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月 11, 2013

史玉柱也要“荣休”了。以他一贯的直率性格,史玉柱说他辞任CEO并非为了“作秀”,言下之意和马云有所不同,他是“真退”。以资历论,从上世纪80年代就走中关村以巨人汉卡发迹,到2004年创办巨人网络一头扎进网络游戏淘金潮里,刚刚过50周岁的史玉柱的确已经到了“知天命”的时候了——在国内整个网络游戏行业开始进入盘整和增长停滞的这一敏感时期,史玉柱的退隐江湖与其说是一种姿态,倒不如说受他一贯敏锐的商业直觉所牵引才这么做,说到底,进退之道,才是一切商业成功的最玄妙法门。

先看看巨人网络近年来的成绩单。从2004年11月成立公司,到2007年11月走美国上市,史玉柱凭借其敏锐的商业嗅觉搭上了网络游戏的末班车,仅仅用了三年时间使其市值超过50亿美元,上市之初势头甚至压过了盛大,一度成为国内市值最高的网游企业。但网络游戏行业的特点是项目制,很像好莱坞的明星电影工业,一款看上去很不起眼的游戏(如盛大早年代理的《传奇》)有时也会意外地让厂商赚个盆满钵满,而某一款花费巨资打造的游戏有时玩家也不会买账。近年来,盛大游戏颓势难挽,九城则仅仅因为失去《魔兽》这样一款热门游戏的代理而一蹶不振,完美时空几乎陷入“找不着北”的困境,都和这有关。巨人网络虽然以“免费游戏”颠覆性商业模式崛起,但同样难逃这一魔咒,尤其是在国内网络游戏开始告别“此处钱多人傻”的粗放式增长之后,巨人网络和国内许多网游公司一样,从2009年以来业绩就进入“滞胀”阶段,以2012年为例,巨人总营收为21亿元人民币左右,同比增长了22%,利润近1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了13%。与前些年的爆发式增长相比,这样的一份成绩单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史玉柱选择走这个时候离任CEO,总比像今天的盛大、完美时空或者九城这样经历业绩大起大落时更加体面。

更大的行业风暴还在后面。随着PC互联网人口红利增长趋于停滞,移动互联网又远未成熟,网络游戏行业将进入前进更加捉摸不定的“黑暗隧道期”。理论上而言,移动互联网用户永远在线,用户有着大把的碎片时间,手机游戏应当有更广阔的前景,但与此同时,网游行业的商业模式也将出现“范式变革”,近年来风行的网页游戏和APP应用游戏,社交游戏,和传统的客户端游戏市场都有着完全不同的运营方式。数据显示,仅仅从2008年叨2012年的5年时间里,客户端网游市场的占有率已经从当年的几近100%掉到了80%以下。对于巨人网络这样身居网游第二梯队的公司来说,能够跑赢大盘就算万幸,翻牌的机会已经没有了。

对于史玉柱个人而言,这是一个绝好的“出逃”机会。长久以来,史玉柱堪称是商界中商业嗅觉最为灵敏的企业家之一。上世纪80年代以“巨人汉卡”走中关村起家之后,眼看着PC市场不行,90年代初他就杀进了房地产市场,后来又辗转保健品、网络游戏和民营金融等行业,每一次从一个行业中逃出,到进入一个新的行业,史玉柱都表现出了惊人的商业判断能力。除了绝佳的商业嗅觉外,史玉柱的“营销手册学”令人印象深刻,在国内企业家中间,史玉柱走商业上的成功和他善于“接地气”、擅长营销的本领分不开:他从来不讲什么大道理或者大部头的经验哲学,做用户调查和跑二三线城市是他的看家本领,就像他一贯的白裤红衫形象一样,史玉柱的营销学和他的形象一样平实。他从来不会不会在媒体面前玩噱头,或者绑架民族国家,他会忽悠柳传志剃光头,指责马云是“爱国流氓”,也可以为老朋友段永基两肋插刀,史玉柱是我们这个时代不多见的真性情企业家。他最新的一个基于“人性经济学”的实验是他联手国内一家调查公司打造的《中国互联网“屌丝”用户游戏行为调研报告》,这份报告称:中国将自我身份认同归入“屌丝”形象的人数竟然高达5.26亿人(相当于总人口的40%左右),其中网游行业的“屌丝”玩家用户数超过8000万。这不仅让人联想起他当年开辟“免费游戏”时发明的“穷人经济学”和“富人经济学”,前者有时间没钱,后者有钱没时间又想享受超级体验,于是,史玉柱有一度恨不能想将天下美悉数登记走册,重金奖励她们将她们拉入网游玩家队伍,为的是可以让网游男儿们“抱着美女去战斗”。正因为将人性洞悉到如此深度境界,巨人网络至今都保持着50%—60%的高利润率。

中国社会的传统是,“为富”不易,“为富且仁”则更难。当代中国,企业家越来越多,慈善家还是个新生事物,相信这一次史玉柱又有了新的商业直觉,引导他踏上慈善家兼玩家的新征途。

作者简介:阳光,原名马向阳;学者,长期致力于中国互联网发展的记录、观察与研究,研究领域包括网络社会和数字城市等。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