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12-31

茅道临01 
我拿到新浪股票的时候,新浪的股价只有这么点……


茅道临02 
后来涨了点,差不多这么多吧……


茅道临03 
后来又涨了,你都想不到,涨了这么多,很多人觉得差不多了,就套现了……


茅道临04 
可是还在涨,套现的人开始后悔了,没多长时间嘛,就损失了这么一大截……


茅道临05 
没办法,就是业绩太好,你能怪我吗?








洪波:中国互联网期待2004年的好气候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12月31日 20:03 新浪科技


天极网副总编辑 洪波

  做互联网的,都记得上一个激情如火的年头,那是1999年到2000年上半年。但单纯的激情通常是难以持久的,更何况,还遭了劈头盖脸的霜打。没信心的人,离开了,留下来的,也开始学习一种东西,叫做理性。


  2004年来了,每个人都说,对于互联网,2004年将是一个好年头。等着到纳斯达克上市的公司,已经排起长龙,盛况超过2000年。这不是说,每一个想圈钱的公司,都可以打着互联网的招牌圈钱;也不是说,每一个想上市的公司,都可以打着互联网的旗号上市。激情不是投机,不是让2000年再来一次。2004年的夏天,不会再是用钱烧出来的夏天,2004年的夏天,应该是一个舒适的夏天。


  当气候适宜的时候,出来舒展一下,活动一下筋骨是应该的。中国的互联网的确需要一个更好的经济气候来鼓励一下,我们期待2004年有这样一种气候,实现一次新的高速发展。

中国移动副总经理鲁向东日前透露:预计今年全年中国移动短信将高达1700亿条。鲁向东透露说,在与中国移动合作的SP中,“分账月收入高达1000万的就有15家”。同时,近日,中国联通也表示2003年短信发送量将超过500亿条。这样,不考虑小灵通和固网短信,预计2003年中国短信发送量将突破2200亿条。


截至10月底,中国移动电话用户数已达到2.56938亿,人均短信发送量为856条,每天至少发送两条。

3721傍上雅虎,周鸿祎升值 
3721傍上雅虎,周鸿祎升值


“我不想骗你说没有此事,但是对此我不能透露。”面对记者追问3721被收购的事,周鸿祎苦笑道。


新浪、搜狐CEO面和心不和 
新浪、搜狐CEO面和心不和


“业绩数字说明一切、决定一切,职业经理人注定是过渡性的,我也不例外。”汪延接任新浪CEO后对记者说。


“我们深知责任重大,我总在跟新闻编辑们说‘如临深渊’,战战兢兢是我们的作风。”谈到互联网的媒体特性,张朝阳说。


首富胖了 
首富胖了


“即使跌倒了,你要懂得抓一把沙子在手里。”在谈到网易之前经历的挫折时,丁磊说。


图片来自北京现代商报

2003-12-29

王文涛的《杀人放火受招安——我看王吉鹏》今天被新浪科技转载。

2003-12-28

1998-11-06 星期五


尾巴


就这样就这样
这是个不错的开头
奇特而且不落俗套
后来呢?
总得有些线索
然后把它们交织起来
弄得很错综
最后在适当的时候
甩甩你的尾巴
要显得很意外


情况


这是一个大院
像很多部队大院一样
绿化得很好
房子很旧
大门有士兵把守
盘查得很严
院子东边是三环路
通常车水马龙
北边远远望过去
是著名的电视塔
情况就是这样
和本案无关


描述


那年冬天
或者夏天
夜里
灯光很昏暗
空气中充满各种声音
或者安静得令人窒息
你叼着烟还是没叼着烟
表情木然
你说了些什么
或者只是在沙发上坐着
出神地看着我
或者看着旁边的另一个人
灯光如此昏暗
原谅我无法很细地描述


不是那样


不,不是那样
那天没有风
不可能吹起你的风衣
你刮了脸
不可能有胡子刺伤那女孩儿
你没有钱
不可能在深夜把自己灌醉
我在另一个城市
不可能看到当时的情景


1998-12-09 星期三


阴谋

不能说
说出来就不是阴谋
事实上你能够知道
我的全部用意
不过如此
让这事儿看起来很神秘
有些无法预知的东西
隐藏其中
你走进来
东张西望
也许会失去些什么
也许会得到些什么
都是意外的


