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月 29, 2013

某企业,曾花了半年时间,到另一家著名企业去挖来了一位营销总监。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这位年仅26岁的营销总监毅然决然地辞职而去。这是为什么呢?

*总:

转眼间,我来公司已三个多月了。

回首三个多月以来,真是一言难尽。既有成绩,也有不足,但,还有很多的无奈和心酸。

也许下面很多话都比较尖锐,比较直接,也许有不少不成熟的地方,也许有不少欠考虑的地方,毕竟到公司的时间还不长。但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希望能对公司的发展对公司的发展有所裨益,希望公司的明天走得更稳健一点,走得更健康一点,走得更远一点。这就够了。

革命是为了什么?

革命的目的是什么?

从历史和实践来看,革命无怪乎两个目的,一是推翻;二是改

那公司招我来的目的是什么呢?从进入公司的第一天开始,我就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这个问题,也许当初公司和我都没有认真去地考虑。但这个却是公司为什么请我来的根本点,也是我为什么到公司来的根本点。正因为没有考虑清楚,所以到今天,就出现一些原本就没有必要出现的问题。

终于直到现在,公司和我,虽然没有经过坦诚地沟通,但大家彼此却也终于知道:公司原本并不需要一个营销总监;公司也许更需要一个又一个的区域经理,一个又一个能够把烂市场起死回生的区域经理。

洪秀全,因为不知道革命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太平天国失败了;

孙中山也因为不知道革命的目的是什么,所以孙猩揭彩О芰耍?

而只有毛泽东,清楚地知道,革命的目的就是:打土豪分田地,推翻旧社会,建立新社会,所以带领一帮兄弟,经过若干年艰苦卓绝的战争,终于实现了革命的目的。

而我们呢?

营销总监是做什么的呢?

虽然,这个问题很简单,但我们彼此并没有去认真深入地沟通和探讨。

就我个人来看,营销总监无非做三种事。

一是建立、规范和强化营销管理体系,职能侧重在于规范销售管理和品牌建设,但它往往是以牺牲短期业绩着眼于持续健康发展为前提。如果企业还没有超越生存基础目的的话,那聘请营销总监还并没有必要。这种营销总监才真的叫营销总监。

二是巩固和提升销售业绩,职能侧重在于市场开发和完成销售业绩,但它是往往以牺牲和透支市场为代价,搞掠夺式开发,与老板下达的业绩压力竞赛,尤其是在中国目前的这种企业环境里。这种营销总监应该叫销售总监才对,因为他背上背着两个指标:销量与回款。如果说我们公司还需要营销总监的,也只是需要这种营销总监。

三是建设品牌和公关策划,职能侧重于品牌拉动和公关开路,但它往往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各领风骚三五年,你方唱罢我登台”。这种营销总监应该是市场总监才对,依*强势的品牌拉动和公关新闻策划,把市场在短期内轰起来,市场起来之后,能否守得住,就看企业的造化了,销售系统能否支撑得住是关键。

所以,对比我们公司的现状来看,我们并不需要营销总监,也许更需要一些区域销售经理。絮我直言。这正好也和当初公司邀请我加盟的意向是一致的。但在当初,让我来做区域经理,也许我是不会来的,因为我本身就在做着区域经理,而且做得很好。于是公司就以做营销总监来打动我(这只是我的猜测,是否真的是这样,我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我需要一个更大的平台来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于是我就来了。但来了之后,公司在试用期间把我放在某一个区域蹲点使用,当然,顺理成章,我也就成了一个区域经理。

这一点,我能理解公司的良苦用心,但这种做法好不好呢?坦白地说,我感觉很不好,这不仅对我是一种伤害,对公司更是一种伤害。我敢肯定,我现在蹲点来*作**市场远远比公司直接招我来做**市场困难得多!

来自非市场的因素太多太多!

所以,不知道革命的目的来搞革命,只会把革命者和革命本身都弄得都很受伤,很被动。

说起这些,我不想去纠正我们的过去,过去的已经过去,重要的是面对将来。过去已经是这样的,我不想将来还是这样,公司和我都受不起这种时间的浪费。所以,我只想说明一点,以后,公司想让我做什么,就最好明确地告诉我,我觉得能干,我就干;不能干,就不干。

不要连革命的目的都没有搞清楚,就让我去干革命。

我们是盯着目标还是过程?

因为我们革命的目的不清楚,所以,我们革命的目标也就变化莫定。

刚来的时候,公司告诉我:咱们公司的管理很混乱,我们需要把管理规范起来,加强制度化建设。于是我就开始抓营销体系的制度化建设。但制度化建设有两个前提:一是需要时间;二是需要顶住业绩压力。然而,这两点我们都没有做到,就急急地否定了新的制度。

第一,任何一项新制度的出台,肯定会破坏现有利益既得者的平衡,所以会遭到他们的反对,这肯定是需要时间和磨合期的。

美的,推行事业部制,花了三年时间,三年销量没有提升,反而下滑。但现在,美的做得怎么样呢?主动求变,活下来,而科龙一直没变,却几近死了。

第二,我们的制度监督者,尤其是财务系统,却对新制度抱着一种非常呵求的态度和原则,好像,新制度一出台,他们什么就都万事大吉了,只要按制度进行监控,就可以了。从来不从财务的角度进行一些分析工作,只是按部就班地控制;从来不从财务设计的角度进行一些反思工作,只是抓事后追究和处罚;如果是这样,那财务工作就太好做了。

第三,实行新制度后,一看,哎,销售与以前相比,没有提升,反而下降,所以新制度也不过如此嘛!那我们有没有分析一下,是什么原因导致这样的结果呢?是新制度的原因嘛?还是有其它因素?我们有没有深入地分析一下是市场因素和非市场因素?没有啊!

