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月 19, 2013

iDoNews 小牛注:最近,一张大明星赵薇和马云与气功大师王林的合影在网上疯传,这是继李一之后,马云的又一个“信仰”。为此,马云还发微博回应:过度的沉溺信仰和迷失信仰都是迷信,今天我们是后者。永保好奇。

马云曾是“神仙李一”的一道招牌菜。当年,缙云山香火鼎盛,被这道招牌吸引来的“仙友”不计其数。如今,这招牌又出现在萍乡王林大师的“王府”。

对王林,不知马云有什么具体观感,也许,他仅仅是出于“好奇”,如他在微博中的回应。但对李一,马云确实是有些惺惺相惜的。在李一倒台后,马云接受采访,表示自己仍旧很欣赏他。马云说,李一很聪明,记忆力非常好,知识面广,有过复杂的经历,是一个“奇人”。

马云说李一的时候,大概在李一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与李一、王林这些江湖人士类似,有关马云的故事,也充满了江湖传奇色彩。乃至,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也蒙上了一幅江湖面纱。比如,阿里的员工都要起一个来自于武侠小说的绰号,阿里巴巴的五大业务被称为“达摩五指”,马云的办公室叫“桃花岛”,会议室叫“光明顶”。不久前,马云还与李连杰联合创建了“太极禅苑”。马云多次声称,他从太极的阴阳、收放、进退中悟出了企业管理的奥秘。

不得不说,马云不是个被“工具理性”支配的赚钱机器,马云对文化、思想乃至信仰有相当热切的追求。这与另一位当代中国企业界的领袖,万科的王石,非常类似。王石倾慕基督教,多次声称“万科的文化就是基督教文化”,如果要选择一种宗教信仰,他会选择基督教。两人的区别在于,王石不是草根出身,曾熟读马克斯·韦伯,与学院派知识分子趣味相投;而草根出身的马云则向来就是劳苦大众、屌丝创业者的励志偶像,在“江湖”上享有崇高地位。

近年来,这两位风格不同的企业领袖都在精神信仰上大下功夫。王石写下了《灵魂三部曲》记录自己的探索,马云则出入道观、禅苑、“王府”。而追随他们的企业家也大有人在,他们都成了“招牌”。

很大程度上,这正是当代中国企业家群体建构自己的信仰、伦理乃至生活方式的表现。市场经济时代企业家群体的兴起,对中国来说是个全新的现象。而中国传统文化以及20世纪以来的革命文化传统中,都缺乏对企业家群体的伦理关怀、信仰关怀。

我们目前没有一个成熟的文化系统可以解决企业家群体的精神心理需求,一切都在草创过程中。于是,儒、道、佛、国学、中医、风水、堪舆、武术、气功,各种与信仰、修炼沾边的东西都重出江湖、各显其能。

这样一个信仰的初级阶段,是以“大师”为中心的。出身草莽、久经江湖历练的“大师”和政商精英、演艺明星们一拍即合。

首先,在这个阶段,人们对信仰的质量要求不高,信仰无需“纯正”,见佛就磕头,见庙就烧香。马云就说自己进了教堂就拜上帝,进了寺庙就拜菩萨,进了道观就拜道长,“原因很简单,每个人都很厉害,都不能得罪”。江湖上的“大师”们,一般也都号称不局限于一门一派,而是儒道释兼通,集古往今来之大成,比如最著名的南怀瑾大师。

“大师”们仙风道骨,总是面带微笑,态度和蔼,使人如沐春风,又有强大的组织、营销能力,能建起大宅子,轻描淡写地把大家聚在一起,吃几天素,抄几天经,当几天“仙友”,很放松,很清静,又很高端。企业家、官员、大明星们平时利欲熏心、身心疲惫,突然中断俗务,到大师的大宅子里静养几天,仿佛换了一个角度,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待自己,看待世界,确实是有收获的。而且,“大师”们都是心理辅导方面的高手,受大师一番开导、心理暗示,下山后更加能伸能屈,游刃有余。

这样看来,“大师”们都颇有“总裁缘”,就毫不奇怪了,因为他们最投合这个暴发时代的政、商、演精英们的心理需要。

至于大师们究竟法力如何,其实并不重要。“总裁”们本来就不是来猎奇的,不是来打假的。比如,马云就一方面夸赞李一,一方面又认为那些治病养生的技巧“走歪了”。所以,马云出现在“王府”,并不奇怪。

学院知识分子们往往觉得“国学大师”南怀瑾是野狐禅,“阿里教主”马云也是五迷三道的野路子。问题在于,我们正处于这样一个草莽时代、江湖时代,这个时代的企业家伦理,也就难免染上江湖气了。

本文作者:孙乐涛

Tags: ,,.
07月 12, 2013

iDoNews 小牛注:先是 Google Reader 关闭,这次又轮到了Latitude,为了Google+,还有多少产品要牺牲?

