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s: ,.

2011年、2012年两年,扫平了报纸的不稳定因素后,意识形态的战斗阵容成建制地移至“意识形态的主战场”——微博上。可以想见,这场征服行动至少要延续到年底。

甄别出特定的新浪大V,进行超限攻击,这个路数的创意来自于对都市报的征服经验。说白了,就是网络版的定点清除计划。这样的意味不加掩饰,对微博的征伐,沿袭了过去的经验。

借力打力是意识形态主将展开一轮又一轮攻击的策略。年初是借党管媒体收拾了报纸中最后的残余反对,接着是借助中国梦的话语反宪政,现在是比附“意识形态工作特别重要”的旨意反民谣。

习总参加了今年全国思想工作会议,但网上找不到这次讲话的全文,而胡江时候都齐全。另外,从新华社对这次会议的通稿里,没发现习总讲中国梦。中国梦降调了。(如果谁搜到全文,请告知)

所谓师出有名,意识形态的斗争最讲究这个名号。如果战斗不是以维护中国梦为由打响的,那它为了什么?看起来没有。发兵微博的理由只是渲染微博威胁论,意识形态快要被夺走了。

到了这个地步,三个自信似乎不够用了。宣传的理论储备几乎耗尽,宣传理论无法再适应现实的需求。哪怕是三中全会重拾改革话语那套,也没人理会。这是一种从左至右的的巨大恐慌。

如果什么理由都不是,纯粹为了意识形态而战,是否可以?那可资借力的就不是理论资源而是历史想象,那就是延安整风或党内整风。意识形态捍卫者乐见人们这样想,以为可以增加威慑力。

向党史寻求特定的依据,不能说没有一点道理。延安整风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党媒整顿来实现的。农村根据地的《解放日报》改版,确立了喉舌论与唯一的党性原则至上。

在这场整风中,重庆《新华日报》也被收服,它在过去利用准自由言论争取国统区知识分子的做法收敛。换今天的形势,就是意识形态收服了它在国统区的党内阵地。

不管是对《新华日报》的整顿收服,还是这几年对都市类报纸的整体降服,都给意识形态保卫者留下了媒体可政府、喉舌论了扩张的信心。等到攻击微博时,策略的路径依赖就出现了。

在微博这个迄今为止最具有挑战能力的社交媒体出现时,纸媒正在经受意识形态捍卫者加码加量的压力。纸媒没有什么反抗,就在此后两三年彻底投降。这为腾出手来收拾微博创造了条件。

报纸与微博是两个阵地,意识形态对前者具备压倒性的优势。年初强令都市类报纸转载环球社论,就是要展现这一优势。等到征服微博的战斗打响,报纸也被要求参与到策应中来。

报纸被置于次要的位置,这来自于最近几年的经验:外在于微博的报纸攻击,就像虚弱的远程“外科手术”,根本无法对微博造成伤害。意识形态捍卫者必须要进入微博场域。

就像是从空中打击进入地面的丛林战,延安整风的历史索引完全不够用。这是因为,毕竟前者是党争,但后者是党与民争。意识形态斗争对象及属性改变了,方式上也有颠覆性变化。

意识形态捍卫者似乎只在最近才发现这一被历史想象掩盖的劣势。央媒集体轰炸无济于事,达不到攻击目的,定点清除遇到转世等技术壁垒,所以,意识形态才向警权寻求支援。

但这个寻求支援的信号不一定是明确的,无法以意识形态盟友的真面目示人。缺点就是,在从上下而下的警令传达中会造成信息含糊,分散支援的用意。这个缺陷已经显现。

警方是以笼统的打击网络犯罪掩饰打击民谣的意图,试图将对言论的入罪化建立在合法的惩罪之下。但手段暴露了目标,并且与警界的通常做法相背离,留下滥用警权的口实,司法混乱。

一些地方的公安撤回了打击民谣的决定,也有警界内部人发出不同意见,再有法院甚至政法微博支持这些不同意见。这说明,纪律部队和司法部门对作为意识形态帮手的身份存疑。

更深层的分歧也许是对微博形势的评估。对于顶格使用自由裁量权的警察来讲,他们认为现有手段可以压制微博异见的流布与增长,微博仍处在强力可控的限度内。

这个评估或与意识形态捍卫者的评估出入太大。在后者看来,微博随时可以倾国倾城,所以才会要求进一步攻击整顿。这就会动摇原本形成的那条默契的平衡,也会与强力部门相左。

在不能物理断网又不能关闭微博的前提下,微博作为网路上的国之投射,尽管闹事,但可控,想吃也一时吃不掉。如果硬顶上,将会导致意识形态捍卫者与大众的正面冲突。

维稳作业的原则之一,避免将政府公权与社会大众正面对冲——“一小撮”等常规形容词帮助切割人群、分化反对。只因意识形态捍卫者夸张的威胁论,就得改变以高压震慑为主的有效惯例吗?