第四,实行新制度后,制度中的每个人都得调整,牺牲短期业绩不可避免的,

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把这种时间尽可能地缩短,而不是一点时间都不给。**分公司推行新制度,是一个月时间都没给够。

第五,在新制度的试行过程中,作为制度的设计者,必须时刻跟进,随时调整,而公司并没有给我这个时间(我得去别的区域走访市场,远程跟进只能是不解近渴),却让制度的监督者来跟踪,可想而知,不能跟着情况的变化而调整的新制度却还得遭遇制度监督者的呵求(不懂销售的监督,纯从财务角度考虑),会是一个什么结果。

在上述五种因素的制约下,新营销体系流产是自然而然的,也是情理之中的。就是再好的制度,也是同理。

大家都在盯着过程,就忘了我们的目标。

就像一个故事讲的一样:有一个父子俩,在雪地上比赛走路,看谁走得直又快。父亲看着终点,一步一个脚印,做得既直又快,儿子看着自己走的每一步,走一步回头看一步,结果 我想: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把工作当成自己的家庭一样经营,尽心尽力,还有什么搞不好的呢?

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像天堂里的人一样,相互帮助,我们还有什么搞不定的呢?

如果我们每个体系的人都能这样的开展工作,那还有什么难题解决不了的呢?

韩总,还是回归到当初您对营销系统的要求:业绩增长50%,利润提升50%。

但这需要哪些前提、充分和必要条件呢?

如果我们的市场部门、生产部门、财务部门和行政部门等支持配套职能部门的职能服务意识和服务水平及能力都能同比增长50%,我们可以设想,完成上述目标还有问题吗?我敢保证,完成上述业绩绝对没有问题;

相反,如果我们的市场部门、生产部门、财务部门和行政部门等支持配套职能部门的职能服务意识和服务水平及能力都能同比增长不大或者下滑,就算我们销售系统的人员累死一批又一批,又能怎么样呢?那也很难保证能够完成上述业绩啊。

也许是销售部门的业绩很好用数字和指标来说明,于是大家都习惯于用这数字来往销售部门身上套。这是对的。我想每一个做销售的,应该也能接受。但是,我们其它部门呢?

先说我们财务部门:

不是说分支机构的报告二十四小时内必须回复吗?但我在**区域蹲点的这段时间里,几乎很少看到过报告是在二十四小时回复的?绝大部分是必须催了几次之后才能看得到啊!我的报销单是在两个月后催了多少次之后才冲掉的啊!

请问全国这几个分支机构,有哪个分支机构没有碰到过财务部门开错增值税票之事?而且是经常开错?

几乎所有分支机构的库存的财务数据都有问题,那是不是我们的财务制度设计有问题呢?光来事后追究处罚能顶个屁用?

我们的财务还只停留在基本的记帐的水平上,从目前来看,可能连记帐都会出问题,更别谈辅助决策?我们每一个新品的推出、每一个特价机的推出、每一个老款的打折,是否都经过了财务的科学计算?是否都有明确的数据分析,告诉公司决策层,这个新品可以推出还是不要推出?这个特价机可以搞还是不可以搞?这个老款可以打折还是不可以打折?都没有啊!

薪酬标准的制定,财务部门能拿出分析数据吗?没有啊!

……

再说生产部门:

我们产品的生产成本为什么居高不下?为什么人家的生产成本却只有不到我们的一半(还开税票),而我们却做不了?

我们产品的质量为什么老是出一些低级的错误?

我们的品种很多,却为什么总是青黄不接呢?老的没有了,新的还没有出来?

我们的品种不少,但我们产品的生命周期却很短?匆忙上市又匆忙退市?

再说……不说了。

原本我们的力量就很薄弱,原本我们的资源就很分散,我们需要把薄弱的力量分散的资源集中结合起来使用,我们才可以干点事情!否则,我们只可能是做历史的匆匆过客,被市场无情地抛弃。

体系的力量是惊人的是巨大的,孤军作战只会是让“英雄出师未捷身先死”;各自作战只会是互相拆台只会加速企业的灭亡!

华为有两句话说得很好:

“我们提倡学雷峰,但绝不能让雷峰吃亏!”

“我们提倡学焦裕禄,但绝不能让焦裕禄早逝!”

但我们呢?

企业文化的阻力可以杀死人

曾经有人这么说,文化的激励作用是巨大的,是从内到外的,它会渗透组织成员的每一根毛细血管;与此同时,文化的力量杀人是无形的却也是最厉害的,它可以像温水煮青蛙一样。

刚来公司时,记得有人提醒我“石总,您来之后,可要小心啊,公司里面可到处都是地雷啊,稍不小心,中了地雷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记得我当时说过一句话,“只要我是为公司着想,对工作负责,不徇私,我想,公司领导会理解和支持的。所以,我说,就是前面有万丈深渊,有地雷阵,我也一样地勇往无前”。

然而,时至今日,我发现,我想错了。

却正如某人所说。

而我呢,却好象“出师未捷身先死”“伤痕累累”。

也许,这就是企业文化的力量杀人于无形中。

我想,如果我的引进能换来公司的企业文化的提升,这未尝也不是件好事。这关键就是*总您的英明决策啊。

我想,有了*总您的英明决策,有了大家对未来方向的坚定认识,我们上一个台阶是可能的,也是必然的。

正如联想的柳传志所说,做企业,就像撒土一样,撒一层土,把它夯实,再撒一层土,再把它夯实,层层撒土,层层夯实,企业就是这样的炼成的!

我们公司,又何尝不是如此,我们只有不断地引进专业人才,通过专业人才的引进,带来一股又一股清新的职业习惯和氛围,不断地融合和聚合,才能形成一种良好的积极向上的企业性格和文化。

而我们呢?