Google 正式宣布将于 8 月 9 日起关停定位社交服务 Latitude。届时 Latitude 将会从 Google Maps for Android 中被移除,Latitude for iPhone 也将不日从 App Store 下架,此外 Latitude API 也会关停,这意味着所有使用这个 API 的应用将会无法再提供相应功能。

Google 在宣布关闭这项服务的同时还向推荐用户使用 Google+ for Android 进行签到(Google+ for iOS 将会在未来支持签到),这不免让人觉得 Google Latitude 也是为了 Google+ “牺牲”了,就如同 Gtalk 等通讯应用为了 Hangouts 牺牲了一样。

Latitude 的关停和整合对 Google 来说是一个合情合理的选择。Latitude 拥有一定的社交属性,其分享位置功能与 Google+ 签到有功能上的重合,分流了用户。Google+ 最不需要的就是另一个竞争对手,更何况这个是 Google 自己的。

Latitude 有一个“在地图上查看好友的位置”的功能,关停之后用户就无法使用这个功能了,Google 也没有提供相应的替代方案。除此之外,Google 还会删除用户 Latitude 上的好友列表。

Google 还推出了新版 Google Maps for Android,新界面与 Google Maps for iPhone 以及新的桌面网页版 Google Maps 界面风格高度统一。新版的 Google Maps 上已经去除了签到功能,Google 同样推荐用户使用 Google+ 来使用这项功能。

总的来说,Latitude 的关停的确也是为 Google+ 铺路的一环,作为用户我觉得很可惜但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一直以来,Google 所提供的地理定位社交服务的确有些混乱。他们给用户提供了太多的入口只是为了做同一件事情:使用 Latitude 可以签到,使用 Google Maps 可以签到,使用 Google+ 也可以签到。

正如我们一直所认为的,Google 想把 Google+ 打造成产品战略的枢纽和入口,这种战略性的定位不允许 Google 用自家的其他产品来干扰 Google+ 的运作。

但是,随着 Google+ 开始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它所肩负的压力也变得越来越大。Google 一直都想着把用户尽量往 Google+ 赶,那万一 Google+ 最终还是失败了,Google 会变成什么样?

作者:童滨

Tags: ,,.
07月 2, 2013

因为一部年轻人的实验作品。一些电影业的泰斗级研究者、学者、教授和评论家们被成千上万九零左右大小的孩子们网络围攻了!这就是目前电影业的另外一种存在现象。

由此也可以看到中国影评人,电影理论家,教育家们的境遇。他们苦口婆心希望中国电影好起来,把自己几十年的知识和积累拿出来,却得不到市场、商人、甚至观众的需要,难道他们几十年的积累就如此没有价值?他们除了老,没有沉下来的价值?一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无力感!

说起来,是历史早就存在却一直没改变的问题,曾经30年前中国少有电影实践家,更没有电影创业家和企业家,只有电影理论家(纸上谈兵)的人群。由于时代的原因,那些热爱电影的一代人无缘去实践,只好看电影、分析电影,落得纸上谈兵的毛病,修炼得理论知识天下无敌,以至于后来的学生们听到那些深奥的理解和分析后崇拜效仿。直到后来,大家发现,这样不解决问题,永远无法创造好电影,于是和改革开放初期一样,一些无知无畏的实践者们先行上路了,学成书呆子的一群们由于认识和实践条件的巨大差异,造成了眼高手低的习惯无法低头凑合从业。因此被实践者们又极端的否定了这些理论高手。于是电影评论研究者和电影制作者一度成了两个割裂的群体,直到近几年,大家惊喜的发现徐浩峰这样的纸上谈兵者竟然是位导演里的高手,薛晓璐这样的学院码字者竟然能够拍出真正的电影。同时这些瞎实践者的反复挫败也使得许多人不断反思,又回到那些曾被否定的知识理论中去寻找答案。就差那几位更有名的周、尹老师们再出手实践一把,震撼一下小子们了!

知识不是白学的,知识不会白拥有的,中国正在从粗放经营的市场走向有要求、有标准甚至高要求、高标准,学习是人类社会和每个人永恒需求的。知识和实践产生结合才可能出现更好的进步。在好莱坞,制片厂是会花钱给一个大学历史系或美术系去研究他们电影里的一部分课题,比如中世纪文化,好莱坞大量的中世纪电影里栩栩如生的文化背景,从人文、习俗、服饰、道具、人物性格,都是经过了学院里的课题性研究。

包括各种电影技术的总结和前瞻研究,比如剧作类型的总结、比如镜头语言的发展趋势,要知道,世界在变化和发展。没有像字典那么多知识的人去帮你整理研究,商人们就会如同无头苍蝇,最后撞死南墙!

尊重知识、尊重比你有知识的人、保护各种有价值的声音哪怕是批评,是一个有胸怀的市场和商人的风度体现。市场需要保护和珍惜那些有丰富知识人的声音和价值,如果伤害了他们,淹没了他们的声音,在你遇到无知的对待时候,他们将无法替你辩护!

至于年轻的孩子们,年轻时候去行动,老人在后边帮你看着路提醒你,有什么不好吗?这是人类最伟大的配合!世界需要你有自己的观点,并需要你们不断的辨正所有观点推动世界,但不需要你如此着急的说出来,记住,沉淀是一种境界!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