往事

几个人站在那里
朦胧或是诡秘
你和他们之间
隔着玻璃
玻璃很久没擦了
蒙着灰尘或者污渍
你想看清他们的脸
以及脸上的表情
以及表情的含义
你猜测他们正以同样的心理
打量着你
这时有音乐响起
遥远而清晰
宛如蜘蛛从玻璃上走过
留下的足迹


冬天

正北以北
是风吹来的方向
那里有绵延不尽的山
以及坍塌的城墙
我已不能思想
或者对你表示关心
我的某个器官
已被冻僵
我蜷缩在这里
看着晶莹的冰柱
不断延长
想要问一问你
我是否关上了
北屋的窗


结束之前

那么最后再做一次
你说
就让这件事情结束吧
什么事情?
它开始过吗?
我如此健忘
不是第一次了
给我一些提示
让我想起开始的样子
比如说,一张床
或者一个空洞的房间
早晨,还是晚上
还有你的名字
都是些有意义的符号
透过字面的含义
或许我能想起
曾经有过的故事
我的,或者别人的

1998年8月29日 星期六



话就在嘴边
犹豫着怎样说出来
既不显得唐突
又不感觉虚伪
这分寸不好把握
等一切都想妥当
那句要说的话
却给忘了


变化


坐出租车
走三环路
四十分钟到公司
不曾认真注意过
城市的变化
一些楼和另一些楼
一些桥和另一些桥
一些日子和另一些日子
一些心情和另一些心情
坐出租车
走三环路
四十分钟回到家


大学


穿过黑暗的走廊
推开一扇门
坐到你的座位上
不要讲话
好好听
不需要太久
四年你还坚持不下来吗?


来过


总得留下点儿什么
可以是树上的刻痕
或者石头上的一首诗
很多年之后
那将是你来过的
唯一的物证
并被后人提起


1998年8月30日 星期日


好玩儿


想象你惊慌失措的样子
好玩儿
想象你失魂落魄的样子
好玩儿
想象你惴惴不安欲言又止
好玩儿
想象你辗转反侧睡不着觉
妈的我也睡不着了
好玩儿


地方


在你的地图上看不到这个城市
在这个城市里看不到这条街道
在这条街道上看不到这所房子
在这所房子里看不到我
我在别的地方


不早了


不早了
洗洗睡吧或者
收拾收拾上路吧
从今晚开始
从某个特定的时间开始
你要计算的
只是剩下的日子


对话


很多次
在你对面
我说不出我的意见
很多次
被你注视着
我附和着你的看法
现在,你收缩为一张
镶了黑边的照片
我想,我们总算可以
开始对话了


1998年9月7日 星期一


危机四伏


听听那些蜂拥而来的声音吧
这是九月的晚上
风开始变凉
膨胀了一个夏天的心脏
开始收缩
你没有敌人
不用担心什么人加害于你
但是夜色降临
你就被那些声音包围
不知道从哪里发出
也听不出远近
你抬起手
掌心向外
放到额前
是在抵御什么吗?


椅子


我们的生活
从椅子上开始
我每天这么坐着
与你交谈
一种姿势坐累了
可以换一种姿势
为椅子多花点钱
是值得的
因为我们的生活
将在椅子上结束

1998年8月17日 星期一



窗户开着
没有风进来
没有蚊子进来
流星轻轻飞过去
你张了张嘴
你张了张嘴
听见某种声音碰在夜幕上


关系


好吧让我们来回忆一下
之前发生的很多事儿
按一定次序排列着
没什么因果关系
这给回忆增加了难度
一些人上来
一些人下去
面目模糊
也许说过些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说
我们一起坐了坐
或者相互看了看
分不清彼此
你在另一个房间抽泣
与我无关


错觉


你闭着眼睛
急迫地喘息着
你的嘴唇湿润
你的舌头很热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一切都只是错觉
你对着镜子理理头发
系好最后一粒扣子
拎着皮包走出门去


1998年8月19日 星期三


那种事儿


那种事儿不能声张
那种事儿偷偷干了就算了
你不说没人知道
你不想没人记得
那种事儿干完了就忘了吧
反正你还有别的事儿可干
反正那种事儿不可能有结果


征兆


你往那儿一想
事情就走了样儿
好好的过程
变得不再正常
有可能发生点儿什么
有可能改变点儿什么
这是很明显的征兆
不管最后是否发生


可以了


水不冷不热
喝点儿,喘口气儿
晚餐很丰盛
酒香很诱人
你的传奇故事
啥时候告一段落?