留不住外来人才,留不住新聘人才,永远就是那股旧有的习惯和势力在坚守阵地,就算是有些新鲜空气偶然吹进来,但最后还是被“吹”走了。

只有新进力量大或强到足以抵抗或阻止旧有势力的进攻或蔓延,新旧文化才可以和平共处或相互融合共同成长。

企业,也许永远就是在那两种文化中甚至更多文化的磨合中成长进步。任何一方的力量都不能足够强或太弱,否则,就是一边倒。文化的绝对垄断性就会表现得不可一世,文化就会杀人于无形中。

记得我刚到下面的分支机构出差时,听到很多负面语言,说什么“我到一个市场一言不发,临走时,就说你就这么干吧”,说什么“我到市场后,就批评大家,说什么这个做得不对,那个做得不对”,说什么“我专挑豪华宾馆住宿,住一晚就是三四百”,说什么“我不像个领导样子,与大家都打成一片”,说什么……,反正,什么说法都有,什么语言都有,真是的,让人哭笑不得!这哪是我啊,我是这样的吗?

别人不了解我,*总您应该是比较了解我的啊!

也许一个人这么说,你会根本不相信;如果两个人也都这么说,你还是不会相信;但如果有十个人这么说,你就要考虑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大家都这么说呢,你还会坚定立场吗?

如果答案是YES,我想,我终此一生为您服务,也是无怨无悔的。 然而,有此事情的变化和调整,我不知道是您的意思还是大家的意思?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作为公司高层领导(营销总监应算是高层领导)的工作调整,公司至少应该事先和我沟通或打声招呼吧!然而,事实上,除了*总裁助理跟我谈了一下之外,就没有其它的任何沟通啦!就算我是一个普通员工,也应该有最基本的知情权吧!我想,这也是组织对个体的最起码的尊重啊!

可是我们有吗?

哪有这么随意的啊?

就算是捏面团,也还需要先洗一下手啊,然后还需要用一下力啊!

还有一些事情,更是让人无法接受。

根据公司的规定,我的费用一部分是有标准定额的,一部分是实报实销的。在执行过程中,我所有的费用都没有超过公司规定的标准;而且,事实上,不仅没有超过公司的标准,反而是大大地低于公司标准。

就拿大家反应的住宿费来说吧。为了节约费用,我基本都是找朋友关系,住宿是尽可能地便宜(我住得最低的是我住宿标准的三分之一,最高的是一半,豪华宾馆之说从何而来?);发生的一些市内交通费(打的费)也是实属必要:去机场、业务洽谈、客情沟通等,在这种时候时间和效率就摆在了第一位。但是,这些费用的发生,当初聘用协议是明文规定实报实销的。但现在却还要打报告才能核销?而且,公司在审核这些费用时,还要打电话到当地分支机构去查询,了解我是不是花了这些市内交通费???

*总,我会为了这几十块钱的东西而这样干吗?有了这几十块钱我能富了吗?没有这几十块钱我能穷了吗?

*总,信任啊,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啦!

这是一个公司对其营销总监的最基本的信任吗???就算是算作区域经理,也只有这么点信任吗?

在这种文化下,我们怎么能好好地干好工作啊!

家族制还是家族化?

家族制,到底好还是坏,没有一个定论。把企业不断地做强做大了,就是好的;把企业做小做垮了,就是不好的。

所以说,能适应并促进企业发展的,才是好的。

而我们呢?

我们在家族制这个问题上,却有许多值得商榷的地方。

*总,除了您之外,还有许多您的亲戚在企业里,而且都在某一方面任着高职。不是说他们做得不好,也不是说他们仗势压人,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总,您不能保证他们与您都是抱着一样的想把企业做强做大的想法,哪怕暂时牺牲些局部利益甚至个人利益,您能做得到,他们不全能做得到。

在这点上,应该说方太等家族企业是做得比较成功的。

方太最彻底地执行两个原则:

1、口袋理论。只有自己与儿子的口袋是同一个口袋。也就是说,除了亲生儿子外(只适用一个儿子,不适用多个儿子)别的任何亲戚都不能进入这个企业。要么,就单独给他另外一个企业,让他自己去折腾去。

2、家族制而非家族化。允许家族的人进入自己的企业,但不是家族的每个人都可以进入自己的企业,符合口袋理论的才可以进入。这就严格控制了裙带关系的产生。

而我们呢?

第一:在这点上,我们公司,虽然目前没有大的问题产生(还好,公司现在还可以控制他们,一旦有一天,他们无法受控时,那对企业绝对是致命的),但无疑给企业的发展壮大带来了很大隐形炸弹和无形障碍,这些问题迟早会爆发,而且一旦爆发起来,那就是不可收拾的。

第二:由于这些人的存在,给公司塑造一种公开公平公正的企业文化带来了很大的阻力和困难。也许他们都做得很好,但大家对这些“皇亲国戚”还是带着一种另外的眼光在审视,这自然而然地对他们产生一种“偏斜”和“偏差”,从而自然而然地对树立企业良好的“三公”文化带来了破坏性。

第三:在创业初期,大家可以共苦,但过了创业期后,大家能否相安无事就很难说了;而且,在渡过创业期后,怎么合理分配胜利果实,则又会是一场“剪不断理还乱”的难断家务;而且,更有甚者,拿了桌子上面,又开始拿桌子下面的。

这就是家族化的问题。

公司能有明天吗?

问自己这个问题时,心中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从内心期望来说,我们当然希望公司越来越好,越来越发达,越来越兴旺,越来越强大,越来越NB。

然而,这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我们有这个充分条件吗?

我们有这个必要条件吗?

我们有实现这个目标的资源积累和赢利模式吗?

我们有实现这个目标的制度保障和组织架构吗?

我们有实现这个目标的人才储备和人才机制吗?

……

然而,这些我们好象都没有啊!要有,也都只是短板。

虽然,我们有一个还算不错的老板,但没有上述这些条件或条件不足,没有很好的组织架构和人才机制,也就没有强有力的管理水平和执行水平,所以这些因素就构成我们企业前景的困扰因素。

但是,也并不是说,没有上述因素,我们的明天就很暗淡。

应该说,我们也有自身的很多优势:

领导团队的事业心;基层员工的责任心;行业本身的发展前景以及目前市场经济的发展空间等,这些都构成了我们能够追赶美好明天的因素,只要我们把这些优势发挥到极致,把我们的劣势变为优势,我们的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总,所有这些,也许很不中听,也许很逆耳,也许很打击人,但有三点是非常肯定的:

1、我不是刻意去中伤什么,也不是刻意去评论什么(我是最不屑那么做的人,来公司这么长时间了,我是第一次也许是最后一次),我只是想让*总知道和明白,我们需要改善和加强的地方太多了,不然,我们谈何公司的明天啊?

