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04月01日


今天中午乘地铁,车厢中有壮年男子胳膊上搭一摞报纸迅速穿行而过,口中呼叫:“来来来,看报啊,成龙死了,成龙昨天晚上在香港死了啊!……来来来,成龙死了!”

并非愚人节特有的节目,这景儿,此来经年,北京地铁里叫卖八卦报刊的,若干年来几乎日日如一日地边窜边吼。吼的内容,情境大体相同,只是成龙死的方式不太一样,有时候是被黑道杀的;更多的时候,是跳楼自杀的;也有的时候,不知怎么死的,反正是个死。被喊死的,还有刘德华。成龙和刘德华,在每一个昨天,轮番着跳楼自杀。

本大叔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昨天晚上死的,总是这俩大哥老男人?他们咋就这么倒霉,每天北京地铁里都有人高调咒他们不得好死。哦,对了,这诅咒,上下班高峰时段休息。

(2010.4.1)

Tags: .

据传,今天是gmail的生日。

据传,gmail发布于2004年4月1日。

大叔的gmail帐号开通于2004年9月10日,但至少一年后才较多使用,基本用来接收订阅的电子报和一些应用服务的系统信息。再过了一年,俺的email应用开始逐步全面迁移到gmail。

今天,gmail已经是俺互联网应用的主要部分,谁要是掐了它,大叔会在有生之年倾力问候丫十八辈儿祖宗。

(2010.4.1)

Tags: ,.
2010年02月09日

《书城》2010年2期上有文《唐家的胡适遗墨》,作者程巢父。文中讲他搜集胡适遗墨,请人从唐德刚先生家拍照到胡适的一幅字:“热极了!更没有一点风! 那又轻又细的马缨花须,动也不动一动! 德刚兄嫂 胡适 一九六十.十.十三”。作者托人打听胡适写这幅字的背景,中风的唐德刚先生回复记不清了。

作 者写这篇文字是推断、介绍胡适题写这幅字的背景。其时,台湾发生雷震案。1960年9月2日,雷震被捕,10月8日警备总部的军事法庭宣判雷震徒刑10 年。胡适在此期间在美在台为雷震所做的申辩与奔走,及其这前后的经历,在历史上颇被关注。作者回顾了胡适这一个月间的言行,最后谈及胡适那幅字是1919年12月写的诗《一颗遭劫的星》中的第一节,该诗小序云:“北京《国民公报》响应新思潮最早,遭忌也最深。今年十一月被封,主笔孙几伊君被捕。十二月四日判决,孙君定监禁十四个月的罪。我为这事做这诗。”作者认为,从诗的创作背景,不难体会胡适赠字唐德刚时的心境。

对雷震案和胡适在台湾的相关经历,懵懂着看到过一些。读《书城》这篇文字,原本只是扫一眼而过,结果引大叔注目的,是文中频频出现的“□□”:

引述胡适发给陈诚的电报:
雷敬寰(程案:雷震的字)爱国□□,适所深知,一旦加以叛乱罪名,恐将腾笑世界。

引述胡适接受美联社记者电话采访:

他是一位最爱国的人士,自然也是一位□□分子。他以叛乱罪名被逮捕,乃是最令人意料不到的,我不相信如此。

胡适接受合众国际社记者采访:

我希望我回到台北的时候,我的朋友和同事雷震将自叛乱罪下获释。他是一位爱国公民及□□人士。

胡适接受记者李曼诺访问:

雷震为争取言论自由而付出的牺牲精神,实在可佩可嘉,对得住自己、朋友,也对得住国家。他是一个□□爱国分子,这一点是无可置疑的。

言论过激与否,各人观点是不同的。……事到如今,我仍旧觉得在“□□”“爱国”这一点上,他并没有做错什么。

这些删节,从引述材料性质看,显然不会是因为原始资料的缺损。

这俩字到底是啥,熟悉这段历史的人当然不难明戏,懵懂的大叔需要稍加搜索——应该是“反共”二字罢。

唉呀嘛,这不过是历史资料么。是作者过分谨慎,还是平面杂志也要搞那种打码替换式的“敏感词”过滤了?哭笑不得。

附:

* 程巢父,民间文史研究专家,亦有称民间思想家者,据称谢泳赞其为民间高人。著述可见一五一十部落的专栏:http://www.my1510.cn/author.php?buxiangzhai。

** 查,《法制周末》曾于2009年11月12日署名“程朝富”、以“送唐德刚先生远行”为副题,刊发同题文章,其中同样是“此处删去俩字儿”。

*** 胡适诗:一颗遭劫的星

热极了!
更没有一点风!
那又轻又细的马缨花须
动也不动一动!

