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月 20, 2013

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正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因为新的竞争对手不断涌现,且移动互联网等行业新趋势的出现导致这些互联网公司的原有业务模式被颠覆。腾讯控股有限公司在应对这一局面方面的表现要优于其大多数同行,这得益于它多元化的业务组合。该公司旗下的业务包括:在中国占据主导地位且主要面向年轻人群的游戏业务、国内最主要的即时通信服务之一QQ以及广受欢迎的微信(WeChat)。微信是免费的移动社交网络和信息软件,用户可以通过微信以实时方式互相发送图片、视频和语音信息。

腾讯各单项业务的功能与Facebook、推特(Twitter)、Zynga ZNGA +0.30% 和Tumblr等社交媒体的相应功能不相上下,但腾讯却比这些公司更有实力,因为腾讯的用户、广告客户以及应用程序开发商可以通过单一平台接触到腾讯的所有这些业务。花旗集团(Citigroup)亚太娱乐、媒体和电信研究主管萨拉蒂(Ravi Sarathy)说,腾讯在中国是家“赢者通吃”的社交媒体公司

投资者也并非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尽管中国经济状况的持续不明朗使中国股市承压,但腾讯的股价在过去一年中上涨了33%,已升至292港元(合37.62美元),该公司上周公布的第一季度利润好于预期也对股价起了提振作用。这个涨幅远高于恒生指数同期20%的涨幅。而中国另一家尝试平稳转型的互联网巨头百度(Baidu BIDU +2.19% )的股价同期却下跌了24%。

分析师预计,腾讯2014年利润将增长22%,达到250亿港元,合每股收益13.55港元,销售额将达940亿港元。该公司基于明年预期每股收益的市盈率为22倍。

未来几个月,腾讯股价可能会出现波动,因为该公司游戏业务的增长在放缓,此外腾讯正在对电子商务和移动业务等新领域进行投资。不过随着腾讯成功利用自身的市场实力并开始从这些投资和新游戏中赚钱,未来12-18个月该公司的预期市盈率可能会朝26倍的历史平均值前进,这意味着其股价将上涨20%。由于腾讯美国存托凭证(ADR)的交投并不活跃,投资者最好在香港交易所购买腾讯的股票。

基金经理对腾讯前景感到乐观的一个理由是微信的成功。这款备受追捧的移动软件仅在过去两年就吸引了3亿注册用户。这款软件能够使用户以近乎实时的方式发送文字和语音信息,并能与人分享视频和照片。

腾讯知道如何将用户数量转化为利润。该公司在1998年成立时是一个即时通讯平台,其即时通讯服务QQ的用户数量迅速增长,目前达到了8亿。该公司当年就意识到,关注度并不能自动转化为利润,因此打算改变这种状况,它在庞大用户基础之上建立起在线游戏业务,并最终主导了这个领域。Thornburg Developing World基金的经理考夫曼(Lewis Kaufman)说,腾讯正在搭建第二轮成长期的构架,过去的经历证明该公司具备赚钱能力。该基金持有腾讯股票。

在别人看来,经常荣登《巴伦周刊》全球最佳CEO榜的腾讯首席执行长马化腾耐心且认真,他在真正投入之前往往会先埋下“种子”并进行试验。他虽然谢绝接受《巴伦周刊》的采访,但当分析师在上周电话会议上问到有关这些“种子”的问题时,腾讯高管提醒称,目前电子商务和移动游戏仍处在发展的早期阶段,并强调关注用户体验将使公司获益。腾讯希望确保它能拥有将移动QQ和微信等应用程序与移动游戏相连接的正确基础架构,也希望今后不断推出高质量的游戏。