2、我本身确也存在很多问题,对自己的定位上、在心态的把握上、与大家的沟通上,我有很多做得非常不够的地方,那是我该深刻检讨的方面,也是急需提高的方面;

3、我对公司的关注胜过一切,我非常相信*总您能把这个企业带向成功走

向未来,所以,终于,一鼓作气说了这么多。但是,如果你不能明辨是非、分清黑白,依然是自以为是、言而无信,那么你想把企业搞起来,几乎是很难的。

说了这么多,目的只有两个:第一,告诉您我准备辞职和为什么辞职?第二,告诉您企业要做强做大,上述所说的是不可忽略的。是否有用,全在于您怎么看了。

当然,您我都不用担心也不必担心,地球离了谁都照转。

同时,附上我的辞职报告,请予以批准。

****年 **月 **日

作者:常征

Tags: ,.
03月 28, 2013

个人捏着话筒,固然丰富了信息,也增加了噪声。微博上“一夜爆红”的信息,未必不是利用人心的做作。“路边社广东分社”转发《深圳90后女孩当街给残疾乞丐喂饭称像自己的爷爷》,推出一位叫文芳的女孩,一些媒体也加以转载,但又被南方都市报证实为专业商业策展人的创作。

这样的创作,已多次见到。人们应该还记得“苏紫紫”,一名生活所迫当了裸体模特的人民大学学生。那是一个悲情的故事,一个年青女孩因为穷困而被迫用展示身体维持生活,令人同情洒泪。后来,这被证明不过是一场使苏紫紫出名上位的商业策划,但上当的人也并无反感。

人们也应该还记得芙蓉姐姐和凤姐的成名之路,那是自我炒作的结果,现在芙蓉姐姐已经成长了正面公众人物,而凤姐虽然一直在鄙视与羡慕的争议之中,但也已经名满国中。人们还应当知道范冰冰在各个场合“艳压”群芳,那是工作室的文宣策划。“行为艺术”已经为街头活报剧式的展示提供了合理解释,只要愿意,谁都可以把街道变成自己的“宣传阵地”……

自从“最美”的赞颂变成一种格式,炒作变得更加便捷,只要一个动人的细节被捕捉,微博发起、媒体跟进,“一日之灿烂”就指日可待了。本次“深圳最美90后女孩喂饭”行为,就是“最美”格式的一次新演。喂饭然后走开,一个毫无实际意义的表演,因为留下了照片,就算是“有图有真相”,立即引起网络上的远距离围观。

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在微博时代,证实已非对实际情况的查证,而被简化为是否有照片。而微博时代的公共媒体,正在失去公共代言的性质,而成为自媒体的转载工具。公共媒体在作为公共代言手段的时候,需要对传播内容承担真实性责任,而现在,真实性变成了是否有照片,是否与微博的信息发送人有过网络或电话联系。

现在的传播体系中,时间是最大的真实性杀手也是炒作行为屡屡成功的保证。网络传播本质上不是把麦克风交给了所有的个人,而是将“第一传播时间”交到了所有的个人手上。“第一时间发布”,向来是媒体竞争的焦点,现在媒体整体上失去了“第一时间发布”的可能,于是媒体的时间焦虑空前强烈。过去,媒体是在证实真伪后尽快发布,现在,证实已经被简化了,时间焦虑压倒了一切。

唯一可资欣慰的,或许是炒作仍在激发社会的善意。“最美女孩”的喂饭行为虽然虚假,但还是让人看到社会感动于那些温暖的瞬间。然而,炒作中人们的善意被作为一种可资利用的弱点和漏洞,善良成为受骗的原因。

我们拥有的传播手段已经足够强大,但我们并未找到与新的传播手段适应的有效传播模式。我们已经拥有强大的技术,但尚未找到与强大技术相处的行为逻辑,这其实是近代以来的常见情形。例如,我们拥有炸掉地球的武器,但未找到限制其使用的稳固机制,所以有核危机。我们拥有像上帝般改变生命的力量,但未必拥有做上帝的能力。如此等等。现在,麦克风已无可逆转地交到了每个人手上,但不知道怎样避免耳朵被啸叫损害。行为模式的建立是缓慢的,而行为的可能性是无限的,这是现代化带来的一个困境

作者:刘洪波

Tags: ,,.
03月 25, 2013

微博阅读数是我们刚刚推出的一个新功能,首先非常感谢大家对我们的关注。有朋友点评,微博阅读将让用户感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和我们的初衷不谋而合,而且我们想说:在微博上,没有转评绝不代表零!

关于微博阅读数的计算方式,微博客服昨天也进行了一个完整的解释:微博阅读数指的是在微博所有平台中某条微博被网友看到的次数,包括网页版、手机端、客户端、其他应用等。 这里我想跟大家特别明确一个概念 , “阅读”的概念其实就是你写的微博被看过的次数,不是人数哦。我也特别想从一个普通网友的角度再给大家说明下,哪些因素会使阅读数增加:

1、 看到微博的人次:单条微博出现在粉丝及其它任意用户面前,都会增加阅读数。其中粉丝的数量和质量是很重要的因素,粉丝的数量能决定多少人看到,粉丝的质量会影响传播的范围和层级;

2、 微博用户行为:用户登录微博后,在页面的每次浏览、刷新、搜索、转发等行为,都会增加相关微博的阅读计数。被转发的次数越多、范围越广,单条微博的阅读数也会随之增加。用户通过搜索结果查看到某条微博时,该微博的阅读量也会增加;

3、 传播途径:其中包括两方面的因素,一是传播渠道,包括单条微博在PC端(电脑端)、无线端(手机微博等用户)以及第三方应用(像weico、papa、微博桌面等应用,也都有微博内容的呈现)的展示次数;二是推荐机制,有些内容质量比较好或者内容本身跟热点相关,可能会被推荐进入微话题、热门微博等地方,那这些微博就可能展示在更多人眼前,阅读数无疑就增加得多。