好容易一颗大星出来;
我们知道夜凉将到了:——
仍旧是热,仍旧没有风,
只是我们心里不烦躁了。

忽然一大块黑云
把那颗清凉光明的星围住;
那块云越积越大,
那颗星再也冲不出去!

乌云越积越大,
遮尽了一天的明霞;
一阵风来,
拳头大的雨点淋漓打下!

大雨过后,
满天的星都放光了。
那颗大星欢迎着他们,
大家齐说“世界更清凉了!”

一九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

(2010.2.9)

2010年02月06日

有一篇短文(冯磊:《真实与虚妄》,《书城》2010.1),其中引述《百年黄昏》一书中提及的晚清两则历史资料,一是礼亲王世铎问从欧洲游历回来的人,洋鬼子的国家是不是也会下雪,一则是林则徐认为英国侵略军都是腰腿僵硬、屈伸不便,乡井平民都可“制其死命”。“缺乏最起码的常识”,导致了较量中中国的落败。

对于常识的缺乏,文章继而认为,“常识的缺乏,源于教育的缺失。教育科目的设置,仅仅是为了科举功名,或者仅仅是为了愚弄人民。所以,经受这种教育出来的士人们,基本上不知道“洋鬼子”或者说“夷”为何物,他们的生活状况如何。这样的人主导政治,在东西方间文明与军事冲突中,不闹出笑话才怪。”

一般地说,常识缺乏的原因总可以归咎于教育的缺失,但更深刻的原因,可能在于导致教育缺失的那些东西。尤其是,在特定的情境中,简单地溯源教育缺失,会显得浅淡。在清末的中土情境下,教育的缺失似乎恰恰直接来自常识的匮乏,再设置什么科目也于事无补——因为我们压根儿不屑于开眼看世界,哪儿来的常识教育“科目”。

常识当然始终与对世界的了解和认知相关。不屑于开眼看世界之后,还有不敢看,或者不让别人看、不让更多的人看,以及即便人家看见了也不让说,说出来了也要消音,再以及混淆视听、颠倒黑白、指鹿为马……这种情境下的教育,不可能不是缺失的。所以,对于常识的缺乏,教育有时候恐怕担当不起那么大的、或者说那么根本的罪责。

(2010.2.5)

2010年02月05日

在2008搜狐新视角高峰论坛上,张朝阳曾将互联网产业当作成功产业的典范,认为这是市场化的硕果。他说

互联网产业在中国的成功,得益于政府过去十年来开明的政策,包括准入政策,使得互联网行 业在资本、商业模式、从业资格等等方面是一个彻底市场化的行业。激烈的竞争产生了一批优秀的本土企业,而这些企业像搜狐一样充满了创造性,是中国科技的希 望。互联网行业的成功和成果一定要珍惜,而不能轻易改变决策方式,互联网行业成功的经验一定要发扬光大。

张朝阳显得特有责任感,你看,他希望对这一成功及其经验要珍惜,而且还要发扬光大。

两年之后,2010年的新视角高峰论坛开坛,这一次,张朝阳把话颠倒过来说了,他提出了一个“学术命题”:勤奋的儒家精神+不完全的市场经济 VS.个人主义精神+公平的完备的市场经济之间的大PK,输赢何如。答案用张朝阳的话来说,很“沮丧”,沮丧之余,有责任感的他要挖挖根子:

问题就出在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品质与优秀来自于全方位的竞争,创新来自于公平的竞争,而不完全的市场经济在无时无刻地妨碍竞争,而妨碍公平的竞争这件事情好像在中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他举了一大堆产业或领域的例子,高附加值产品制造,飞机制造,武器装备制造,汽车工业,金融,媒体,影视……,然后,小儿科、作坊、没有权威和尊重,等等,是结论。越说,他越沮丧。张朝阳没提互联网产业。

根子找到了,怎么办?张朝阳说,答案很明显,具体很复杂,但有基本点:

答案很明显:矢志不渝地继续进行市场化改革,不改革没有出路!没有充分的,公平的市场竞争,就没有品质,没有优秀,没有就业机会,没有稳定,没有中国真正的崛起。

具体怎么做?问题很复杂,但一个基本点就是对政府权力的限制和对公平性的追根问底,只有 公平的最大限度的实现,才能让有才能的个人和组织脱颖而出,社会才能充满活力和创造性,否则我们发展的将不会是完全的市场经济,而可能是权贵资本主义,政 府应该放下很多亲自参与竞争与民争利的举动,把主要精力用在保护公平竞争上来。

如果有兴趣,您还可以回顾一下张朝阳2008演讲中的其他内容,比如他那个时候对文化与历史、包括儒家文化规范的说法,比如他那个时候对美国“道德力量”的评估。那个时候,是2年之前。

今天张朝阳的演讲,在进行过程中就开始在互联网上引起了一番轰动。这位不断以作秀为己任而且秀得很成功的中文互联网元老,再次成为一个关注点。

不过这一次,似乎大家并没有认为他是在作秀。

搜狐2008年的新视角高峰论坛,高唱“奥运照耀中国”,照耀之下,看到了科技强国和民族腾飞,看到了亮闪闪的资本时代、新媒体时代,还有“我”时 代。2009年的新视角,高扬的是一面柔软的旗——“重返纯真年代”,回首30年的改革开放之路,概观东西方文明的竞争与融合,聚焦商业伦理、聚焦互联网 媒体。2008和2009是不是光焰普照,重返纯真的矫情能否奏效,都没了所谓,历史活生生地摆着。反正,一转眼就2010了,搜狐再一次新视角再一次高 峰再一次搭台子招呼高谈阔论。这一次,搜狐抛出了一大堆的问号:谁想改革?中国模式拯救世界?少年不强国如何强?是否需要启蒙?找不找得到家?

这堆问号,纷纷扬扬地砸在什么地方?或者换个问法,在这个年代,咱“情归何处”喽?

2010论坛上的言论,或者更确切地说,被各种媒体,包括“自媒体”,所渲染的言论,其观点们实在并无特别新奇之处,包括张朝阳的轰动言辞,往切近里说,不讲30年,总也有个20年、10年了吧,絮絮叨叨的没绝于耳。今天,为什么觉得多了些刺激、多了些刺痒?

可能呢,是您过敏,您得自己检讨一下,究竟情归了何处,搜狐情归了一大堆重磅问号,您呢?

也可能,是今年冬天天儿忒凉,气象台,中央的,说了,多少年未遇的寒潮,实在是觉乎着凉了,您想吭一声,或者,傍着别人吭一声。

再有可能,就是其他的各种可能。

附:搜狐新视角论坛历年主题

2008 奥运照耀中国

全民投资的资本时代来临

从嫦娥奔月看科技强国和民族腾飞

新媒体时代下”娱乐价值观”

消费社会和“我”时代

性、谎言、互联网

2009 重返纯真年代

改革开放30年后的中国之路

消费信任危机与商业伦理

东西方文明的竞争与融合

互联网时代的媒体与娱乐

博客与互联网媒体性格

2010

改革,谁想改,这是个问题

“中国模式”拯救世界?

如果少年不强,国如何强?

技术为王的年代,情归何处?

低碳经济的挑战与机遇

富裕的中国还需不需要启蒙?

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找不到一个家?

现代慈善事业的管理

(2010.2.4)

2010年01月25日

刘若英唱过一首歌儿,叫《后来》,挺喜欢,后来,喜欢不过,就模仿了一下,也写了一首《后来》,你们可以试着用原来的调调唱,很和谐的:

曾经以为,历史的重演,总得相当长的时间才可以观赏到,要活得足够足够长久……后来,发现这个“相当长”没那么长,甚至,一点也不长。

曾经担心,螺旋式上升,如果只螺旋、不上升,怎么办?后来,发现这个“上升”,未必属于价值判断——凭啥这个“上”就是你想要的“上”?

