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28, 2013

昨天晚上我看完《中国合伙人》这个电影的时候,我还和朋友聊,我一个很好的兄弟就是被我“毁掉”了。他大学毕业就和我一起干,能力超强,库巴就是他一手挑起来的。但一个能力超强和雄心特别大的人,往往特色鲜明,或者说,优点和毛病都非常突出。如果这样的人你用不好,就把他毁了,公司也一样被毁了。

这种特质的人做事经常追求把事情做到极致,也往往会把员工逼到墙角,按说最适合做电子商务零售业渠道了,因为电商成功的第一条就是必须要符合低成本的法则, 如果没有这个竞争优势,你不可能把电商做好。但员工都是人,你过于咄咄逼人,也会有非常负面甚至毁灭性的一面。这一块我放权放得太多了,权限没有界定好,造成公司里面角色定位一连串的不清晰。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把自己的作用放大,都会觉得自己付出了很多。

我觉得创业就没有合伙创业这一说,创业就是你自己一个人创业,或者在某一个公司,如果你也是一个所谓的合伙人,你就做好听话的准备,你一定要服从别人。

我很赞同史玉柱的做法,我觉得他能走到今天就是因为他看透了核心团队的组建问题。如果你真的把别人当成合伙人了,那你就傻了,电影《中国合伙人》里最糟糕的情节就是“俞敏洪”最初太把别人当哥们了。

但是没有人是你真正的哥们,在每个事情上都不可能有真正的哥们,所谓的价值观一致也只是相对的事,你不要把价值观一致放大到利益上去考验他,否则随着差异体现出来,关系必须完蛋。就像把权力关到笼子里一样,每个合伙人一定要把自己的定位定出来,没有人跟你一条心。
合伙人是有限的

我觉得所谓的合伙人是有限的,要看清楚合伙人不是你身体的延伸部分,你永远不要想完全控制别人,或者让别人跟你完全一条心,那是没有意义的。

其次,尽可能要把兄弟感情放到工作中去,把残酷的一面放到制度中去,这个制度是一定要写死,不能用感情去代替制度,或者用感情去代替现实的利益划分。就像分鸡蛋的故事一样,A不吃鸡蛋,每天把鸡蛋给B,结果来了C,A把鸡蛋给C,B就不干了,觉得你为什么给C?

利益也是一样的,你可以适度的给一 点,但是千万不要形成惯性。永远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所谓的合伙人,这是我现在的创业体会,兄弟在这儿我也同样会这么去说的,大家一定要把这个事情讲清楚,不然的话就没法玩。

而公司一定要想清楚谁是不可或缺的,谁是最重要的,谁是付出最多的。这里一定要想明白,为了公司长久发展,该谁分得多利益,就谁分得多。你用股权和期权换取管理成本,真的就能降低成本吗?创业者与其给别人家画一个看不见的饼,不 如尽其所能关心别人一点。

不一定说钱是唯一解决之道,每个人的需要是不同的,有的人需要你的尊重,有的人希望跟你的关系走得更近,有人希望更八卦一点,比如开会宣布的事情提前5分钟告诉他,他就会很受用,每个人的差别是很大的。与其用画饼的方式不如好好琢磨一下骨干员工到底需要什么。

情理法,法理情,您认为要用什么来治理公司才行?

口述:王治全(大朴网创始人)整理:王根旺

Tags: ,,,.
04月 11, 2013

史玉柱也要“荣休”了。以他一贯的直率性格,史玉柱说他辞任CEO并非为了“作秀”,言下之意和马云有所不同,他是“真退”。以资历论,从上世纪80年代就走中关村以巨人汉卡发迹,到2004年创办巨人网络一头扎进网络游戏淘金潮里,刚刚过50周岁的史玉柱的确已经到了“知天命”的时候了——在国内整个网络游戏行业开始进入盘整和增长停滞的这一敏感时期,史玉柱的退隐江湖与其说是一种姿态,倒不如说受他一贯敏锐的商业直觉所牵引才这么做,说到底,进退之道,才是一切商业成功的最玄妙法门。

