供“多个收件箱”的目的,显然是为了通过将收件箱这个邮箱的默认首页做视觉上的区隔,以突出相应的内容,方便用户进行分类处理。

为了方便 邮件信息的标识和处理,gmail提供的最基础的手段,是标签(label)和星标(star)。不论是按照类别或重要性,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习惯,将两 者单一或组合使用。

邮件标识与处理方面,另一个比较强化的手段,则是labs(实验室)中的“快捷链接”(quick links)。它具有“快捷方式”的性质,可以把gmail特定的页面,尤其是过滤与搜索表达式的结果指向,以链接的方式“固化”下来,方便用户访问。在 呈现方式上,有点像“传统”邮箱中的自定义文件夹。

可以看出,gmail同google的其他很多产品一样,倾向于提供给用户更多的选择,尤其是“乐于”给出一定的“自由发挥”空间,方便用户去自行组合使用各种管理手段。

不过,这里也有一个问题。功能的累积会带来繁琐的 弊病,用户从认知到使用,会可能觉得有点累,有点审美疲劳。而且,有些应用扩展,我认为也实在不太成功,比如实验室里那个“超级星标” (superstars),功能和形态设计,都不好,有繁琐之嫌。当然,我们完全可以无视新功能的推送、无视labs中的五颜六色,只使用最简约、最基本 的界面和手段。只是,gmail开辟出来的信息管理的诸多可能性,不去使用,怎么说也有点可惜;而且,最关键的是,gmail对有效的信息管理有强烈需 求,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种需求及其强烈程度,还是gmail给引导诱发出来的。

再回过头来接着说新推出的这个“优先收件箱”。

我认为,这个功能完全可以取代“多个收件箱”,很可能,就是不曾明言的升级替代品。虽然我不认为把一个页面内的邮件条目做太多的区隔、分成太多的部 分是个 好主意,但对于愿意用区块、面板的形态来标识重点与分类的用户来说,这次提供的多种自主选择设置,还是比较宜人的。比如,用户可以在“优先收件箱”还是原 有收件箱视图之间方便切换,可以选择进入gmail的时候的默认视图;尤其是,用户可以对“优先收件箱”的显示内容进行更多样、更灵活和更直观的单项或组 合设定。

“优先收件箱”提供的对邮件标注重要性(important)功能,虽然同加星标的做法有点重复,但因为它可以有效地从归档和已读中“捞”出重要邮 件,还 是挺有用的。但我更希望的是,在可以标注important之后,gmail能“升级”一下星标功能——别像superstars似的在星标的花式上玩花 活了,谁眼神那么强、没事儿闲的把自己的一屏邮件分成红类蓝类问号类叹号类对勾类啊?不妨这样:让每封邮件都可以选择加“签注”(note),用户可以对 邮件标上简要的说明注释,用星标标识出来,鼠标一指,签注浮现。在我们没法控制别人怎么撰写来信主题(subject)的情况下,给某些邮件加个注释,这 对邮件管理肯定是很实用的。看有没有哪路达人可以给google递个话的?

通过前面的零星梳理,不难看出,gmail陆续提供的不少手段,其组合使用,都可以达到突出重点、分类管理,把“重要”内容一站式呈现等目的。用户 需要注 意的一点,是如何不被gmail拉拉杂杂地推出的那么些个花活给搞晕,选择使用最切合自己的某种组合。

(2010.9.3)

Tags: ,.

击鼓传花,总要有人站出来唱歌耍把式;可如果传的是雷,手递手传下去,总有玩炸了的那一刻,不论倒多少次手,不论始作雷者是谁。这是从大的背景上 说,大的时代、累积的进程。

从具体而微的方面讲,“互联网时代”,这个比“大时代”、“新时代”要微观、且比较 “技术化”的概念,不仅仅是他们IT业界长期以来、以及咱们社会各界近些年来用于文宣忽悠的广告语或官腔套话。一种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频繁的现象是, 那些敏感信息,即那些触动人们G点、笑点、痛点,以及隐痛点的事儿,在互联网“社会化”应用所重塑的传播格局下,其播散的速度与广度,正在超出很多人或很 多“有关部门”的预判与想象。

与此同时,“社会化”浓度渐趋高企的互联网传播方式,同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之间的互动,又在多向度、多层面地开掘着“敏感”信息背后的“深度”。要知 道,只是在不久之前,社会传播事件如果没有传统主流媒体或“大”媒体的介入,还很难成为全局性的“社会” 的“事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社会传播事件已经牢牢地附嵌在“社会化”的互联网传播同各类体制化或实体化的媒体传播的互动之中,哪种因素更具“决定 性”,已经不太容易分辨清楚了。

(2010.9.2)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