为了让大家有个更清晰的概念,我画了个图:

其实每个用户都在为微博默默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他们有的很活跃地进行着各种原创首发,有的在忙着抢沙发,有的在与好友私信,有的在评论每天发生的热点事件,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人在默默潜水,默默地刷着微博唱着歌但没有评论、转发等实质行为。即便是每一位默默潜水的用户,每一次阅读也都成就了每一条微博内容的价值,也就是因为由用户这样的支持,我们才能看到郭美美事件的真相,知道12块表哥。

所以从产品的角度,针对每天无数用户浏览微博的情景,我们希望可以提供一个微博被阅读过多少次的呈现,体现阅读的力量,强化微博内容的价值。

另外,从我们目前的数据来看,原创微博的阅读数是高于其它类型微博,因此,我们也希望这个产品功能,能容鼓励那些每天在微博上默默奉献原创内的主页君们

我们希望,通过阅读数可以给作者一个信心,即使在微小的内容也会被大家看到,同时提供给浏览者一个价值体现的地方,再微小的内容因为你的一次阅读也变得不同

每天1亿条微博的发布量,会产生大量的阅读,我们会持续优化算法,提供更优质的体验。

作者:新浪微博主站信息流产品经理jecci

Tags: ,,.
03月 15, 2013

相信大伙儿昨天都已经知悉噩耗了——以后每年的7-1就是 GR 的忌日。昨天看到许多网友来信及博客留言,询问应对措施,今天特地发一篇帖子,谈谈俺个人的想法及建议。

★Google 为啥要怎么干?

为啥 Google 高层这么干捏?以下是俺从各方面的分析:

1.
Google 要对 GR 动手,不是一天两天了。细心的同学应该会发现,GR 的官方博客,整个 2012 年都没有更新过,也就是说,GR 已经一年多没有增加过新功能,也没有改善过界面了。而且据某 Google 内部员工透露,Google 高层已经开过 N 次会议讨论是否要关闭 GR。
所以,这个决定不是仓促的,而是考虑很久的。

2.
Google 官方公告称,GR 用户下降了。即使这个说法成立,但是 GR 的用户群依然很大。消息出来的24小时之内,全球所有知名的 IT 技术网站以及所有国内的门户网站,都专门开辟专栏,介绍 GR 的替代品。由此可见 GR 的影响力。
所以,用户数下降,只是一个借口。

3.
即使 Google 不想再花力气完善 GR,但是开几千台/几万服务器继续维持 GR 的运营,应该不是难事。要知道,Google 手头有几百亿美金的储备。
所以,不是钱的问题。

综合上述分析,俺个人猜测:
自从 Google 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2011年接替 CEO 职务,就不惜代价推广自家的社交网络产品 Google+。2011年底,GR 的那次大改版,砍掉了 GR 的很多社交功能(follow 和 share),也是为了把用户”推到” G+ 上。这次悍然关闭 GR,估计还是为了把用户推到 G+,迫使一部分 GR 用户改用 G+。

★此事对 Google 有啥影响?

◇Google 的名声

Google 曾经有一个信条——以用户为中心,其他一切纷至沓来。俺对此非常欣赏。可惜的是,从 2011年底的 GR 改版到如今彻底关闭 GR,Google 的一系列动作,不得不让人怀疑,它是否继续坚持这个信条?
而且有了这个先例,用户(尤其是粉丝)会怎么看 Google 的其它产品?

◇对 G+ 的影响

或许会有一部分 GR 用户转向 G+,但是俺觉得比例不会太大。
GR 是一个 Feed 聚合工具,可以聚合全球各种网站的信息(只要该网站提供 RSS/Atom 输出)。使用 GR,你可以在一个界面上看到各种网站的内容。目前的 G+ 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而且俺上周刚写了一个系列《如何挖掘网络资源》,里面谈到社交网站内容的碎片化问题——G+ 也不例外。所以,相当一部分 GR 用户(尤其是重度用户)会去寻找替代品,而不会转向 G+。

★咱们该如何应对?

◇不必惊慌

从俺博客的订阅统计看,大部分读者都是 GR 的用户。相信有不少人跟俺一样,是重度用户(俺每月的阅读量在2千至3千篇)。很多重度 GR 用户看到此消息,大惊失色。其实大伙儿不必过于惊慌。
GR 在全球有众多的用户群——几千万应该是有的。这么大的用户群,必然会有不止一个替代品,会有不止一个解决方案。GR 死了,天不会塌下来,地球照样转。

◇迁移的时间点

根据 GR 官方博客的公告,7月1日之前还是可以正常使用的。俺建议,不必急着在这一两天之前进行迁移。比较理想的切换时间点,应该选6月初。
为啥选这个时间点捏?主要有如下考虑:
1. 很多同类产品会抓住这个机会,吸引 GR 的原有用户,但是他们需要开发时间。从现在到6月初,大概还有2个半月,对于优秀的公司,早已经够开发出新功能和数据迁移方案了。
2. 切换之后,你还有接近1个月的时间做机动缓冲。万一出现啥意外(比如你选的替代品有问题),还可以再折腾。

◇可能的替代品

最近24小时,俺粗略看了一下各大网站介绍的替代品,大致有如下几个。
近期俺会尝试一些比较靠谱的替代品,争取在一个月后发一篇博文介绍一下心得。如果大伙儿还有其它的推荐,欢迎到本文留言。

Feedly
提供 Web 界面;移动设备支持 Android、iOS
对于桌面版,另外提供 Firefox 和 Chrome 的插件。
Feedly 的主要亮点在于:昨天已经高调宣布,支持从 GR 迁移数据。
昨天由于大量用户涌入,网站速度变慢。
目前是最受看好的替代品。

NewsBlur
提供 Web 界面;移动设备支持 Android、iOS
缺点:
免费版最多只能添加64个新闻源。对重度用户显然不够。
无限制订阅功能需1美元/月,也不算贵。