要弄清腾讯为何能在市场立足并非难事。杰富瑞(Jefferies)中国互联网分析师孟欣亚(Cynthia Meng)说,预计到2025年,在中国13.5亿人口中,约有80%将成为互联网用户。她指出,移动网络游戏玩家的年龄在18-60岁之间,而更传统的游戏玩家的年龄则在18-24岁。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发布的报告显示,在中国,手机已经取代个人电脑成为上网的首要工具,国内大城市已大约有57%的移动用户至少每月会通过手机购买产品。

随着游戏玩家转向移动设备,一些游戏的生存周期可能会较腾讯备受欢迎的老式游戏缩短,这就需要加大对游戏业务的投资力度,以保证游戏产品的充足供应。游戏业务大约占腾讯收入的一半。该公司还试图将自己的竞争优势运用到电子商务领域,而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一直是这一领域的领头羊。例如,腾讯正在将微信与旗下支付业务财付通(TenPay)绑定,并尝试通过微信等应用程序来扩大公司的海外业务。

腾讯拥有稳健的财务状况,其手中的现金额达250亿港元,合每股13.57港元,预计今年将实现200亿港元的自由现金流。尽管该公司目前派息水平不高(股息收益率仅为0.3%),但腾讯高管表示,将考虑通过提高派息水平以及持续的股票回购来回报股东。

本文作者:Reshma Kapadia

(本文译自《巴伦周刊》)

Tags: ,,,.
05月 17, 2013

5月10日的杭州黄龙体育中心人潮汹涌。来自全国的2.4万名阿里员工代表、1万多名阿里集团合作伙伴以及来自全球的媒体和嘉宾(马云语)共计4万人将体育场挤了个水泄不通。马云头戴黑色小帽,身着银色演出服,在上万名观众的尖叫声中如期登场。小雨似乎并没有阻挡人们对于这位中国互联网业乃至商业界最炙手可热大佬的追捧热情,据21世纪经济报道称,当天杭州60多家酒店7000多个房间被订光,整个“秀”共耗资上亿元,而晚会门票被炒到数千元之高!

这不是一场明星演唱会,而是马云的告别演出兼阿里集团10周年庆典。按照阿里官方翻说法,阿里集团原CEO马云将在5月11日零点零分正式辞任CEO,接任者为原阿里资深高管陆兆禧。明眼人都知道,所谓的零时零分的时间分割只有仪式上的意义——即便如此高调“荣休”,5月11日零点零分之后的马云依旧是集团旗下三家公司的董事长(阿里集团,阿里小微金融集团,阿里电商物流,其中,陆兆禧、彭蕾和沈国均分别担任这三家公司的CEO)。有人说,这回马云终于坐上了“太上皇”的位置,再也不必像过去三年里为支付宝私下转移业务、中小卖家“十月围城”等诸多“救火事务”亲力亲为,这才是“仪式感”的本质所在。

按照中国人一贯的商业哲学,人怕出名猪怕壮。从2007年12月开始,马云曾立誓一年不见媒体,2008年夏天,马云亲自去重庆北碚缙云山白云观师从当时的李一大师学习“禁语”。按照时任阿里巴巴参谋长曾鸣的说法,马云的低调也是事出有因,马云在“2006年已经被修理过一把”,在雅虎身上更是“交了不少的学费”(见2008年《中国企业家》杂志对马云的采访),而2007年在香港上市的阿里巴巴B2B业务股价更是从最高的41.80港元一度跌到3.46港元,引香港无数散户竞吐槽。按照马云的说法,那是阿里的第一个冬天。可是,低调有低调的理由,高调自有高调的玄奥。对于马云来说,媒体从来就是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操控对象,马云对于媒体的迷惑正源于此。在国内众多互联网公司中,阿里的公关团队称得上是最敬业的——阿里似乎从不接受媒体的监督和批评——也不会去区分这种批评是善意的,还是恶意的。这里强势的公司话语风格,也很大程度上左右了阿里集团对于媒体的矛盾态度。那就是一旦马云要出来讲“故事”时,媒体会成为整个阿里团队进行社会动员和资源聚集的有效利器;而一旦出现任何对于阿里的批评,整个团队要么是充耳不闻,要么就是恨不能“除之而后快”。