1998年8月24日 星期一


出入


一些人在一些门进进出出
一些物体穿过另一些物体
一些椭圆的水滴掉下来
是汗或者别的什么
一些椭圆的念头掉下来
是邪恶或者别的什么
这和事实有很大出入

1998-08-04 星期二


祈祷


你口中念念有词
说的话我完全不懂
其实我懂不懂没有关系
重要的是那家伙懂
他听你的祈祷
然后为你办事儿
奇迹就是这么发生的


巧合


你说你曾经爱过一个人
是个男人
真巧,我也是
你说那人很高
很温柔,很体贴
真巧,我也是
你说那人为了爱而受伤
伤势严重
真巧,我也是
你说那人没福气
年纪轻轻就死了
真巧,我也是


登幽州台歌


那么一个土台子
你爬上去
前后看了看
没看见古人
也没看见我
这时候天还是那么蓝
地还是那么远
我还是那么无辜
想不明白你为什么哭


成长


看你成长
就像农民看地里的麦子
长势喜人
等到六月或者什么时候
我就可以开始收割
然后可以吃
雪白的大馒头


1998-08-08 星期六


可能


我看着你
你并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可能我想告诉你你挺可爱
可能我只是在研究你眉毛的形状
可能我正在考虑离开你而不伤害你
可能我什么都没想只是看着你
就像看着一杯水或者一个汉堡
此刻我并不饿


河流


小河从房前流过
意识从你脑海流过
总是有些奇怪的念头
从上游漂下来


1998-08-12 星期三


失去


失去一点儿渴望
失去一点儿幻想
或者失去别的什么
然后你往前走
继续失去
就是这样


后方


不用惊慌
这是后方
敌人在别的地方
这儿很安全
放下你手里的枪
喝口水
看看风光
就这样,就这样
举起手来不许动

1998-07-31 星期五


走廊


走廊很长
没有灯光
你等了半分钟让自己适应
然后你从一扇又一扇门前走过
一些很安静
另一些有声音传出来
每天如此
你还是不能顺利找到
自己那扇门


呆着


握着我的手
别说话
就这么呆着
听到什么没有?
没有?
继续呆着


1998-08-01 星期六


新鲜


保持住,就这样
好极了
让我想起多年以前
在渔村吃的那条
刚打上来的鱼
新鲜
而且乏味



钟停在某个时间
这不能说明什么
我们停在认识的瞬间
也不能说明什么
还会见面
并且问问以后发生的事儿
这很自然
事情不会就此停下
就像别的钟还在走


对面


你用望远镜看对面的人
看见对面的人用望远镜看你


1998-08-03 星期一


知道


知道你会来统治我
知道你骑着马披着斗篷
知道你手里的长剑
会刺穿夏夜的谎言
知道你深邃的目光
让每个觊觎这土地的人发抖
知道你会来统治我
知道你是我传说中的国王
我的手在键盘上敲击
敲出来的却不是我想说的


医院


那座白色的大楼是医院
你们在门口出出入入
那白色让我觉得刺眼
让我觉得你有很多难言之隐
我不肯陪你走进去
因为我不肯浸泡在那种气味里
假如你能从那里走出来
就让我们走得远远的吧


长城


我带你去长城吧
我带你爬过一个又一个山头
站在烽火楼上东张西望
我带你看看爬长城的人
其中也许有一些好汉
我带你从前门出发
坐上去往八达岭的汽车
我带你先去肯德基吃点早饭
以免肚子饿了爬不上长城
不如我们就这么互相看看吧
两个将要爬长城的人
和平时有什么不同



我听不到你的呼吸
正在做梦的你
如同一件其他的物品
没有光泽或者感觉
安静地呆着
只要没人去挪动
就在我为你担心之际
你翻了一下身