曾经坚信,历史的车轮必然滚滚向前,所谓开历史的倒车,不过是妄图或企图;后来,发现历史的倒车敢情也是可以很现实地开上一把的么。

(2010.1.25)

2010年01月21日

爱心传递慈善基金会(Pass Love Charity Foundation, PLCF)希望为我国的贫困孩子建立100座乡村图书馆,为此,他们希望得到支持。

详见:http://www.passlove.org/vote

相关的支持投票,需要登录FaceBook网站。为了贫困孩子能走进图书馆,让我们就用一次非正常方式,访问、使用一次FaceBook吧。

(2010.1.21)

2010年01月13日

对于google官方表示可能退出中国市场的消息(链接1链接2链接3链接4),人们会从不同角度或层面进行解读,政治与意识形态环境、商业路径与公关能力,等等。

旁观与经历了近几年的林林总总,包括互联网上的风霜雨雪,我已经不想多发什么感慨了,包括像三年多前的那种灰黑色的呼吁(残废的google,走吧)。

只是在有一搭无一搭地琢磨一个问题:我们这个伟大的国家,和那个伟大的互联网,谁更伟岸、谁更渺小?或者说,我为什么会无端地想到这么一个荒谬的问题?

(2010.1.13)

2010年01月09日

(近期的几个微博条目)

一定要坚信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但这也并不排除我们会搭乘一列历史的倒车。

有句话叫“戴着镣铐跳舞”,其实很多时候,镣铐本身就在跳舞。

看到新闻说“中国工人”登上美国《时代》周刊2009人物榜,感觉……用个中性词吧,是“复杂”。

“明天会更好”,这意思是说,现在已经挺好的了;是说,这“更好”几乎将无可抗拒地降临;是说——尤其是说,这个世界、咱们大家伙儿,还有“明天”。

你知道罗丹那雕塑为嘛叫“思想者”么?反正那厮也动弹不得,就只好“思想者”了。

一点个人看法:本届亲民政府在科普方面的推动力度还是蛮大的。

(2010.1.9)

2009年11月16日

这两天媒体报道了广西贺州爆竹作坊发生爆炸的新闻,引人注目的是:

据了解,死伤的13名儿童全部为“留守儿童”。杨会村党支部书记杨佑记告诉记者,目前全村百分之七十的青壮年都在广东等地打工,小孩留在村上由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照顾。由于老人身体状况和精力欠佳等原因,这些“留守儿童”大都缺乏应有的家庭管理和教育。

今天(2009.11.16)《新京报》发表社论“广西贺州爆炸再敲留守儿童警钟”,文中援引相关调查结果说:

根 据相关调查,中国1.2亿农民工常年为城市工作,产生了超过5800万的留守儿童。88.2%的留守儿童只能通过打电话与父母联系,其中53.5%的人通 话时间在3分钟以内,并且64.8%的留守儿童,是一周以上或者更长的时间,才有这样一次机会。8.7%的儿童甚至与父母根本没有联系,4.2%的留守儿 童与照顾他们的成人很少或从不聊天。

社论认为:

11月20日是世界儿童日,也是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诞生日。中国作为这一公约的签署国,有履行条约的责任和义务。公约规定,“应让儿童在家庭环境里,在幸福、亲爱和谅解的气氛中成长”,缔约国应该努力改善每一个儿童、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儿童的生活环境。

而在11月10日,《新京报》刊发秋风的一篇评论文章“城乡分割的后果已伤及城市”,作者恰恰曾提及,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已经带来了十分巨大的经济、社会、政治代价,其中就包括留守儿童问题:

由于青壮年男子大量外出,乡村社会出现了大量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人,出现了严重而大规模的两地分居等。由于最优秀的人力资源外流,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乡村社会迅速趋向凋敝,文明出现退化。

文中还表述说:

学者们现在所观察的就是这样的现象:留守儿童们在人生的关键过程缺失必要的家庭教育与社会驯化,没有形成基本的道德、伦理意识。当生活顺利时,他们可能只是自私自利;当生活不顺利时,则可能胆大妄为,不加思索地从事犯罪活动。

这篇评论的落脚点是:

乡村社会失调的恶果冲击到城市的时候,如果再不尽快废除不合理、不公道的户籍制度,那后果将更为严重。

秋风评论同新近一篇社论的论述着重点不尽相同,但其实都围绕着此来经年的“发展”中所累积的问题、所付出的代价的不同侧面的表征。这类表征越来越突出和集中的呈现或爆发,是不是在标识着某些令人忧惧的社会危局?

(2009.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