先看看巨人网络近年来的成绩单。从2004年11月成立公司,到2007年11月走美国上市,史玉柱凭借其敏锐的商业嗅觉搭上了网络游戏的末班车,仅仅用了三年时间使其市值超过50亿美元,上市之初势头甚至压过了盛大,一度成为国内市值最高的网游企业。但网络游戏行业的特点是项目制,很像好莱坞的明星电影工业,一款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游戏(如盛大早年代理的《传奇》)有时也会意外地让厂商赚个盆满钵满,而某一款花费巨资打造的游戏有时玩家也不会买账。近年来,盛大游戏颓势难挽,九城则仅仅因为失去《魔兽》这样一款热门游戏的代理而一蹶不振,完美时空几乎陷入“找不着北”的困境,都和这有关。巨人网络虽然以“免费游戏”颠覆性商业模式崛起,但同样难逃这一魔咒,尤其是在国内网络游戏开始告别“此处钱多人傻”的粗放式增长之后,巨人网络和国内许多网游公司一样,从2009年以来业绩就进入“滞胀”阶段,以2012年为例,巨人总营收为21亿元人民币左右,同比增长了22%,利润近1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3%。与前些年的爆发式增长相比,这样的一份成绩单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史玉柱选择走这个时候离任CEO,总比像今天的盛大、完美时空或者九城这样经历业绩大起大落时更加体面。

更大的行业风暴还在后面。随着PC互联网人口红利增长趋于停滞,移动互联网又远未成熟,网络游戏行业将进入前进更加捉摸不定的“黑暗隧道期”。理论上而言,移动互联网用户永远在线,用户有着大把的碎片时间,手机游戏应当有更广阔的前景,但与此同时,网游行业的商业模式也将出现“范式变革”,近年来风行的网页游戏和APP应用游戏,社交游戏,和传统的客户端游戏市场都有着完全不同的运营方式。数据显示,仅仅从2008年叨2012年的5年时间里,客户端网游市场的占有率已经从当年的几近100%掉到了80%以下。对于巨人网络这样身居网游第二梯队的公司来说,能够跑赢大盘就算万幸,翻牌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对于史玉柱个人而言,这是一个绝好的“出逃”机会。长久以来,史玉柱堪称是商界中商业嗅觉最为灵敏的企业家之一。上世纪80年代以“巨人汉卡”走中关村起家之后,眼看着PC市场不行,90年代初他就杀进了房地产市场,后来又辗转保健品、网络游戏和民营金融等行业,每一次从一个行业中逃出,到进入一个新的行业,史玉柱都表现出了惊人的商业判断能力。除了绝佳的商业嗅觉外,史玉柱的“营销手册学”令人印象深刻,在国内企业家中间,史玉柱走商业上的成功和他善于“接地气”、擅长营销的本领分不开:他从来不讲什么大道理或者大部头的经验哲学,做用户调查和跑二三线城市是他的看家本领,就像他一贯的白裤红衫形象一样,史玉柱的营销学和他的形象一样平实。他从来不会不会在媒体面前玩噱头,或者绑架民族国家,他会忽悠柳传志剃光头,指责马云是“爱国流氓”,也可以为老朋友段永基两肋插刀,史玉柱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多见的真性情企业家。他最新的一个基于“人性经济学”的实验是他联手国内一家调查公司打造的《中国互联网“屌丝”用户游戏行为调研报告》,这份报告称:中国将自我身份认同归入“屌丝”形象的人数竟然高达5.26亿人(相当于总人口的40%左右),其中网游行业的“屌丝”玩家用户数超过8000万。这不仅让人联想起他当年开辟“免费游戏”时发明的“穷人经济学”和“富人经济学”,前者有时间没钱,后者有钱没时间又想享受超级体验,于是,史玉柱有一度恨不能想将天下美悉数登记走册,重金奖励她们将她们拉入网游玩家队伍,为的是可以让网游男儿们“抱着美女去战斗”。正因为将人性洞悉到如此深度境界,巨人网络至今都保持着50%—60%的高利润率。

中国社会的传统是,“为富”不易,“为富且仁”则更难。当代中国,企业家越来越多,慈善家还是个新生事物,相信这一次史玉柱又有了新的商业直觉,引导他踏上慈善家兼玩家的新征途。

作者简介:阳光,原名马向阳;学者,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记录、观察与研究,研究领域包括网络社会和数字城市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