FeedReader
提供 Windows 和 Linux 的桌面软件。同时也提供 Web 版。
听起来似乎不错。不知道 Web 版在移动平台上的效果如何。
缺点:貌似没有移动的 App

Netvibes
这个是比较老牌的,有花哨的 Web 版。界面提供类似 iGoogle 的 widget 定制。
缺点:貌似没有移动的 App

RSSOwl
同时提供 Windows、Mac、Linux 的桌面版。
缺点:貌似没有 Web 版。

Flipboard
这个的名声很响,支持的移动设备有:Android、iOS
缺点:
目前无 Web 界面——这对于 GR 重度用户是不可容忍的。
不知道 Flipboard 是否能抓住此商机,做一个 Web 版。

Pulse
提供 Web 版和 Android 的 App
缺点:貌似没有 iOS 的 App

OldReader
这款的亮点在于,Web 界面非常类似于老版本的 Google Reader(2011年改版前)。
缺点:貌似没有移动的 App

FeedDemon
这一款 Windows 平台的 RSS 阅读软件。
缺点:缺少跨平台支持。

★此事有啥教训?

其实这次事件,对俺来说不是头一次了。前些年,俺是”美味书签”(Delicious)的重度用户。结果捏,在2010年12月惨遭”美味书签”的变故——当时风传雅虎要把该产品关闭(最终是贱卖)。从那之后,俺就意识到,不能过度依赖所谓的”云计算”,自己的数据还是放自己手里最靠谱。如今看来,即使像 Google 这样名声好的大公司,也是不靠谱滴!!!
有空的话写一篇帖子,说说俺在这方面的经验。

估计有同学会问:数据存放在自己电脑上,万一电脑坏了,咋办?
首先,现在的硬盘很便宜了,你可以通过外置硬盘进行数据冗余备份;懂技术的网友可以搞个硬盘阵列(RAID)
其次,即使你考虑到”遭遇被盗、遭遇火灾、遭遇地震”等小概率事件,还可以把自己的数据存到”加密盘”(俺推荐用 TrueCrypt 加密,教程在”这里“),然后上传加密盘到网盘。如今宽带如此普及,上传 10GB 的文件也是小菜一碟。

有同学会问:网盘不也是”云端”方案吗?
把加密盘存储到网盘的好处在于,你的数据跟网盘提供商是完全没有耦合的。换句话说,你可以随时切换到另一家网盘提供商,完全没有切换成本。

作者:编程随想

Tags: ,.

谷歌今天宣布,将于今年7月1日关闭 RSS 订阅服务 Google Reader。数以百万记的爱好者迅速陷入恐慌,并且开始寻找其它合适的替代产品。本文向大家推荐5个同样出色的新闻订阅服务。

理想情况之下,一个好的 RSS 阅读器,应该能够适应移动设备和台式机的需求。因此这个列表尽量迎合了这样的要求,不过由于很多用户已经转向移动阅读,笔者也添加了一些仅能在 iOS 或 Android 设备上使用的出色产品。

1. Taptu

免费产品,同时拥有移动端 APP 和 WEB 端产品。Taptu 拥有类似 Pluse 那样的卡片式界面,并且支持分享到社交网络。

2.Feedly

免费产品,同时拥有移动端 APP 和 WEB 端产品。Feedly 其中一大亮点是可以同步 Google Reader 的数据,可以减少用户迁移成本。Feedly 拥有 Google Reader 的基本功能,并且拥有内置的“稍后阅读”和改进的聚合图片功能。

3. Pluse

著名的新闻阅读 APP 应用,可以订阅诸多的新闻来源,卡片式布局。

4. Flipboard

著名的新闻和社交内容聚合 APP,可以通过自定义生成个性化报纸。

5. Google Current

谷歌自家的新闻聚合产品,功能上与 Flipboard 类似,但用户量较少。

作者:山边小溪

Tags: ,.

虽然不少人表示Google Reader即将关闭的愤慨,但细心一点你会发现,这些正在用Google Reader的用户都是“互联网圈资讯重度用户”。 其中,还有不少人说“那上千条买来得及阅读的订阅怎样办”。这些信息其实就从某种程度反应出Google Reader关闭的必然性

我算是Google Reader国内的第一批用户,它实质就是“用户自订阅”模式。我自己去寻找我喜欢的网站和博客,找出RSS图标,然后点击订阅。但用过一段时候后,随着我订阅的RSS源增多,Google Reader上那好几百上千条的更新我已经看不完。每到这时候,我需要重新把已经订阅的RSS整理一遍,而这个整理的过程挺痛苦的。

我发现,要成为Google Reader常用用户必须具备两个特点:

一、信息组织能力强,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信息在哪。

二、自制力强,有规律的整理并能控制好RSS源的数量。

显然,能达到这两个条件的用户并不多。这也是为什么愤慨的Google Reader用户多是媒体从业人员。一款本该面对大众的产品却只能满足的是很小的一部分用户的需求,那就注定不会走得长远。

在我使用过一段Google Reader后,就已经不看好它的前景。这里订阅模式对用户要求太高,用户需要自己去想好“我喜欢什么,我订什么”。

对于那部分有一些兴趣但不是太喜欢的内容到底是订是不订,这也够让用户纠结的。比如我并不想看来自36氪所有文章,我只想看其中跟移动互联网有关的。那我到底是订还是不订呢?

