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03月15日

本大叔惊讶地发现,keso 在2011年10月停博之后,昨天竟然写了一篇短章,他颂咏google reader安息,他作沧桑状:“被天敌灭绝的物种很少,但被环境灭绝的物种太多了”,他忆往昔:reader曾让他每天花费6小时,曾在他的互联网产品重要性排名第一,曾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

俺的第一反应是,拉里佩奇是个短视的刽子手。为了强推那个没什么精彩可言、但必须在sns领地表明存在感的google+,google reader被阉割。终于,2013年7月,将被掐死。google reader曾是一款功能强大、扩展性能极佳的rss阅读器,在互联网阅读方面,似乎还没有更好的方式,实现集订阅、集纳、检索、分享等于一体,兼顾深度阅读与快餐阅读,同时也让用户拥有功能重心上的选择权。很多用户不仅把google reader当作阅读器,更把它当作海量的、云端的(对中土用户来说,还是能够放眼域外的)知识管理中心。

曾经,当谈及对google的重度依赖时,我们多多少少带有某种自豪与自矜;今天,我们为此付出代价。google剿灭了自己这款最具品质厚度的、却不得不“过时”的产品google reader,警示我们这个时代时髦的“云”仅只是浮云。当然,捎带地,也再次提示我们,是进一步与google疏离开来的时候了。

(2013.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