且看意识形态攻击的最初成果,比如俘获的大V薛蛮子,议程设定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就逆转了。而帮助逆转的恰恰是意识形态的主要手段:央媒的集中轰炸与网评员僵化的污染动作。

等到警试探性地介入,议程设置上很快出现了“打击民谣”与“打击官窑”的竞争,而且结果不利于“打击民谣”的议程安排。意识形态捍卫者借警权一用,哪知微博借“官窑”逆反。

这种议程设置的变换不以意识形态捍卫者的意志为转移,后者一定将其视作是大V在暗中作祟搞怪,更加重微博威胁论在内的阴谋论。实质上,这与大V无关,这是微博的特性使然。

微博被称作社交媒体,但它真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媒体”,更不是从《新华日报》延续到都市报所定义的“媒体”。意识形态捍卫者或许仍不明白,这根本不是“媒体”之战,这是与人民对垒。

薛蛮子的案例在微博上迅速被消解,打击民谣迅速被大规模的调侃、嘲笑、讥讽等娱乐化行为消解——用调笑来溶解宣传意愿是网民强项——意识形态捍卫者加诸案例的宣传指向快速流失掉。

这对冒着司法解释的空白强行突进的警权而言,会评估,难免要挫伤其介入的决心。

近年,意识形态捍卫者以来,牢固地设立议程设置的指导原则与行动手段,应该说很多时候都是有效的。但他们可能没想到,在将微博的议程设定放在第一优先的位置上时,势必要与同样视微博为改善社会处境最优选项的民众狭路相逢,这是议程设置上的不可调和的对决。

也许可以试着做一推断:延安整风、都市报整肃等意识形态的捍卫路径走到了终结,历史上的整风路径无法在社交媒体上重演。说的更明白点,微博作为人群联系的某种稳定的技术形态,正在等待从进攻中汲取能量。对它的攻击,将助长它的成熟。

何去何从?实际上,即使是意识形态的忠实捍卫者,也无法自外于社交媒体对社会进程的影响中。捍卫者、警察、法庭、执政党与大众——所有这些已被卷入技术潮流的社交媒体用户——都可以停下来想一想:你们面对的对手究竟是什么?真的是微博吗?(完)

—————

iDoNews 长期招聘有志于从事互联网科技媒体行业、并愿意不断提高自己的层次和档次的记者/编辑/运营,我们会花很长时间物色真正具有一流水平的小伙伴加入。有意者投简历至:xiaoo.sem@qq.com。


11条评论

  1. The Slave of the Husband…

    Trying to get ahead to researching additional from you afterward!……

  2. se9QPc Very good article.Really thank you! Great.

  3. M7Sh6R Im thankful for the blog article.Really thank you!

  4. Sites we Like……

    [...] Every once in a while we choose blogs that we read. Listed below are the latest sites that we choose [...]……

  5. 8TC3he I truly appreciate this article post.Really thank you! Will read on…

  6. My heart broke when they zoomed in on Nando’s face at the beginning in the match. He looked so sad. I honestly believed he’d come in after the 70th minute or so. I’d adore for him to see some action in Munich.

  7. rF8uET I value the blog post.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read more. Fantastic.

  8. 革製品 [url=http://www.dx358.com/]ヴィトン 財布 激安[/url] ヴィトン 財布 激安

  9. car insurance california…

    Hmmm, yup no hesitation Google is best in support of blogging but now word press is also good as a blogging because its Search engine marketing is good defined already….

  10. Websites worth visiting…

    [...]here are some links to sites that we link to because we think they are worth visiting[...]……

  11. Спасибо. Прочитал с интересом. Блог в избранное занес=)

发表评论

评论也有版权!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