所以,我认为这个订阅过程的用户体验就很不好。

不能否认,作为“订阅模式”代表的Google Reader的离去多少还让人感到遗憾。相比依靠人工仅从门户网站获取资讯,订阅模式其实进步了,但很明显还没能满足大部分人的资讯需求。什么样阅读器更智能更适合大众,将成为Google Reader的替代品?我和我的团队回答是的基于算法的个性化推荐。

已经有不少人在比较甚至质疑,个性化推荐靠不靠谱?机器推荐能不能比人工推荐靠谱?,我想说,一款产品选择什么模式和方法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多大程度上满足了多少人的资讯需求。Google Reader今天的离去,就是这个问题没有回答好。

不过,我觉得拉里·佩奇(Google CEO)很有魄力,关闭了叫好但没希望的产品,一定会在别的方面做的更好。

(作者:张一鸣,系今日头条创始人)

Tags: ,,.
03月 14, 2013

今天Google公司宣布将关闭Google Reader服务,大量Google Reader的用户(包括前用户)都表示了无比的惋惜。

但作为前用户的我,实际上已经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不使用这个服务,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1.大陆时不时的封锁;

2.社会化媒体(如微博等)服务已经能获大部分信息,而且经过关系的过滤与推送;

3.对于专业信息,我更多的关注点在内容是什么,而不是关注由谁发的。

当然这仅仅是我的阅读习惯,另有相当部分的用户还是忠实地使用着它,同时表达着对它的热爱与不舍。

但从Google公司的角度来考虑,我能理解他们的理由:

1.事实上虽然有死忠的用户,但绝大多数Google互联网用户已不太使用这个服务;

2.通过Google Reader上的用户行为进行信息评估,已达到其整体信息整理的工作,已被其它服务所代替,比如Google+;

3.整个Google的信息处理模式向更高层面深化,以适应后面的扩展。

Google是一个庞大的自我进化的公司,一直以来都在不断开发、不断埋葬着,其后院已有不少于50个坟头。

其实在中国也有几个基于RSS阅读的团队,他们可能Google这样的举措更有发言权和感想。

1.抓虾,中国最早的RSS阅读服务之一,精明的徐易容在2005年底创建抓虾,我对当时他们开盘的小清新式开场白记忆犹新,然而在2009年关闭了。此后擅长数据的徐易容从用户订阅的抓虾,转向了用户推送的美丽说,问问他为什么,会更有深度!

2.鲜果,中国现存的最大的RSS阅读服务,宽厚的梁公军在2006年底成立,以日拱一卒的踏实一直坚持到现在,当然也在不断的自我更新着自己的发展之路,现在的定位是:通过不同的终端实现在线阅读。问问他为什么,会更有宽度!

没有一个技术能长久地保持着海量用户的新鲜感,没有一个技术能长久地保持着对企业的价值。

今天当我得知这一消息时,我在想:keso洪波 应该更新一下他那已停止几年的博客,谈谈这事,因为:

1.当年他的博客是中国RSS订阅最大的Feed;

2.让这帮Google Reader 死忠们在它关闭前,再体验、回顾一下看到博客更新这份兴奋。

谁给keso传个话儿?

作者:孔铁山(网名Cnsns,网上名博,板砖网创始人)

Tags: ,,.
03月 11, 2013

如今,智能手机已是满天飞,再加上移动网络的发展,手机浏览器似乎处在一个下坡路上。加之各种各类众多的APP软件的推出,许多人一度认为手机浏览器正在“慢性死亡”。面对APP的汹汹来袭,手机浏览器真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了吗?

其实,想要判断一款产品走的是坦途还是死路,主要看两点:一、用户是否喜欢——你的产品对用户有没有用;二、商人是否喜欢——你的产品能不能赚钱。

首先,说一下用户是否喜欢手机浏览器的问题。艾瑞针对智能手机用户的统计数据显示,到2012年底手机浏览器的用户规模达到了3.2亿,同时,过去一年的增长率为29.3%,不但高于整体移动互联网网民增长速度,甚至比前一年还高了将近10%。如此恐怖的3.2亿用户量与近30%的增长速度说明,用户还是很喜欢手机浏览器的,并且在将来的一段时间会持续的喜欢。

其次,手机浏览器是否能给企业带来利润呢?这个问题大家看看360其实就能明白,360最初通过免费模式培养了大批客户,而在如此大的客户拥有量下,2012年的一场“3B大战”,360搜索一夜之间咬掉百度搜索10%的市场份额,这已经充分说明了360的赚钱能力。而手机浏览器在拥有3.2亿装机量的情况下,想赚钱简直是易如反掌。

最后,有一个问题其实值得探讨,那就是“APP将取代浏览器”似乎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手机浏览器本身就是一款APP。只不过手机浏览器在之前过于强大,在众多APP涌现后人们自觉就将它与APP应用划成了两类产品。

其实,手机浏览器就是一款产品功能全、接触成本低、使用频度高、移动互联网用户最常用的APP,现在要说手机浏览器将“死亡”明显还为时过早。

作者:于明

Tags: ,.
03月 8, 2013

Windows 8 是个不错的产品,解决了 Windows 的不少历史遗留问题,并且这么多年首次从根本上开始重新思考 Windows 的用户界面,进行了大幅度的简化。相对于前辈 Windows 7 而言,Windows 8 的改变其实不算大,但它也许标志着 Windows 系列演进方式的重大转折:从过去数年一次近乎阵痛似的重大升级变为每年一次的平滑过渡。所以现在来谈 Windows 8 产品本身是否已经「失败」似乎还为时过早。

不过 Windows 8 的问题其实和它是不是个好产品、成不成功关系不大,而是传统意义上的 PC 市场已经走到了黄昏。也就是说哪怕 Windows 9 变得几乎完美,对整个 PC 市场而言也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微软面临的却不仅仅只是 Windows 的问题。

微软现任 CEO 史蒂夫・鲍尔默的这段视频〔优酷:Ballmer’s “Developers” Shouting〕不知多少人还有印象。如果英文不好也没有关系,因为他一直在重复一个词—— Developers【软件开发者】。而微软面临的最大问题正是开发者不再关心微软了:前有 web、后有 iOS 和 Android 为代表的新兴平台已经从襁褓中长大逐渐成为主流,越来越多的新生代开发者的首要开发目标已经不再是微软,因为他们觉得微软是「无关紧要」(irrelevant) 的。这一点从 Windows Phone 和 Surface 应用商店里匮乏的「新、酷、必须有」(new, cool, and must-have) 应用数目可以见一斑。