从一家企业对于媒体的态度,也能窥见出该企业的管理风格。2007年年中,就在阿里集团仓促启动其B2B业务香港上市半年前,阿里集团就透过媒体发布了其市值将如何如何,并将如何超越腾讯百度成为“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一”的故事;眼下,阿里集团千呼万唤的国外上市在即,马云似乎也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其公关团队又重拾其将如何在国外上市、市值高达“千亿美元”、“中国第一”的俗套神话。在笔者看来,马云的神秘化将是阿里集团管理国际化、正规化、精细化的大忌。马云早一日走下“神坛”,不仅对整个阿里集团有百利而无一害,也有助于人们正确认识阿里集团的商业模式,避免当年阿里巴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上千亿港元市值蒸发的闹剧重演。

笔者无疑“羡慕嫉妒恨”阿里集团今天的成功,但一片盛景之下,危机已显。为了冲击千亿美元市值、中国第一的目标,阿里将业务重塑为电子商务、金融和物流地产和服务等三大块,最核心的目标还是奔着向资本市场“讲故事”的目标而去。

在媒体的一片赞美之声中,整个阿里集团的三大危机已经显露出来

首先是作为核心业务的淘宝里假货市场依然横行。虽然2012年在阿里集团向美国政府的公关游说之下,淘宝得以从“恶名市场”中被摘帽,但这并不等于淘宝中大量的假货就会自然消失无影。作为当年的一个非常讨巧的市场策略,淘宝在发展初期对于商家的“宽进入”门槛、免费交易和交易评价系统缺陷(普通消费者很难对商家进行“差评”)等三大策略,从而将EBAY逐出中国市场、树立其霸主地位,可谓居功至伟,但淘宝一旦在美国上市(因有2007年B2B业务在香港上市的前车之鉴,估计其不大可能在香港上市),假货充斥的淘宝就会面临消费者和市场监管者的双重诉讼,尤其是后者,对于一家美国上市公司来说,将是灭顶之灾。阿里能否战胜“假货”难关,还要看马云真正的打架力度和功效究竟如何。

其次是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阿里创业初期浸润了强烈的创业者文化,尤其是马云快意恩仇式的武侠文化,这个鲜明的个人风格导致阿里集团的企业文化重宏大战略、轻微观管理。2011年年初阿里巴巴B2B业务总裁卫哲因为“存在欺诈账户”而辞职,到这一年下半年淘宝的“十月围城”,都显示出了马云强势而粗疏的个人风格及影响力。在其核心业务中,淘宝“小二”的存在更是公开的秘密。阿里如果不能及时完成从“一个人的阿里”向一家规范化、精细化管理的国际化公司的转变,类似的阵痛还是会屡次发生。

最后是阿里的金融和物流地产及服务这两大领域。前者涉及到政府监管,后者更是因为“讲故事需要”而显得业务线扩展过大。某种意义上,阿里在金融和物流领域陷得越深,离所谓的亚马逊式的“大数据挖掘服务”就越远。这可不是一件好事,亚马逊在其核心的重要业务方面如数据服务都是越来越专业(物流等都交由第三方),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一个事实就是,阿里的手臂“越来越长”,最后真的成了一个像联想控股那样无所不包的多元化公司。

阿里的成长,除了马云的坚持和超常人韬略之外,中国电子商务的人口红利功莫大焉。马云说,淘宝每天都会发生2400万次宗交易,即便每个交易阿里只收费1元,公司也是日进2400万元人民币,一年下来毛利就有87亿元(阿里去年营业额近50亿美元)。阿里最感谢的人应该还是她的每一个普通消费者。对于阿里集团和马云而言,马云能否及早走下神坛,整个阿里重回“世俗化”,则是事关阿里未来的一个“盛世危言”。

作者:马向阳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