「无关紧要」可比产品失败严重得多:失败的产品可以迭代改进、可以扔掉重来;而一旦整个公司变得「无关紧要」,不论它做什么都不再会对市场产生多大实质性的影响。它不一定会倒闭,甚至还将持续盈利,但它已不再是行业的引领者,不会有爆发性的增长。「无关紧要」也就意味着一家科技公司在精神和气质上的寿终正寝。

微软已经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了。

作者:Rio(来自知乎)

Tags: ,,.
03月 7, 2013

坊间传言,搜狐也将退市。消息既出,搜狐股票在Nasdaq随即大涨12%的消息无疑等同于做实了这一则传闻,股市投机者似乎看好搜狐的退市计划。在笔者看来,搜狐的“意外”退市,事出有因,与其说是张朝阳率队的搜狐是功成身退,还不如说是以退为进,日后以谋他途,卷土重来亦未可知。

资本市场从来就是利润的放大器,当一家上市公司丧失“现金奶牛”的资质时,退市就成了最明智的选择。2012年阿里巴巴从香港退市,再加上这一两年盛大和分众传媒纷纷从美国Nasdaq退市,尽管企业主会有千万条理由,但在投资者看来,业绩不佳才是唯一的理由。

从业绩表现来看,这四家公司长期以来都处在业绩徘徊不前、进退两难的境地。

以搜狐为例,在过去的52周中,搜狐股价长期徘徊在39至49美元左右,在其2000年在美国Nasdaq上市后的13年里,2001年3月曾经连续三天跌破1美元,2011年4月则达到每股104.42美元的高价。值得注意的是,自从2008年搜狐网络游戏业务崛起之后,这部分的收入一直高居搜狐总营收的50%以上(从2008年到2012年的5年里,搜狐网络游戏的收入占总营业额的比例分别为58%、51%,53%,51%,53%),从本质上讲,搜狐已经不再是一家门户,而是一家网络游戏公司。

随着运营中心的偏移,搜狐的网络广告收入在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已经徘徊不前,其2012年品牌广告的收入为2.9亿美元,比2011年只增长了4%,如果扣除网络广告价格每年的上涨幅度(有时会高达30%左右),那么可以推测,搜狐传统的媒体运营业务近年来已经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态势,且下滑的速度在30%左右!在搜狐公司2012年度第四季度的财报中,这种猜想也得到了印证。虽然搜狐去年营收第一次突破了10亿美元大关,但盈利贡献却主要依赖与网络游戏业务,2012年搜狐第四季度美国通用会计准则的净利润为5100万美元,而同期来自搜狐畅游的净利润高达7970万美元,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没有网络游戏的高利润扶持,搜狐在这一季度其他业务的亏损就已经高达2000万美元!

事实上,张朝阳从2005年就开始意识到了门户的危机感,同一年,搜狐逐渐致力于实现从一家品牌领先公司向技术领先公司的转变,在技术研发上大举投入。然而,除了搜狐博客平民化拓展的短暂辉煌之外,搜狐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已经没有拿出像新浪博客、新浪微博、腾讯微信等这样的战略性的好产品来了。无论在是媒体、搜索这样的传统业务,还是像网络视频这样的新兴业务方面,搜狐似乎一直坐实了这个“千年老二”的头衔,再也未能翻身。张朝阳寄予厚望的网络视频业务,每年的投入上亿美元,但依旧只能依托于购买内容在平台上播放的落后商业模式,并没有获得差异化竞争的效果。

搜狐在拓展新业务方面的不尽如人意,不能不说与张朝阳的个人领导风格有很大的关系。腾讯有马化腾作为“首席产品经理”,百度有李彦宏作为“首席战略设计师”,张朝阳在搜狐的角色却依旧只是一个“首席品牌经理”,由于未能身处一线作战,他似乎听不到来自前线战场的炮火声音;然而,另一方面,张在搜狐有着绝对的精神权威地位,一言九鼎,很少有人会敢否定他的命令,或者提出相反的意见,曾经有人用“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来形容张朝阳式的困境,一个人的搜狐致使张朝阳麾下下缺乏一个强有力的团队,2005年原CEO古永锵离开搜狐,4年后,继任CEO龚宇相继离开,元老们的相继离去,更加衬托出了张朝阳的孤独感。结果只能使搜狐一次次错失进入新业务的良机,从博客、微博到微信,搜狐的声音离开江湖久矣!

以张朝阳的阅历,已近“知天命”的年龄。如今一切都有了,幸福却丢了。记得几年前,听他大谈“有钱如何幸福”的言论,大为惊讶。如今,再一次回到地球,相信他已经有了更新的领悟。一个人的幸福感实在和口袋里的银子无关,而和欲望相关,欲望越多,痛苦就越深。

张朝阳始终放不下的是搜狐的“江湖再起”,但今天的江湖已非往昔,搜狐十年辛苦追求的“中国最大的门户”,还没到戴上头上,就成了一顶过时的蹩脚帽子,其实,俱往矣,门户早就被雨打风吹去。

在搜狐,曾经私下流传过“老张一管的业务马上就死、搜狐曾经的明星业务都是老张从没想到过会红火的业务”,的确,搜狐的游戏和搜狗拼音输入法,公司仅有的两个明星产品之成功,都使老张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怎么就莫名其妙地悄然发迹了。相信搜狐将来如果真的有一天要从Nasdaq退市,各位也不必感到惊讶,搜狐的第一级火箭新闻门户虽然已经老去,但依然能提供不错的现金流(媒体的特性使然,不会在短时间轰然倒塌),二级火箭畅游还能继续飞一阵子,三级火箭搜狗如能抓住机会,还可以伺机一飞冲天,就像灰太郎说的那样:“我还会杀回来的!”。张朝阳何不学学王石大哥,抱个美人,在波士顿过个闲居岁月,勇攀150岁高峰如何?

附表:搜狐2000—2012年业绩总览

资料来源:搜狐公司历年财报 (单位:万美元,按照美国会计准则)

作者:马向阳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